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32章 散场离开

第832章 散场离开

        听到塔木的话,段凌天忍不住皱了皱眉。

        不过,为了不让剑十三难做,他终究是没有多说什么。

        “我加入苍狼堡!”

        一道清冷的声音传来,却是那大清王朝的叶菱主动开口了,似乎全然不在意封维之前对齐峰的威胁,又或许他不相信刚才齐峰那一番言辞凿凿的话。

        叶菱的想法很简单。

        除了苍狼堡只有一个紫殇以外,刀剑门、断情宗都有好几个比她出色的青年才俊,她去了也不会得到任何重用。

        所以,她选择了苍狼堡。

        “苍狼堡欢迎你的加入。”

        宁灿开怀一笑,他没想到在这等情况下,还有人主动要求加入苍狼堡。

        毕竟,现在苍狼堡的名声已经被封为给搞得声名狼藉。

        “我加入云空寺。”

        十朝会武名列第九的欧辰,现在伤势已经恢复得差不多,开口说道。

        他的想法,跟叶菱差不多。

        到目前为止,云空寺还没有收到一个在十朝会武中排名前十之人,如果他去了,肯定能得到重视。

        这时,十朝会武的前十被瓜分一空。

        刀剑门,无疑是最大的赢家。

        段凌天、塔木、苏立、凤天舞、张守永,十朝会武前十之人,得其五。

        断情宗,虽然和苍狼堡一样,只得其二,但其所得的两个青年才俊,却是名列十朝会武第三、第四的存在,实力不凡。

        齐峰、秦崆。

        苍狼堡,得其二。

        紫殇、叶菱。

        云空寺,只得其一。

        欧辰。

        很快,剩下的青年才俊纷纷选择自己的归属,或许是被叶菱和欧辰的选择提醒,更多人的选择加入云空寺、苍狼堡。

        这让苍狼堡的两大副堡主脸上笑开了花。

        “阿弥陀佛……阿弥陀佛……”

        慧明脸上也遍布笑容。

        不过,刀剑门的两个副门主。剑十三、刀五,以及那断情宗的宗主,裴安,并没有因此不高兴。

        在他们看来,数量再多又有什么用?

        质量才是王道!

        很快,十大王朝的代表脸上都浮现出灿烂的笑容,因为他们或多或少收到了四大宗门送出的大礼。

        给他们大礼。主要是感谢他们各自所在的王朝,培养出这一群青年才俊。

        “各位。此间事了,我断情宗便先离开了。”

        裴安淡淡打了声招呼,带上张炎和另外几个青年才俊一起离开。

        “阿弥陀佛……贫僧也该回去了。”

        慧明、慧净和青年和尚,三个人来,十多人回去。

        “我们刀剑门也该离开了。”

        剑十三看了宁灿和封维一眼,淡淡跟两人打了声招呼,随即带着段凌天等人踏空而起,往苍狼堡外而去。

        “嗯?”

        离去之前,段凌天察觉到一道阴冷的目光扫来。不由回头看去。

        “紫殇!”

        看着目光的主人,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冷笑。

        “段凌天,我说过,你活不久了!”

        紫殇的元力凝音,清晰传进段凌天耳中,充满暴戾。

        “白痴!”

        段凌天淡定的元力凝音回应,随即跟上剑十三等人。一同离开了苍狼堡。

        白痴?

        紫殇脸色铁青,最后狠狠的咬了咬牙,看向那正在和其他青年才俊交流的宁灿,“师尊,我要告诉你一件事……那个段凌天的手里,有一件宝物!那件宝物。乃是一件凌驾于灵器之上的圣器,可增幅整整一倍的力量!”

        紫殇现在是豁出去了,在他的心里,只想着如何将段凌天干掉。

        至于其它事,他暂时没去多想。

        “什么?!”

        听到紫殇的元力凝音,宁灿瞳孔一缩,随即看向紫殇。沉声说道:“你跟我来!”

        片刻,两人来到了无人处。

        “你说的是真的?”

        宁灿沉声问。

        “是。”

        紫殇点头。

        “那你为何不早说?”

        宁灿又问,言语间夹杂着几分怪责之意。

        “我本以为齐峰能杀死他,然后在齐峰杀死他后,想办法拿到他的纳戒……”

        紫殇深吸一口气说道。

        “你想将那件圣器据为己有?”

        宁灿眼中精光闪烁,凌厉的目光落在紫殇的身上,仿佛能将其洞穿。

        “是!”

        紫殇咬牙点头,承认了下来。

        “哼!回头再找你算账。”

        宁灿冷哼一声,直接离去,只是,听他的语气,却没有任何怪责紫殇的意思。

        将心比心,换做是他,也不会轻易将那圣器告诉别人。

        “增幅一倍的圣器……要是堡主能得到它,轻而易举就能击败刀剑门的那两个老家伙,还有云空寺的那个老秃驴,断情宗的老门主和当今门主裴安。”

        宁灿和紫殇分开后,直接往内堡而去。

        这是一件大事,对他们苍狼堡影响深远,不容怠慢。

        “段凌天,这一次,我看你怎么死!”

        眼看宁灿李离去,紫殇嘴角泛起一抹邪异的冷笑,仿佛已经看到段凌天被苍狼堡强者杀死的一幕幕情景。

        另一边,段凌天一行人离开大漠古城后,便一路东北方向而去。

        刀剑门,就在那个方向。

        “我们刀剑门,分为刀门和剑门,刀门门主是我这刀师兄的师尊,剑门门主是我的师叔……”

        剑十三向段凌天等人介绍着刀剑门,这一次出门,收获甚丰,他心情大好。

        “塔木,跟我去刀门如何?”

        不知何时,刀五到了塔木的身旁,对塔木说道。

        “师尊去哪我去哪!”

        塔木想都没想,直接说道。

        “我给你最好的修炼环境,如何?”

        “师尊去哪我去哪!”

        “你有什么要求,我都满足你。如何?”

        “师尊去哪我去哪!”

        “你能不能换一句?”

        “师尊去哪我去哪!”

        ……

        最后,刀五彻底无语了,最后,他只能将目光放在段凌天的身上,“凌天小子,让你这弟子加入我们刀门吧……如何?”

        在他看来,段凌天擅长的是剑。再加上他那剑师弟肯定不会放人,所以他没想过要拉段凌天进刀门。

        他只希望能说服段凌天。让段凌天命令塔木进刀门,在他看来,一旦段凌天下了命令,塔木绝对不会拒绝。

        “他不是我的弟子!”

        段凌天皱了皱眉,果决说道。

        “凌天小子,你要什么好处,直接说……反正,这塔木我刀门是要定了!”

        “他不是我的弟子!”

        “凌天小子,这样。我……”

        “他不是我的弟子!”

        “你能不能不要打断我,等我说……”

        “他不是我的弟子!”

        ……

        这样一轮下来,刀五彻底服了,忍不住苦笑道:“你们两个不做师徒,还真是天大的浪费!”

        “你也这么觉得?”

        听到刀五的话,一直默默的跟在段凌天身边的塔木,目光一亮。好像跟刀五找到了共同的话题。

        “嗯,我确实是这么觉得。”

        刀五目光一亮,好像有戏!

        “不错,不错……你的眼光不错。”

        塔木赞道。

        “既然你都说我眼光不错,那我让你加入刀门,你……”

        刀五打蛇随棍上。只是,话还没说完,就又被塔木给打断了,“师尊去哪我去哪!”

        一时间,刀五彻底服了,彻底没了脾气。

        站在段凌天另一边的凤天舞、苏立和张守永,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

        在他们看来,塔木简直就是一个活宝。

        “塔木!”

        一直都没怎么搭理塔木的段凌天,第一次认真的看向塔木。

        “师尊您有什么吩咐?”

        塔木毕恭毕敬的看向段凌天。

        “我已经说过,我不是你的师尊!另外,我要告诉你,你想要在我身上学的东西,我教不了你,因为那是不可复制的手段。”

        段凌天一脸认真的说道,一番话自内心。

        “师尊放心,我一旦学会,绝对不会教给第三个人!”

        塔木信誓旦旦的话,言语之间,明显没将段凌天的话放在心上,让段凌天又是一阵无语。

        “你是不是没听清楚我说的话?”

        段凌天眉头皱起,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师尊,我知道你现在排斥我,不想将那手段传授给我……但我相信,终有一天,我能用我的诚意打动你。”

        塔木一本正经的说道。

        “你以为我在骗你?”

        段凌天现在算是明白了,敢情这个塔木从一开始就没信他的话。

        “塔木不敢。”

        塔木听出段凌天的语气不对,连忙低下了头,像个委屈的大小孩。

        “算了,我懒得理你!”

        段凌天彻底没了脾气,这个塔木,简直就是一块朽木,而且是经不起任何雕琢的奇葩朽木。

        “师尊,我一定会做足一个弟子的本分。”

        塔木认真说道。

        段凌天却是没再理会他,而是看向苏立,笑骂道:“苏立,你这家伙什么时候领悟的中阶水之意境?你隐藏得也太深了吧?以前,我还以为你就领悟了剑之意境。“

        “很早以前的事了,久了不用,差不多都忘了……正好这一次十朝会武,遭遇重重压力,又想起来,所以就用了。”

        苏立笑着说道。

        “你以为我会信?”

        段凌天没好气白了苏立一眼,蒙谁呢?洞虚意境,又岂是说忘就能忘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