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56章 再临沈家

第856章 再临沈家

        “哦?”

        听到沈东的话,柯正目光一亮,有些惊讶的问道:“莫非是沈家有满足这个条件的青年才俊?”

        “柯长老说笑了,我们沈家除了伟儿以外,哪里还有这样出色的青年才俊。  ”

        沈东摇头苦笑,“他是我前些日子认识的一位小兄弟,小小年纪,实力不俗……不怕柯长老你笑话,我们沈家之中,无一人是那位小兄弟的对手。”

        “什么?!”

        柯正闻言,顿时大惊,“沈家主,我听沈伟说过,你们沈家的太上长老,四年前就已突破到洞虚境五重……莫非连他都不是你口中的那位小兄弟的对手?”

        “柯长老有所不知,我们沈家太上长老,前段时间已经突破到洞虚境六重。”

        沈东叹了口气,目光变得有些复杂。

        前段时间,那个紫衣青年,给了他太大的震撼。

        “洞虚境六重?”

        柯正瞳孔一缩,动容道:“沈家主,莫非你口中的那位小兄弟,甚至击败了你们沈家太上长老,洞虚境六重的存在?”

        “是。”

        沈东点头。

        “他现在在哪里?”

        柯正目光大亮,急切的问道,他突然觉得,那个青年才俊,极可能是他们五行宗木峰的一个转机。

        现在的木峰,江河日下,急需有优秀的新鲜血液加入。

        “他这段时间都住在我们流云镇叶家。柯长老你要是有兴趣的话,我……”

        沈东话还没说完,就被一道突兀起来的声音打断。

        “沈家主,段凌天不请自来,还望勿怪!”

        一道平和而响亮的声音,自沈家大殿外传来,越来越近。

        “是他!”

        沈东目光一亮,连忙看向大殿门口,他没想到刚刚提起段凌天,段凌天就来了。

        只是。很快他的脸色就变了。

        他是看到了段凌天,但他还看到了另外两人,一个满脸惊恐的青年男子,一个重伤昏迷的青年男子。

        这两人他再熟悉不过,正是他的两个儿子。

        “沈伟!”

        苍老年迈的声音突兀响起,位上的老人没了踪影,再次出现。已是在那昏迷过去的青年男子,也就是沈家大少爷沈伟的身旁。

        探查到沈伟的伤势并无大碍以后。老人松了口气,给沈伟喂下疗伤丹药,接上臂骨以后,站起身看着近在咫尺的紫衣青年。

        紫衣青年,自然就是段凌天。

        “沈家主,叶廷父女来打扰了。”

        又一道声音传来,却是叶家家主叶廷带着他的女儿叶萱到了。

        “是你伤了沈伟?”

        老人,也就是五行宗木峰长老柯正,浑浊的眸子凝视着段凌天。声音略微有些低沉。

        “是。”

        段凌天点头,随即仔细打量着眼前的老人。

        刚到这沈家大殿的时候,他就看到了坐在位上的这个老人,很容易就猜到了对方的身份。

        五行宗长老。

        沈伟的师尊。

        “为什么?”

        老人明显是个很冷静的人,即便看到自己最疼爱的弟子被人重伤,也没有被怒火冲昏头脑,而是想要先了解事情的来龙去脉。

        眼见老人如此明理。段凌天眼中多出了几分赞许和尊重。

        其实,在来之前,他不止一次想过。

        如果沈伟的师尊,那五行宗长老,是个不讲理的护短之人,一见面不问缘由就对他出手的话。

        那么。他会用符箓第一时间将其干掉。

        他此来沈家,是有十足的把握,不管生什么事,他都能从容离去。

        现在看来,他不只可以省下一张符箓,甚至还有机会达成自己此来的最主要的目的,加入五行宗。通过五行宗和失散的几个朋友汇合。

        “你应该就是沈大少爷的师尊,五行宗的那位柯长老吧?”

        段凌天双眼眯起,微笑问道。

        “不错。”

        柯正点头,随即看了躺在地上的沈伟一眼,沉声说道:“却不知我这不中用的弟子如何得罪了阁下?迫得阁下下如此狠手。”

        “狠手?”

        段凌天笑了,“柯长老,我们明人不说暗话……你真觉得我对你这个弟子下手狠?”

        柯正闻言,忍不住一窒。

        不得不说,虽然他嘴上说眼前的紫衣青年下狠手,但心里却并不这样想。

        他弟子身上的伤,他刚才探查得一清二楚,都是外伤,只需要服下疗伤丹药、接上骨,休养一段时间后就能痊愈,不会留下任何后遗症。

        “不管如何,阁下都伤了我的弟子……我自问我这弟子品行纯良,绝对不是主动惹事之人!阁下是否应该给我一个交待?”

        柯正沉声问道。

        其实,现在的他,心里充满了震撼,震撼于眼前这个紫衣青年的年纪。

        这个看起来最多二十五岁左右的青年,竟然能击败他的亲传弟子沈伟,洞虚境四重武者。

        他检查沈伟伤势的时候就现,沈伟是在和人硬碰硬的情况下重伤,而且伤他之人有意留手。

        否则,沈伟的伤就没那么简单了。

        他难以想象,这样年轻的一个青年男子,竟然会有那么可怕的实力。

        不知不觉间,在他的内心深处,升起几分爱才之心。

        “如果能将他带回五行宗,何愁木峰不兴?不过,在带他回去之前,必须试探一下他的品行,如若不然,就算带回去,也会被另外三峰挖走。”

        柯正心里一动。

        这些年来,他们木峰并非没有出现过天赋出色的弟子,但却因为各种原因,被另外三峰挖墙脚挖走了。

        如果眼前的紫衣青年也是那种墙头草,就算天赋再出色,他也不会将其带回五行宗。

        因为是在给另外三峰做嫁衣。

        “交待?”

        听到柯正的话,段凌天摇了摇头,随即指向那沈岸,“柯长老,如果你真想要交待的话。我想他应该最适合给你一个交待。”

        “嗯?”

        柯正眉头皱起,看向沈岸,“他说的是真的?”

        “不是!不是!”

        沈岸慌忙摇头,惊慌失措的指向段凌天,“柯长老,是他!是他伤了我哥!你快杀了他,快杀了他!”

        “孽子!”

        终于。沈东走了过来,怒视沈岸。喝问道:“你老实交代,你又干了些什么荒唐事?!”

        他的心里,隐隐猜到了一些东西。

        他了解他的大儿子,他相信大儿子绝对不会主动去惹段凌天,而且他们两人之间无仇无怨。

        至于段凌天,虽只是短暂相处,但他却能看出,段凌天是一个正直的人。

        因此,在他看来。这件事,十之又是他的这个小儿子挑起来的。

        被沈东喝问,沈岸浑身一颤,脸色惨白,伸手指着段凌天咆哮道:“爹!是他!是他伤了大哥……你们快杀了他!快杀了他!”

        现在的沈岸,歇斯底里的咆哮,似是在掩饰着内心的惊恐。

        “看来。你是不愿意说真话了?”

        段凌天淡淡看了沈岸一眼,随即看向叶廷,“叶家主,还请你给柯长老和沈家主说说,沈二少爷刚才在叶家府邸是何等的威风。”

        “什么?孽子,你竟带你哥去闯叶家府邸?!”

        听到段凌天的话。沈东脸色大变,抬手啪一声就给了沈岸一个耳光,打得沈岸一阵懵。

        叶廷深吸一口气,没有任何隐瞒,将沈岸带着沈伟闯进叶家府邸,打伤诸多叶家子弟的事一一说出。

        “另外,我觉得沈大少爷可能被沈二少爷骗了……”

        叶廷刚说到这里。就被那沈岸出声打断,“叶廷,你别血口喷人!”

        “爹,柯长老,我没骗我哥,我没骗我哥!是他们,是他们伤了我哥!快,快!快杀了他们,快杀了他们!”

        沈岸看向沈东和柯正,歇底斯里的吼道。

        “畜生,闭嘴!”

        沈东脸色一沉,再次厉喝,惊得沈岸脸色愈惨白,身体因为害怕而剧烈的颤抖起来。

        “唔。”

        突然,一道声音传来,却是昏死过去的沈伟睁开了双眼,迷迷糊糊的喃喃道:“这里是什么地方?”

        “既然沈大少爷醒了,叶家主你可以不用多费唇舌了。”

        段凌天笑道,随即看了那沈岸一眼,“你说呢?沈二少爷?”

        沈岸脸色微沉,深吸一口气,慌忙看向沈伟。

        “你不会是想要元力凝音让你哥帮你撒谎吧?”

        现沈岸的动作后,段凌天踏前一步,一手抓起沈岸,让他像陀螺一般转了几个圈,让他彻底分神,没办法再元力凝音。

        “伟儿!”

        “沈伟!”

        沈东和柯正没有制止段凌天,他们迈步而出,一左一右将沈伟搀扶起来,脸上充满担忧之色。

        “爹,师尊。”

        沈伟清醒了过来,疑惑问道:“我怎么会在这里?我……是你!你想对小岸干什么?!”

        看到段凌天正在戏耍沈岸的沈伟,脸色大变,一边怒喝,一边就要对段凌天出手,救下沈岸。

        只可惜,还没完全痊愈的他,刚跨前一步,整个人就差点瘫倒,幸好有沈东和柯搀扶着他。

        “沈伟,到底生了什么事?你将整件事情的来龙去脉,一字不漏的说给我听。”

        柯正沉声问道。

        面对坦坦荡荡的紫衣青年,他一时倒也不敢确认是自己这个弟子的错,还是紫衣青年的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