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80章 对峙皇帝

第680章 对峙皇帝

        两个青年男子,尾随八抬大轿而来,转眼就到了囚斗场的上空。

        嗖!嗖!

        就在这时,又是两道刺耳的声音传来,吸引了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

        紧接着,在众人的目视之下,八抬大轿出来的那一片云雾之后,再次出现了两道年迈的身影,却是两个神采奕奕的老人。

        转眼之间,两个老人到了八抬大轿之前,欠下了身。

        “恭迎陛下。”

        两个老人异口同声恭敬道。

        与此同时,其中一个老人,上前掀开了轿子车厢门的门帘,望向里面,“陛下,请。”

        一个身穿金灿龙袍的威严中年男子,缓步从轿中走了出来,踏空而出,如履平地。

        威严中年男子,有着明显的八字须,看起来很有特点。

        这八字须让人印象深刻,就好像雍王眉心的朱砂痣也让人觉得印象深刻一般。

        “他就是大汉王朝的皇帝?”

        段凌天心里微动。

        “恭迎陛下!”

        而就在这时,除了上等观众席的一群人依然坐在原位,其中一部分更是没有任何的动静以外。

        下等观众席和中等观众席上的人,大多数人纷纷立起,恭敬对大汉王朝皇帝欠身行礼。

        唯独段凌天,只是跟着众人一起立起,淡淡点了点头,连腰都没弯。

        这一幕,并没有几人看到。

        可偏偏那大汉王朝的皇帝看到了,他正好微笑着瞥过段凌天这边,看到了没有欠身行礼的段凌天。

        这一刻的段凌天,在大汉王朝皇帝眼里,宛如鹤立鸡群。

        一时间,皇帝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上等观众席上的人,没有过多的动作,情有可原,毕竟其中的每一个人身份都极其不凡。

        少数的几人。更是连他都不敢轻易招惹的存在。

        “其他人都在向朕欠身行礼……你,为何不欠身?”

        皇帝伸手摸了摸嘴上的八字须,凝视着段凌天问道:“难道,你觉得朕还没有资格让你欠身行礼?”

        顿时,现场一片哗然。

        所有人的目光,顺着皇帝的目光,齐刷刷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是黑石帝国的那个年轻人!”

        “这个年轻人。年纪虽小,一身实力却是不俗……不过。面对陛下,他竟敢不行礼,还真是狂妄。”

        “一个小小帝国之人,见到我们大汉王朝的皇帝陛下,竟敢不行礼……简直是大不敬!”

        “我看他要倒霉了。”

        ……

        囚斗场中的一群人,议论纷纷。

        有人幸灾乐祸,有人为段凌天捏了一把冷汗。

        “陛下,他刚才是被您的威严震慑住了,这才有失礼数……还望陛下恕罪。”

        眼见大汉王朝皇帝针对段凌天。雍王被吓出了一身冷汗,惶恐道。

        他虽然是黑石帝国第一强者,可在这大汉王朝的皇帝面前,却屁都算不上。

        对方要杀他,只需要一句话就足够。

        “你又是谁?”

        皇帝看向雍王,淡淡问道。

        “回禀陛下,我是黑石帝国此次的代表。是黑石帝国皇室的一位王爷。

        雍王对皇帝说道。

        “黑石帝国?”

        皇帝微微沉吟,旋即说道:“你就是那个号称黑石帝国第一强者的雍王?朕听说过你。”

        “回禀陛下,是我。”

        雍王闻言,有些受宠若惊的同时,脸上浮现苦笑。

        黑石帝国第一强者?

        别的不说,就在场的一群强者。随手抓都能抓出一大把实力比他强的……

        在这个地方,他这个所谓的黑石帝国第一强者根本不值一提。

        “他是你黑石帝国的人?”

        皇帝看了段凌天一眼,又看向雍王,沉声问道。

        “是。”

        雍王点头,额头上直冒冷汗,手心冷。

        此时此刻,他只希望凤氏家族的那位能及时开口为段凌天解围。

        他相信。只要那位开了口,这大汉王朝的皇帝就算对段凌天再有不满,也要给那位几分薄面。

        “既然是你黑石帝国的人,那你这个代表一样难辞其咎!你们二人,都要罚。”

        皇帝语气平静,就好像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凭什么?!”

        而就在这时,一直静静的看着事态展的段凌天,再也坐不住了,身形一动,立在雍王的身前,抬头望向那大汉王朝的皇帝,轻喝道。

        凭什么?

        段凌天的轻喝,传遍了整个囚斗场。

        嘶!嘶!嘶!嘶!嘶!

        ……

        一时间,囚斗场周围,倒吸冷气之声此起彼伏,连绵不绝。

        大多数人只觉得头皮麻。

        这个来自黑石帝国的年轻人,疯了不成?

        就算他天赋再高,可毕竟没有成长起来,只要大汉王朝皇帝一句话,他几乎只剩下十死无生的结局。

        “凭什么?”

        皇帝脸上的平静,终于被段凌天打破,只见他猛然踏前一步,威严的声音再次传出,“就凭朕是大汉王朝的皇帝,主宰着整个大汉王朝……这个,够了吗?”

        面对皇帝的以势压人,段凌天脸色不变。

        或者说,他根本就没有一丁点的担心。

        就算这大汉王朝的皇帝想要动他,凤无道也不会肯,且不说他现在和凤无道一家的交情不浅,就算没有交情,凤无道也不会袖手旁观。

        毕竟,他是预言中的那个天舞命中注定的男人,能救天舞性命的男人。

        “段凌天。”

        苏立脸色微变,为段凌天捏了一把冷汗。

        而其他的黑石帝国青年才俊,除了龙云面无表情,其他人都有些担心的看向段凌天。

        “内心狭隘,小题大作……真不知道,大汉王朝怎么会有你这样的皇帝。”

        段凌天抬头看向皇帝,一脸平静,不紧不慢的说道。

        在段凌天的字典里,向来都是人不犯我。我不犯人,要是真有人主动惹他,那他也不会怕事。

        不管对方是什么人,有什么惊人的身份……

        “放肆!”

        就在皇帝被段凌天气得脸色一变的时候,那两个守在八抬大轿前的老人脸色大变,惊喝出声。

        另外,那八个抬着轿子的军士。此时此刻眼中也是寒光四射,死死的盯着段凌天。

        仿佛随时准备弃轿而出。对段凌天出手。

        至于另外两个青年男子。

        其中那个黑衣青年脸色微微一变,而另外那个白衣青年看向段凌天时,却是一脸的忌惮。

        相比于皇室的其他人而言,他对段凌天更加熟悉,知道段凌天和凤氏家族那位的关系不浅。

        “大言不惭,羞辱陛下……该杀!”

        八抬大轿前的一个老人,话音刚落,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道闪电,直射段凌天的所在。

        “爹!”

        凤氏家族专属的上等观众席上。凤天舞焦急的看向凤无道。

        只是,凤无道却没有任何动作,只是摇了摇头,“放心吧,他不会有事。”

        而几乎在凤无道话音刚落的瞬间,那个老人已经到了段凌天的不远处,抬手之间。浩瀚的元力肆虐。

        紧接着就是一掌拍出,掀起一阵风云动荡。

        哗!

        下一刻,一道凝形的巨大掌印,呼啸而出,笼罩向段凌天的所在。

        “住手!”

        就在段凌天以为凤无道要出手的时候,一道略显熟悉的声音。在段凌天的耳边炸开,充斥着几分焦急。

        紧接着,一阵刺耳的风啸声袭来。

        咻!

        一道凝实的剑芒破空而来,轻而易举的击碎了那一道席卷向段凌天的巨大掌印。

        与此同时。

        呼!

        一道高大的身影,现身于段凌天的身前,将段凌天牢牢的护在了身后。

        “项阁主?”

        念及刚才熟悉的声音,再看到眼前熟悉的背影。段凌天认出了及时出现将他救下之人。

        正是那汉河城聚宝阁的阁主,也是大汉王朝炼器师公会总会的副会长项英。

        “我们又见面了……一会再叙旧。”

        项英转头,对段凌天微微一笑,旋即才重新回过头去。

        他没有去看那个对段凌天出手的老人,而是看向那大汉王朝的皇帝,“陛下,这位是我的小兄弟……今日之事,还请看在我的面子上,饶我这小兄弟一回,如何?”

        “项英!”

        皇帝看到项英出现,眉头微微皱起,听到项英的话,他摇了摇头,“这件事与你无关,你最好不要牵连进来!”

        如果是别的事,他或许会给项英几分薄面。

        毕竟,项英乃是大汉王朝少有的四品炼器师,给四品炼器师几分人情,有利而无害。

        只是,念及段凌天刚才当众对他的羞辱,他的心里邪火升腾,久久难以湮灭,恨不得段凌天立马惨死当场。

        要不是他是大汉王朝皇帝,一举一动代表着大汉王朝,他早就自己亲自出手抹杀了这段凌天。

        皇帝的决然,出乎项英的预料。

        一时间,项英有些迟疑了。

        如果他继续坚持,无疑要得罪皇帝。

        可要是不坚持,段凌天今日怕是就要死在这里。

        突然,项英脑海中灵光一闪,看向皇帝,元力凝音说道:“陛下,有一件事我务必要跟你说明……我的这位小兄弟身后,有一位和他关系不浅的三品炼器师。”

        三品炼器师!

        本来一脸决然的皇帝,听到项英的元力凝音后,脸色微微一变,双眸深处多了几分忌惮。

        “你说的可是真的?”

        这时,皇帝有些迟疑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