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98章 第七、第八、第九

第698章 第七、第八、第九

        段凌天还记得。

        当初,他第一次见到天舞的时候,是在凤栖城城主府门前的比武招亲擂台上。

        第一次见面,他就和凤天舞交了手。

        那一次交手,凤天舞施展过一种类似的武技,后来,他从凤天舞口中得知那套武技名为漫天花雨。

        “天舞现在施展的,好像不是漫天花雨……”

        很快,段凌天又现,天舞现在施展出来的武技,虽然神似当初的漫天花雨,可却又明显比漫天花雨强得多。

        配合八重火之意境,天舞出手之时,那呼啸而出的鞭影,就好像化作了一颗颗火流星,铺天盖地笼罩向苏立。

        咻!咻!咻!咻!咻!

        ……

        不得不说,苏立的实力很强,凭借和凤天舞相当的修为、意境,以及弱于凤天舞手中三品灵器的三品灵剑,硬是拦下了凤天舞铺天盖地般的攻击。

        苏立身形每一次掠动,都宛如化作了一柄利剑,迅疾掠出,掀起一阵剑啸声。

        他手里的三尺青锋,更是快如闪电,形成一张无孔不入的剑网,一次次将凤天舞手中的三品灵鞭拦下。

        战况,愈激烈。

        而囚斗场上的气氛,也变得安静而凝重起来。

        “苏立这家伙……竟这么强了?看来,他身后的那位师尊,不简单呐。”

        看着苏立凭借弱于凤天舞的力量,还能以化繁为简的剑技与凤天舞周旋,丝毫不落下风,段凌天心中忍不住惊讶。

        一时间,他对苏立身后的那个师尊,更加充满了好奇。

        “苏立的那个师尊,应该是化虚境强者无疑……能将苏立教导成这般,他在剑上的感悟已经到了一定的境界。最少,应该已经领悟了高阶剑之意境!”

        高阶意境,又被称之为化虚意境。

        一般来说。只有那化虚境层次的强者,才能掌握如此意境。

        当然,事无绝对。

        要是自身的悟性远胜一身天赋的洞虚境武者,也有机会领悟化虚意境。

        这种武者,比化虚境武者罕见得多。

        而且,任何一个,都是极为可怕的存在。

        一刻钟的时间。很快就过去了。

        凤天舞和苏立不分胜负。

        半个小时过去。

        战况依旧。

        这时,有些观众忍不住了。迫不及待的催促道:“继续这样下去,何时才能到头?后面可是还要进行入虚境九重青年强者的排位战!”

        “就是!如果苏立和天舞小姐打上一天一夜,那我们岂不是也要等上一天一夜不成?”

        “依我看,再打下去也毫无意义,这一战便算平手吧。”

        ……

        不少观众有些不耐烦,也有一些观众提出了建议。

        囚斗场上空,负责主持王朝武比的两个老人,对视一眼后,一同看向那大汉王朝的皇帝。

        皇帝对他们点了点头。

        顿时。两个老人看向还在交手的凤天舞和苏立,准备宣布平手的结果。

        “天舞小……”

        其中一个老人,话还没说完,戛然而止。

        并非有人打断他的话,而是他自己张着嘴,没有再出声音,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众目睽睽之下。

        那原本和苏立战成平手的凤天舞。头顶虚空之上,没有任何先兆的又多出了一头远古角龙虚影……

        只要是明眼人,一眼就能看出原因。

        此时此刻,在凤天舞手中三品灵鞭上的元力之中,那一缕缕赤红色的罡气,明显更加凝实了起来。

        “九重火之意境!”

        一直在目不转睛看着凤天舞和苏立一战的段凌天。忍不住动容。

        他万万没有想到,天舞会在这样的关键时刻,一举领悟九重火之意境,“不愧是火灵之体的拥有者,天舞简直就是火之意境的宠儿。”

        段凌天忍不住感到震撼。

        而其他人,也是纷纷被吓到了。

        “这也行?”

        “天啊!天舞小姐今年才多大?一身修为入虚境八重,领悟九重火之意境……我真觉得我这大半辈子活到狗身上去了!”

        “何止是你?我不也是这样?”

        ……

        囚斗场周围议论纷纷。大多数人垂头丧气。

        而凤天舞在临场领悟九重火之意境以后,一身力量大增,毫无意外的将原本和她战成平手的苏立逼退。

        就在她准备趁胜追击的时候。

        “我认输。”

        苏立开口了,语气间不乏叹然。

        这一刻的苏立,觉得有些可惜。

        本来,三品灵器的差别,令得他的力量无形之间弱了凤天舞几分,但他施展的剑技,无疑比凤天舞的武技要强上几分。

        所以,论真正实力,他不比凤天舞弱。

        可他万万没想到,就在他以为和凤天舞的一战要以平手收场的时候,凤天舞竟然临场领悟了九重火之意境。

        领悟了九重火之意境的凤天舞,相当于多出了一头远古角龙之力,打破了他和凤天舞之间保持的平衡。

        继续战下去,毫无意义。

        因为,他没有任何胜算,甚至连平手都没有可能。

        “苏立,你不愧是段大哥的朋友……你的剑技很强,要不是我的力量胜过你,我不是你的对手。”

        面对认输的苏立,凤天舞诚恳的说道。

        “天舞小姐过奖了。你的天赋和悟性,才让我真正感到惊讶。”

        苏立有些汗颜的说道。

        天赋?悟性?

        听到苏立的话,凤天舞原本亮光闪烁的一双秋眸,瞬间黯淡了下来,心里暗自一叹,“如果可以,我宁愿不要这一身天赋和悟性……我,只希望做一个平凡人。”

        她的天赋和悟性,都是依靠那火灵之体才能如此妖孽,而作为火灵之体的拥有者。所承受的压力,却不是寻常武者所能想象的。

        当一个人很早就知道,自己在三十岁时,将要面临一场十死无生的死劫时,是一种怎样的心情,只有真正经历过的人才知道。

        “天舞小姐,相继击败龙云、苏立……名列王朝武比排位战第七。得到大汉王朝皇室的奖励,一千枚下品元石。”

        其中一个老人。抬手之间,交给了凤天舞一枚纳戒。

        一千枚下品元石!

        顿时,整个囚斗场又一次沸腾了起来。

        “一千枚下品元石,足足是那排位战第十的奖励的十倍之多……如果我能得到这么多元石,我做梦都能笑醒!”

        “别做梦了!就你我这样的普通武者,终其一生,一百枚下品元石都不知道能不能凑齐,更别说是一千枚下品元石。”

        “是啊,像我们这样的普通武者。在这方面,只能认命!”

        ……

        不少修为寻常的观众忍不住哀声叹气。

        而当事人凤天舞面对一千枚下品元石,却没有表露出任何喜色,一脸平静的接过纳戒后,便回到了凤氏家族专属的上等观众席,坐回凤无道的身边。

        “无道大哥,恭喜。”

        大汉王朝的皇帝。往凤无道这边看来,连声贺喜。

        凤无道抬头看了皇帝一眼,淡淡点了点头。

        面对凤无道的随意,皇帝并没有任何不满,因为他知道,这个男子对他点头示意。已经算是很给他面子了。

        如果换作是另外一个人,他或许根本不会理会。

        “无道大人,恭喜。”

        “凤族长,恭喜。”

        ……

        这时,又有不少势力之人,纷纷向凤无道和凤天南贺喜。

        凤无道一脸平静,就好像没有听到。不予理会。

        而凤天南则是有些麻木的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一一点头回应。

        很显然,他还是没能释然凤云翔的死。

        凤云翔,先被凤天舞击败,倒也没什么……可最后,竟然死在了那黑石帝国的龙云的手里,让他凤氏家族颜面大损。

        只是,他凤氏家族还偏偏不能针对那个龙云做什么。

        最少,在没有确认龙云身后那位赐予他三品灵刀的强者的底细之前,凤氏家族不敢妄动。

        囚斗场上空。

        另一个老人,看向苏立和龙云,“苏立,龙云……现在,将由你们二人决出排位战的第八和第九席位。”

        “我认输。”

        龙云看了苏立一眼后,再次开口认输。

        在他的目光深处,虽有不甘,但他也知道,现在的他还不是苏立的对手。

        “师尊,你放心……我迟早会将苏立击败,为你争一口气!”

        龙云心里默默的保证。

        “如此,今日王朝武比排位战的第八,便是苏立……苏立,你将得到我们大汉王朝皇室的赠予你的奖励,五百枚下品元石。”

        老人抬手之间,手中多出两枚纳戒,将其中一枚交给了苏立。

        里面,正是五百枚下品元石。

        “龙云,你是今日王朝武比排位战的第九,可得到两百枚下品元石的奖励。”

        紧接着,老人又将另外一个纳戒交给了龙云。

        苏立和龙云接过纳戒以后,在一道道羡慕嫉妒恨的目光中,飞身往黑石帝国众人所在的中等观众席而去。

        “咦?苏立和龙云得到这么多元石,竟好像没有丝毫的喜悦,真是奇怪。”

        很快,就有人现了端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