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73章 东郭翰的报复

第773章 东郭翰的报复

        “恐怕已经来不及了……”

        段凌天眉头一掀,望向刚才那青年男子离去的方向。

        此时此刻,那一带的高空之上,正传来一阵阵刺耳的风啸声,越来越近。

        没过多久,五只飞禽妖兽飞掠而来,转眼间抵达段凌天三人的头顶,盘旋在空中,气势汹汹。

        段凌天三人抬起头,一眼就看到了刚才那个身穿镶金白袍的青年男子,正坐在当先一只飞禽妖兽的身上。

        他那冷厉的眸子,充斥着森然的杀意,掠空而落,紧紧的锁定了段凌天三人。

        “就是他们!”

        青年男子冷喝一声,身上元力暴涨,而他身下的那只飞禽妖兽,也是蓄势待。

        虚空之上,漫天的远古角龙虚影出现,蜿蜒而落,气势如虹。

        “入虚境九重妖兽?”

        段凌天眉头一挑,没想到这个青年男子区区一个入虚境七重武者,竟能驾驭比他还要强两个层次的妖兽。

        看来,那个东郭家族,很不简单。

        青年男子话音刚落,另外四只飞禽妖兽和他身下的飞禽妖兽聚集在一起,五头入虚境九重的飞禽妖兽,冷眸凝视着段凌天三人。

        只待青年男子一声令下,就会扑向段凌天三人,奋力厮杀。

        对于这五头入虚境九重飞禽妖兽,段凌天并没有在意,他的目光,落在四只飞禽妖兽的背上。

        那里,正各自站着四个面容冷峻的中年男子,四个中年男子一身黑衣,面无表情,宛如四个活死人。

        段凌天的精神力延伸而出,第一时间就探查出了四人的修为。

        “全是洞虚境四重!”

        段凌天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他没想到,那个刚刚被天舞教训的青年男子背后的什么东郭家族,底蕴竟如此之强。

        只是四个普通家将,就有洞虚境四重的实力。

        至于其中的那些顶尖一流的强者,他们的实力不难想象。必然都极为可怕。

        在段凌天三人的周围,那些路人纷纷退让到一旁,他们看着虚空之上的四头飞禽妖兽和上面的人,眼中充满惊惧。

        在他们看来,这三个好心的年轻人要倒霉了。

        东郭家族,乃是大漠古城中的三大家族之一,在大漠古城的诸多势力中。只在掌控大漠古城的苍狼堡之下。

        当然,别说是在大漠古城。就算在周边区域,苍狼堡也算得上是一方霸主。

        如果苍狼堡要灭大漠古城的三大家族,只需要出动一个副堡主,就可以将他们屠戮一空。

        大漠古城的三大家族,在一般人眼前,无比强大。

        可在苍狼堡的眼中,却犹如蝼蚁,不堪一击。

        苍狼堡,乃是这域外一角的巨无霸。就算那南边十大王朝的强者尽出,乃至和大漠古城的三大家族联手,都难以撼动其分毫。

        苍狼堡的强大,可想而知。

        然而,虽然大漠古城的三大家族在苍狼堡的面前算不了什么,但其中任何一个家族,都不是南边十大王朝所能比的。

        它们当中任何一个家族。一旦强者尽出,足以覆灭十大王朝。

        域外的家族势力,绝非十大王朝的势力所能比。

        在大漠古城,苍狼堡占据一方,地位然,难以撼动。

        然而。也正因如此,苍狼堡很少插手大漠古城的事,大漠古城的一切,诸如各种商业,以及那中品元石矿脉,都由三大家族分担、掌控。

        而三大家族在大漠古城所得的收益,九成以上都要上交给苍狼堡。

        不论苍狼堡。

        三大家族。就是大漠古城的三大巨无霸,无人敢惹。

        老虎在睡觉,猴子称大王,不过如此。

        而今日,三大家族之一的东郭家族的大少爷,率领东郭家族家将,意欲杀死三个年轻人,没人觉得后者能活下来。

        类似的场面,他们见过许多。

        而结果都大同小异。

        那些得罪了东郭家族大少爷的人,没一个能活下来。

        在他们看来,今日,一样不会例外。

        噗通!

        突然,一道身影闪身而出,却是刚才被东郭家族大少爷一鞭子抽飞的妇人,带着她的孩子跪在地上。

        “翰少爷,您大人不记小人过,就放过他们吧。”

        妇人一边说着,一边磕头为段凌天三人求情,不一会儿就已经头破血流。

        “杀了这个贱民!”

        就在段凌天等人被妇人的动作惊到,一时没能反应过来的时候,东郭翰冷喝一声。

        “不好!”

        段凌天最先反应过来,脸色大变。

        只可惜,还是晚了。

        那立在入虚境九重飞禽妖兽背上的一个东郭家族家将,瞬间出手,浩瀚的掌印笼罩而落,直接将妇人连带她的孩子一起轰杀,血染一地。

        可怕的掌印落在地面上,让得地面都被震出一道道狰狞的裂缝,裂缝密密麻麻交错在一起,宛如一张蜘蛛网。

        “你……该死!”

        眼前的一幕,让段凌天彻底呆住,片刻,他的双眸泛起赤红,死死的盯着那东郭翰,恨不得将东郭翰挫骨扬灰。

        “我要杀了你!”

        凤天舞怒了,俏脸变色,身上滔天的火焰暴涨,整个人宛如化作一团火焰,席卷向那东郭翰。

        她怎么也没想到,那个被她救下的孩子的母亲,会为他们向东郭翰磕头求饶。

        更让她想不到的是,那个东郭翰,竟直接下令让手下的家将将那母子二人杀死。

        那个孩子,才四、五岁大,还没来得及好好看看这世界,就被杀死了。

        凤天舞此时的怒火,几欲可燎原!

        “连妇人和小孩都不放过……畜生!”

        张守永面容一冷,眼中跳动着森然怒火,双腿一蹬地面,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道闪电,帮凤天舞去了。

        不管是凤天舞,还是张守永。并不知道东郭翰带来的四个家将的可怕实力。

        不过,就算知道,他们也不会退缩!

        轰!

        东郭翰身边的一个洞虚境四重家将出手,可怕的力道席卷而来,瞬间将凤天舞和张守永震退。

        两人狼狈的落在段凌天身边,望着虚空之上漫天的远古角龙虚影,眼中充斥着骇然之色。“洞虚境四重!”

        “哈哈哈哈……”

        看到凤天舞和张守永的脸色,东郭翰猖狂大笑。“你们不是很狂吗?你们不是要管本少爷的闲事吗?管啊,来啊!”

        “怎么样……现在,你们的内心,是否已经开始感到后悔、恐惧?”

        东郭翰立在飞禽妖兽之上,被四个洞虚境四重的家将围绕的他,显得高高在上,俯瞰着段凌天三人。

        凤天舞和张守永没有说话,只是冷漠的盯着东郭翰。

        “后悔?恐惧?”

        除了一开始出手教训过东郭翰的几个随从,后来再没有动过手的段凌天。淡淡的扫了东郭翰一眼,“我就从不知道什么是后悔,什么是恐惧。”

        “如果,真要说后悔的话……我只后悔,刚才没有追上去废了你!”

        说到后来,段凌天的声音冷了几分。

        哗!

        段凌天的话,让围观的一群路人纷纷傻眼。

        这个年轻人。找死不成?

        转念一想,他们又释然了。

        眼前的局面,就算这个年轻人求饶,以东郭家族大少爷的脾气,他怕也是不可能活下来。

        现在,他最好的选择。只能是在死前维护自己的尊严。

        宁可站着死,绝不跪着生!

        “好,好!”

        东郭翰听到段凌天的话,脸色铁青,怒极反笑。

        他怎么也没想到,都到了这个时候,这个紫衣青年竟然还敢这样跟他说话。简直是不知道死字该怎么写。

        骤然,东郭翰眼中寒光四射,直接下令道:“这个女人留下,我要将她带回去好好玩玩……至于另外两个男的,直接杀死!”

        嗖!嗖!嗖!嗖!

        几乎在东郭翰下令的瞬间,另外四只飞禽妖兽向着段凌天三人扑杀过去,一双双闪烁着寒光的利爪,对着段凌天和张守永的脑袋就扣杀了过去。

        至于飞禽妖兽背上的四个洞虚境四重家将,其中一人目光锁定了凤天舞,另外三人则是锁定了段凌天和张守永两人。

        “我们退!”

        凤天舞轻喝一声,招呼段凌天和张守永退后,在她的手里,多出了一枚晶莹剔透的珠子,正是那枚铭刻了感应铭纹的珠子。

        只要捏碎,她爹凤无道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并且赶过来。

        “天舞。”

        只是,段凌天却制止了凤天舞,对着她摇了摇头。

        紧接着,在凤天舞呆滞的目光下,段凌天整个人掠空而去,丝毫不惧的迎上了那四只扑杀而落的飞禽妖兽,正面和四个洞虚境四重强者对上。

        “段大哥!”

        凤天舞脸色大变,没有听段凌天的话,毫不犹豫的捏碎了手里的珠子。

        这珠子虽然珍贵,但在她眼里,却远远不及段凌天的性命分毫。

        此时此刻,她心急如焚,只希望她爹能尽快赶到。

        “不!!”

        而这时候,凤天舞又看到段凌天即将和四只飞禽妖兽交错而过,俏脸不由变色,惊恐出声。

        没有任何迟疑,凤天舞踏空而起,丝毫不惧的追向段凌天。

        这一刻,她将生死置之度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