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45章 《雷霆九击》

第845章 《雷霆九击》

        “就是这小子要帮叶家退婚?”

        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男子,脸色阴郁的看着和沈东对峙的段凌天,沉声问道:“就他,也配和我爹一战?”

        这个锦衣青年,正是沈家和叶家定下婚约的男方,沈家二少爷,沈岸。

        “二少爷,你可千万别小看他。”

        沈雷皱了皱眉,对于沈岸这个纨绔子弟,他向来不感冒,可听沈岸言语间小看段凌天,他却有些不舒服。

        要知道,连他都败在了对方的手里,沈岸这么说,岂非也在贬低他?

        “三长老,我看你是老了,不中用了。”

        沈岸看了沈雷一眼,讽刺道,言语之间,丝毫不惧这个以脾气暴躁闻名的沈家三长老。

        沈雷脸色一沉,偏偏又不能对沈岸如何。

        他这一生,我行我素,对生死看得很淡,就算是沈家的太上长老,洞虚境五重的存在,他一样不惧。

        然而,因为年轻时欠下家主沈东一命,使得他在沈东,乃至沈东至亲的面前彻底没了脾气。

        沈岸,沈家二少爷,正是沈东的小儿子。

        念及沈东当年救命之恩,在沈岸面前,他永远不会脾气。

        “一百五十头远古角龙之力……”

        望着沈东头顶虚空之上的天地异象,段凌天喃喃自语,不知何时,他的手里已经多出了一柄剑。

        一柄隐隐散出可怕气息的剑。

        准皇品灵剑!

        “接下来……”

        心里一动,段凌天手中元力和二重中阶风之意境,几乎在同一时间出现,摧枯拉朽般融入准皇品灵剑中。

        哗!

        下一刻,虚空之上,凭空出现一百五十头远古角龙虚影,正是段凌天剑上蕴含的力量引动天地之力所形成的天地异象。

        在段凌天的刻意之下,所有远古角龙虚影是同一时间出现的,所以并没有人现端倪,没有人注意到他手中的准皇品灵剑。

        段凌天仗剑而立。头顶一百五十头远古角龙虚影,与那横枪而立,头顶一百五十一头远古角龙虚影的沈东对峙。

        虽然,凭借魂技千幻,段凌天可以在一瞬之间轻易击败沈东。

        但沈东之前的坦荡,让段凌天对他颇有好感,所以决定以这种方式和沈东一战。表示他对沈东的敬意。

        虽然,这样取胜会有些艰难。但段凌天并不后悔!

        而且,以和沈东相当的力量与其一战,在一定程度上也可以起到磨练他的作用,“除非沈东动用其它意境……否则,我最多动用一重低阶剑之意境催动九龙寸芒闪,绝不用雷之意境和大地意境!”

        一重低阶剑之意境,一旦施展出来,堪比一头远古角龙之力。

        如此一来,段凌天出手时。一样堪比一百五十一头远古角龙之力,和沈东相当,就算沈东略胜一筹,也不过多出数千头远古巨象之力。

        那点差距,完全可以无视!

        战!

        段凌天的手中剑上,隐隐散出一缕缕凌厉的气息,与此同时。在他头顶虚空之上,不起眼的角落,默默的出现了一头远古角龙虚影。

        一百五十一头远古角龙之力,蓄势待!

        “小兄弟年少有为,沈东佩服!今日,不管胜负如何。沈东都要请你到我沈家好好喝上一杯!”

        横枪而立的沈东,锵然开口,身上衣袍随风而动,猎猎作响。

        “多谢沈家主。”

        仗剑而立的段凌天,笑着点头。

        “沈家主的气量真大,对方都上门挑衅了,他竟然还要请对方喝酒。”

        “不愧是沈家之主。如此气量,也难怪沈家会是我们流云镇的第一家族。”

        “流云镇第一家族,单就沈家主的这份气量,名至如归!”

        ……

        围观的人群,纷纷点头,言语之间对沈东充满了推崇。

        “小兄弟,小心了!”

        豁然间,沈东爆喝一声,话音刚落之时,他整个人已经奔行而出,度之快,只留下一道道清晰可见的残影。

        嗖!

        一阵可怕的刺啸声,几乎在同一时间响起,却是顷刻间到了段凌天身前不远处的沈东,猛然挥出了手中的七尺长枪。

        轰!轰!轰!轰!轰!

        ……

        长枪所过之处,犹如蛟龙出洞,掀起一阵阵震耳欲聋的气爆声,那龙头所及,更是狠狠的撞向段凌天。

        一百五十一头远古角龙之力,彻底宣泄而出!

        九龙寸芒闪!

        早在沈东话音刚落的刹那,段凌天就动了,他没有选择躲避,因为他的度不可能比沈东手中的枪快。

        甚至于,就算沈东动用身法武技,也远非他所能及。

        他现在头顶虚空之上的天地异象,主要还是靠手中的准皇品灵剑所增幅,他的一身修为虽和沈东相当,都是洞虚境四重。

        但他在意境上的领悟,却远不如沈东。

        身法度,依靠元力和意境催动,现在的他,因为意境的差距,施展身法时展现的度,注定远不如沈东!

        如此之下,他只能利用好自己的优势,准皇品灵剑!

        九龙寸芒闪!

        没有任何迟疑,段凌天抬手之间,一剑刺啸而出,剑上涌出一股浩瀚的巨力,最后化作了三头神龙。

        两头完全凝实的神龙,一头看起来极其虚幻的神龙。

        顷刻间,那两头神龙的四只眸子一闪。

        “嗯?”

        同一时间,段凌天现那沈东对着他刺掠而来的七尺长枪,竟瞬间缓慢了下来,这让他心里忍不住一蹬,“难道这沈东现了什么?!”

        咻!咻!咻!咻!

        四道极致寸芒,自两头神龙的四只眸子中射出,目标直指那沈东的所在,度之快,骇人听闻。

        呼啦!

        千钧一之际,沈东好像未卜先知一般。手中七尺长枪一震,枪尖一闪,犹如流星闪过。

        嗖!嗖!嗖!嗖!嗖!

        蕴含着仿佛可以洞穿一切的枪之意境的七尺长枪,在极短的时间之内,接连刺出了五枪。

        这五枪的度之快,虽不如极致寸芒的度,却也是先一步刺向极致寸芒即将掠过的虚空。

        第一枪刺到虚空的时候。刚好第一道极致寸芒掠来,正好被它撞上。被粉碎!

        第二枪,粉碎第二道极致寸芒。

        第三枪,第三道。

        第四枪,第四道。

        第五枪,已经没有极致寸芒让它粉碎。

        嗖!

        点在虚空,犹如一滴水滴落在平静的湖面上,令得空气间的气流,如湖面的湖水一般荡漾开来,形成一圈圈涟漪波纹。

        “好强的武技!”

        段凌天一击未果。收剑而立,望着远处傲然站在那里的沈东,一脸惊讶。

        当然,武技厉害是一方面,最重要的还是沈东的临场反应度。

        沈东的武技虽强,但比起他的九龙寸芒闪还是差了不少,之所以能拦下他以九龙寸芒闪射出的四道极致寸芒。是因为沈东那恐怖的反应度。

        连环五枪点出,后制敌,前四枪就击碎了他的四道极致寸芒,第五枪虽然落空,但也是因为无物可破。

        段凌天相信,就算当时有五道极致寸芒。也难逃沈东的第五枪。

        “是沈家的天级武技雷霆九击!”

        很快,围观的人中有人忍不住惊呼。

        “据说,沈家雷霆九击一旦修炼到圆满境界,可在一瞬之间出手九次,九击连环!”

        “我还听说,这雷霆九击,雷霆一击。只能算入门;雷霆三击,算小成;雷霆五击,算大成;雷霆九击,乃是圆满。”

        “这么说来,沈家主的雷霆九击已经修炼到了大成境界。”

        ……

        围观的人群议论纷纷,惊讶于沈东在雷霆九击上的造诣。

        天级武技,威力强大的同时,极难修炼。

        要修炼到大成境界,有多难,所有人都清楚,也正因如此,他们的心里对沈东由衷的钦佩。

        “哼!看他出手时的攻击倒是有模有样,可最后还不是被我爹轻易化解了?废物一个!”

        沈岸遥遥的望着段凌天,嘴角泛起冷笑。

        一旁的沈雷嘴角扯了扯。

        废物?

        就这个纨绔子弟,也敢称呼那个天才绝艳的年轻人为废物?

        如果沈岸不是沈东的儿子,沈雷早就对着他劈头盖脑一顿骂了。

        “二少爷称呼他为废物,是觉得你能胜他吗?”

        不知何时,一道苍老的身影出现在沈岸的身边,无声无息,直到他开口,才惊醒了沈岸和沈家的其他人。

        “太上长老!”

        望着眼前年过古稀,白白眉的老人,沈家众人恭敬行礼。

        “太……太上长老。”

        沈岸看到老人,脸色微变,连忙低头行礼。

        看到这一幕,沈雷忍不住笑了。

        偌大一个身家,能制得住这个二少爷的,除了家主沈东,以及那位拜入了一方大势力的大少爷,也就只有太上长老了。

        “二少爷你还没有回答我……你是否觉得你能胜他?”

        太上长老再次问沈岸,苍老的面庞上很是认真。

        沈岸苦笑摇头。

        他虽然纨绔,却也不是没脑子的人,那个年纪看起来和他相仿的紫衣青年,明显是和他爹一个层次的强者。

        他怎么可能胜得过对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