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91章 自己毁了自己

第691章 自己毁了自己

        此时此刻的冯宇,一双瞳孔瞪得浑圆,被惯性带着往上空飞去。

        他身上的元力,瞬间湮灭,九重剑之意境消失的无影无踪,而那以剑技九子魔剑施展出来的九道剑光,也随之消失不见。

        冯宇,彻彻底底没了声息。

        呼!

        面对被惯性带着飞起的冯宇,紫殇收起手里的古琴后,身形一动,不紧不慢的让到一旁。

        冯宇又往上冲了一阵,度逐渐减缓,最后静止。

        静止过后,冯宇的身体坠落而下,砰一声重重的砸在囚斗场的囚笼上,随之步上夜氏家族夜6的后尘,被挂在上面。

        与夜6不同的是,冯宇虽然死了,但身上却没有出现哪怕只是一丝一毫的血迹,就好像是瞬间暴毙的一般。

        “怎么回事?”

        一时间,整个囚斗场闹腾起来。

        当然,现在闹腾的,都是一些修为比较弱的人。

        “谁能告诉我,这他娘的是在演戏吗?紫殇只是弹了一下琴,这冯宇就死了?而且还不见血?”

        “杀人不见血……不是冯宇的手段吗?他现在被人杀了,竟然也没见血。难道这就是他的报应?”

        “冯宇真的死了吗?我怎么感觉这么假?你们看过有人弹一下琴,就将人杀了的吗?”

        ……

        不少观众,忍不住用质疑的目光,望向那囚斗场囚笼上挂着的冯宇的尸体。

        “冯宇确实死了。”

        这时,囚斗场上空负责主持的第二轮选拔的其中一个老人,开口宣布道。

        老人的话,一群观众自然不会怀疑。

        “真的死了?”

        “这个紫殇也太可怕了吧?只是弹一下琴,就将冯宇杀了?”

        “这个紫殇,不只杀人不见血,更是杀人于无形!”

        “没错!就算是冯宇杀人,也要用剑……可这个紫殇,就好像根本不需要用任何兵器。可以杀人于无形之间。”

        ……

        很多观众窃窃私语,他们再次看向囚斗场上空的紫殇时,眼中流露出几分惊恐。

        当然,并不是所有人的想法都和这些观众一样。

        这些观众,之所以觉得紫殇杀人于无形,归根究底,还是因为他们的修为低。导致他们的眼力差,根本捕捉不到紫殇出手的任何痕迹。

        刚才。只要是入虚境九重以上的武者,几乎都可以清晰的看到。

        在紫殇拨动琴弦的那一瞬间,他指尖上掠出的元力,配合两种意境融入其中,化作一道迅疾无比的元力寸芒,随即将冯宇杀死。

        因为元力寸芒的尺寸很小很薄,度又很快,所以在穿透过冯宇的尸体后,没有在冯宇的身上留下任何明显的痕迹。

        至于血。根本没办法流出来。

        这一点,和冯宇过去杀人的手段有异曲同工之妙,都是杀人不见血。

        冯宇手里的四品灵剑,就是那种薄得惊人的剑。

        “杀人于无形?亏他们想得出来。”

        听到囚斗场一群观众的议论,段凌天摇了摇头,觉得这些观众实在是太过于天真。

        “段凌天……刚才,这个紫殇是以元力外放的手段将冯宇杀死的?”

        苏立深吸一口气。问道。

        他虽然是入虚境八重武者,可刚才却也只看到紫殇的指尖出现元力,以及元力融入琴弦的那一幕情景……

        而琴弦被紫殇拨动后,那一缕细微的元力就彻底从他的视线范围内消失了。

        他猜测,应该是掠出去攻击冯宇了。

        “嗯。”

        段凌天点了点头,“刚才。他正是以元力配合风之意境、火之意境,借助四品灵琴的增幅之力,凝成一道又小又薄的元力寸芒,由灵琴的琴弦弹出,射杀冯宇。”

        这一点,类似于弓箭。

        元力寸芒,是箭。

        而灵琴是弓。至于琴弦,则是弓弦。

        “真没想到,这个紫殇的实力如此可怕,而且跟你一样,领悟了两种意境……段凌天,你可看出他领悟的风之意境和火之意境分别达到了第几重?”

        听了段凌天的话后,苏立倒吸一口冷气,最后忍不住好奇问道。

        “看不出来。”

        段凌天轻轻摇头,“他出手就在那一瞬之间,天地异象中的远古角龙虚影还没来得及完全凝聚成形,就又散去了。”

        紫殇刚才的出手之快,比起他先前杀死夜6时的出手度,不遑多让。

        “真没想到,这个紫殇的实力,今时今日竟提升到了如此地步……”

        望着紫殇,段凌天的目光极其复杂。

        虽然,当初他和紫殇进行两年之约的约战时,紫殇的修为远胜他,但因为他精神力强过紫殇,又有魂技千幻凭借,还是将紫殇玩弄于鼓掌之间。

        后来,他一路际遇连连,本以为能将紫殇远远的甩在后面,

        谁能想到,紫殇近几年来的际遇,似乎并不比他弱。

        眼前的一幕,让他始料不及。

        “冯宇!”

        西边一座观众席上,阴玄宗的几大高层纷纷色变。

        他们万万没想到,他们阴玄宗的席大弟子会折在此地,而且是毫无还手之力的被人一击杀死。

        可以想象。

        今日之后,他们阴玄宗将成为大汉王朝中的笑柄。

        阴玄宗几大高层对视一眼,最后下了一个决定。

        他们带上冯宇的尸体,离开了囚斗场,离开之前,他们看向紫殇的目光充斥着极致的杀意。

        阴玄宗,本就不是什么名门正派,向来为达目的不择手段。

        今日,紫殇杀死阴玄宗席大弟子,让阴玄宗丢脸,无疑是得罪了阴玄宗,对此。阴玄宗不可能善罢甘休。

        虽然,紫殇是大汉王朝皇室之人,但不可能一辈子被皇室的强者庇护。

        只要他们能找到机会,必将紫殇杀死!

        “阴玄宗……”

        望着阴玄宗几大高层远去的背影,紫殇双眼眯起,寒光一闪而过。

        很显然,阴玄宗的名头。紫殇早就听说过。

        “段凌天,我很期待和你的一战。”

        紫殇离开囚斗场上空之前。目光锁定了段凌天,元力凝音说道。

        这也是时隔数年后,紫殇第一次和段凌天交流。

        “我也很期待。希望你不会像上次一样,犹如丧家之犬般逃掉。”

        段凌天咧嘴一笑,不客气的元力凝音回道。

        “你……哼!我不和你耍嘴皮子。”

        段凌天的话,让紫殇忍不住回忆起那段不堪回的往事,忍不住色变,但很快,他的脸色又平复了下来。好像一瞬间就恢复了冷静。

        看到紫殇脸色的变化,段凌天的目光深处多了几分忌惮。

        如果紫殇一直愤怒下去,他不会觉得有什么。

        可紫殇这么快就冷静下来,却让段凌天意识到,现在的紫殇,已经不是以前的那个紫殇了。

        现在的紫殇,更加可怕。

        片刻。紫殇收回了看向段凌天的目光,身形一动,回到了大汉王朝皇室专属的上等观众席上。

        “紫殇,真没想到,你的实力已经强到如此地步……就算是赫儿,今时今日怕是都未必是你的对手了。”

        大汉王朝皇帝笑着对紫殇说道。言语间丝毫不吝啬赞赏之言。

        “陛下过奖了。”

        紫殇不亢不卑的道。

        而坐在一旁的白赫,脸色要多难看有多难看。

        他父皇的话,就好像化作了一根根利针,狠狠的扎在他的心头,让他又气又怒……

        他,不如紫殇?

        “紫殇,我很快就会向父皇证明……你。在我面前,不堪一击!”

        白赫看向紫殇,元力凝音沉声道。

        紫殇淡淡的扫了白赫一眼,一改之前的谦卑,元力凝音回道:“恶如昂子,虽然不知道你为何一直这样针对我……但我还是想让你知道,如果你我一战,我不会留手。”

        “怎么?你觉得你不留手就能胜我?”

        白赫元力凝音嗤笑道。

        只是,这一次,紫殇却没有再理会白赫,而是看向黑衣老人,“师尊,紫殇没有给您丢脸。”

        “好……好。”

        老人对紫殇的表现很是满意,主动招呼紫殇坐下。

        “哥,恭喜。”

        紫嫣兴奋的向紫殇道贺,绝美的俏脸神采奕奕,更加引人瞩目。

        紫殇微笑点头,看向紫嫣的目光中,尽是怜爱。

        “现在,可还有人不服要挑战入虚境九重的青年才俊?”

        囚斗场上空,负责主持王朝武比的两个老人中的一人,再次开口,声音传遍整个囚斗场。

        一时间,除了凤天舞还在闭目修炼以外,剩下的十一个入虚境七重、入虚境八重青年才俊,纷纷闭紧了嘴巴。

        开什么玩笑!

        这个时候,他们谁还敢不服?

        夜6、冯宇,可以说是他们当中的佼佼者,却都因为不服而被杀死了,死在两个看似最弱的入虚境九重青年才俊的手里。

        他们丝毫不怀疑,要是他们当中还有人敢挑衅入虚境九重青年才俊,肯定会步上夜6和冯宇的后尘。

        “可惜了……以冯宇的实力,本是可以百分百得到参与十朝会武的资格名额。”

        “不只是冯宇,就算夜6没死,一样能得到一个参与十朝会武的资格名额。”

        “他们自己毁了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