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61章 内奸

第861章 内奸

        在这座府邸的深处,有着一座独立的演武场,在演武场两边,各自伫立着一整排楼阁。

        轰!轰!轰!轰!轰!

        ……

        在柯正的带领下,刚靠近演武场,段凌天就听到里面传来一阵阵炸雷般的巨响。

        仔细一看,正有两个约莫三十五岁左右的青年男子在切磋。

        两人一战,势均力敌,难分胜负。

        “两个洞虚境二重?”

        段凌天双眼微微眯起,凝视着远处的两个青年男子,精神力第一时间就探查出了两人的修为。

        “他们就是我们木峰最近招收的两个洞虚境弟子。”

        柯正对段凌天说道:“你是第三个。”

        “嗯。”

        段凌天点头,其实就算柯正不说,他也大概能猜到那两人的身份。

        “柯正!”

        就在这时,在演武场一侧的一座楼阁中,飞掠出一道年迈的身影,仿佛化作一阵风到了段凌天几人的眼前,是一个独臂老人。

        老人眸间精光四射,身上隐隐散出高深莫测的气息,明显是一位实力不俗的存在。

        “又一个化虚境强者!”

        段凌天眉头一挑,心里暗道。

        “师兄!”

        面对独臂老人,柯正恭敬的行了一礼,不敢怠慢。

        “师伯!”

        沈伟跟着行礼。

        “这次收获如何?”

        独臂老人有些期待的问道。

        自始至终,他都没看一旁的段凌天和叶萱一眼,或许,在他看来,这两人不可能满足这一次五行宗广收弟子的条件。

        这一次五行宗广收弟子,虽然只有两个条件。

        这两个条件,如果分开的话,那算不了什么,满足的人成群结队。

        然而组合在一起,却算得上是苛刻。

        四十岁以下!

        洞虚境武者!

        就算在五行宗中。四十岁以下的洞虚境弟子,也不过百人左右,就算平均分在五峰,每一峰也只有二十人。

        “师兄,他是段凌天,是我敢为我们木峰收到的弟子。还有他身边的这个女娃娃,以后也是我们木峰的弟子。”

        柯正微笑着将段凌天和叶萱介绍给独臂老人。

        “他们?”

        独臂老人皱了皱眉。上下打量了段凌天和叶萱一阵,只以为两人是因为天赋高。才被柯正收入木峰。

        “师伯,你可别因为凌天兄弟年纪小,就小看他……以他的实力,一个照面,就足以击败那两位师弟联手。”

        沈伟一边说着,一边看向远处刚停下手的两个青年男子,言语间,有意抬高声音,清晰传入那两人的耳中。

        果然。沈伟话音刚落,那两个青年男子就一脸阴郁的走了过来。

        独臂老人听到沈伟的话,略微惊异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却没有多说什么,反倒是饶有兴致的等待着那两个青年男子的到来。

        “沈师兄,我们自问不如你,可你也不能这样侮辱我们!”

        两个刚加入五行宗木峰不久的弟子。片刻就走了过来,沉着脸看向段凌天,“就他,一个照面击败我们二人的联手?”

        “就是!他凭什么?”

        两个木峰弟子很是愤怒,一脸挑衅的看着段凌天。

        “哼!我段大哥可比你们厉害多了。”

        叶萱哼了一声,毫不客气的说道。

        “是不是比我们厉害。那也要试过才知道……两位长老,你们觉得呢?”

        其中一个木峰弟子说到后来,用请示的目光看了柯正和那个独臂老人一眼,眼看两个老人轻轻点头,他的脸上浮现出一抹邪异笑容。

        紧接着,他看向段凌天,讽笑道:“小子。不需要我们二人联手……我一个人,一只手,就足以败你!”

        “是吗?”

        段凌天也笑了,笑得淡然,不以为意。

        他看得出来,沈伟挑起眼前之事,柯正默认眼前之事,无疑是想让独臂老人见识他的实力。

        所以,他也就配合着他们。

        “你打得过我段大哥再说……不然,你就是吹牛!”

        叶萱对着挑衅段凌天的木峰弟子做了一个鬼脸,孩子气的说道。

        “小丫头,那我现在就让你好好看看,你这个什么段大哥是如何被我一只手……”

        那木峰弟子面露邪异笑容,一边抬起手,一边说道。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就感觉到一股磅礴的力量扑面而来,他还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磅礴的力量已经落在他的身上。

        轰!

        下一刻,他只觉得自己胸前一阵剧痛,气血翻涌,整个人如离弦之箭般飞出,一阵腾云驾雾后,狠狠摔在地上。

        “好!”

        独臂老人目露精光的盯着段凌天,段凌天刚才出手之快,就算是他也不由为之惊讶,“小家伙,你的实力应该比沈伟还强吧?”

        “还行吧……一掌能把他拍飞就是了。”

        段凌天淡淡说道,他可是记得刚才是沈伟故意摆了他一道的,所以现在回答独臂老人的时候,毫不留情。

        独臂老人一怔,随即看向沈伟,当他看到沈伟苦笑点头后,不由大笑起来,“好,好!”

        “师兄,段凌天就交给你了……还有这个丫头,我已经答应了段凌天,让她一起拜入我们木峰。”

        柯正恭敬的对独臂老人说了一声,随即又跟段凌天、叶萱打了声招呼,转身带着沈伟远去。

        整个动作,如行云流水,潇洒不已。

        “你叫段凌天?”

        独臂老人看向段凌天问道,全然没有了之前的轻视。

        “长老如何称呼?”

        段凌天点头。

        “你叫我一声阳长老就行了……走,我给你们安排住处。”

        独臂老人热情的带着段凌天和叶萱往演武场一侧的一排楼阁走去,为他们安排住处。

        “他刚才出手,你一点都反应不过来?”

        另一个木峰弟子,扶起那个被段凌天轻易轰飞的木峰弟子,一脸骇然的问道。

        “没有。”

        后者咬牙站了起来,脸上除了苦笑以外,还有一丝凝重:“木峰出现这么一个青年强者的事,必须尽快汇报唐长老!”

        “你受了伤。先回去休息吧。这件事,我亲自去通知唐长老……真没想到,弱如木峰,还能找到如此出色的青年强者。”

        前者深吸一口气,脸色无比凝重。

        “好。”

        紧接着,受伤的那个木峰弟子回他所居的楼阁去休息,另一个则是往外走去。离开了木峰在安定城的这个据点。

        “哼!”

        而这一切,全被一个独臂老人收在眼里。老人冷哼道:“果然如我所料……唐长老?土峰,有些欺人太甚了!”

        自语到后来,老人眼中射出两道寒芒,身上衣袍无风自动,散出一股浩瀚磅礴的气息。

        “有意思。”

        楼阁之上,段凌天站在阳台上,望着那落空而下的独臂老人,嘴角泛起一抹笑意。

        那两个木峰弟子的动静,他刚才就有所察觉。

        可他怎么也没有想到。那两人竟然是内奸。

        “如果柯长老还在,知道他找回来的是两个内奸的话,却不知道会是什么表情?”

        不知不觉间,段凌天脸上泛起一抹深邃的笑意。

        至于两个内奸的来历,他很容易就能猜到,肯定是出自那五行宗的水峰、火峰或土峰。

        “越来有意思了。”

        段凌天摇头一笑后,这才返回房间。一边修炼,一边领悟意境。

        安定城,另外一边。

        偌大的府邸高墙之外,一道迅疾的身影飞身而入,片刻就往府邸深处而去,最后在花草葱绿的后花园停下。

        后花园正中。有着一座凉亭,正有一个老人坐在里面下棋。

        老人左手拿白棋、右手拿黑棋,独自一人下棋,下得不亦乐乎。

        “唐长老。”

        不之客现身而出,来到凉亭前,恭敬向老人行礼。

        来人的突然出现,老人似乎一点都不惊讶。自顾自一边下棋,一边淡淡问道:“有什么情况?”

        “是。”

        来人应声,随即又道:“今日,柯正带回了一人。”

        “哦?那柯正还真在外面找到了四十岁以下的洞虚境武者?”

        老人这才有了些许惊讶,不过他还是继续下棋,情绪似乎没有任何波动。

        “嗯。那是一个看起来最多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男子……”

        来人再次应声,语气凝重的说道。

        “二十五岁?”

        老人终于放下手中的棋子,看向来人,沉声问道:“你确定他是洞虚境武者?二十五岁左右的洞虚境武者,就算放眼我们五行宗的金峰,也是百年难得一见的武道奇才!”

        来人点头,有些忌惮的说道:“柴坤对他出手,还没来得及反应,就被他轰飞了出去……另外,沈伟自认实力不如他。”

        “什么?!”

        终于,老人脸色大变,整个人豁然立起,目光凌厉的盯着来人,“他和沈伟交手了?”

        “没有。”

        来人摇头,在老人松了口气的时候,又道:“但他跟阳陵说他一掌可以拍飞沈伟的时候,看沈伟的表情,似乎……是真的。”

        “一掌拍飞沈伟?”

        老人瞳孔一缩,喃喃说道:“那他的实力,岂不是在洞虚境五重以上?你确定他看起来只是一个二十五岁左右的年轻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