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82章 惨烈选拔

第682章 惨烈选拔

        而现在,众目睽睽之下,项英却是答应了段凌天,屈尊降落在段凌天的身边。

        “雍王,这位是大汉王朝炼器师公会总会的项副会长。”

        这时,段凌天向雍王介绍项英,同时也将雍王介绍给了项英。

        “大汉王朝炼器师公会总会副会长?”

        刚才,在项英为段凌天出头的时候,雍王就意识到此人不简单。

        毕竟,不是每个人都敢在大汉王朝皇帝的面前对皇室的人出手,而且刚才那个老人还是在他默许之下出的手。

        现在,知道项英的身份后,雍王忍不住一惊,慌忙将项英迎入自己身旁的座位,“项副会长,请坐。”

        与此同时,他开始搜掠着自己脑海中有关大汉王朝的一些记忆。

        很快,他想了起来。

        他好像曾经听人说过,大汉王朝炼器师公会,有三位四品炼器师,其中一位是会长,另外两位是副会长。

        而那两位副会长中,其中一人似乎就是姓项。

        “四品炼器师?”

        一时间,雍王的心情再次激荡起来。

        要知道,就算是他所在的黑石帝国,举国上下,也只有一件四品灵器,而且就在他的手中。

        四品灵器,对黑石帝国,对他而言,都算得上是稀世奇珍。

        而现在,一个可以轻松炼制出四品灵器的四品炼器师,就这样出现在他的眼前,让他忍不住震撼,心情无比激荡。

        至于段凌天,眼看项英和雍王相继坐下,也回到了苏立的身边,淡然的坐了下来。

        “段凌天。”

        刚才还为段凌天捏了一把冷汗的苏立,对着段凌天竖起了大拇指,眉宇间流露出钦佩之色。

        他万万没想到,段凌天来大汉王朝一趟。竟然将凤氏家族大爷凤无道的千金给搞定了,并且成为了凤无道的女婿。

        昨天,他就现,那凤家大爷的千金看段凌天的目光有些不同,但他当时却没有多想。

        现在想来,对方却是对段凌天有意。

        段凌天自然看出了苏立眼中的暧昧,知道他在想些什么。忍不住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

        “段凌天,你就这么将那大汉王朝的皇帝晾在一边?这样不太好吧?”

        这时。苏立瞥了远处一眼。

        现在,段凌天似乎完全忘记了那还在空中站着的大汉王朝皇帝。

        “他喜欢傻站,那就让他傻站着就是。”

        段凌天耸了耸肩,一脸无所谓的说道。

        苏立闻言,嘴角一抽。

        那可是大汉王朝高高在上的皇帝,不是什么阿猫阿狗!

        而此刻的皇帝,略微有些尴尬,双眸深处虽然还是有着不少的怒意,却也没有再作。

        紧接着。在两个老人和两个青年男子的簇拥下,皇帝登上了大汉王朝皇室专用的上等观众席,看向黑衣老人,恭敬道:“皇叔。”

        “嗯。”

        黑衣老人点了点头,“坐吧。”

        皇帝坐下后,黑衣老人另一边的紫殇兄妹二人站了起来,向皇帝行礼。“陛下。”

        “紫殇,朕早就跟你说过……你是皇叔的亲传弟子,那便和朕平辈,以后叫朕一声大哥或师兄就行了。”

        皇帝摇头说道。

        “紫殇不敢。”

        紫殇略微有些惶恐道。

        “紫嫣妹妹。”

        这时,跟在皇帝身后而来的黑衣青年,看向紫殇身边的紫嫣。一双眸子充斥着炙热和欣喜。

        “二皇子。”

        紫嫣对黑衣青年点了点头,却似乎不愿意多加理会,完全无视二皇子那炙热得仿佛要将她吞掉的目光。

        “昊王爷。”

        这时,紫殇兄妹二人又看向黑衣青年身边的白衣青年,招呼了一声。

        白衣青年,正是大汉王朝皇帝已经去世的一位兄长之子,名为白昊。是一位武道天赋不下于二皇子白赫的青年才俊。

        过去,白昊很少待在大汉王朝,更多的是在外面历练,游走于各大王朝之中,履历丰富。

        正因如此,大汉王朝中,才少有人知道他的存在。

        这一次十朝会武将临,他才回来。

        白昊对紫殇兄妹二人点头一笑,旋即便坐在了一旁的座位上,显得特立独行。

        至于那二皇子白赫,迈步而出,坐在了紫嫣的身边。

        “紫嫣妹妹,我坐在这里没问题吧?”

        白赫坐下以后,笑着问道,大有先斩后奏的嫌疑。

        紫嫣不易察觉的皱了皱眉,目光深处掠过一丝厌恶,但念及对方的身份,终究是没有作。

        “二皇子说笑了,自然是没问题。”

        紫殇察觉到自己妹妹的情绪,深怕她作,先一步对白赫说道。

        “嗯。”

        白赫淡淡点头。

        他虽然对紫嫣热情,可面对紫殇之时,却是不以为意,甚至于,在他的目光深处,俨然夹杂着几分不屑。

        他,源自内心看不起紫殇。

        在他的眼里,紫殇只是一个来自于小小皇国的卑贱之人,运气好才被他的皇叔公收为亲传弟子。

        否则,连给他提鞋都不配!

        白赫目光深处的不屑和鄙夷,紫殇自然现了,也知道对方心里是怎么想的。

        他深吸一口气,目光深处跳动着一缕缕寒光。

        “白赫……今日,我就让你和段凌天一起成为我的垫脚石!”

        紫殇心里暗自狠,随后才缓缓坐下。

        与此同时,囚斗场周围,恢复了平静,一时没有人到来。

        “开始吧。”

        就在这个时候,大汉王朝皇帝开口了,宣布王朝武比第二阶段的开始。

        这王朝无比第二阶段,才是真正的王朝武比。

        昨日各大帝国青年才俊之间的王朝无比,大汉王朝中的大人物,只有凤无道一人因为段凌天而临场,只能算是小小的热身。

        现在。精彩正式开始。

        囚斗场中,随着皇帝开口,一片寂静。

        “是。”

        这时,先前那个对段凌天出手的老人,以及另一个老人,纷纷应了一声,旋即掠空而出。抵达了囚斗场的上空。

        两个老人,凌空而立。分站一边,宛如化作了两尊空中雕像。

        “请昨日晋级的三十位各大帝国青年才俊上场。”

        其中一个老人,缓缓开口,声音不大,却清晰的传入在场每一个人的耳中。

        “该走了。”

        段凌天对苏立笑道。

        苏立点头。

        紧接着,两人便离座而起,掠空而出。

        龙云紧随在他们的身后。

        此时此刻,望着段凌天的背影,龙云的目光极其复杂。刚才知道的事,让他难免有些震撼。

        “哼!就算你的岳父是凤氏家族大爷凤无道又如何?那凤无道,在大汉王朝算是一等一的顶尖强者,可放在域外,却不值一提,不如我的师尊。”

        想到这里,龙云心里略微安慰了一些。

        很快。包括段凌天、苏立和龙云在内的三十个各帝国的青年才俊,齐聚一堂,凌空站在囚斗场的上空。

        “现在,请我们大汉王朝各大势力举荐的青年才俊,一并和各帝国的青年才俊汇合在一起……今日的王朝武比,第一轮淘汰。即将开始!”

        另一个老人洪声说道。

        嗖!嗖!嗖!嗖!嗖!

        ……

        顿时,除了囚斗场的中等观众席上掠出许多青年才俊,就算是在上等观众席上,也掠出了不少青年才俊。

        自上等观众席而出的青年才俊中,段凌天认得出的,也就只有凤天舞、凤云翔、张守永、张守远、夜潇,以及那个皇室的白衣青年。

        “这么多人?”

        当大汉王朝的所有青年才俊上场。浩浩荡荡的场面,让段凌天忍不住一阵惊讶。

        包括他在内的各大帝国青年才俊,加起来只有三十人。

        而大汉王朝的所有青年才俊,却足有近百人,成群出现在囚斗场上空,浩荡无比。

        “让我们全上来做什么?”

        “不知道。”

        “等会就知道了。”

        ……

        一时间,囚斗场上空噪杂一片。

        “各位,第一轮选拔,待我向你们说明后,即刻便要开始……”

        这时,其中一个老人,猛然踏空而起,凌空站在所有青年才俊的头顶,声音锵锵作响,传递而出,压过了所有的声音。

        顿时,囚斗场上空逐渐恢复了平静。

        包括段凌天在内,所有青年才俊的目光,一一落在说话的老人身上,都想知道他接下来想要说什么。

        “今日,王朝武比第一轮选拔,便是要在你们当中淘汰剩下二十人……所以,你们要做好心理准备。”

        老人缓缓开口。

        “剩二十人?”

        老人的话,让在场大多数青年才俊脸色一变,有些惶恐。

        “只是第一轮选拔,就要淘汰剩下二十人?”

        “这也太惨烈了吧?我还想大展身手,多通过几轮选拔呢。”

        “我有自知之明,十朝会武的名额我肯定没有希望,但要是不能多出手几次,我如何对得起宗门仅有的一个举荐名额?”

        ……

        不少青年才俊忍不住摇头,颇为懊恼。

        “什么选拔,这么惨烈,竟然要一次性淘汰百余人?”

        不同于这些青年才俊的烦恼,段凌天却是对这个充满了好奇,目光随之汇聚在老人的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