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76章 我想他了

第676章 我想他了

        不到一个小时,段凌天手里的紫铜丹火骤然湮灭。

        呼!

        而一根赤红色的精致长鞭,也缓缓的落在了他的手里,其上闪烁着一缕缕赤红色的光泽,极为绚丽。

        “天舞。”

        段凌天微笑着将手里的长鞭交到凤天舞的手里,“你试试。”

        “谢谢段大哥!”

        凤天舞俏脸上充斥着难以抑制的兴奋,如获珍宝般的接过了段凌天手里的长鞭,深吸一口气,手中元力肆虐,融入长鞭之中。

        顿时,赤红色的长鞭仿佛被赋予了灵性,轻拂起来,就好像化作了一条赤红色的蟒蛇。

        咻!

        凤天舞手一抖,长鞭瞬间扫出,宛如毒蛇出洞,去势汹汹。

        与此同时,虚空之上,先是出现十头远古角龙虚影,紧接着又出现七头远古角龙虚影……

        十七头远古角龙虚影交汇在一起,栩栩如生,气势如虹。

        “又……又是增幅七成?”

        收起手中灵鞭的凤天舞,望着自己头顶虚空之上,那逐渐消散的十七头远古角龙虚影,一时忍不住呆滞了。

        “这……”

        而站在一旁的凤无道、空老和徐婆三人,如今也是目瞪口呆。

        眼前的一幕,完全出乎他们的意料。

        倒不是因为亲眼目睹段凌天炼制出三品灵器,他们才如此惊讶。

        早在段凌天凝出紫铜丹火的时候,他们就知道段凌天确实是一位三品炼器师,而三品炼器师想要炼制三品灵器并不难。

        现在,他们之所以惊讶,却是因为凤天舞手中灵鞭的增幅之力。

        虽然,他们先前见识过段凌天那柄剑的七成增幅之力,可他们却只以为那是段凌天运气好,才炼制出那等堪称三品灵器中的极品中的极品。

        谁曾想到,段凌天这一次又炼制出了一件可以增幅七成的三品灵器。

        让他们震撼莫名。

        会是运气吗?

        一时间,不只是凤无道三人。就算是凤天舞,也被自己手中灵鞭的增幅之力给惊到了。

        在他们看来,这或许是运气。

        很快,四人的目光再次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如今,段凌天已经开始炼制第二件三品灵器,这件三品灵器是为凤无道炼制的,凤无道随身兵器是剑。

        对于剑。段凌天再熟悉不过,所以炼制起来。比炼制凤天舞手里那条灵鞭的度还要快。

        仅两个小时,段凌天就炼制出了一柄全新的三品灵剑。

        “好快!”

        段凌天的炼器度之快,让曾经见识过四品炼器师炼制四品灵器的空老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如果他没有记错的话。

        就算是他认识的那几位大汉王朝中知名的四品炼器师,炼制灵器最快的一个,似乎都要花费十来个小时,才能炼制出一件四品灵器。

        可到了段凌天这里,更高品级的三品灵器,只需要两个小时就能炼制成功。

        “哼!那几个家伙,过去没少在我面前吹嘘……要是让他们知道段兄弟炼制三品灵器只需要花费两个小时。我看他们谁还敢再吹嘘!”

        空老低哼一声,喃喃自语。

        “凤叔叔。”

        段凌天抬手间,手里通体碧青色的三尺青锋,呼啸而出,被他的元力带着悬浮在凤无道的身前。

        凤无道轻轻点头,旋即一抬手,身前的三尺青锋已经到了凤天舞的身前。

        “爹?”

        凤天舞一怔。

        “试试吧。”

        凤无道对凤天舞说道。

        凤天舞闻言。深吸一口气,将手里的三品灵鞭如获珍宝般收进纳戒,旋即才握住了段凌天刚炼制的三品灵剑。

        三品灵剑通体碧青色,周围隐约有青光在闪烁,配合锋利的剑锋,给人一种无坚不摧的感觉。

        呼!

        凤天舞手中元力升腾。继而涌入三品灵剑之中。

        紧接着。

        哗!

        在凤天舞头顶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开始动荡,十头远古角龙虚影直接凝聚成形,张牙舞爪,蜿蜒而落。

        而在十头远古角龙虚影的一侧,又有数头远古角龙虚影在迅凝形……

        与此同时。

        凤无道、空老和徐婆三人,几乎同时屏住了呼吸。一脸凝重的望着那缓缓凝形的数头远古角龙虚影。

        很快,额外的七头远古角龙虚影,再次出现在他们的眼前。

        “又是增幅七成!”

        空老嘴角一抽,神容略微有些木讷。

        徐婆惊呆了。

        至于凤无道,心里生出一个大胆的猜测。

        那就是。

        只要是段凌天炼制出来的三品灵器,应该都是极品中的极品……

        一次两次是运气,第三次还是如此,不太可能又是运气!

        果不其然。

        随着段凌天继续出手,最后两件三品灵器被他炼制出来,一样展现出了七成的增幅之力。

        到了这个时候,凤无道彻底确认了自己的猜测。

        只要是段凌天出手炼制的三品灵器,必定拥有七成的增幅之力。

        现在,不只是凤无道确认,就算是凤天舞、空老和徐婆三人,也都确认了下来。

        一时间,几人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就好像在看一只怪物。

        如此年纪的三品炼器师,已经足以让人震骇莫名。

        可段凌天倒好,不只是三品炼器师,还是可以轻松炼制出增幅七成力量的三品灵器的炼器师。

        虽然,他们对三品以上的炼器师一无所知。

        但他们可以想象,想要炼制出七成增幅之力的三品灵器,对一般的三品炼器师而言,肯定不是一件简单的事。

        “一个不留神,天都快亮了……我去休息一会。”

        段凌天看了一眼正神采奕奕盯着他的四人,伸了个懒腰,直接开溜。

        一时间。只剩下四人面面相觑。

        “怪物!”

        最后,除了凤天舞以外,凤无道、空老和徐婆三人几乎是异口同声。

        “舞儿,你也回去休息一会……马上就天亮了。届时,王朝武比第二阶段将开始。”

        凤无道对凤天舞说道。

        “嗯。”

        凤天舞应声离开,她的俏脸上看不出一丝疲惫,秋眸中神采奕奕。根本不像是一晚上没睡的人。

        其实,对凤天舞这个层次的武者来说。就算是少睡个十天八天,都不会有什么不好的影响。

        “看来……我们还是小看了段兄弟。”

        空老反复看着手里的五品灵器,良久之后,长叹一声。

        “他肯定是小姐命中注定的那个男人!”

        徐婆一脸肯定。

        “确实是小看他了。”

        凤无道轻轻点头,反复看着手里的三品灵剑,不知何时,他的嘴角上已然噙起了一抹淡淡的笑意。

        段凌天回房后,并没有睡觉。

        “没想到,这炼制了一个晚上的灵器。我竟然一点困意都没有……看来,我的记忆已经彻底和轮回武帝的记忆契合了。”

        盘腿坐在床上,段凌天暗道。

        和轮回武帝的记忆彻底契合,也就意味着段凌天真正继承了轮回武帝的一切,包括某些方面的经验和手段。

        就拿今天晚上的炼器来说。

        换作是以前,段凌天这样连续炼制几件灵器,早就累趴下了。

        可现在。却没有感到丝毫的疲惫。

        “今日炼制那几件三品灵器,信手拈来,就好像我施展的炼器手段和我懂得的炼器经验都是与生俱来的一般。”

        段凌天摊开双手,目不转睛的看着。

        “距离天亮还有几个小时……可以小睡一阵。”

        念头陡转之间,段凌天在床上躺下,闭上双眸。缓缓入睡。

        睡梦中,他做了一个很长的梦。

        梦中,他和两个如花似玉的未婚妻重逢,过得安静祥和的生活,没有争斗,没有压力……

        隐居山里,男耕女织。活得自在。

        很快,可儿和小菲儿相继有了身孕。

        眼看就要为人父,段凌天似是察觉到了什么,一个激灵,醒了过来。

        “段大哥,我们要出了。”

        房外传来一道悦耳动听的声音。

        段凌天听得出来,这是凤天舞的声音。

        他的嘴角,不知不觉间噙起了一抹苦笑,“眼看着就要过过当爹的瘾了……天舞这一喊,这梦算是破碎了。”

        梳洗换衣的时候,段凌天的脑海中,依然在不断的闪现着两道窈窕倩丽的身影。

        正是他的两个未婚妻:

        可儿,李菲。

        “可儿,小菲儿……你们现在过得怎么样?”

        段凌天喃喃自语。

        域外。

        一座雄伟险峻的山峰之上,终年白雪皑皑,整座山仿佛披上了一层银装。

        突然。

        呼!呼!

        两道迅疾的窈窕身影,并肩御空而起,片刻就到了雪山之外,凌于空中。

        这是两位一身白衣,容貌堪称倾国倾城的女子。

        二女容貌不相上下,却又完全不是一个类型,各有千秋。

        “菲儿姐姐。”

        突然,其中一个白衣女子,望着南边的方向,喃喃道:“你说……少爷现在会在干什么?”

        女子言语之间,一双秋眸中,尽显思念。

        “我……我也不知道。”

        另一个白衣女子轻轻摇头,本来略显冰冷的秋眸,仿佛冰雪融化一般,绽放出浓浓的暖意,“不过……我想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