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63章 赵唯依

第763章 赵唯依

        “看来,你是不想做人了。      .    ”

        段凌天短短的一句话,让包括侯俊在内的十一个青年男女纷纷色变,全部被段凌天给激怒。

        “一起上!”

        不知道谁突然喊了一声,一群青年男女默契的一同扑向段凌天,一时之间,空气间气爆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而虚空之上,漫天的远古角龙虚影凝聚成形,气势汹汹。

        段凌天目光平静,面对四面八方袭来的青年男女,双眸陡然一凝,其中幽光闪现而起。

        千幻!

        刹那间,段凌天施展出了他的专属魂技。

        一个幻境空间,凭空出现,笼罩以段凌天为中心的方圆十余米之地,虽然将凤天舞也笼罩在内,但却没有针对凤天舞。

        所以,凤天舞并没有被波及。

        紧接着,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只见那原本扑向段凌天的是一群青年男女,在将要触及段凌天的时候,纷纷转向,混战在了一起。

        “小子,我要你死!”

        侯俊爆喝一声,另一只完好的手出拳,砸在他的一个同伴的身上,将其击伤。

        砰!

        紧接着,侯俊也被人击中。

        砰!砰!砰!砰!砰!

        ……

        混战在继续,如火如荼。

        “天舞,我们继续。”

        段凌天完全无视正在混战的十一个青年男女,端起酒杯对凤天舞说道。

        而凤天舞早就被眼前的一幕吓到了。

        “段大哥到底做了什么?”

        她的心里,百思不得其解。

        眼前的一幕,让她震撼的同时,只觉得毛骨悚然,因为这实在是太诡异了。

        “这情况,感觉跟当初段大哥击败白昊时的情形差不多……”

        凤天舞忍不住回忆起,当初在大汉王朝王朝武比上看到的一幕。

        当时,段凌天击败白昊,情形也是这样诡异。

        不只是凤天舞。冰火楼第九层的一群中老年酒客,如今也是目瞪口呆。

        这群平时在大明王朝国都称王称霸的小祖宗,现在玩得是哪出?

        就算是那三皇子,此刻脸色也是无比凝重,眉宇之间充满忌惮,“他到底是什么人?”

        很快,三皇子离座而出。

        他没有离开冰火楼第九层。而是往里面走去。

        在冰火楼第九层的里面,有着一个宽敞的包厢。平时供赵氏家族中地位最高的几人使用、待客。

        “哎呦。”

        “啊!”

        “哇哇!!”

        ……

        一道道凄厉的惨叫声,此起彼伏,没过多久,十一个青年男女就只剩下一人站着,其他都横七竖八倒在地上。

        段凌天眉头一挑,目光深处幽光收敛,收起魂技。

        刹那间,幻境空间支离破碎。

        “怎么回事?”

        幻境空间消失后,躺在地上的一群青年男女。看到段凌天完好无缺后,彻底傻眼。

        “我不是将他打倒了吗?”

        “我明明在他脸上打了一拳,把他打成了猪头啊?黄翠,你……你怎么变成猪头了?”

        ……

        一群青年男女,面面相觑过后,终于意识到了一个问题。

        那就是刚才被他们击伤的,并非段凌天。而是他们自己的同伴。

        可是,为什么会生这样的事?

        “妖法!他会妖法!”

        不知道谁喊了一声。

        顿时,一群青年男女纷纷色变,再次看向段凌天的时候,眼中充满了惊恐。

        未知的,无疑是最可怕的。

        刚才。他们完全没反应过来是怎么回事,就直接陷入了对方的妖法之中。

        “你们……还想要我的一只手和一条腿吗?”

        段凌天淡淡的扫了眼前的一群人一眼,缓缓开口问道。

        后者闻言,面面相觑,尽皆羞愧的低下了头。

        他们这么多人,连一个看起来只有二十五岁左右的毛头小子都对付不了,真是丢脸丢到姥姥家了!

        “你叫侯俊是吗?”

        段凌天的目光。落在那被他废掉了一只手的猥琐青年身上。

        猥琐青年眼看段凌天盯上他,脸色大变,有些害怕的缩了缩身体,“你……你想干什么?告诉你,我可是侯氏家族族长的儿子,你要是敢动我,我爹是不会放过你的!”

        “刚才,你好像是在为那个什么三皇子办事吧?”

        段凌天淡淡开口,随即抬头望了不远处的一眼,又道:“不过,你们出了事,好像是他溜得最快……值得吗?”

        值得吗?

        段凌天的话,让侯俊疑惑的回头看去,当看到三皇子离开了以后,脸色微变。

        “三皇子去包厢了。”

        这时,不远处酒桌上的一个中年男子,元力凝音提醒侯俊。

        “哈哈哈哈……”

        侯俊闻言,脸色一怔,同时大笑了起来。

        段凌天皱了皱眉,这个侯俊,不会是疯了吧?

        “小子,有种你就别走!”

        侯俊仇恨的盯着段凌天,恨声道。

        这让他的一群同伴纷纷不解。

        “三皇子进包厢去了。”

        侯俊一边说着,一边看向冰火楼第九层里面那独一无二的包厢,眼中充满敬畏之色,就好像里面有着什么可怕的东西一般。

        “三皇子进包厢了?”

        顿时,另外十个青年男女目光大亮。

        “小子,有种你就继续待在这。”

        “没错!你要是敢走,你就是孬种。”

        “你走你是我孙子!”

        ……

        一群青年男女,七嘴八舌说道,他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那就是想用激将法将段凌天给留下来。

        “白痴!”

        淡淡的扫了一群青年男女一眼,段凌天不再理会他们,看向凤天舞,“天舞,我们继续喝酒。”

        凤天舞点头,既然段凌天都不怕,那她自然也不会害怕。

        就在这冰火楼第九层大堂热闹无比的时候。在里面的包厢之内,三皇子推门而入后,望向端坐在里面的那个闭目养神的青年男子。

        “赵唯依。”

        三皇子缓缓开口。

        青年男子一袭绿衣,看起来三十岁出头,长相俊逸,远远看去,就像是一个清秀的女人。但他喉咙上的喉结,无疑在诉说着他男人的身份。

        他。正是大明王朝当代青年一辈中最出色的两人之一:

        赵氏家族,赵唯依!

        只要是大明王朝的人都知道,这位名字听起来像个女人,样子看起来也像个女人的青年男子,柔弱的外表之下,有着一身极其可怕的修为,以及极其狠辣的手段。

        只要是赵唯依出手,很少会有活口。

        “吕浩,你找我有事?”

        终于。赵唯依缓缓的睁开双眸,一脸平静的看向白衣青年,直呼其名,就好像根本没将他放在心上一般。

        对此,吕浩不觉得意外。

        要知道,赵唯依就算是面对他的大皇兄,大明王朝皇室的太子殿下。都是直呼其名,更别说是他。

        最重要的是,这个赵唯依的实力,要比他强得多。

        “赵唯依,你再不出去,我们大明王朝这一次可就要丢大脸了!”

        吕浩。也就是大汉王朝皇室的三皇子,缓缓说道。

        “嗯?”

        赵唯依闻言,眉宇间多出了几分疑惑。

        包厢的隔音效果很少,再加上赵唯依刚才在修炼,所以并不知道外面大堂中所生的事。

        “今天,你们赵氏家族的这冰火楼第九层,来了一双青年男女……男的看起来约莫二十五岁左右。女的约莫二十岁出头。”

        吕浩说道。

        “然后呢?”

        赵唯依饶有兴致的问道。

        “然后,侯俊被那个青年男子废掉一只手,那人下手狠毒,就算有三品回生丹也是回天乏力!”

        吕浩又道。

        赵唯依闻言,眉头皱起,“能废掉侯俊,说明他最少也是入虚境八重以上武者……二十五岁左右的入虚境八重?”

        就算是赵唯依,如今也不得不震撼。

        要知道,就算是他,也是过了三十岁,才突破到入虚境八重。

        现在,听说一个二十五岁的青年男子有一身入虚境八重以上的修为,他有些难以接受。

        作为武道天才,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难以忍受有人的天赋比他强这么多。

        “入虚境八重?”

        听到赵唯依的判断,吕浩不屑道:“他可不只入虚境八重那么简单……如果我告诉你,侯俊他们十一人,三个入虚境八重、五个入虚境七重、三个入虚境六重,联手对付那人,却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就全部倒下了,你又觉得如何?”

        呼!

        吕浩话音刚落,赵唯依瞬间坐起,眼中精光一闪,“还有这等事?你这么说,我倒是对他有些感兴趣了。他十之是来自别的王朝,途径我们大明王朝,准备去参与那十朝会武。”

        “走!跟我出去会会他。”

        赵唯依往外走去。

        “等等。”

        吕浩叫住了赵唯依。

        “嗯?”

        赵唯依疑惑的看向吕浩,不知道吕浩还想说什么。

        “赵唯依,我要提醒你一点……侯俊等十一人,联手对付那家伙,不只是连对方的衣角都没碰到。”

        说到这里,吕浩顿了一顿,继续说道:“自始至终,那人坐在原位,动都没动!他,好像是动用了什么诡异的手段,令得侯俊等十一人自相残杀,全部受伤。”

        “什么?!”

        吕浩的话,让一直保持着镇定的赵唯依,终于忍不住动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