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74章 污蔑

第874章 污蔑

        听到叶萱的话,段凌天忍不住打了个哆嗦。

        这丫头,以后要是成长起来,恐怕会是小魔女般的人物。

        想到小魔女,段凌天的目光恍惚起来,在他的脑海中,一道属于黄衣少女的身影出现。

        黄衣少女,正是韩雪奈。

        “这个时候,也不知道雪奈正在做什么……还有小金、小黑和小白,不知道它们从那个地方出来了没有。”

        段凌天暗自叹了口气,回过神来的时候,已经跟着沈伟落在一座三层楼阁上。

        “三层楼阁,每一层都有一个主卧,你们自己安排。”

        沈伟对段凌天三人说道:“如果缺什么,你们可以来找我……我就住在那座楼阁。”

        说着,沈伟指向远处的一座两层楼阁。

        “嗯。”

        段凌天三人点头,随即住进了楼阁。

        黄大牛要了最下面的一层,叶萱住上了第二层,而段凌天则是住进了最顶层。

        顶层的主卧,一出房门,眼前一片无边无际的蓝天白云。

        在段凌天三人进入楼阁的时候,那些围观看热闹的木峰弟子也相继散去,但他们的脸上却充斥着难以言表的兴奋。

        “真没想到,这一次沈师兄和柯长老带回了两个这么出色的青年强者。”

        “我们木峰,可以扬眉吐气了……五峰之战,只是一个开始。”

        “还有三天的时间,就是那五峰之战了……真是让人期待。”

        ……

        一个个木峰弟子脸上浮现笑容。

        他们是木峰弟子,与木峰荣辱与共,木峰在五行宗的五峰中垫底,也让他们在其它四峰的弟子面前受尽白眼,抬不起头来。

        这种日子,他们早就受不了了。

        这一次,眼看有机会翻身,他们自然兴奋得很。

        没过多久,大半个木峰都知道了刚才生的事。

        一时间。知道这件事的木峰弟子一一激动、沸腾起来。

        就在大多数木峰弟子沸腾的时候,也有个别木峰弟子例外……

        洛臣,就是其中之一。

        洛臣服下疗伤丹药后,肿得像猪头的脸也恢复了正常,看不出任何创伤的痕迹。

        不过,他现在的脸色却是极其难看,凌空站在那里。有些忐忑不安。

        在木峰接近峰巅的地方,伫立着一座三层楼阁。这座楼阁孤立在悬崖峭壁一侧,看起来凶险非常,让人忍不住为之心惊。

        望着眼前的楼阁,洛臣脸上充满纠结,最后一咬牙,飞身而出,落在楼阁之上。

        “回来了?”

        就在这时,楼阁三层的房间走出一个身穿红衣的老人,老人身材壮硕。满脸虬髯,看起来粗枝大叶。

        “师尊。”

        面对老人,洛臣毕恭毕敬,但脸色却有些难看,嘴巴动了动,终究是没有说出话来,似是有什么难以启齿。

        “怎么?”

        虬髯老人看出了洛臣的不对劲。疑惑问道。

        “师尊。”

        洛臣深吸一口气,他心里很清楚,洪熙的事,就算他现在不说,他的师尊不用多久也能知道。

        所以,他选择了坦白。

        “洪熙他……”

        洛臣有些忐忑的看着虬髯老人。也就是他的师尊,口中缓缓吐出三字后,又有些迟疑,好像说不下去。

        前段时间,他的师尊为了能将洪熙拉进五行宗,拉进木峰,可以说是付出了许多。

        除了白白浪费的时间以外。还在洪熙所在的势力身上花费了不少的三品灵器和意境碎片。

        而现在,洪熙却死了,死在木峰!

        “洪熙怎么了?”

        虬髯老人脸色一变。

        “师尊,洪熙他……他被人杀死了!”

        深吸一口气,洛臣终是鼓起勇气说道。

        “什么?!”

        虬髯老人瞳孔一缩,其中寒光闪过,厉声问道:“是水峰、火峰,还是土峰的人干的?”

        “都不是。”

        洛臣摇头。

        “都不是?”

        虬髯老人皱眉,“那他是怎么死的?难不成是金峰的人干的?”

        提起金峰,老人眼中流露出一丝忌惮。

        “不是。”

        洛臣再次摇头,苦笑道:“是我们木峰的人。”

        “我们木峰的人?”

        虬髯老人一惊,随即皱眉问道:“难道他得罪了哪位长老,又或许是得罪了哪个中年一辈弟子?”

        在他看来。

        以洪熙的实力,放眼木峰,除了木峰长老,以及那些中年一辈的弟子以外,几乎无人能杀他。

        洪熙的实力,和木峰当代青年一辈中最出色的沈伟、洛臣相当,就算是沈伟和洛臣任何一人出手,都不可能杀死他。

        “不是!”

        洛臣又一次摇头。

        “不是?”

        虬髯老人闻言,嘴角微微一抽,眼中流露出骇然之色,“难不成……是其他长老在外找回来的青年弟子干的?”

        “是。”

        洛臣点头,眼中迸射出两道厉芒,“是沈伟和柯长老在外面找回来的青年弟子……他们刚到木峰,就将洪熙给杀了!”

        虬髯老人眼中精光一闪,一时沉默下来。

        这时,洛臣看向虬髯汉子,急着催促道:“师尊,他们之所以敢杀洪熙,无非是因为洪熙还没有正式登记成为我们五行宗弟子,认定宗门不会插手……”

        “现在,那两个家伙也还没有登记,就算死了,宗门也不会追究!师尊,你一定要为洪熙报仇,杀死那两个家伙。”

        说到后来,洛臣眼中寒光凛冽,择人而噬。

        今日,他本来只是想挑衅沈伟,打压沈伟。

        可谁曾想到,他不只没能成功打压沈伟,就连身边的同伴都被沈伟身边的人给干掉了。

        在洪熙被杀死的那一刻,他可以察觉到周围一群木峰弟子看向他时的嘲笑目光。

        他这一生。还是第一次受到这么大的羞辱!

        现在,他只想让那两个让他受尽羞辱的家伙死,他们不死,他心难安。

        “两个?”

        本来陷入沉默的虬髯老人,听到洛臣的话后,忍不住皱眉,“你的意思是。他们是两人联手才杀死的洪熙?”

        “是!”

        洛臣点头。

        他心里清楚,如果说那个黄大牛是以一己之力杀死的洪熙。他的师尊为了木峰的未来,不一定会对黄大牛如何。

        而现在,说对方是二人联手杀死的洪熙,却又完全不同。

        还没等虬髯老人回应,洛臣哼道:“他们两人要是不联手,又岂能是洪熙的对手?还有,这件事也要怪那沈伟,是他拦住了我,不让我救洪熙……正因如此。洪熙才会被那两个家伙杀死。”

        说到后来,洛臣一脸悲愤,就好像他口中所说的一切都是真的一般。

        最少,虬髯老人相信了。

        “哼!”

        老人听完洛臣的话,冷哼一声,“如果他们是在一对一的情况下,杀死洪熙。倒也罢了……木峰有他们,就算没有洪熙,也没什么影响!”

        “可他们竟敢联手,毁掉了一个比他们还要优秀的准木峰弟子……两个不如洪熙的人,对我们木峰而言,毫无用处。”

        说到后来。老人脸上覆盖上一层寒霜。

        “既然他们因为洪熙是准木峰弟子,而胆大妄为的杀死洪熙……那么,我,一样可以杀死他们,两个小小的准木峰弟子而已。”

        虬髯老人言语之间,充满冷厉。

        准木峰弟子,指的是木峰愿意接收。且其也愿意拜入木峰,但还没有正式登记成为五行宗弟子的人。

        这种人,不受五行宗的保护。

        “师尊,你要是想杀死他们,我们便现在赶过去,在沈伟带他们去登记成为正式弟子之前,将他们两人干掉!”

        清晰感受到自己师尊的怒意的洛臣,眼中掠过一丝得意,嘴上忍不住催促道。

        “带路!”

        虬髯老人点头,明显也觉得洛臣说的有理。

        “是!”

        洛臣兴奋的飞身而出,在前面带路,俯冲而落。

        至于虬髯老人,自始至终,不紧不慢的跟在洛臣的身后,和洛臣一起降临在木峰半山腰的一座楼阁之上。

        “是洛臣!”

        “还有他的师尊,何长老。”

        ……

        顿时,附近不少楼阁有人探出头来,认出了洛臣和虬髯老人。

        “他们来干什么?”

        “不会是找沈伟和柯长老带回来的那两个青年弟子算账的吧?”

        “应该不会……这种事,洛臣或许做得出来,但何长老肯定做不出来。”

        “何长老,一心为木峰,肯定不会做有损木峰利益的事。”

        ……

        因为虬髯老人的现身,各个楼阁中的木峰弟子,倒是不敢靠近过去看热闹,他们都怕一不小心惹恼了这位何长老。

        何长老的脾气,在木峰可是出了名的暴躁,没有几人敢主动招惹。

        “他们就在里面?”

        虬髯老人,也就是五行宗木峰的长老何刚,望着脚下的那一座三层楼阁,眼中掠过一缕寒光,沉声问道。

        “是,师尊。”

        洛臣恭敬应声,随即元力催动声音,直往那三层楼阁掠了下去。

        声音聚拢,虽然传遍了整座三层楼阁,却没有被正在远处一些楼阁内旁观的其他木峰弟子听到。

        “段凌天,黄大牛,出来受死!”

        这就是洛臣的原话。

        楼阁中的段凌天、黄大牛和叶萱,一时都听到了洛臣的话,脸色纷纷一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