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704章 段凌天被挑战

第704章 段凌天被挑战

        片刻之后,紫殇和白赫各自离开囚斗场上空中心区域。

        “下一位。”

        这时,老人再次开口。

        呼!

        而几乎在老人话音刚落的瞬间,一道身影已经飞掠而出,第一时间抵达了囚斗场上空的中心区域。

        “夜潇!”

        顿时,上场之人吸引了大多数人的注意。

        如今上场之人,正是夜氏家族的大少爷夜潇。

        到目前为止,前六排位战进行了两场,第一场便是夜潇和张守永的对决,如今第三场,夜潇又一次占据主动权,让人忍不住心生好奇。

        这个夜潇,这一次会挑战谁呢?

        众目睽睽之下,夜潇的目光直接锁定一人,“段凌天!”

        眼看夜潇望过来,并且叫了自己的名字,段凌天脸色不变,身形一动,顷刻间就到了囚斗场上空,和夜潇对峙。

        对于夜潇挑战自己,段凌天并不觉得惊讶。

        毕竟,他先是教训过夜潇的弟弟夜湘,后面更是杀死了夜氏家族当代第二青年强者夜6。

        夜潇要找他算账,完全在情理之中。

        “段凌天,你如此年纪,拥有这一身修为……不得不说,你的天赋很强。只可惜,在武道之路上,并非只论天赋,更看悟性。”

        很明显,夜潇并不认为段凌天在意境上的领悟有多高。

        “你这是在教训我吗?”

        段凌天忍不住笑了,“能否击败我还未可知,就在这里急着教训我,似乎有些不妥当吧?说难听点,你,有那个资格吗?”

        “哼!我有没有资格,你很快就会知道。”

        夜潇冷哼一声,脚下一抖,身随风动,冲向段凌天。

        在他的手里。宛如皎月般的灵刀,凭空出现,其中元力肆虐,意境如影随形,展现出一身的力量。

        飞星逐月!

        夜潇到了段凌天身前不远处后,抬手之间,手里的灵刀一抖。就要对着段凌天挥出。

        而几乎在夜潇抬手的瞬间,段凌天动了。

        风卷残云!

        在很多修为一般的武者眼里。段凌天瞬间消失在原地。

        而一些修为高深的武者,则是可以看到段凌天宛如化作一阵飓风,在夜潇出刀之前,就已经贴近了夜潇。

        在这刹那之间,一阵刺耳的风雷之声骤然响起,旋即又戛然而止。

        咻!

        紧接着,一道轻微的剑啸声,也是瞬间响起,旋即又瞬间湮灭。

        若非修为高深之人。几乎听不到这一道剑啸声。

        “好快的剑!”

        不少修为高深的武者,看到段凌天手中那一闪而逝的紫色剑光,瞳孔忍不住一缩。

        嗡!

        而就在这时,夜潇手里的四品灵刀也已对着近在咫尺的段凌天掠出,宛如化作一轮皎月,去势汹汹。

        段凌天好像早有准备,在夜潇出刀前的那一刻。整个人不紧不慢的让到一旁。

        在修为高深的一群人眼中,段凌天转眼间就完成了出剑、收剑的动作,而在收剑的刹那,就好像未卜先知一般闪让到了一旁。

        从夜潇手中掠出的一轮皎月,被群星推动,眼看失去目标。夜潇目光一凝,就想操控皎月转向追击段凌天。

        “你已经败了。”

        平平淡淡的声音,突兀响起,却是让到一旁的段凌天缓缓开口了。

        败了?

        夜潇听到段凌天的话,忍不住一怔。

        当他察觉到周围一道道古怪的目光后,心里升起不祥的预感,收回灵刀后。慌忙看向段凌天,沉声道:“你这是什么意思?”

        段凌天没有回答夜潇,目光微微往下,落在夜潇的喉咙上。

        在夜潇的喉咙上,正有一道浅浅的剑痕出现在那里,上面挂着一道清晰刺眼的血痕,妖艳而夺目。

        察觉到段凌天的目光所及,夜潇隐隐察觉到喉咙上有些凉,当他伸手往喉咙上一抹,就看到手上遍布璀璨的鲜血。

        “你……怎么可能?!”

        夜潇看向段凌天,目光呆滞,一脸的不敢置信。

        现在,他也猜到了。

        段凌天在靠近他的那一刹那,就已经出手。

        刚才,有那么一刻,他感觉喉咙上吹来一阵冷风,起初只觉得是空气中的风突然变冷,现在想来,却是段凌天的剑锋所致。

        快!

        太快了!

        夜潇怎么也没想到,段凌天的出剑度那么快,快得让他都没来得及反应过来,就被抹了脖子。

        与此同时,夜潇被惊出了一身冷汗。

        他可以想象,要是段凌天刚才没有手下留情,他已经被段凌天一剑封喉杀死。

        段凌天一剑封喉的手段,他先前是见识过的。

        他们夜氏家族的青年才俊夜6,就是被段凌天一剑封喉杀死。

        “现在,你还觉得你有资格教训我?”

        段凌天立在一旁,一脸平静的看向夜潇,目光中不喜不怒,看不出任何情绪。

        “我承认,我确实没资格教训你……不过,还是多谢你手下留情。”

        夜潇深吸一口气,脸上风云变幻,最后挤出一丝坦荡的笑容。

        话音落下,夜潇离开了囚斗场上空的中心区域。

        “这个夜潇,性格倒是不错,不像他的弟弟。”

        眼看夜潇如此干脆的服输,让段凌天也不由有些意外。

        “段凌天胜!”

        这时,囚斗场上空的老人宣布道。

        此时此刻,两个负责主持今日王朝武比的老人,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俨然夹杂着几分复杂。

        这个紫衣青年,在他们随着皇帝陛下过来的时候,就进入了他们的视线。

        这是一个敢在他们大汉王朝皇帝面前无礼的人。

        本来,他们只以为紫衣青年是仗着凤无道女婿的身份,才敢如此肆无忌惮,而现在,他们却不这么想了。

        以这个紫衣青年展现出来的天赋和悟性,他确实有自傲的本钱。

        “这个段凌天……怎么可能这么强?”

        夜潇回到夜氏家族众人所在的上等观众席后。他那二弟夜湘的脸色极为难看,望着立在远处空中的紫衣青年,眼中尽是不甘。

        “以后,别再去招惹这个段凌天……你,我,还有我们夜氏家族,都惹不起他。”

        夜潇用警告的目光看了夜湘一眼。而他的话,明显不只是说给夜湘听的。

        夜氏家族族长和剩下的几个高层。如今都是一脸苦笑和无奈。

        他们知道,夜潇说得没错。

        且不说段凌天本身的可怕天赋和悟性,就是他的背景,也足以让他们夜氏家族忌惮三分。

        “原来,段大哥当初和我交手,隐藏了那么多的实力……就连夜氏家族青年一辈中的第一人夜潇,都不是他一合之敌。”

        凤天舞接过囚斗场工作人员送过来的纳戒以后,遥遥的看着段凌天,喃喃自语。

        从段凌天动身。到出手,再到闪让到一旁。

        这一切,只生在转眼之间,那虚空之上的天地异象,甚至都没来得及凝聚成形。

        由此可知,段凌天出手之快,已经到了极为骇人的地步。

        “好小子……竟隐藏得这么深!”

        凤无道目光一亮。脸上难得浮现一抹笑意。

        “小小姐,这次帮段兄弟赚了多少元石?”

        空老看向凤天舞,笑问道。

        “八千多枚。”

        凤天舞回过神来,绝美的俏脸上,绽放出无比灿烂的笑容。

        “还不错……不过,下次可就没那么好的机会了。”

        空老点了点头。

        空老的话。凤天舞深以为然,这一次她能赚取这么多,还是因为囚斗场的人不知道段凌天具体修为的缘故。

        正因如此,段凌天和夜潇的对决,段凌天的赔率要比夜潇高得多。

        而这次对决以后,段凌天的赔率明显不可能再有这么高,毕竟他可是能一个照面就击败夜潇的存在。

        “这个段凌天。实力竟然这么强……他能一个照面击败夜潇,岂不是说也可以一个照面击败赫儿?”

        大汉王朝的皇帝眉头一掀,有些惊讶。

        这一刻,他似乎将段凌天起初对他的无礼完全抛之脑后。

        “不愧是紫殇的宿敌,以他的实力,有资格成为现在的紫殇的对手。”

        一旁黑衣老人脸色凝重道。

        “怎么可能……这个段凌天怎么可能有这么可怕的实力?”

        黑衣老人身边坐着的紫嫣,俏脸上遍布不可思议之色,眉宇间夹杂着几分担忧,对她的哥哥紫殇的担忧。

        她心里清楚,她哥紫殇和段凌天的一战,今日在所难免。

        而且,这几年来,催促他哥前进的最大动力,无疑就是段凌天。

        “段凌天!”

        而紫殇本人,此刻看向段凌天,面露惊讶的同时,眼中流露出灼灼的战意,“没想到,你也有了如此强大的实力……不过,这样也好。否则,你要是太弱,那多没意思。”

        “不可能……不可能……他才多大?怎么可能有这么强的实力?”

        刚才被紫殇击败的白赫,服下疗伤丹药后,伤势已经完全痊愈,可如今见识到段凌天的实力后,他的眼中尽是难以置信的光泽。

        起初,见识到夜潇和张守永的实力后,他心里就清楚,他不是夜潇和张守永的对手。

        而白昊,跟他是堂兄弟,虽然出门在外多年,但前段时间和他切磋过,他自问远非白昊对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