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96章 逆天的运气

第796章 逆天的运气

        哗!

        吕勇头顶虚空之上,天地异象陡生,一头头远古角龙虚影凝聚成形,栩栩如生。

        先是出现四十头远古角龙虚影,继而又出现三十头远古角龙虚影。

        洞虚境三重!

        二重中阶火之意境!

        这一切,还没有结束。

        随着一缕缕凝实的青色罡气和紫色罡气在火焰中跳动,虚空之上,又相继出现五头远古角龙虚影、三头远古角龙虚影。

        五重低阶风之意境!

        三重低阶雷之意境!

        虚空之上,一共七十八头远古角龙虚影,蜿蜒而落,气势汹汹,给人带来一种视觉上的震撼。

        这,还是吕勇这个大明王朝太子没有动用灵器。

        呼!

        吕勇抬手间,手中凭空出现一面不知由何等材质锻造的扇子,扇子只有扇骨,没有扇面。

        随着吕勇身上火焰涌入扇中,扇子被一层火焰所笼罩,化作一柄火扇,不断吞吐着灼灼的火焰。

        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再次动荡,出现一群远古角龙虚影,仔细一看,一共有二十七头远古角龙虚影。

        除了这二十七头远古角龙虚影之外,还出现了二千头远古巨象虚影。

        “洞虚境三重元力全爆,堪比四十头远古角龙之力!增幅二十七头远古角龙之力,外加二千头远古巨象之力……这吕勇手里的灵扇,是一件可增幅六成八力量的三品灵器!”

        第一时间,段凌天就看出了吕勇手中灵扇的底细。

        对于吕勇能取出这么一件三品灵器,段凌天并不觉得意外,好歹也是大明王朝的太子,怎么可能会没有一件三品灵器作为凭借。

        “一百零五头远古角龙之力,外加两千头远古巨象之力……”

        望着吕勇头顶虚空之上的天地异象,段凌天瞳孔忍不住缩起。

        以吕勇现在的实力。

        别说他只领悟了一重中阶风之意境,就算他领悟了二重中阶风之意境,都不可能是吕勇的对手。

        “就我目前所知的各大王朝青年才俊中。或许也只有紫殇,在被那个疑似武帝强者的残魂附身后,才能击败这吕勇!”

        段凌天暗道。

        这时,段凌天忍不住想起,先前吕勇刚出现的时候,就说过什么紫殇没有杀他。

        显然,吕勇跟紫殇交过手。当时紫殇应该是由那疑似武帝强者的残魂附体,强势击败了吕勇。却没有杀他。

        当然,紫殇不杀吕勇,并不是他有多么仁慈,而是想要利用吕勇来对付他!

        “这个紫殇,好深的心机!”

        段凌天看向紫殇,脸色彻底阴郁下来,眼中凶光闪烁,择人而噬。

        这一刻,他想要杀死紫殇的心更加迫切了。

        这个紫殇。只要一日不除,迟早是一大祸患!

        “怎么,想杀我?”

        紫殇现段凌天扫来的充满杀意的目光后,脸上浮现灿烂的笑容,“只可惜,你没有这个机会了……今日,你注定要死在这里。死在吕勇的手中!”

        “若有来世,好好记住……不要惹我紫殇。我紫殇,不是你段凌天能惹得起的!”

        说到后来,紫殇眉开眼笑,仿佛已经看到段凌天被吕勇杀死的一幕。

        “紫殇,你就那么肯定吕勇能杀死我?”

        段凌天右手之中。凭空出现一道符箓,正是当初他那便宜老爹留给他的三道符箓之一,之前在青林皇国时用了第一道。

        那一道符箓,杀死了大汉王朝皇室的一个化虚境强者。

        现在,他手里只剩下两道符箓。

        说实话,他不想将符箓用在吕勇的身上,虽然吕勇是那什么大明王朝的太子。但在他看来,吕勇还不配死在这符箓之下。

        这可不是一般的符箓,就算是化虚境强者,面对这符箓,一个瞬间就会被秒杀。

        用这符箓杀一个区区洞虚境三重的武者,段凌天心中的不舍,可想而知。

        “罢了……杀死这吕勇以后,紫殇也难逃一死!一道符箓,换他们二人的性命,虽然还是吃了大亏,但好歹我自己保住了一命。”

        段凌天不断安慰着自己,否则他还真担心自己会不舍得抛出手中的符箓,镇杀那吕勇。

        “哼!少故弄玄虚!吕勇,杀了他。”

        听到段凌天的话,紫殇不屑一顾,轻喝一声。

        吕勇闻言,目光第一时间锁定段凌天,紧接着,他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道闪电,直掠段凌天而去。

        “凌天兄弟小心!”

        张守永脸色大变,爆喝一声,虽然知道自己远非吕勇的对手,却还是取出了自己的酒葫芦,准备上去阻拦吕勇。

        “找死!”

        紫殇低哼一声,眼中升起杀意,整个人宛如化作一只残暴的野兽,飞掠扑向张守永。

        呼!

        面对来势汹汹的吕勇,段凌天抬起抓着那一道符箓的手,准备将符箓扔出去,将吕勇直接镇杀。

        就在他准备抛出符箓的时候,只觉得眼前一晃,令得他下意识握紧手中的符箓,没有将符箓丢出去。

        与此同时,他眼前一黑,就好像周围的整片天地突然生了什么异动。

        “哈哈……没想到运气这么好!”

        这一瞬间,段凌天彻底醒悟过来,明白生了什么事。

        就在段凌天欣喜的念头刚刚升起的时候,他眼前升起一片明亮,整个人出现在一座宽敞无比的斗擂上空。

        “出来了!”

        随手收起手中的符箓,段凌天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

        眼前的一切,段凌天自然知道是怎么回事。

        在那吕勇对他出手,想要杀死他,而他也准备抛出符箓将吕勇镇杀的时候。

        在那炼狱幻境里面,第四十四个人被杀死。

        四十四个人被杀死,剩下五十个人,也就意味着十朝会武第一轮选拔的结束。

        而他们,适时的被那铭纹之阵所构造的炼狱幻境送了出来,也让得他省去了一张珍贵无比的符箓。

        “这运气。简直逆天了!”

        虽然没能杀死吕勇和紫殇,但段凌天却一点都不觉得可惜。

        只要离开了那炼狱幻境,他的精神力将不再受控制,可以随心所欲的动用魂技千幻。

        现在,他完全可以在不用符箓的前提下,将吕勇和紫殇杀死!

        “哈哈哈哈……”

        片刻,张守永的大笑适时传来。其中充满快意。

        显然,他也意识到刚才生了什么事。

        本来。他都已经存了必死无疑的心思,可关键时刻,却生了这么一幕,让他不得不感叹自己和段凌天的运气。

        当然,他之所以这么想,是因为他根本就不知道段凌天有别的办法可以干掉吕勇!

        不远处,紫殇和吕勇出现在那里,一阵迷茫过后,他们也意识到生了什么事。纷纷脸色一变。

        “算你们运气好!”

        紫殇眼中射出冰冷的目光,掠过段凌天和张守永两人,冷哼一声。

        “早知如此,我先前就早些出手了……若我尽早出手,这段凌天不可能活下来!”

        吕勇叹了口气,只觉得有些可惜。

        他知道,既然现在离开了那炼狱幻境。也就意味着段凌天可以动用他那什么幻境魂技手段。

        根据他从紫殇那里了解到的信息,一旦段凌天动用那幻境魂技对付他,他几乎是十死无生的结局。

        “出来了!”

        “哈哈!出来了!”

        ……

        这时,和段凌天几人一起凭空出现在斗擂上空的一群青年才俊,纷纷大笑,有些更是失态的欢呼起来。

        对他们而言。在炼狱幻境里面经历的时间,简直就是一种煎熬,每时每刻都在担心自己会不会遇上比自己强大的存在,并且被杀死。

        现在,他们出来了,在十朝会武的第一轮选拔中活了下来,并且获得了晋级参与第二轮选拔的资格。

        只是。很快,一群本来还在欢呼的青年才俊,似是现了什么,一个个好像被人死死的扣住了喉咙,再也不出一丝声音。

        斗擂之上,躺在那里的一具具尸体,不断的冲击着他们的眼球,使得他们一阵心惊胆战。

        这些人,在他们进入炼狱幻境之前,和他们一样,都是活生生的人。

        可现在,他们从炼狱幻境出来,他们却变成了一具具冷冰冰的尸体。

        这些人中,有不少是他们的朋友、伙伴。

        正是这些人的死,给他们赢得活下来的机会。

        不知不觉间,斗擂上空,一片死寂。

        “夜潇,白赫,白昊……全死了?”

        段凌天望着堆在一起的四具尸体,那是大汉王朝此来的十个青年才俊中的四人,其中三人,都是实力不俗的存在。

        对段凌天而言,这三人并不陌生。

        夜氏家族大少爷夜潇,大汉王朝皇室二皇子白赫,小王爷白昊。

        “没想到,连白昊都死了。”

        段凌天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白昊的实力,他是知道的,极其不俗。

        否则,白昊也不可能在一年前获得大汉王朝王朝武比的第三。

        “皇室的人,只剩下紫殇一个……皇帝的血亲,全死了,想来他也不好受吧。”

        想到这里,段凌天忍不住望向那大汉王朝皇帝所在之处。

        此时此刻,大汉王朝皇帝面沉如水,一双眸子更是泛着腥红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