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66章 霸道

第766章 霸道

        “唯依大哥!”

        “唯依少爷!”

        ……

        顿时,一群青年男女高呼出声,想要唤醒好像中了邪的赵唯依。

        只可惜,不管他们如何喊叫,如何元力凝音,赵唯依还是在那里自顾自攻击空气,对周围的一切无动于衷。

        段凌天站在一旁,冷眼旁观。

        这个赵唯依,竟以为他的精神力和他的修为一般,只是入虚境九重,实在是天真。

        要知道,他现在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洞虚境二重。

        别说是有着洞虚境一重精神力的赵唯依。

        就算是洞虚境二重武者,只要不是铭纹师,一旦陷入他以魂技千幻构造的幻境空间,除非他主动收手,否则根本不可能从幻境空间中出来。

        “该结束了。”

        段凌天目光一闪,心意一动,整个人让到了赵唯依的身后。

        砰!

        段凌天一掌推出,大开大合,落在赵唯依的背后,浩瀚的元力涌入其中,将赵唯依体内一身元力震散,并且将其击伤。

        赵唯依身体一颤,闷哼一声,如离弦之箭般飞出,狼狈的摔倒在地,口中狂喷鲜血。

        这时,段凌天收起了魂技千幻,那幻境空间随之消散。

        赵唯依离开幻境空间后,看着毫无伤的段凌天,脸色大变,“不……不可能!你只是入虚境九重武者,精神力理应只有入虚境九重,你的魂技怎么可能干扰到我?”

        “你……还想试试?”

        段凌天目光平静的凝视着赵唯依,淡淡的说道。

        赵唯依闻言,神容一滞,眼中闪烁着忌惮之色。

        知道自己难逃段凌天魂技的干扰以后,他就知道,他不是段凌天的对手,最少现在不是。

        此时此刻,他始终想不通。为何段凌天的魂技能对他起到作用。

        莫非段凌天的精神力已经达到了洞虚境?

        现在想来,也只有这个可能。

        “我承认……我不是你的对手。不过,你觉得,你能胜我,就能完好的离开冰火楼?”

        赵唯依冷笑道。

        而就在这个时候,在冰火楼第九层里面的那个厢房中,缓步走出一个老人。

        老人一身灰衣。身材枯瘦,面容冷漠。不蕴含任何的表情,宛如一个活死人。

        灰衣老人,是从厢房中的内厢房出来的。

        冰火楼第九层,虽然只有一个厢房,但其中却分为外厢房和内厢房,赵唯依平时只要来了冰火楼,都会在外厢房待着。

        而内厢房中,则是待着一位赵氏家族的强者,守护这冰火楼强者。

        “坤老。”

        灰衣老人出来以后。赵唯依恭敬对他行礼。

        “坤老。”

        其他青年男女,一脸忐忑的看着缓步而来的老人,他们出身不俗,都听说过这位老人的事迹。

        这位老人,不只是赵氏家族最强的两人之一,平日里更是杀人不眨眼,死在他手底下的人。没有一千也有八百。

        老人对赵唯依点了点头,至于其他人,他直接无视。

        很快,他站在了赵唯依的身前,浑浊的眸子中,猛然迸射出一道锐利的精光。直掠段凌天的所在。

        “二少爷觉得应该如何处置他?”

        老人开口询问。

        他这话,明显是对赵唯依说的。

        赵唯依闻言,目光冷漠的盯着段凌天,沉声道:“坤老,杀死他!”

        在他看来,只要段凌天死了,数月后的十朝会武上。他将少一个比他强大的对手。

        “嗯。”

        老人轻轻点头,眼中闪烁着的精光,瞬间浮现森然杀意。

        哗!

        随着老人身上灰袍掠动,天地之力逐渐动荡,当他浑身上下浮现一层元力光罩的时候,在他头顶虚空之上,天地异象出现。

        二百头远古角龙虚影,瞬间出现,声势浩瀚。

        “化虚境强者!”

        凤天舞和苏立的脸色大变。

        紧接着,凤天舞手一抖,手中多出了一枚玉制的珠子。

        珠子看起来古朴无华,但凤天舞此刻将其拿出来,明显是有用。

        然而,当凤天舞手指微动,准备捏碎珠子的时候,耳边传来的元力凝音,让得她先是一怔,随即收起了珠子。

        这枚珠子,乃是一枚铭纹了感应铭纹的珠子,只要她将其捏碎,她爹凤无道会在第一时间察觉,并且以最快度赶来。

        正是因为这枚珠子的存在,她爹才会放心的让他和段凌天同来此地。

        “小子,坤老出手,你死定了!”

        “连唯依少爷都敢动,真是找死!”

        ……

        一群青年男女,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个死人。

        “小子,记住了……杀你的人,是我赵坤!”

        老人冷笑一声,猛然跨步而出,抬手之间,浩瀚的元力席卷而出,一道凝实的掌印,顷刻间出现,又顷刻间消失在段凌天的眼前。

        当然,并非真正消失,而是度快到段凌天难以用肉眼捕捉的地步。

        而几乎在同一时间,段凌天只觉得一股可怕的罡风迎面而来,越来越近,仿佛顷刻间就要轰在他的身上。

        只是,就算如此,段凌天依然一脸平静,有恃无恐。

        咻!

        突然,一道剑啸之声响起,昙花一现。

        下一刻,空气间一阵炸响,却是那老人凝实掠出的掌印被直接击溃。

        “什么人?!”

        老人脸色大变,目光如电的扫向坐在不远处酒桌前的壮硕中年身上。

        咻!

        又是一声剑啸声响起,还是昙花一现。

        “啊!!”

        一群青年男女脸色大变,惊恐的喊出声来,他们那一双缩起的瞳孔,怔怔的盯着老人。

        “坤老!”

        赵唯依悲呼出声。

        “好快的剑!”

        望着老人喉咙上出现的血洞,段凌天只觉得有些毛骨悚然,他只听到那昙花一现的剑啸声,完全没有捕捉到剑的痕迹。

        轰!

        老人的尸体落下,喉咙上血涌如柱。流淌而出,宛如形成一条小溪。

        当包括段凌天在内,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壮硕中年,也就是苏立的那位师尊身上的时候。

        苏立的师尊,自始至终都没有看老人的尸体一眼。

        “区区一个王朝家族的化虚境武者,也敢对我师尊大呼小叫……该死!”

        苏立冷眼一扫老人的尸体,淡淡说道。

        “多谢前辈。”

        这时。段凌天微笑看向壮硕中年道谢。

        刚才,正是因为他现壮硕中年的气机锁定了老人。这才制止凤天舞捏碎那铭刻了感应铭纹的珠子,以及没有取出他爹留下的两道符箓之一。

        壮硕中年乃是域外势力中的强者,要对付老人,轻而易举。

        只是,他万万没想到,壮硕中年会直接干掉老人。

        “都说那些强大的剑修极其暴戾……今日,我算是见识到了。”

        段凌天暗道。

        “无需言谢。你是苏立的朋友,自然就是我的晚辈……做长辈的,保护晚辈理所应当。”

        壮硕中年摆了摆手。淡淡说道。

        而如今,那赵唯依虽然仇恨的盯着壮硕中年,却只能强忍着,不敢吭声。

        他相信,如果壮硕中年有心杀他,易如反掌。

        所以,为了活命。他只能忍着。

        而且,对方能秒杀他们赵氏家族最强的两位化虚境强者中的其中一人,说明对方完全有覆灭他们赵氏家族的实力。

        这样的强者,硬碰硬,他们赵氏家族必败无疑。

        “段凌天……这一切都是因为你!我们赵氏家族不能找他报仇,但一定会将你挫骨扬灰、碎尸万段!”

        赵唯依那仇恨至极的目光。转移到段凌天的身上,心里暗自狠。

        段凌天自然现了赵唯依的目光,却根本不在意。

        片刻,壮硕中年放下了手中的酒杯,站起身来,迈步走向通往冰火楼第八层的楼梯口,准备离开。

        苏立站起身来。紧紧跟上的同时,不忘跟段凌天打招呼,“段凌天,我和师尊先走了……十朝会武的时候再见!”

        “嗯。”

        段凌天微笑应声,同时看向壮硕中年,“前辈慢走。”

        看到壮硕中年离开,赵唯依松了口气的同时,心里有了决定:

        只要壮硕青年前脚一走,他后脚就会回赵氏家族。

        无论如何,段凌天必须死!

        坤长老的死,必须用段凌天的血来偿还。

        只是,很快,他的脸色又忍不住变了。

        只见那壮硕中年缓缓的回过头来,随意扫了赵唯依一眼,淡淡说道:“如若十朝会武的时候,我没有看到段凌天……十朝会武后,我会再来大明王朝国都,灭赵氏家族满门。”

        说完这句无比霸道的话以后,壮硕中年方才带着苏立离去。

        “多谢前辈。”

        段凌天笑了,他知道,苏立的师尊留下这句话,赵氏家族不只不敢找他报复,甚至于还要保护他。

        否则,一旦他在十朝会武开始前出事,赵氏家族将万劫不复!

        “天舞,我们也回去。”

        苏立和他的师尊离去后,段凌天招呼凤天舞一声,大摇大摆的离开了冰火楼第九层,消失在赵唯依等人的眼前。

        赵唯依被气得身体剧烈颤抖,怒到极致,却又无可奈何。

        “哇!”

        最后,他被气得硬生生吐出一口淤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