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72章 冲突

第872章 冲突

        五行宗,坐落一座巨山之上。

        宛如一尊巨兽蛰伏在那里的巨山,山顶平坦而空旷。

        而就在这平坦而空旷的山顶之上,又坐落着五座连接在一起的险峻山峰。

        远远看去,五座山峰就好像是人类的五指,有高有矮,直冲云霄。

        “五指山!”

        看到眼前的五座险峻山峰后,段凌天的脑海中第一时间冒出了这么一个念头。

        “这五座险峻山峰,正是我们五行宗的驻地……中间那一座最高的山峰,是我们五行宗的金峰。”

        沈伟向段凌天、黄大牛和叶萱三人介绍道。

        “那是水峰,那是火峰,最矮的是土峰……我们木峰是那一座。”

        介绍了第三高、第四高和最矮的险峻山峰以后,沈伟指向那第二高的险峻山峰,对段凌天三人说道。

        段凌天三人的目光,这才落在木峰之上。

        木峰直入云端,看不清全貌。

        眼看沈伟给段凌天三人介绍了木峰,柯正和阳陵身形一动,率先往木峰飞掠而去。

        片刻之后,两人在段凌天四人眼中变成了两个小黑点。

        “我们也过去。”

        沈伟招呼段凌天三人一声,率先追向柯正和阳陵。

        段凌天三人紧紧跟上。

        当然,叶萱是被段凌天带着追上去的。

        且不说现在的叶萱还没有步入窥虚境,不会御空飞行。

        就算叶萱步入了窥虚境,懂得御空飞行,段凌天也不会让她自己飞。

        窥虚境武者的飞行度,跟他们几个最少也是洞虚境四重的存在比,跟蚂蚁走路没有太大的区别。

        在沈伟的带领下,段凌天三人落在木峰半山腰的一座广阔平台上。

        “沈伟,你先给他们安排住处……我和你师伯先去见峰主,明天再帮他们登记成正式弟子。”

        柯正跟沈伟说了一声后,便和阳陵一同离去。

        “你们跟我来。”

        沈伟跟段凌天三人说了一声。带着段凌天三人到了不远处半山腰上,凌空立在连绵的建筑群上空。

        组合成连绵建筑群的建筑,大多都是楼阁,也有几座类似于宫殿的建筑。

        “那边的楼阁,都是空着的,平时都有人打扫……你们暂时住在那里,要是住的不舒服。回头再给你们换。”

        沈伟带着段凌天三人御空而行,往前方的一排楼阁而去。转眼就到了一座楼阁上空。

        这时,段凌天现附近有不少青年男女从一些楼阁中飞身而出,好奇的打量着他、叶萱和黄大牛三人。

        三张新面孔出现在木峰,明显让这些木峰弟子颇感惊奇。

        就在沈伟带着段凌天三人俯冲而落,准备进入那座楼阁的时候。

        嗖!嗖!

        两道刺耳的风啸声,同一时间传来,越来越近。

        片刻,在段凌天四人的去路上,多出了两道身影。将他们拦了下来。

        这是两个约莫三十五岁左右的青年男子,一个身穿蓝衣,一个身穿绿衣,年龄和沈伟相当,但从他们脸上的揶揄笑容来看,明显来者不善。

        “洛臣,你什么意思?”

        沈伟脸色一沉。看着那蓝衣青年,低喝问道。

        显然,沈伟认得这个蓝衣青年。

        而且,从沈伟现在难看至极的脸色,以及他眼中闪烁的寒光,可以看出他和这个蓝衣青年有着不小的矛盾。

        一时间。段凌天也意识到,这个蓝衣青年是针对沈伟而来。

        “沈伟,你这是什么态度?我不过是想要看看你和柯长老出门一趟,找回来的木峰弟子是什么样的人物……”

        身穿一袭蓝衣的洛臣,淡淡一笑,随即双眼眯起,上下审视着段凌天、叶萱和黄大牛。

        “哈哈哈哈……”

        突然。洛臣没来由的大笑起来,笑了许久,最后笑得眼泪都快掉下来了。

        “你笑什么?!”

        沈伟眼中寒光闪烁。

        段凌天三人的眉头也忍不住皱起。

        要不是顾忌这里是木峰,而自己又是初来乍到的话,段凌天早就忍不住上去扇这个洛臣两个耳光了。

        “笑什么?”

        听到沈伟的话,洛臣的笑声这才停歇下来,随即目光落在段凌天和叶萱的身上,“沈伟,你可别告诉我……他们两个,也是你和柯长老这一次在外面找回来的木峰弟子。”

        “是又如何?”

        沈伟冷声回应,眼中的寒光更甚。

        “我记得,我们木峰各长老奉命出门,为的是招收四十岁以下的洞虚境武者吧?你和柯长老带回两个吃干饭的废物,似乎有违峰主之命吧?”

        洛臣嘴角浮现一抹嘲弄,讽笑道。

        “洛臣,把你的嘴巴放干净点!”

        听对方说段凌天和叶萱是废物,沈伟脸色大变,厉声喝道。

        段凌天和叶萱的脸色也阴沉了下来。

        他们好像是第一次见到这个洛臣吧?第一次见,这个洛臣,就叫他们废物?

        段凌天的一双眸子,泛起些许冷意,冷漠的盯着洛臣,体内元力动荡。

        如果这个木峰弟子敢再说一次,他会毫不犹豫出手!

        此时此刻,他对这个过去从未谋面的木峰弟子充满了恶感。

        面对沈伟的厉喝,洛臣却好像没有听到一般,继续讽刺道:“又或许,你和柯长老实在是找不到四十岁以下的洞虚境青年强者,所以找他们三人滥竽充数?”

        说到这里,不只洛臣又笑了起来,就连他身边的绿衣青年也忍不住笑了起来。

        “洛臣,你会后悔的!”

        沈伟脸色愈阴沉,眼中寒意呼之欲出,沉声喝道。

        段凌天和黄大牛的脸色也难看无比。

        说他们滥竽充数?

        “后悔?”

        洛臣听到沈伟的话,先是一愣,随即忍不住大笑,“沈伟,你可别忘了。你我的实力也就相当……在我手里,你别想讨到任何好处!”

        “又或许,你想要依靠他们?这两个就算了,或许有些天赋,但现在的他们对我们木峰而言,毫无用处!”

        洛臣那不屑的目光,在段凌天和叶萱的身上掠过。最后锁定了黄大牛。

        “这个大块头,看起来倒是不错……只是。一个三十岁出头的人,能有多强?顶天了也就只是一个洞虚境一重武者。”

        洛臣看向黄大牛的目光中,依然充满不屑。

        黄大牛脸色一变,有些按耐不住,体内元力动荡,就想对洛臣出手。

        只是,当他耳边传来一道元力凝音,使得他又压下了内心的冲动,同时嘴角泛起一抹冷笑。揶揄的冷笑。

        “洛臣!”

        沈伟深吸一口气,嘴角泛起冷意,“你一个劲的在这里损我和我师尊带回来的木峰弟子,却不知你和你师尊找回来的木峰弟子又有多强?”

        “我和我师尊找回来的木峰弟子,自然比你和你师尊找回来的强!我身边这位,看到了没?他叫洪熙,三十六岁。实力不在你我之下。”

        洛臣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身边的绿衣青年,脸上充满得意。

        此时此刻,绿衣青年洪熙,目光在段凌天、黄大牛两人的身上掠过,不屑一笑。“两个废物,就算联手,我一招一个就能让他们趴下!”

        至于叶萱,被他直接无视。

        “洛臣,不愧是你陪你师尊去找回来的木峰弟子……这个洪熙的嘴巴,和你的嘴巴一样臭!”

        沈伟冷冽如刀的目光扫过洪熙,最后落在洛臣的身上。

        “你!!”

        被沈伟讽刺的洛臣。脸色一变,怒得身上元力动荡,呼之欲出。

        “洛臣,你和你师尊找回来的这个洪熙,应该还没有正式登记成为我们木峰的弟子吧?”

        沈伟的脸色突然一正,认真问道。

        “没有。”

        看到沈伟脸色的变化,洛臣忍不住一怔,有些鬼使神差的答道。

        只是,回答沈伟以后,他又回过神来,脸上浮现一抹讽笑,“沈伟,你问这个做什么?”

        “你很快就会知道。”

        这一次,沈伟压根没去看洛臣,只是深深看了那洪熙一眼。

        紧接着,他看向段凌天和黄大牛,“段凌天,大牛……我们五行宗各峰都有一个规矩:但凡还没有正式登记成为各峰弟子的人,都不算是宗门的人,就算被人杀了,宗门也不会追究!”

        沈伟的话,让段凌天和黄大牛忍不住目光一亮。

        听到沈伟的话,洛臣不屑道:“沈伟,你不会以为这两个废物联手就可以杀死洪熙吧?简直是天大的笑话!”

        废物?

        脸上本来浮现笑容的段凌天和黄大牛,在听到洛臣的话以后,笑容彻底凝固。

        两人充斥着寒意的目光,第一时间就锁定了洛臣,择人而噬。

        “宗门弟子之间的争斗,只要没有将对方伤残、杀死,宗门都不会追究责任。”

        这时,沈伟又补充了一句。

        一时间,段凌天和大牛脸上凝固的笑容,再次绽放开来,极其灿烂。

        “大牛,你想要哪个?”

        段凌天问道。

        “我?我两个都想要!”

        黄大牛先是一怔,反应过来以后,果决的说道。

        “大牛,你也太贪心了吧?既然这样,那我们就看谁出手快!”

        段凌天话音刚落,整个人就已经飞掠而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