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32章 锦衣卫!段统领?

第732章 锦衣卫!段统领?

        感受到锦衣青年那丝毫不加掩饰的目光,凤天舞带着微笑的俏脸上,瞬间覆盖上一层寒霜。

        她那美如珠玉的一双秋眸深处,更是跳动着一缕缕怒火。

        “这位小姐,我与你一见如故,随我去喝杯茶如何?”

        锦衣青年肆无忌惮的上下打量着凤天舞,凤天舞那几近完美的窈窕身材,让得他眼中贪婪更甚,就差没有当场动手抢人了。

        “至于你身边的这三位……你,帮本少爷好好招待这三位客人,千万不能怠慢了,知道吗?”

        锦衣青年说着说着,看向了身边的仆人。

        “是,少爷。”

        仆人似乎对此习以为常,应了一声后,便纵马上前,看向段凌天、凤无道和空老三人,淡淡说道:“三位,跟我来吧。”

        “滚!”

        而就在这时,俏脸上覆盖上一层寒光的凤天舞,终于开口了,声音清冷,仿佛让周围的空气都冰冷了几分。

        本来趾高气扬的那个仆人,忍不住一怔。

        而那个锦衣青年,则是目光大亮,忍不住笑道:“很久没有遇到这么有味道的女人了……这位小姐,我真的是越来越喜欢你了。”

        “让你滚,没听到吗?”

        就在凤天舞身体周围空气迅掠动,体内元力呼之欲出的时候,段凌天踏前一步,轻轻的握住凤天舞的手,平息着她的怒火,同时懒洋洋的说道。

        “小子,我跟这位小姐说话,你插什么嘴?要不是看在这位小姐的面子上,你信不信,我让你再也说不出话来?”

        锦衣青年脸色一沉,用狠毒的目光盯着段凌天,言语间不乏威胁之意。

        “哼!”

        泥人尚有三分火,面对锦衣青年的再三挑衅、纠缠,段凌天脸色一沉。跨前一步,随意一拳打出。

        拳出,击打在空气间。

        刹那间,空气间的气流被挤压,可怕的气浪卷起,向前席卷而出。

        砰!

        刺耳的气爆声响起,锦衣青年坐下的高头大马一动不动。反观锦衣青年,整个人被轰飞十几米。重重的摔在地上,摔了个狗吃屎。

        周围的路人,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起来。

        狼狈不已的锦衣青年,哇哇惨叫,听到周围路人的笑声后,他看向段凌天,脸色阴沉如水,“你竟敢动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你都死定了!”

        而那个仆人,如今也是脸色大变,慌张的下马冲向锦衣青年,“少爷,你没事吧?”

        “我们走吧。”

        段凌天像个没事人一样,微笑着对凤天舞说道。

        凤天舞点了点头,一样没将那锦衣青年的威胁放在眼里。在这小小的王国之中,还没有能威胁到她的存在。

        段凌天四人继续往内城里面走着。

        至于目的地,正是段凌天内城的那座私人宅院。

        大约走了半个小时。

        “就是他!表哥,就是他伤了我!”

        气急败坏的声音,自段凌天四人的身后传来。

        刚才那个在段凌天手下吃了亏的锦衣青年,纵马追了上来。他身边的另一匹高头大马之上,坐着另一个三十岁出头的华服青年。

        华服青年面容冷峻,不喜不怒,无形间给人带来一种压迫感。

        在他的身后,另外跟着一个年过古稀的老人,老人脸上古井无波,跟在华服青年的身后。就好像是一个影子。

        转眼之间,两个青年,一个老人,纵马拦在了段凌天四人的身前,拦下段凌天四人。

        这时,又有不少路人驻足旁观。

        “是苏氏家族的三少爷!”

        不少人认出了华服青年。

        苏氏家族三少爷?

        段凌天平静的目光,落在华服青年的身上,在他的嘴角上,不知何时泛起一抹弧度,充斥着冷意的弧度。

        他没想到,他刚才教训的锦衣青年,竟然还和那苏氏家族有联系。

        而现在,眼见旁观的路人认出了华服青年,那锦衣青年脸上充满了得意,坐在高头大马上,居高临下的审视着段凌天,“小子,你竟敢动我,今天你死定了!”

        说到这里,锦衣青年又看向段凌天身边的凤天舞,话头一转,“当然,如果她愿意做我的第三房小妾,我不介意放你一条生路,只废掉你一身修为即可!”

        “找死!”

        凤天舞目光一寒,就想要直接出手,将这个讨厌的锦衣青年彻底抹杀。

        只是,一道高大的身影突然站在她的面前,让得她暂时没有出手。

        “只废掉我一身修为?”

        迈步而出,站在凤天舞身前的段凌天,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的紫衣青年,嘴角泛起一抹讽笑,“这么说来,你这还算是手下留情了?”

        “那是自然!”

        锦衣青年似乎还没有意识到危机的降临,傲然的昂起头,“如果没有她,我一定将你碎尸万段,然后丢出去喂狗!”

        “希望你们苏氏家族给我一个满意的交待……否则,我只能亲自上门去找苏伯牙聊聊了。”

        段凌天听到锦衣青年的话,嘴角讽笑更甚,他的目光突然转移,落在纵马跟在另一个华服青年身后的老人身上。

        而那个老人,本来在看到段凌天的时候,就忍不住擦了擦眼睛,似乎想要确认自己是不是眼花。

        转眼间,段凌天突然冒出来的一句话,再加上段凌天看向他,他彻底确认了下来。

        “真的是他!”

        老人心里一颤。

        这个紫衣青年,多年前他曾经见过一面,那一次,他就跟在他们苏氏家族族长苏伯牙的身后。

        只是,跟当年比起来,紫衣青年的脸上少了几分稚嫩,多了一丝沧桑,给人一种成熟稳重的感觉。

        也正因如此,他才没有在第一时间确认对方的身份。

        现在,对方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并看向他,他就知道,对方还记得他,并且认出了他。

        “你是什么人?竟直呼我父的名讳。”

        华服青年皱了皱眉,看向段凌天,沉声问道。

        “三少爷。”

        这时,华服青年身后的老人急了。慌忙元力凝音说道:“他……他是段统领。”

        “段统领?哪个段统领?”

        华服青年皱了皱眉。

        “锦衣卫。”

        老人深吸一口气,缓缓元力凝音说出这三个字。

        锦衣卫!

        段统领?

        华服青年在听到锦衣卫三字的时候。心里就忍不住一跳,当他将锦衣卫和段统领联系在一起的时候,脸色彻底变了。

        是他!

        竟然是他!

        他不是四年前刚离开吗?怎么又回来了?

        虽然,他没有亲眼见过眼前之人,但眼前之人的名头,他却是如雷贯耳。

        甚至于,就算眼前之人当街干掉他,他所在的家族,也不敢报复。

        就算是他的父亲。苏氏家族族长,也不敢记仇。

        开什么玩笑!

        眼前之人,除了有一身妖孽无双的武道天赋,以及无比惊人的背景以外,还是那青林皇国强大宗门的弟子。

        “小子,你竟敢直呼我舅父名讳,找死!”

        突然。一声厉喝传来,让华服青年脸色大变。

        呼!

        几乎在身旁的锦衣青年话音刚落的刹那,华服青年已经一巴掌甩了过去,啪一声在锦衣青年脸上留下一个红印。

        锦衣青年懵了。

        围观的路人也都愣住了。

        这到底演得哪出?

        而凤天舞、凤无道和空老,也被眼前的一幕惊到了。

        “表哥,你……你打错人了。是他……是他直呼舅父的……”

        锦衣青年晃了晃有些昏沉的脑袋。看向华服青年,急道。

        啪!

        只是,他话还没说完,又挨了一巴掌。

        “表哥……”

        锦衣青年这时有些清醒了,意识到自己可能闯祸了,他还没来得及问清楚,就被华服青年老鹰抓小鸡一般提起。丢下了马背。

        紧接着,华服青年跟着落下马背。

        “跪下!”

        眼见狼狈的摔在地上的锦衣青年要站起,华服青年目光一冷,一脚踢出,将锦衣青年踹倒在段凌天的脚前。

        “表哥,我……”

        锦衣青年脸贴着地趴下,摔得七荤八素的,他转过头来,好像又想问什么。

        啪!

        又是一个耳光扫来,将他打成了猪头,“跪下!!”

        这一次,锦衣青年被彻底打醒了,意识到自己可能真的闯下了弥天大祸,虽然心有不甘,却还是老老实实的跪了下来。

        就在锦衣青年心里委屈,不知道生了什么事的时候。

        他又骇然的看到。

        他的表哥,苏氏家族三少爷,苏氏家族下一代族长继承人,竟然在他刚才说要将其碎尸万段的紫衣青年面前欠下了身。

        “段统领。”

        华服青年欠身以后,恭声对段凌天行礼。

        段统领?

        听到华服青年的话,锦衣青年愣住了,旋即忍不住低声道:“表哥,你认错人了吧……”

        在他看来,赤霄王国哪有这么年轻的统领。

        啪!

        又是一巴掌,将锦衣青年打得一阵头昏眼花。

        “你再多嘴,我立马撕烂你的嘴!”

        华服青年的声音传来,吓得锦衣青年身体一颤,老老实实的闭上了嘴巴,心里却充满了惊恐,“这家伙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连表哥都怕他?”

        “你是苏伯牙的儿子?”

        段凌天淡淡的看了华服青年一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