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31章 尘埃落定

第731章 尘埃落定

        段凌天看了跪伏在地上的两个妖莲刀宗弟子一眼,淡淡说道:“我七星剑宗不收叛徒……今日,你们能背叛妖莲刀宗。  他日,也能背叛我七星剑宗。”

        “段凌天大人!”

        就在段凌天以为这两个妖莲刀宗弟子会知难而退的时候,两人却很是坚持,并且捏破手指,一滴血冲天而起。

        “我愿以自身之血起誓,只要段凌天大人愿意让我拜入七星剑宗,日后我必与七星剑宗共存亡,永生不叛!若违此誓,我愿被九九雷劫轰杀至死!”

        两个妖莲刀宗弟子,异口同声立誓。

        而就在这时,天边传来一道道震耳欲聋的雷声,明显是那誓言之劫九九雷劫在见证两人所起的血誓。

        “嗯?”

        段凌天眉头一掀,眼前的一切,出乎他的意料。

        他怎么也没想到,这两个妖莲刀宗弟子会这么坚持,甚至于以九九雷劫起誓,一时间,他忍不住有些迟疑了。

        说实话,他潜意识里是排斥这些妖莲刀宗弟子的,不为别的,就因为他憎恶妖莲刀宗。

        “墨玉,你觉得如何?”

        段凌天看向墨玉,问道。

        对于七星剑宗而言,他只是一个过客,墨玉才是七星剑宗今后的领袖,七星剑宗的前程全系在他一人的身上。

        墨玉微微沉吟,“师兄,既然他们已经以九九雷劫起誓,想必是不可能对我们七星剑宗有二心。如今,七星剑宗重建,正值用人之际,我觉得可以将他们收为七星剑宗弟子。”

        “嗯,那就按你说的办。”

        段凌天点了点头。

        “多谢墨玉大人。”

        两个妖莲刀宗弟子慌忙说道。

        “哼!”

        只是,段凌天一声冷哼,却又让他们如坐针毡。

        “记住了,他是七星剑宗的宗主。”

        就在两个妖莲刀宗弟子忐忑的时候,段凌天淡淡的说道。

        “多谢宗主!”

        两个妖莲刀宗弟子闻言。虽然好奇七星剑宗的宗主为何不是段凌天,但他们却不敢有丝毫怠慢,慌忙又向墨玉道谢。

        “师兄,我觉得你更适合做七星剑宗宗主。”

        墨玉苦笑道:“现在的我,才窥虚境修为,如何能担当七星剑宗宗主的大任?”

        “有秦湘峰主和鹏老帮你,你怎么不能担当?”

        段凌天却不置可否。斩钉截铁道:“这件事,就这么定下来了……你是令狐宗主的关门弟子。也是他内定的下一代七星剑宗宗主继承人选,七星剑宗宗主之位,非你莫属!”

        “至于我……以后不会留在青林皇国。”

        说到后来,段凌天补充了一句。

        “墨玉,七星剑宗的重担,就交给你了……希望你不要让你的师尊失望。”

        段凌天认真的对墨玉说道。

        “师兄放心,我一定会努力的!”

        墨玉连忙说道。

        “段凌天大人,墨玉宗主,我们也愿意拜入七星剑宗!”

        就在这时候。剩下的妖莲刀宗弟子,眼见那两个同门立誓后拜入了七星剑宗,也慌忙跪伏下来,同时以九九雷劫起誓。

        至于誓言内容,跟前面那两个妖莲刀宗弟子的誓言内容相差无几。

        一时间,炸雷声响彻天际,震耳欲聋。

        虽然。立下如此誓言,意味着他们永生不可背叛七星剑宗,不只如此,还要和七星剑宗共存亡。

        但他们却不后悔。

        他们之前拜入青林三宗,更多的便是想要求得一个强大的依靠,并且出人头地。

        现在。青林三宗没了,一个更加强大的七星剑宗就在他们的面前。

        所以,他们选择拜入七星剑宗,谋求更好的前程。

        “墨玉,这里的事你处理吧……秦湘峰主,鹏老,墨玉还年轻。以后还请你们能多指点他一下。”

        段凌天跟墨玉说了一声,旋即又看向秦湘和鹏老。

        秦湘和鹏老都点头。

        “放心吧,墨玉是七星剑宗宗主,我是他师叔,自然会尽所能辅佐他做一个合格的宗主。”

        秦湘说道。

        “嗯。”

        段凌天点头,旋即又道:“既然如此,那我们就先离开了。”

        “师兄,你要去哪?”

        墨玉听说段凌天要离开,忍不住问道。

        “我在周围搜掠一番,看还有没有妖莲刀宗的余孽……然后,我会回一趟家乡。等我从家乡回来,我会回我们七星剑宗的驻地。”

        段凌天说道。

        “师兄,我们七星剑宗的驻地,那九大灵穴尽毁,想要再次积蓄起天地元气,怕是要经历一段悠久的岁月……我们是不是应该将驻地搬到妖莲谷,还有那原属于归元宗、雪月门的驻地?”

        墨玉忍不住问道。

        “不用。”

        段凌天摇头,“我们七星剑宗的驻地,依然在七大剑峰……你将他们全部带回去就是。另外,你们回去以后,一并将郑松师兄和流落在外的七星剑宗弟子也召回来。”

        “等我从我的家乡回来后,我会想办法将妖莲谷剩下的灵穴,还有那原属于归元宗、雪月门驻地中的灵穴转移到我们七星剑宗的驻地。”

        段凌天一口气说完。

        转移灵穴?

        段凌天的话,不只让墨玉、秦湘、鹏老和一群刚拜入七星剑宗的七星剑宗弟子一怔,就连凤无道、凤天舞和空老也忍不住愣住了。

        “师兄,你真的能转移灵穴?”

        墨玉深吸一口气,忍不住问道。

        在他看来,这实在是令人匪夷所思了。

        “嗯。”

        段凌天点了点头,旋即目光一挑,身形掠动,将昔日妖莲刀宗宗主龙威、归元宗宗主鲁元和雪月门门主薛睿身上的纳戒一一收起。

        滴血认主后,取出了里面的引元珠,一共十八枚。

        “真没想到,那龙威能找到这么多的引元珠……这引元珠,就算在域外。也算得上是稀罕之物。”

        段凌天将引元珠收起以后,将三枚纳戒解除认主,丢给了墨玉,“剩下的战利品,便由你们收取吧……我们先离开了。”

        段凌天说完,跟凤无道三人打了声招呼,四人飞身而出。在妖莲谷四周环绕了一圈。

        顺着一些线索,干掉了刚从妖莲谷离开不久的一些余孽后。四人继续往南而去。

        嗖!

        巨剑横空而过,带着段凌天四人,只花费了一天的时间,就抵达了赤霄王国皇城的上空。

        段凌天静静的俯瞰着脚下的城市。

        虽然,在现在见过大世面的段凌天眼里,这赤霄王国的皇城跟大汉王朝中的乡下小城没什么区别,但就是这一座乡下小城,让他的心中忍不住兴起一阵阵涟漪。

        近乡情怯,说的就是现在的段凌天。

        距离上次离开赤霄王国。已经过去了整整四年的时间,“四年了……也不知道爹和娘怎么样了。”

        带着激动的情绪,段凌天四人降落在皇城之外。

        他们没有直接御空而入。

        按照凤天舞的话来说,这样才能更好的融入其中,当然,她之所以这样想,是因为这里是段凌天的家乡。

        而她想要了解段凌天的家乡。

        除了近乡情怯的段凌天没有听出凤天舞话中的深意。凤无道和空老都猜到了凤天舞的心思。

        特别是空老,那古怪的目光,让凤天舞羞得俏脸绯红,频频的对空老瞪眼,就好像在威胁空老不准说出来。

        赤霄王国皇城,分为外城、内城。

        走进外城。感受着大街小巷热闹的气氛,段凌天仿佛又回到了当年刚离开极光城,来到皇城的时候。

        不得不说,段凌天四人运气不错,在外城吃过饭后,内城城门就已经缓缓开启。

        当然,就算内城没有开启。他们也可以直接御空飞进。

        然而,那种感觉,和步行进入的感觉,却又是全然不同。

        不一会儿,段凌天四人缓步走进了内城。

        “少爷,看,快看……我的乖乖,我这大半辈子,还没见过这样的美人儿呢。虽然,我没见过我们王城第一美女碧瑶公主,但我敢肯定,她绝对不比碧瑶公主差!”

        远处,一个纵马跟在骑着高头大马的锦衣青年身边的仆人,目光亮的盯着远处走来的段凌天四人。

        准确的说,是盯着凤天舞。

        凤天舞,并没有像以前那样蒙着面纱,绝美的容颜,一路上可谓是吸引了诸多火热的目光。

        不过,因为跟在凤天舞身边的段凌天、凤无道和空老无形之间显露出来的非凡气质,倒是让一些想要上前搭讪的狂蜂浪蝶远远止住脚步。

        “嗯?”

        锦衣青年闻言,顺着仆人的目光看了过去,只一眼,他的目光就再也移动不开。

        天!

        时间竟有这样的美人儿?

        羞花闭月、沉鱼落雁,不足以形容眼前有着倾国倾城之容的女子。

        女子的完美,让得他的心跳骤然加。

        强烈的占有欲,在他的心中蔓延。

        段凌天和凤天舞并肩而行,现在,他的心情平复下来,和凤天舞有说有笑的走在大街上。

        “这位小姐。”

        一道突兀的声音,打断了段凌天和凤天舞闲聊的兴致。

        紧接着,一匹高头大马,拦在段凌天和凤天舞的面前,马上坐着的锦衣青年,正以一种充满占有欲的贪婪目光盯着凤天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