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42章 不自量力!

第842章 不自量力!

        “封魔碑,太可怕了……如果可以,以后还是尽量不要动用里面蕴藏的力量。      .    ”

        段凌天暗自下定决心。

        回过神来,段凌天想起叶萱二叔叶辉刚才的那番自语,忍不住淡淡一笑。

        紧接着,段凌天看向那怒得像只小母老虎,意欲对叶辉难的叶萱,“小萱,如果有人为了一己私欲,要拿自己亲人一生的幸福当儿戏,你觉得他是不是猪狗不如!”

        “当然!”

        本来听到叶辉的话,想要怒的叶萱,听到段凌天的这番话,俏脸上顿时浮现出一抹笑容。

        与此同时,暗地里对着段凌天俏皮的伸出了一根大拇指。

        “够了!”

        终于,叶廷看不下去了,“都少说一句!”

        “你就是小萱救回来的那个年轻人吧?”

        叶廷看向段凌天,淡淡问道。

        “是。”

        段凌天点头。

        “你现在没事了吧?”

        叶廷又问。

        “嗯。”

        段凌天再次应了一声。

        “既然没事,拿上这十枚下品元石,从哪里来,回哪里去吧!”

        叶廷淡淡开口,与此同时抬起了手,随手丢出了十枚下品元石,直接丢到段凌天的脚下。

        段凌天双眼眯起。

        这,似乎在羞辱他,践踏他的尊严吧?

        “爹,你这是什么意思?!”

        叶萱看到这一幕,俏脸色变,怒道:“段大哥是我的朋友,你羞辱他就是羞辱我……快向他道歉!”

        眼见自己的女儿为别人出头,叶廷脸色一沉,极其难看。

        让他道歉?

        可能吗?

        “嗤!”

        叶辉嗤笑一声,随即冷漠的扫了段凌天一眼,说道:“大哥,我看这小子是嫌少呢……”

        “十枚下品元石,不少了。”

        叶廷不以为意。淡淡说道:“我们叶家不欠他……倒是他,欠了我们叶家。”

        “叶家主这话就不对了。”

        段凌天双眼眯起,淡淡说道:“我就算是欠,那也是欠小萱的,与你们叶家何关?“

        “小萱是我们叶家的人,你欠小萱,自然就是欠我们叶家!”

        叶廷蔑视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冷笑道。

        “哈哈哈哈……”

        段凌天闻言,顿时畅怀大笑起来。笑声肆意而洒脱,充斥着整个叶家大殿。

        “你笑什么?!”

        叶廷沉声道:“难道我说的有错?”

        “叶家主,你现在还知道小萱是你们叶家的人?婚姻大事,还没跟她商量,就私自去和外人定下,先斩后奏……这件事上,你觉得你有当小萱是叶家的人吗?”

        段凌天收敛笑容后,冷笑道:“或许,这件事上。在你们的眼里,小萱就是一件工具,为你们叶家和沈家联姻的工具!”

        段凌天此话一出,叶廷脸色难看无比。

        站在段凌天身后的叶萱,激动的粉拳紧握,段凌天的一番话,说出了她的心声。引起了她的共鸣。

        “哼!小子,我们叶家的事,还轮不到你来管!”

        叶辉从座位上站起,怒视段凌天,厉喝道。

        “怎么?刚才还说我欠你们叶家的人情,现在就忙着和我撇清关系了?”

        段凌天笑了。笑得阳光而灿烂。

        “我们叶家不欢迎你……滚!”

        叶廷也从位上站了起来,身上元力掠动如火,目光如刀的掠向段凌天,冷喝道。

        “爹,你这是干什么?段大哥是我的朋友,你要是让他滚,那我就和他一起滚。我看你们如何给那沈家交代!”

        叶萱跨前一步,并不高大的她,站在了段凌天的身前,张开双手护住了段凌天,深怕叶廷会对段凌天出手。

        “你……小萱,你让开!”

        眼看自己的女儿站在一个外人那边,叶廷的脸色更加难看。

        叶萱年纪虽然不大,但性格却极为强硬,没有理会叶廷。

        “再不让开,我就不认你这个女儿!”

        叶廷怒极之下,沉声吼道。

        叶萱闻言,脸色瞬间变得惨白如纸,整个人有些事失魂落魄,喃喃自语:“变了,一切都变了……以前那个疼爱我的爹,永远不会再回来了。那个在娘临终前,对娘许下承诺,一定让我快活的过完一辈子的爹不在了。那个从来不会对我大吼大叫的爹,不在了。”

        段凌天叹了口气。

        家家有本难念的经,这话说的果真不错。

        此时此刻,他可以感受到叶萱情绪的失落,但他却不知道应该如何去安慰。

        但他的心里,却暗暗的下了一个决定。

        他,一定要帮助这个善良的姑娘度过这一次难关!

        “小萱。”

        听到叶萱的喃喃自语,叶廷叹了口气,“其实,那沈家少爷还是不错的……虽然,平时他过于纨绔、放纵了一些。但他都跟爹说了,他只是逢场作戏,他会真心对你好的。”

        “爹,我就问你,他的这些鬼话,你信吗?”

        叶萱冷笑,“在我们流云镇,只要家里的女儿长得好看的,有哪家没被他祸害过?被他糟蹋后,选择自杀的女子,没有一百也有八十吧?”

        “这样一个纨绔子弟,你让我嫁给他?就为了联姻后,沈家能给叶家的帮助,爹你就要推我进火坑?”

        叶萱一句句反问,令得叶廷也是哑口无言,不知道怎么回答。

        “小萱,你要懂事!你是叶家的人,自然是要为叶家着想……牺牲你一人,我们叶家会更上一层楼,叶家永远不会忘记你!”

        一旁的叶辉插嘴说道。

        “一个靠牺牲女人而崛起的家族,就算站得再高,一样改变不了它骨子里的卑微!迟早会重新摔下来。”

        段凌天不屑道,他这辈子,最看不起的就是这种依靠女人去谋求利益的人或势力。

        “小子,你找死!”

        叶辉大怒,再也按耐不住,宛如化作一只凶猛的野兽。直接扑向了段凌天。

        轰!

        一掌拍出,元力暴涨,继而融合实质化水之意境,大开大合,直掠段凌天的胸膛而去。

        掌风席卷而出,令得空气间气流随之掠动,化作一圈圈波纹般的涟漪。不断往四面八方扩散。

        “段大哥小心!”

        本来沉侵在伤痛中的叶萱,不经意间看到这一幕后。脸色大变,一双眸子充斥着极致的愤怒,对叶辉这个二叔的愤怒!

        叶廷有能力制止,但他却没有任何动作,冷眼旁观着这一切。

        只是,下一刻,他就再也无法保持镇定,一双瞳孔瞬间缩起。

        啪!

        一声巨响传来,却是段凌天随手一掌推出。硬生生接下了叶辉那一掌,段凌天脸色不变,但叶辉却是瞬间色变,脸色涨红。

        “不自量力!我与你无仇无怨,就因为我说了几句我觉得对的话,你就要杀我?”

        段凌天目光冷漠的与他对视,沉声问道。

        叶辉口中憋着一口淤血。他不愿意在段凌天面前示弱,所以没有吐出来,自然也就不可能接话。

        “似你这般之人,留着一身修为何用?”

        段凌天的声音清冷了几分。

        “住手!”

        听到段凌天的话,感觉到不对的叶廷,意识到了段凌天想要做什么。脸色大变。

        嗖!

        没有任何迟疑,叶廷飞身而出,犹如下山的猛虎扑向了段凌天。

        早在段凌天轻易接住叶辉那一掌的时候,叶萱就愣住了,因为她没有想到段凌天会有这么强大的实力。

        她的二叔,可是洞虚境强者!

        就算放眼整个流云镇,也算得上是顶尖一流的存在。

        还没回过神来。叶萱的脸色就又再次一变。

        因为她看到她爹竟然扑向了段凌天,她忍不住又担心起段凌天来,她爹的实力可是比他二叔还要强大的。

        轰!

        叶廷的度很快,但段凌天的度更快,另外一只手掠出,在叶辉惊慌失措的目视之下,狠狠的落在他的丹田上。

        瞬间,叶辉丹田被震破,浩瀚的元力彻底宣泄而出。

        “哇!”

        修为被废,叶辉体内气血上涌,再也憋不住嘴里的淤血,大口大口的喷了出来。

        “你找死!”

        叶廷终于到了,手中出现一柄灵剑的他,爆喝一声,闪电般向背对他的段凌天出剑,直取段凌天的要害,想要一剑杀死段凌天,为他被废一身修为的弟弟报仇。

        咻!

        刺耳的剑啸声,转眼刺入段凌天的耳膜,令得段凌天眉头一挑。

        风卷残云!

        下一刻,段凌天轻而易举的闪身让开了叶廷的剑,远远的站开,冷眸凝视着叶廷。

        叶廷,洞虚境二重武者,他一样不放在眼里。

        不过,想到叶廷是小萱的父亲,段凌天并没有对他出手,也算是给小萱一个面子,他是真的心疼这个善良的女孩。

        “大哥,帮我报仇!帮我报仇!”

        被废修为的叶辉,捂着丹田坐倒在地,他并没有看到段凌天展现出来的度,自顾自在那里低吼着。

        报仇?

        叶廷嘴角泛起一抹难言的苦涩,他怎么报仇?

        刚才的一剑,是他最强的一剑,也是度最快的一剑。

        也就是那么一剑,眼看近在咫尺,马上就要得手,却被对方轻而易举的躲开了。

        那一刻,是什么感觉,只有他自己清楚。

        现在,他可以确认一点。

        那就是,对方的实力,乎他的想象,他跟对方完全就不在一个层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