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62章 不想做人

第762章 不想做人

        不管是血色魅惑,还是蓝色之恋,轮回武帝的记忆中都有记载。

        这是两种在域外都算得上好酒的酒。

        先,血色魅惑,可以说是烈火酒的升级版,药效和口感都远胜那烈火酒。

        至于蓝色之恋,则是寒冰酒的升级版。

        “这血色魅惑和蓝色之恋,倒是不能像之前那样喝了……轮回武帝的那个方法,只能针对比较低级的烈火酒和寒冰酒。”

        段凌天暗道。

        听到段凌天的解释,凤天舞并没有怀疑,拿起酒杯,对段凌天一笑,“段大哥,尝尝这酒和烈火酒有什么区别。”

        “嗯。”

        段凌天应声拿起酒杯,放在嘴边抿了一口。

        灼热的气息,在他的口中蔓延,继而遍布周身上下,让他只觉得全身烫,体内的元力更是不断的翻滚起来。

        血色魅惑,名不虚传!

        段凌天忍不住暗叹。

        段凌天和凤天舞在这边静静的喝酒,却不知他们已经成为了那三桌青年男女讨论的对象。

        “你们以前见过他们没有?”

        一个青年男子问道。

        “没有。”

        其他人都摇头。

        “说实话,那个女人还真是漂亮……比我家里的那几房小妾漂亮多了!而且,那身材,啧啧……真是让人流口水。”

        长相有些猥琐的青年男子,嘿嘿笑道,双眸间充满了淫邪之色。

        “死猴子,这个女人,我要了。”

        而就在这时,坐在猥琐青年对面的白衣青年,淡淡的说道。

        白衣青年坐在那里,隐隐间流露出一丝上位者的威严,明显出身不凡。

        猥琐青年闻言,神容一滞。旋即谄媚一笑,“既然三皇子想要,那我自然是不敢放肆……三皇子,我帮你把她请过来?”

        “嗯。”

        白衣青年赞许的点了点头,眼中流露出炙热之色,“千万不要惊扰了佳人,否则。我唯你是问!”

        “是,是。”

        猥琐青年慌忙点头。旋即离座而起,走向了凤天舞。

        这个时候,段凌天和凤天舞刚喝完一瓶血色魅惑,又买了一瓶蓝色之恋,各自更喝一口,就现了走过来的猥琐青年。

        段凌天脸色不变,自顾自抿了一口那蓝色之恋,感受着全身上下传来的冰凉,只觉得浑身畅快。“好酒!”

        凤天舞柳眉微微蹙起,随即舒展开来,也抿了一口蓝色之恋,随即轻轻的闭上双眸,享受着这一刻的愉悦。

        “这位小姐,三皇子想请你过去坐坐。”

        猥琐青年看向凤天舞,脸上挤出比哭还要难看的笑容。旋即又回头看了看那白衣青年,就好像在示意凤天舞看过去。

        而白衣青年现猥琐青年的动作后,也面带微笑的望了过来。

        只是,很快,他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嗯?”

        看到白衣青年的脸色,猥琐青年脸色微变。回过头来,这才现凤天舞根本没有理会他。

        “这位小姐,我在跟你说话。”

        猥琐青年深吸一口气,努力压抑着心中的怒意。

        在三皇子面前,他不敢放肆。

        可这两个从没在大明王朝国都见过的青年男女,也敢给他脸色看?

        要不是这个女人是三皇子看上的人,他早就爆了。

        只可惜。凤天舞还是没有理会他。

        “哈哈……”

        而就在这时,一个青年男子忍不住笑了,“猴子,看来你这个侯氏家族的少爷,面子也大不到哪里去啊……三皇子可还等着你呢,要我帮忙尽管出声。”

        “猴子,吃瘪了吧?看你平时还一个劲在那里吹嘘,说你多牛多牛,没想到也只是嘴上功夫厉害。”

        “猴子,实在不行就回来……你的脸丢得起,三皇子的脸可丢不起。”

        ……

        一个个青年男女,忍不住嘲笑着猥琐青年。

        猥琐青年闻言,深吸一口气,脸上覆盖上一层寒霜,眼中凶光闪烁。

        虽然知道他的这些同伴只是在开玩笑,并非真的针对他,但他还是觉得脸上无光。

        猥琐青年目露凶光,盯着凤天舞,元力凝音骂道:“臭婊子,三皇子看得上你是你的福气,别给脸不要脸!你今天要是不跟我过去伺候三皇子,我……”

        只可惜,猥琐青年的元力凝音终究是没有说完。

        啪!

        一个响亮的耳光响起,猥琐青年脑袋一歪,脸上出现了一道赤红色的巴掌印。

        而此时此刻,凤天舞怒瞪猥琐青年,俏脸上遍布寒霜。

        一个耳光,让冰火楼第九层陷入了一阵死寂。

        猥琐青年懵了,他的同伴们也懵了。

        另外几个中老年酒客也懵了。

        至于段凌天,目露寒光,紧紧的盯着猥琐青年。

        他心里清楚,肯定是这个猥琐青年元力凝音对天舞说了什么话,激怒了天舞。

        否则,天舞不可能这么生气。

        “哈哈哈哈……”

        很快,沉寂的气氛被打破,却是猥琐青年的一些同伴忍不住大笑起来,“猴子,你是不是对人家姑娘说了什么不该说的话?”

        “三皇子是让你去请人的,你怎么把人家给激怒了呢?”

        “就是!这点事都办不好,你出去还好意思说是三皇子的朋友?”

        ……

        一群同伴的讽笑声,传入被打懵的猥琐青年耳中,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

        “臭婊子,你敢打我?死!”

        猥琐青年双目一瞪,抬手也一巴掌对着凤天舞甩了过去,开什么玩笑,他这辈子就算是他爹娘都没打过他。

        今天被一个女人打了,这口气让他如何咽得下去?

        面对猥琐青年甩来的一巴掌,凤天舞面露不屑。

        对方出手的度,在她眼里看来,实在是慢得可怜。

        就在她准备出手的时候,似是察觉到了什么。又放下了那刚刚抬起的手,只因为有一个人在她前面出手了,让得她眼中掠过一丝幸福之色。

        啪!

        段凌天的手,犹如神助,轻而易举的抓住了猥琐青年甩向凤天舞的手,紧紧的扣住。

        他那一双冰冷的眸子,直视猥琐青年。

        猥琐青年脸色大变。想要挣脱,却现这个比他还要小上不少的紫衣青年。力量大得惊人。

        就算他全力施为,也没办法挣脱。

        “小子找死!”

        顿时,猥琐青年爆喝一声,另一只手成拳,对着段凌天就砸了过去。

        嗖!

        一拳砸出,拳上元力暴涨,意境如影随形,宛如一颗迅疾掠出的炮弹,掀起一阵刺耳的气爆声。

        与此同时。猥琐青年头顶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天地异象汇聚成形。

        先是出现了十头远古角龙虚影,随后又出现了七头远古角龙虚影。

        入虚境七重!

        七重低阶意境!

        段凌天再次有了动作,瞬间收回扣住对方的手,旋即以一种刁钻的角度,闪电般抓向对方砸来的拳头。

        啪!

        段凌天抓住对方的拳头以后。目光冷下,没有任何迟疑,手中直接用力。

        咔嚓!!

        “啊!!”

        清脆的碎骨声,伴随着一阵凄厉的惨叫,紧接着,猥琐青年在被段凌天捏碎拳头后。又被推飞了出去,狠狠的砸在地上,狼狈打滚。

        唰!唰!唰!唰!唰!

        ……

        而几乎在猥琐青年被段凌天捏碎拳头,推飞出去的瞬间,他那一群本来脸上带着嘲笑的同伴,尽皆色变。

        除了那个白衣青年,也就是什么三皇子依然坐在那里。其他青年男女纷纷离座而出。

        他们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不善。

        “嗯?”

        看到这些人的动作,段凌天忍不住一怔。

        这些人,刚才不是还在嘲讽那猥琐青年的吗?

        这会儿怎么又好像很关心那猥琐青年?

        段凌天又怎么会知道,这些人刚才嘲笑猥琐青年,是因为他们跟猥琐青年熟,跟猥琐青年开玩笑,想要看猥琐青年出出洋相。

        而现在,猥琐青年被重伤,作为同伴的他们,自然要为之出头。

        “死猴子,没事吧?”

        一个青年男子蹲下身,察看了猥琐青年的伤势后,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同时愤怒的看向段凌天,“阁下好毒的手段!你知道他是谁吗?”

        “怎么了?”

        顿时,其他青年男女看向这青年男子。

        “猴子的手,手筋、经脉支离破碎,彻底废了……就算是有三品回生丹,怕都是回天乏力!”

        青年男子沉声说道。

        “什么?!”

        顿时,除了那个白衣青年眉头一挑,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以外,那猥琐青年的其他同伴纷纷色变。

        “小子,你下手好狠!”

        “小子,今日,除非你留下一只手一只脚……否则,别想离开!”

        “没错,留下一只手和一只脚!”

        ……

        十个青年男女,将段凌天这一桌团团围住,一个个虎视眈眈的看着段凌天,好像深怕段凌天会逃掉。

        “我不要他的手和脚……”

        而就在这时,那猥琐青年服下一枚疗伤丹药后,忍着剧痛,迈步而来,目光冷厉的盯着段凌天,“我要他死!不将他杀死,我侯俊誓不为人!”

        “一只手一只脚?”

        段凌天的目光无比平静,淡淡的扫过那十个青年男女,最后落在了猥琐青年身上,“不杀我,你誓不为人?看来,你是不想做人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