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61章 第九层

第761章 第九层

        而被段凌天针对的两个中年男子,此刻再也不敢迟疑,慌忙的将手中酒壶的壶嘴对准了自己的嘴。      .

        紧接着,他们齐齐抬头,将壶里面的酒往嘴里灌去,一口接一口,喝得很凶。

        刹那间,青衣中年脸色瞬间涨红,而蓝衣中年的脸色也好像覆盖上了一层寒霜,他们的瞳孔忍不住缩起,却依然在狠狠的吞着酒壶里面的酒,不敢有任何迟疑。

        “啊!!”

        终于,青衣中年率先吞完一壶烈火酒,只听得他惨叫一声后,慌忙丢掉了手里的空酒壶,双手死死扣住自己的喉咙,只觉得那里好像有一团火在燃烧。

        不只如此,在他体内各处经脉、内脏传来的灼热,更是让得他的身体忍不住剧烈颤抖了起来。

        同一时间,他低吼一声,口中噗一声喷出一口淤血,淤血之中还夹杂着灼热的气息,让人望而生畏。

        “噗!”

        另一个蓝衣中年,身体瑟瑟抖,如坠冰窟,手中酒壶刚拿开的时候,他就下意识吐出一口淤血,随即干脆的昏死了过去。

        一壶烈火酒,一壶冰火酒,就算是寻常洞虚境强者,也不敢以这种方式喝。

        他们区区两个入虚境七重武者,自然承受不住。

        “滚吧!”

        段凌天冷漠的扫了青衣中年一眼,随即回到自己的座位上。

        青衣中年不敢迟疑,不顾体内的重伤,慌慌张张扛起同伴离开了冰火楼第七层,落荒而逃。

        这时,冰火楼第七层一阵死寂。

        大多数人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的时候,隐约夹杂着一丝丝惊惧。

        “天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冰火楼第九层的酒,应该是整个冰火楼中最好的吧?”

        段凌天看向还没有回过神来的凤天舞,笑问道。

        听到段凌天的询问。凤天舞这才回过神来,应了一声,“嗯。”

        “我想去尝尝。”

        段凌天微笑说道。

        凤天舞先是一怔,旋即笑了起来,“那我们就上去看看。”

        紧接着,两人离座而起,登上了通往冰火楼第八层、第九层的楼梯。往上而去。

        而如今,冰火楼第七层的一群酒客并不觉得意外。

        那个紫衣青年。既然能一口气喝下混合在一起的烈火酒和寒冰酒而毫无伤,明显修为高深。

        极可能是洞虚境强者!

        在他们看来,入虚境武者,就算是入虚境九重,也不可能那样喝下烈火酒和寒冰酒而毫无伤。

        他们却不知道,段凌天之所以敢那样喝,全是因为轮回武帝记忆中的那种特殊方法。

        那种方法,看似简单,但真的想要用好。却是极难。

        “天舞,那冰火楼第九层你去过吗?”

        段凌天问。

        “嗯。”

        凤天舞轻轻点头,“我当初第一次来大明王国的时候,我爹带我去过……不过,我当时修为低,只是看着他喝那里的酒。”

        段凌天点头。

        作为融合了轮回武帝记忆的人,他自然知道一些特殊的酒。并非谁都能喝。

        别的且不说,就说刚才在第七层喝的烈火酒和寒冰酒,如果是没有步入窥虚境的武者服用,绝对十死无生。

        段凌天和凤天舞登上第八层,让得楼梯口的铭纹之阵出两声清脆的声音后,守在那里的两个老人瞬间石化。

        “他们……都是入虚境八重武者?”

        两个老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很显然。段凌天两人吓到了他们。

        他们却不知道,段凌天两人登上第八层后,并没有逗留,而是直往那冰火楼第九层而去。

        第九层楼梯口只站着一个老人,原本平静的脸色,在看到段凌天两人以后,微微动容。

        “两个小娃娃。想要登上第九层,去找你们的长辈一起吧。”

        老人缓缓的开口说道。

        很显然,他并不认为段凌天两人中有任何一人是入虚境九重武者,两人实在是太年轻了。

        而想要登上冰火楼第九层,入虚境九重是一个门槛。

        “多谢前辈提醒……不过,完全没有这个必要。”

        段凌天一马当先,抢在凤天舞的前面,穿过了第九层的楼梯口。

        清脆的声音响起。

        老人的神容瞬间凝固。

        “天舞。”

        段凌天通过那铭纹之阵以后,回过身来,笑着招呼凤天舞。

        在他看来,他已经有了登上第九层的资格,就算凤天舞不能通过铭纹之阵,那也没什么,他可以带她进去。

        只是,很快,段凌天的笑容也凝固了。

        清脆的声音,传入段凌天的耳中,让得段凌天脸上忍不住露出惊讶之色,“天舞……你突破了?”

        段凌天万万没想到,凤天舞竟已突破到了入虚境九重。

        “前段时间突破的。”

        凤天舞微微一笑,“段大哥,我们进去吧。”

        “哪……哪来的两个小怪物?”

        老人回过头去,他那略显呆滞的目光,怔怔的望着段凌天两人远去的背影,喃喃自语。

        这个时候,段凌天和凤天舞进入了冰火楼第九层大堂。

        第九层,也是冰火楼的最高层,如今坐在这里喝酒的人,却是极少,加起来不过二十人。

        而这些人中,竟有大半是青年男女。

        当然,这些青年才俊,一共围成了三桌,很明显大多数人是被其他入虚境九重武者带上来的。

        段凌天和凤天舞的出现,起初并没有几人在意。

        直到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不经意间看到凤天舞后,惊呼一声好美的女人,其他人才注意到段凌天两人。

        “他们是怎么上来的?”

        一时间,不少人忍不住有些惊愕。

        让他们相信这一双青年男女有登上这冰火楼第九层的实力,却是几乎不可能,只因为两人实在是太年轻了。

        “应该是他们的长辈将他们送上来,然后又走了吧。”

        有人忍不住猜测道。

        而这个人的猜测。得到了大多数人的认同。

        段凌天自然也听到了这话,也不在意。

        在他看来,无论他是不是靠一身真本事登上的这冰火楼第九层,跟旁人都没有任何关系。

        “这冰火楼第九层的酒桌倒是要大上一些……”

        段凌天和凤天舞走向一个酒桌,还没坐下,段凌天的瞳孔已经缩起。

        天!

        他看到了什么?

        只见,在那酒桌的正中。竟然有着一大片环形的凹槽,将中间空了出来。“这些……不会都是放元石的吧?”

        段凌天嘴角一抽。

        就这桌面上的凹槽,想要将其填满,少说也要一百枚左右的中品元石。

        当段凌天坐下后,看到凤天舞取出了一堆中品元石,放上那凹槽,他的脸上忍不住露出苦笑,“真没想到,这第九层的酒这么贵……天舞,这里至少也要放个百来枚中品元石吧?”

        “正好九十九枚。”

        凤天舞说道。

        九十九枚?

        段凌天心中微微一颤。九十九枚中品元石,就等同于近万枚下品元石,这冰火楼的酒,简直就是在抢钱……不,是抢元石!

        哗!

        随着凤天舞放上九十九枚中品元石,酒桌中的铭纹之阵随之启动,很快。一个光罩缓缓的浮现。

        还是半边红,半边蓝。

        凤天舞的手,按在了红色的那半边光罩上。

        顿时,一个酒盘托着一壶酒和三个酒杯,出现在段凌天的眼前。

        “这里竟然配有三个酒杯?”

        段凌天眉头一挑,他还记得。在冰火楼的第七层,每壶酒只配了一个酒杯。

        也就是说,要是有几个人一起来喝酒,需要多买几壶酒才行。

        段凌天拿起两个酒杯,分别放在他和凤天舞的面前。

        紧接着,他开始倒酒。

        当他看到那倒入杯中的红得如血液一般的酒时,目光忍不住一亮。“血色魅惑?”

        与此同时,一缕酒香窜入段凌天的鼻子里面,让得段凌天体内的元力一阵沸腾,呼之欲出。

        血色魅惑,名不虚传!

        “段大哥,你……你认得出这种酒?”

        刚准备给段凌天介绍的凤天舞,忍不住愣住了,惊讶问道。

        “嗯。”

        段凌天点了点头。

        凤天舞秋眸一闪,突然觉得这个段大哥是越来越陌生了,段大哥的身上,到底还有多少秘密呢?

        对此,她的心里充满了好奇。

        有人说,当一个女人对一个男人产生好奇的时候,往往是一脚踏入深渊的开始。

        “如果我没猜错,另外那一种酒,应该是蓝色之恋?”

        段凌天笑着说道。

        “段大哥,你到底是从哪里听说的这两种酒?难不成你以前喝过?”

        听到段凌天连这冰火楼第九层的另一种酒都说了出来,凤天舞先是一怔,随即按耐不住心中的好奇,忍不住问道。

        据她所知,就算纵观整个大汉王朝,也没有烈火酒和寒冰酒这样的酒卖,更别说是血色魅惑和蓝色之恋了。

        “以前不经意在一部古老的典籍上看到的。”

        段凌天随便找了个借口说道。

        他总不能对凤天舞说,是因为他身负一位强大的武帝的记忆,所以才知道这两种酒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