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97章 ‘第七’之争

第697章 ‘第七’之争

        面对凤天舞的挑战,龙云目光闪烁了几下,直接开口认输。

        凤天舞的实力,他已经见识过,虽然,他对自己的手段很自信,可实力的差距,却让他感觉一阵无力。

        这个看起来年轻的吓人的红衣女子,不只修为比他高,领悟的意境比他强,就算是手里的灵器都比他强。

        女子手里的三品灵器,他是见识过的,那是一件可以增幅七成力量的三品灵器。

        比之他手里的三品灵刀强了不少。

        综合来看,他的实力和女子相差甚远,根本没有一战的必要。

        女子的实力,足以碾压他。

        “苏立!”

        龙云认输后,凤天舞的目光转移到苏立的身上,对苏立微微点头。

        比之龙云,她看向苏立的时候,颇有礼貌。

        这一切,自然是因为她知道苏立是段凌天朋友的缘故。

        不同于龙云的认输,面对凤天舞的挑战,苏立却是丝毫不惧,飞身而出,和凤天舞相互对峙。

        “天舞小姐。”

        苏立对凤天舞点了点头。

        “我知道你是段大哥的朋友……不过,今日这王朝武比的第七席位,我志在必得!”

        凤天舞对苏立说道,言语间充满了自信。

        “我也一样。”

        面对凤天舞这般宛如仙女下凡一般的女子,苏立没有任何客套的意思,就好像他面对的不是一个绝色美女,而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普通人。

        两人相对而立,成功吸引了在场所有人的目光。

        凤天舞,凤氏家族大爷的千金,今日初显身手,就展现出了她那惊人的实力。

        一身修为入虚境八重,领悟八重火之意境,手握可增幅七成力量的三品灵鞭。

        苏立,黑石帝国青年才俊。修为、意境都和凤天舞相当。

        不过,就目前为止,在囚斗场的一群观众眼中,苏立手中展现出来的灵器,只是一柄四品灵剑。

        “这黑石帝国的苏立,修为和意境不错,不下于天舞小姐……不过。他手里的灵器,只是四品灵剑。定要吃亏。”

        “四品灵剑,跟天舞小姐手里的三品灵鞭可是差了不少……最重要的是,天舞小姐手里的三品灵鞭可是能增幅七成力量的三品灵器!”

        “灵器相差太大……这一战,苏立没有胜算。”

        ……

        囚斗场周围的一群观众,几乎都不看好苏立。

        而面对一群人的质疑,苏立脸色不变。

        “苏立,和你一战,我不用三品灵器。”

        凤天舞对苏立说道,言语间坦坦荡荡。巾帼不让须眉。

        一时间,整个囚斗场又沸腾了起来。

        “天舞小姐不愧是无道大人的千金,为人坦荡,不愿意在灵器上占苏立的便宜。”

        “我现在是越来越羡慕黑石帝国的那个段凌天了……他何德何能,竟能娶天舞小姐这般出色的女子为妻?”

        “你说段凌天何德何能?比起他来,你又算什么?”

        ……

        囚斗场周围的议论,不知不觉转移到段凌天的身上。

        有不少人在针对段凌天。也有不少人为段凌天抱不平,后者,更多的是源自心底敬佩段凌天。

        “天舞和苏立这家伙进行排位战,他们竟然还能扯到我的身上……”

        段凌天目光古怪,觉得自己真的是躺着也中枪。

        咱招谁惹谁了?

        “不用!”

        听到凤天舞坦荡的一番话,苏立却是摇了摇头。

        就在凤天舞面露疑惑的时候。苏立的手里,已经凭空多出了一柄流光转动的三尺青锋。

        “这不是苏立之前用过的那柄灵剑!”

        很快,有人现了端倪。

        而就在这时,苏立手中元力浮现,继而融入手中的三尺青锋之中。

        刹那间,虚空之上,天地异象现。

        先是出现了十一头远古角龙虚影。继而又跟着出现了七头远古巨象虚影,外加四千多头远古巨象虚影。

        “增幅六成八……三品灵剑!”

        “苏立也有三品灵器?我的天!今天是三品灵器大集合吗?”

        “我们大汉王朝,不是只有一件三品灵器吗?而且,那件三品灵器好像是在皇室的手里吧?”

        ……

        随着苏立手里出现一柄三品灵剑,整个囚斗场炸开了锅。

        如果说,现在有谁不觉得意外,那就当数段凌天一人。

        苏立和龙云手中有三品灵器的事,他早就有所耳闻,所以,就算现在亲眼目睹苏立取出一柄三品灵剑,他也不觉得有什么。

        “凌天兄弟,他们三人手里的三品灵器,都是你身后的那位三品炼器师大人炼制的?”

        而段凌天从容的表情,一五一十的落在了项英的眼中,项英忍不住元力凝音问道。

        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急促。

        收到项英的元力凝音,段凌天有些始料不及,片刻才反应过来。

        他知道,项英想多了。

        “项阁主,你想多了。”

        段凌天如实回应。

        “我想多了?”

        项英先是一怔,旋即进一步询问道:“真的是我想多吗?不管是凤氏家族的天舞小姐,还是苏立和龙云这两个黑石帝国的青年才俊,好像都和你有不小的联系吧?”

        “是这样没错。”

        这一点,段凌天没有否认,“他们三人,或多或少和我有些联系……可是,他们三人手里的三品灵器,却只有天舞手里的是我身后那位三品炼器师炼制的。苏立和龙云的,却是与我身后那位三品炼器师无关。”

        “而且,这两人中,我也就和苏立是朋友。我或许可以请我身后那位三品炼器师为苏立炼制三品灵器,却不可能帮龙云。”

        段凌天一番话,说得坦坦荡荡。

        对此,项英倒是没有怀疑,但他还是忍不住震撼道:“凌天兄弟。你身后那位三品炼器师,真是了不起的人物!竟然能炼制出天舞小姐手里那般可以增幅七成的三品灵器。”

        “还好吧。”

        段凌天点了点头,也是他脸皮厚,否则,怕是早就被夸得忍不住脸红了。

        “又是三品灵器!”

        而大汉王朝皇室专属的上等观众席中,皇帝嘴角一抽,威严无存。

        饶是他在大汉王朝地位崇高。此刻也是忍不住一阵震撼。

        “又是黑石帝国的人!”

        黑衣老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黑石帝国之人的造化,确实了得。”

        而一直没有开口的白昊。难得开口说道,语气间夹杂着几分惊讶。

        至于紫殇兄妹二人,并没有说什么。

        只是,坐在紫嫣身边的白赫,双眸间的贪婪比之龙云取出三品灵刀的时候更甚,“又是一件三品灵器……而且,还是三品灵剑!”

        他本人就是用剑的,领悟的也是剑之意境。

        比起三品灵刀,他更想得到一柄三品灵剑。

        “苏立是吗?”

        白赫的眼中充满了渴望。

        只是。很快,一句话传入白赫耳中,就好像一盆冷水对着白赫当头泼下,“赫儿,那龙云和苏立手里的三品灵器,你最好想都别去想!”

        白赫听得出来,这时他的父皇。大汉王朝当今皇帝的元力凝音。

        “为什么?!”

        白赫闻言,忍不住皱眉,一脸不甘的回应。

        “哼!”

        皇帝元力凝音哼了一声,有些恨铁不成钢的说道:“你也不好好想想……他们为何会有三品灵器?你觉得,那是天上掉馅饼一般掉下来的?而且,他们只是区区一方帝国之人。能有这一身实力,你觉得他们身后会没有高人?”

        皇帝这一番极有道理的话,让白赫有些迟疑起来。

        而这个时候,苏立除了动用出三品灵剑以外,更是直接展现出自己领悟的八重剑之意境。

        片刻,苏立选择先制人,率先对凤天舞出手。

        咻!咻!咻!咻!咻!

        ……

        剑影纵横。如影随形席卷向凤天舞。

        而反观凤天舞,手中三品灵鞭一抖,绕着她那窈窕多姿的身体律动起来,再次形成了一个赤红色的光罩。

        这赤红色的光罩,宛如一个巨大的火球,将凤天舞整个人护在了里面。

        锵!锵!锵!锵!锵!

        ……

        苏立手中的三品灵剑,一次次出手,星星点点的落在凤天舞体表的大火球上。

        灵剑每一次落下,巨大的火球都缩小了几分。

        当然,如果用肉眼看,很难看出火球的变化。

        终于,众目睽睽之下,火球动了,让到远处。

        却是凤天舞意识到自己不能再被动,否则的话,几乎是必败之局……

        防御武技,虽可解一时的燃眉之急,却不可能自始至终都使用。

        这排位战,她要做的不是和苏立战成平手,而是击败苏立,这样才能占据这一次王朝武比的第七席位。

        第七席位,一如她先前所说。

        她,志在必得!

        咻!咻!咻!咻!咻!

        ……

        终于,凤天舞出手了,手中三品灵鞭掠动,化作密密麻麻的鞭影,破空席卷而出,直指苏立。

        而这些鞭影,铺天盖地落下,就好像是下起了一场暴雨。

        “漫天花雨?”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愣了一愣,忍不住回忆起当初在凤栖城第一次见到凤天舞时的一幕幕情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