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826章 最后的一战

第826章 最后的一战

        在云霄大6上,有许多突破到化虚境,化身成人形的妖,因为厌倦了打打杀杀,所以选择了归隐。      .

        归隐以后,这些妖,可能还会去找普通人类结合,度过余生。

        在裴安看来,段凌天的父亲或母亲,应该就是选择隐世在那小小王国中的妖。

        “可惜了。”

        裴安叹了口气。

        “师尊,可惜什么?”

        张炎一怔。

        “今日我带你来此的目的,想必你也知道……那段凌天,和剑十三走得那么近,定会跟剑十三走。”

        裴安说道。

        “师尊放心,就算我们断情宗没有段凌天的加入,我也一定会在那个地方得到您需要的奥义碎片!”

        张炎目光坚定,身上散出强大的自信。

        奥义碎片!

        听到张炎的话,裴安那一直板着的一张脸,难得有了些许涟漪波动。

        他现在,距离武皇境就只差那么临门一脚。

        而就是这临门一脚,让他迟迟不能突破到武皇境。

        在云霄大6上,像他这样的武者很多,甚至于有一些比他还年轻就修炼到这个境界的武者,终其一生,都没能突破到武皇境。

        这一切,都是因为那些人没能领悟奥义。

        奥义,是踏入武皇境的通行证,只要一日没有领悟奥义,就一日不能成就武皇强者。

        “师兄,你说他是异类?”

        慧净一脸凝重的看向身边的慧明,问。

        慧明点头,“除此以外,我想不出其它……而且,他能在如此年纪,就有这一身修为和手段,只有两种可能。”

        “其一,他是异类;其二。他有莫大奇遇。只是,能让他在如此年纪拥有这一身修为和手段的奇遇,又岂是说有就有的?”

        慧明脸色凝重的说道。

        “异类?”

        站在慧明身后的青年和尚,目光灼灼的盯着段凌天,身上战意升腾。

        “嗯?”

        段凌天第一时间就察觉到了青年和尚那凌厉的目光,与之对视以后,心里暗惊。“看来,这个世界上的和尚。除了吃斋念佛以外,同样有着一颗不服人的强者之心!”

        “段施主,他日若有机会,小僧想与你一战!”

        一道清晰的元力凝音,刺入段凌天的耳中,正是青年和尚的声音。

        “随时奉陪!”

        段凌天元力凝音回应,在气势上丝毫不落下风。

        段凌天击败塔木以后,便轮到了齐峰。

        现在,齐峰是2号令牌拥有者。

        他可以选择的对象有紫殇、秦崆。最后,他选择了秦崆这个3号令牌拥有者。

        “齐峰,这次我一定胜你!”

        秦崆和齐峰是老对手了,与齐峰对峙以后,便放下豪言壮语。

        面对秦崆的张狂,齐峰却显得冷静非常。

        两人都是洞虚境四重武者,同样领悟了四重洞虚意境。手中三品灵器增幅之力也相当。

        至于其它低层次的入虚意境,两人也相差不多。

        总而言之,就四个字概括:

        势均力敌!

        两人全力出手,力量相当,比拼的是战斗经验,以及在武技上的领悟。当然,还有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

        两人一战,如火如荼,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望着那不断交错的两道身影,听着那不断传来的一阵阵气爆声,段凌天双眼微微眯起,喃喃说道:“看来。这齐峰过去屡次战胜秦崆,并非运气。”

        段凌天看得出来,两人表面虽然看起来势均力敌,但齐峰更偏向于稳重,而且极有耐心。

        至于那个秦崆,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暴躁,最后甚至于开始露出了一些细微的破绽。

        强者对战,便是细微的破绽,往往都能成为一个人挫败的关键。

        齐峰,很好的诠释了这一点。

        轰!

        在秦崆露出细微破绽的那一刹那,齐峰闪电般出手,利用秦崆的破绽,一举力压秦崆。

        最后,齐峰一手搭弓,一手凝箭,两支以实质化风之意境凝形的箭矢破空而出,掀起炸耳的刺啸声,轻而易举的穿透了秦崆的双肩。

        “为什么会这样?”

        秦崆猛然顿住身形,望着肩头血洞上不断流淌而出的鲜血,一时有些失神。

        他又败了!

        又败了!

        这一刹那,秦崆宛如一个活死人,任由双肩血洞上血箭飙射,都没有以元力去止住伤口。

        直到那大秦王朝的代表上前将秦崆带下去,秦崆的伤口这才被止住,但秦崆还是没能回过神来。

        “这个齐峰,冷静、耐心、果断……希望他不是铭纹师。”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到目前为止,十大王朝的青年才俊,没几个能让他正眼相看,包括那塔木、秦崆。

        而现在,齐峰不只让他脸色凝重起来,在齐峰的身上,他另外好像感应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

        这种感觉,很奇妙,却又很清晰。

        第四轮选拔,继续。

        塔木,挑战紫殇。

        结果可想而知,塔木惨败。

        很快,又轮到了段凌天,段凌天挑战秦崆,以魂技千幻构造的幻境空间笼罩秦崆,轻而易举将其击败。

        秦崆,步上了塔木的后尘。

        “你有种别用那见不得人的手段!”

        在段凌天收起魂技千幻后,秦崆擦去嘴角的血渍,恨恨的对段凌天说道。

        听到秦崆这天真的话,段凌天忍不住笑了。

        围观的众人也都笑了。

        “这个秦崆,好歹也是洞虚境四重武者,竟然说出这么天真的话……可笑!”

        “是啊,段凌天又没有借助其它外力,依靠的是自身的手段,凭什么他可以全力施为,段凌天就不能?”

        ……

        一阵阵讽刺的笑声,传入秦崆耳中,使得秦崆脸色铁青。恨恨的瞪了段凌天一眼,方才回到大秦王朝阵营。

        紧接着,齐峰上场。

        齐峰挑战塔木,塔木认输。

        秦崆上场,挑战塔木,塔木认输。

        不管是齐峰,还是秦崆。两人的实力塔木一直都在认真观察,正因如此。他很清楚自己和两人之间的差距。

        “哼哼……等我跟师尊学会了他的手段,再找你们打,肯定把你们打得屁滚尿流!”

        塔木虽然认输,却很是乐观,哼哼两声以后,谄媚的看向远处的那个紫衣青年,段凌天。

        只可惜,段凌天压根就没看他一眼。

        不过,即便如此。塔木还是没有任何气馁,仿佛这辈子就认定了段凌天这个师尊一般。

        很快,在宁灿的刻意安排下,塔木、秦崆和齐峰,相继和紫殇对上。

        紫殇施展秘法,眉心多出一缕黑色火焰印记,实力提升到洞虚境六重以后。轻而易举击败塔木、秦崆。

        齐峰,三个照面,被他击败。

        一时间,紫殇再次取回了属于他的2号令牌。

        虽然他在凤天舞面前认过输,但凤天舞难以匹敌的塔木、秦崆和齐峰三人,都相继败在紫殇手里。

        所以。紫殇以3:1的优势,重新夺回了属于自己的2号令牌。

        至于苏立,同样不敌塔木、秦崆和齐峰三人,所以拒绝了段凌天要将封魔碑借给他击败紫殇的好意。

        就算他能击败紫殇,最后还是动摇不了紫殇2号令牌拥有者的身份。

        一时之间,除了段凌天还没有和齐峰一战以外,十朝会武前十的排名如下:

        1号令牌拥有者。段凌天。

        2号,紫殇。

        3号,齐峰。

        4号,秦崆。

        5号,塔木。

        6号,苏立。

        7号,凤天舞。

        8号,叶菱。

        9号,欧辰。

        1o号,张守永。

        按照常理,段凌天应该早就和齐峰交上手了。

        然而,先前宁灿却是突然插手,让段凌天暂时休息,先让其他人决出了具体排名,随后才让段凌天对上齐峰。

        宁灿的所为,让段凌天闻到了一丝阴谋的味道。

        就算是在场围观的众人,也隐隐感觉到不对劲。

        “宁副堡主为何要这样做?连紫殇、秦崆、塔木都毫无意外的败在了段凌天的手里,难道他以为齐峰能威胁到段凌天?”

        “按我说,这简直是多此一举!”

        “虽然,齐峰的实力确实很强,但段凌天那神鬼莫测的手段,却是连秦崆、塔木都要中招……齐峰,恐怕还不是段凌天的对手。”

        ……

        围观之人议论纷纷,都不觉得齐峰能战胜段凌天。

        “段大哥,我总觉得有些不对。”

        段凌天上场前,凤天舞柳眉蹙起,有些忌惮的对段凌天说道。

        “放心吧。”

        其实,段凌天又何尝没有这种感觉?

        但他知道,这一战,他必须上。

        风卷残云!

        在凤天舞等人期待的目光下,段凌天宛如化作一阵飓风,顷刻间就到了那斗擂上空的正中区域。

        齐峰,早就等在那里。

        一时间,两人相对而站,彼此对峙。

        “段凌天,只要你胜了我,乃至杀了我……十朝会武的第一,就是你的了!”

        齐峰目不转睛的盯着段凌天,那凝聚凌厉的目光,仿佛能洞穿一切。

        这时,段凌天忍不住暗自惊叹。

        这个齐峰,不愧是玩弓箭的,目光之凝聚、凌厉,非寻常人所能比。

        “齐峰,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你……应该是铭纹师吧?”

        段凌天口头上没有回答齐峰,反倒元力凝音问出了这么一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