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58章 烈火酒

第758章 烈火酒

        不一会儿,段凌天和凤天舞来到了冰火楼第七层。

        守在冰火楼第七层楼梯口的两个中年男子,在看到段凌天和凤天舞两人以后,忍不住面露惊容。

        很显然,他们没想到竟然会有这么两个年轻人登上冰火楼第七层。

        如果这两个年轻人身边有长辈,他们不觉得不奇怪。

        可问题是,他们身边根本没有长辈跟来。

        也就是说,两人当中,至少有一人是入虚境六重武者,而现在他们来到这里,明显还想要登上第七层。

        “入虚境七重?”

        两个中年男子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骇然和不可思议。

        而就在他们为之惊讶的时候,段凌天和凤天舞已经穿过了楼梯口。

        正如段凌天所猜,这里的铭纹之阵,限制是入虚境七重。

        两道清脆的声音响起,让那两个中年男子如梦惊醒。

        下一刻,他们脸上的骇然再次加深,本就充斥着不可思议的目光,在段凌天和凤天舞的身上来回掠过,遍布骇然。

        他们没想到,事实比他们想象的还要可怕。

        这两个年轻人,并非只有一人可能是入虚境七重武者,而是他们两人都是入虚境七重武者。

        “一个看起来也就二十五岁左右……另一个更夸张,看起来只有二十岁出头!我们大明王朝,什么时候除了这样的妖孽?”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元力凝音跟同伴交流。

        “如果是我们大明王朝的人,你觉得他们会是默默无闻之辈?”

        另一个中年男子似乎猜到了什么。

        “你的意思是……他们,来自于别的王朝?”

        “你别忘了,再过数月,便是那十朝会武开始的时间,有三个王朝前往那北漠之地,都要经过我们大明王朝。”

        ……

        不管两个中年男子私底下如何交流,段凌天和凤天舞已经走进冰火楼第七层的大堂。

        冰火楼第七层的大堂。虽不如底下的六层宽敞,却也算不上狭窄。

        如今,在这第七层的大堂中,稀稀落落的坐着一些酒客,他们在静静的品味着杯中的酒,对周围的一切似乎毫无关心。

        段凌天两人的出现,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

        “段大哥。来。”

        段凌天在凤天舞的带领下,到不远处的一张酒桌前坐了下来。说起来,这里的酒桌和一般酒楼的酒桌差异很大。

        先,酒桌下面封得严严实实,就好像是藏匿了什么东西一般。

        其次,酒桌的桌面正中,竟然有着环绕在一起的十个小孔,看起来很有特色。

        坐下以后,凤天舞笑道:“段大哥,我们先在这里喝两杯酒吧。”

        “嗯。”

        段凌天点头。旋即抬起头,左右张望一阵,旋即皱眉喊了一声,“嗨!小二……小二呢?”

        小二?

        段凌天的话,宛如一石激起千层浪,让得整个冰火楼第七层的气氛都有些凝固起来。

        而段凌天的声音不小,也传入了那守在第七层楼梯口的两个中年男子耳中。

        “他……他没来过我们冰火楼?”

        其中一个中年男子忍不住咽了口唾沫。

        “应……应该吧。”

        另一个中年男子木讷说道。

        而在大堂之中。段凌天喊了一声后,就现冰火楼第七层的所有酒客的目光,不由自主的一一落在他的身上。

        “嗯?”

        现这些人的目光都有些古怪的段凌天,忍不住一怔。

        他脸上有花不成?

        “我还是第一次见到有人在冰火楼第七层喊小二的。”

        不远处的一个老人笑道。

        “估计是第一次到冰火楼来吧……不过,他们能到这里,想来是有长辈带他们来的。只是。他们的长辈难道没跟他们说明冰火楼是没有小二的吗?”

        又有人笑道。

        “他们的长辈也是,竟将他们丢在这里,不管不顾。”

        “估计是他们的长辈送他们来到这里,又离开了吧。”

        ……

        一道道声音传入段凌天的耳中,让得段凌天只觉得脸上一阵烫。

        没小二?

        没小二怎么喝酒?

        “段大哥。”

        这时,凤天舞开口了,俏脸急得通红。她怎么也没想到段凌天会在这冰火楼第七层喊小二。

        刚才,她甚至没来得及提醒段凌天。

        “天舞,这里没小二……我们怎么喝酒?”

        段凌天忍不住轻声问道。

        凤天舞没有回答段凌天,而是直接从纳戒中取出了十枚中品元石,抬手之间,将这十枚中品元石一一拍进酒桌桌面正中的十个小孔之中。

        下一刻,段凌天就察觉到一缕熟悉的气息传来。

        铭纹之阵!

        这一刻,段凌天搜掠轮回武帝的记忆,终于意识到这是怎么回事了。

        在轮回武帝的记忆中,域外的一些酒楼,并没有小二,想要喝酒,需要自己将元石镶入桌面的小孔,从而启动酒桌里面铭刻的铭纹之阵。

        铭纹之阵启动后,酒会自动从酒桌中间送上来。

        类似于前世地球上的一些自动售货机,将钱币投进去,里面会自动送出自己想要的饮料。

        当然,前世地球上依靠的是科学,这个世界上依靠的则是铭纹之阵。

        万法归一,目的相差无几。

        “难怪他们会那么说……还真是丢大脸了。”

        知道了怎么回事的段凌天,尴尬得有些无地自容,恨不得在地上打个洞钻进去。

        哗!

        而这个时候,酒桌正中,那十枚中品元石围绕的正中,出现了淡淡的一层光罩,半边是蓝色的,半边是红色的。

        “段大哥,先给你来一壶烈火酒。”

        凤天舞一边说着,一边抬手压上那红色的半边光罩。

        顿时。光罩消失,十枚下品元石也被酒桌吞了进去。

        紧接着,在酒桌的正中,传来一声轻响。

        一个上面放着一壶酒和一个酒杯的酒盘,缓缓升来,出现在段凌天的眼前。

        “烈火酒?”

        段凌天双眸一闪,开始搜索轮回武帝的记忆。很快就知道了这是一种什么样的酒。

        烈火酒,喝下的时候。就好像吞下一团火焰。

        浑身上下,包括血肉、骨骼、经脉在内,在那一刻,都会像是被烈火灼烧一样。

        那种感觉,很强劲,很爽!

        “段大哥,这烈火酒,内含极其浓郁的天地元气,跟灵果有异曲同工之妙。却又不如灵果。当然,烈火酒最大的功效,便是淬炼元力,可以让元力更加纯粹。”

        凤天舞并不知道段凌天已经知道烈火酒的底细,一边向段凌天介绍着,一边将酒盘推到了段凌天的身前。

        与此同时,她再次放上十枚中品元石。也购买了一壶烈火酒。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这烈火酒,必须细细品尝。如果直接灌下肚腹之中,会对身体造成重创!”

        “不过,轮回武帝在第二世时,却是现了一个方法可以防止直接灌下烈火酒对身体的重创……而且,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烈火酒,只有一口气灌下,那才够劲!够爽!”

        段凌天抓起酒壶,给自己倒上满满的一杯烈火酒。

        烈火酒看似赤红,装在杯子里,竟然还在沸腾,就好像是不断翻滚的岩浆。

        浓郁而内敛的酒香。第一时间窜入段凌天的鼻中。

        “好酒!”

        段凌天目光一亮,他虽然算不上是什么好酒之人,却也能从烈火酒的酒味判断出烈火酒的不凡。

        这时,凤天舞也给自己倒上了一杯烈火酒,旋即拿起酒杯,微笑道:“段大哥,试试吧。”

        说着,凤天舞拿着酒杯靠近嘴唇,轻轻的抿了一口。

        而就是这一口,让得凤天舞的脸色微微红润起来,仿佛染血了一般。

        不只如此,凤天舞那白皙如玉的玉颈,此刻也多了几分红润。

        段凌天点了点头,将酒杯端起,放在嘴边。

        虽然,他可以从轮回武帝的记忆中了解到烈火酒,但那也只限于了解,对于烈火酒喝下去的感受,只有真正喝了才知道。

        深吸一口气,将烈火酒的酒香吸进鼻中,段凌天一抬手,将杯中的酒完全灌进了嘴里。

        一饮而尽!

        “咕噜……”

        段凌天喉咙一抖,直接将灌进嘴里的一杯酒吞进肚腹之中,这一刹那,他只觉得自己好像吞下了一团火焰。

        不只喉咙宛如火烧,就连五脏六腑都为之灼热了起来。

        下一刻,段凌天脸色变红,心里却如明镜一般,“果然如轮回武帝记忆中的一般,这烈火酒,一口气吞下去的话,确实是很爽!”

        要不是他动用了轮回武帝研究出来的那种方法,以元力悄然护住五脏六腑和经脉,就刚才的那一杯烈火酒,足以让他的五脏六腑受到不小的创伤。

        “呼!”

        一边感受着烈火酒酒劲横扫体内的经脉、血肉和骨骼,段凌天的身体没来由一颤,紧接着狠狠吐出一口酒气,“这绝对是我这辈子喝过的最烈的酒!”

        而坐在段凌天对面的凤天舞,早在看到段凌天一口气吞下烈火酒的时候,就彻底傻眼了。

        “段大哥,你……你没事吧?”

        凤天舞有些呆滞的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