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59章 冰火两重天

第759章 冰火两重天

        而看到段凌天一口吞下一杯烈火酒,以及说出那么一番随意的话,冰火楼第七层不少酒客的目光变得有些古怪。

        这家伙,竟然拿烈火酒跟别的酒比?

        而且,还敢一口气吞下去?

        要知道,以烈火酒的酒劲,以及那特有的灼烧特性,就算是寻常的洞虚境武者,都不敢直接吞下去。

        “真是无知的家伙,竟敢一口吞下一杯烈火酒,简直是自寻死路!”

        距离段凌天不远处的一桌,其中一个青衣中年看到段凌天的动作后,嗤笑一声,忍不住讽刺道。

        “以我估计,他现在五脏六腑肯定受到了重创,只是在女人面前强忍着,不敢显露出来……真是一个要面子不要命的蠢货!”

        跟青衣中年坐在一起的另一个蓝衣中年,忍不住接话道。

        他那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鄙夷,脸上更是挂着小子,别装了,我早就看穿了你的模样。

        “段大哥,你真的受伤了?”

        而听到两个中年阴阳怪气的讽刺,凤天舞来不及生气,一脸担忧的看向段凌天,焦急道:“段大哥,对不起,都是我的错!我要是一开始就跟你说明烈火酒应该怎么喝就好了……都是我的错。”

        段凌天略显冷漠的目光,在那青衣中年和蓝衣中年身上掠过,转移到凤天舞身上的时候,化作温和,“放心吧,我没事。”

        “天舞,如果我没猜错的话,这里还可以点另外一种酒……那种酒,叫寒冰酒是吗?”

        段凌天想起刚才铭纹之阵启动后,出现的那另外半边蓝色的光罩。

        听说段凌天没事,凤天舞松了口气,如今听到段凌天的话,不由有些吃惊。“段大哥,你……你怎么知道?莫非你来过这冰火楼?”

        刚问出这个问题,凤天舞就知道自己问得多余了。

        看段凌天来之前的模样,就说明他根本没来过这冰火楼。

        “给我来一壶寒冰酒吧。”

        段凌天微笑着对凤天舞说道。

        凤天舞点头,旋即又取出十枚中品元石,拍进了那十个小孔之中,随着十枚元力闪烁着白光。铭纹之阵再次启动。

        那个半红半蓝组合而成的光罩,又一次出现。

        这一次。凤天舞将手按在半边蓝色的光罩上。

        顿时,又一个托着一壶酒和一个酒杯的酒盘,从酒桌中间升起,随即被凤天舞推到了段凌天的面前。

        “段大哥,这寒冰酒和烈火酒是两个极端……它的劲道,不下于烈火酒,你可千万别像刚才那样喝了。”

        凤天舞急忙提醒道。

        段凌天笑了笑,没有应声。

        他自然知道寒冰酒的劲道不下于烈火酒。

        寒冰酒,可烈火酒一样。其中都蕴含着类似于灵果,却又不如灵果的药效。

        如果说,喝下烈火酒,就宛如吞下一团灼热的火焰。

        那么,喝下寒冰酒,无疑宛如吞下一口冰冷刺骨的水,而且是那种极其阴寒的水。不同于一般的冰水。

        段凌天抓起酒壶,又给自己倒上了一杯寒冰酒。

        寒冰酒,清澈见底,但上面冒着的寒气,却足以让人源自心底感到惊悸。

        紧接着,众目睽睽之下。段凌天再次将寒冰酒一饮而尽,喝了个精光。

        刹那间,段凌天那赤红的一张脸,瞬间覆盖上一层寒霜。

        段凌天的双颊瞬间绷紧。

        此时此刻,他只感觉一股寒气涌入体内,冰冷彻骨,仿佛要将他整个人给冻成冰雕。他的五脏六腑,乃至血肉、经脉,几乎都要被冻成冰块。

        段凌天不敢怠慢,连忙用轮回武帝记忆中的那种特殊方法,以元力护住五脏六腑和一身的血肉,以及经脉。

        不过,即便如此,当寒冰酒和他肚中的烈火酒汇聚在一起,就好像产生了某种反应,一阵翻滚。

        刹那间,段凌天只觉得腹如刀绞,身体更是忍不住颤抖起来,额头上直冒冷汗。

        直到元力涌入,以轮回武帝记忆中的那种方法将寒冰酒和烈火酒包裹在内,段凌天才感觉腹中的疼痛缓和下来。

        刚才的那一刹那,虽然痛快,可到得后来,就好像是在玩命。

        “大意了……如果一开始就用上轮回武帝记忆中的那种方法,然后再喝酒,肯定不会有任何问题。”

        段凌天回过神来,暗道。

        “段大哥,你没事吧?”

        眼看凤天舞再次一口气吞下寒冰酒,凤天舞傻眼了,半响才反应过来,焦急问道。

        她想不通。

        她都已经特意提醒过段大哥,可他为何就是不听劝呢?

        这不是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吗?

        “我没事。”

        段凌天笑了笑,说道。

        只是,他现在那红白交加,还没有缓和过来的难看至极的脸色,落在旁人的眼里,让人难以相信他没事。

        “我今天算是长见识了……真没想到,这个世上竟还有这样的蠢货!为了在女人面前表现,竟然不惜让自己受伤。”

        刚才就讽刺过段凌天的那个青衣中年,再次开口讽刺。

        “小子,小心女人没得到,自己的小命先没了!到时,想要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怕是都不行了。哈哈哈哈……”

        另一个蓝衣中年讽刺到后来,忍不住大笑起来。

        “段大哥,你真的没事?”

        凤天舞再次问道。

        段凌天现在难看至极的脸色,让她忍不住一阵心慌,充满忐忑。

        “我真的没事。”

        段凌天收回看向那两个中年男子的冷漠目光,旋即对凤天舞笑道。

        这时,他的脸色终于慢慢的恢复了过来。

        “小子,都到了这个时候了,你还在装?告诉你,你的那点小伎俩,或许你身边的这个女人看不出来,但老子我早就看出来了!”

        青衣中年似乎和段凌天耗上了,进一步讽刺道。

        “蠢货,我要是你,现在就找个没人的地方把淤血吐了……否则,再拖上一段时间,你就算服下四品大还丹都没用!”

        蓝衣中年一唱一和的讽刺道。

        凤天舞离段凌天最近,看到段凌天脸色恢复后,就知道段凌天如他所说的一般没事,不由松了口气。

        当她再次听到两个中年男子讽刺段凌天,俏脸上顿时浮现怒火,瞬间站了起来,怒目瞪着两人,“你们两个……”

        只是,凤天舞还没说完,就被段凌天打算了,“天舞,你坐下好好喝酒……不过就是两个跳梁小丑而已,没必要为他们动这么大的火气。”

        段凌天的话,让得冰火楼第七层暂时安静了下来。

        紧接着,就好像是点燃了导火线,让得两个中年男子彻底爆,“小子,你有种再说一遍!说谁跳梁小丑呢?”

        “小子,我看你是嫌命长,不想活了!”

        两个中年男子彻底怒了,身上衣袍无风自动,就好像随时准备出手教训段凌天。

        段凌天却没有理会两人,缓缓的站起身来,抬手之间,拿起那个装着寒冰酒的酒壶,直接打开了壶盖。

        在包括凤天舞在内,一群人充满好奇的目光之下,段凌天又打开了另一个装着烈火酒的酒壶。

        在一道道呆滞的目光下,段凌天将手里酒壶中的寒冰酒,直接倒进装着烈火酒的酒壶里面。

        哗!哗!哗!哗!哗!

        ……

        顿时,混合在一起的两种酒水,生了奇异的反应,彻底沸腾了起来。

        它们并没有融合在一起,而是各占半边,彼此不相让。

        灼热的气息,和冰冷的气息升腾而起,让在场之人只觉得毛骨悚然。

        冰火楼创建至今,并不是没有人这样喝过酒,这样喝酒的人,大多都以重伤为代价收场。

        就算是洞虚境强者,也不敢轻易这样尝试。

        “段大哥……”

        眼看段凌天拿起混合着两种烈酒的酒壶,凤天舞刚开始还没看出段凌天想要做什么。

        当她反应过来,已经迟了。

        只见段凌天抬手之间,将酒壶的壶嘴对准自己的嘴巴。

        紧接着,直接将酒壶里面混合在一起的两种酒吞进肚腹之中。

        火焰一般灼热的烈火酒,冰冷至极的寒冰酒,在段凌天的体内,上演着冰火两重天的交汇。

        此刻,就算段凌天早有准备,事先以轮回武帝研究出来的那种方法,以元力护住五脏六腑和一身血肉、经脉,还是觉得经脉一阵动荡。

        紧接着,五脏六腑也开始悸动了起来。

        这一切,让得段凌天的脸色再次涨红了起来,随即,段凌天的脸色又生了变化,仿佛覆盖上了一层冰霜,苍白无疑。

        红色、白色,在段凌天脸上不断变幻。

        “咕噜。”

        “咕噜……”

        一时间,安静无比的冰火楼第七层,只剩下段凌天大口大口的吞着混合在一起的烈火酒和寒冰酒的声音。

        而段凌天体内护住五脏六腑和经脉的元力,此刻也正在抵挡着两股磅礴的劲道的洗礼。

        此时此刻,段凌天体内生动荡的同时,可以清晰的感觉到元力正不断的被淬炼,被淬炼得无比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