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63章 封魔碑异动

第663章 封魔碑异动

        “一个来自小小皇国的人,竟有如此一身修为,甚至远胜当年的我……纵观大汉王朝,他可以称得上是独一无二!”

        凤无道心中暗叹。

        没过多久,天色逐渐昏暗下来,夜幕降临。

        当晚,段凌天和凤天舞、凤天舞、空老和徐婆围坐在一起,中间桌上摆满了美酒佳肴,正是徐婆准备的。

        几人坐在一起吃饭,时而闲聊。

        “明日就是王朝武比,以凌天小子你的实力,想要从中脱颖而出,获得十朝会武资格,并非什么难事……不过,你要是想在十朝会武中取得不俗的成绩,却必须让自身的修为更上一层楼。”

        凤无道看向段凌天,缓缓说道。

        段凌天点头,这个他早有心理准备。

        很快,段凌天想起一件事,忍不住问道:“凤叔叔,今日我听说,那王朝武比,凤氏家族只有两个举荐名额?”

        “嗯。”

        凤无道点了点头。

        “怎么会这样?”

        段凌天一脸不解的问道:“就算是各大帝国,各自都有十个名额……凤氏家族,难道还不如区区一方帝国?”

        帝国,无疑是一尊庞然大物。

        可要是像凤氏家族这样的势力,如果想要横扫帝国,而帝国又没有大汉王朝皇室庇护的话,帝国根本抵挡不住。

        大汉王朝麾下的各大帝国,各自顶多也就只有一个洞虚境强者。

        而在凤氏家族中,却有不少的洞虚境强者。

        “不能这样比?”

        凤无道摇了摇头,明显知道一些什么。

        “嗯?”

        段凌天一脸不解,“为何不能这样比?”

        凤无道笑道:“你可知道,这一次的王朝武比,又分为两个阶段。”

        “两个阶段?”

        段凌天一怔。

        “是,两个阶段。”

        凤无道点了点头,旋即又道:“明日,便是王朝武比的第一阶段……明日。大汉王朝的青年才俊,不会出手。”

        听到凤无道的话,段凌天沉吟片刻,方才好奇道:“难不成明日只是各大帝国的青年才俊相争?”

        “嗯。”

        凤无道再次点头,“明日,各大帝国将决出的最强的三十个青年才俊……这三十个青年才俊,获得参与王朝武比第二阶段的资格。”

        “王朝武比的第二阶段。这三十个青年才俊将和我们大汉王朝的青年才俊一起争夺十朝会武的资格。”

        “现在,你能明白为何我们凤氏家族只有两个举荐名额了吧?”

        面对凤无道最后的询问。

        段凌天点了点头。

        “其实。不只是我们凤氏家族。”

        凤无道接着说道:“这一次的王朝武比,除了皇室有三个举荐名额,像我们凤氏家族这般在大汉王朝范围内较为显赫的势力,各自都只有两个举荐名额……至于那些寻常势力,更是只有一个举荐名额。”

        段凌天恍然大悟。

        “这么说来,那张氏家族,还有夜氏家族,都只有两个名额?”

        凤天舞看向凤无道。

        “嗯。”

        凤无道点头。

        段凌天双眸一闪,对于明日的王朝武比。顿时有些意兴阑珊。

        明天,是各大帝国青年才俊的争斗。

        对此,段凌天并不怎么感兴趣。

        倒不是他看不起各大帝国的青年才俊,而是身为区区一方帝国的青年才俊,实力较之大汉王朝顶尖一流的青年才俊,还是有限。

        “别人且不说,就说和我一起从黑石帝国过来的墨轩……他。一年前虽是黑石帝国第一青年才俊,可他过去一年里有所奇遇,否则,顶天了也就只是入虚境五重。”

        段凌天暗道。

        酒足饭饱后,段凌天等人各自散去。

        “段大哥,明天见。”

        在一个雅致的小院外。凤天舞跟段凌天打了声招呼后,转身回了小院。

        段凌天这才离开,回自己的小院去了。

        当晚,段凌天握着风之意境碎片,继续领悟。

        当然,他心里清楚,刚刚领悟八重风之意境的他。不可能在短时间内领悟九重风之意境。

        “我也不贪心……三、四个月后,让我领悟九重风之意境;七、八个月后,让我领悟一重中阶风之意境就行。。”

        段凌天眉头一掀,心里想道。

        如果有人知道段凌天现在的想法,肯定会一阵无语。

        这还叫不贪心?

        夜色渐深,段凌天终是收起了风之意境碎片,躺在床上,沉沉的睡了过去。

        他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睡过觉了。

        段凌天睡过去后,一缕缕月光,自敞开的窗前斜射而入,星星点点的洒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如果现在段凌天在房外,必然可以现。

        今晚的月亮很圆很圆,是一轮满月。

        突然,正好有一缕月光,洒落在段凌天手上的纳戒上。

        从外面,看不出有任何不妥。

        可在纳戒内的空间中,却是生了异变。

        安静无比的纳戒空间,各种各样的东西整齐的摆放在各处,井井有序。

        这些东西,都是段凌天以意念摆放的。

        而就在此刻,在纳戒空间一个不起眼的角落,突然出一阵阵轻微的声音。

        如果仔细看,可以看到,在那个角落里,正有一块断裂的石碑在轻微的颤抖着……

        与此同时,一缕月光,也不知通过什么途径,竟是从纳戒外传递而入,源源不断的涌入石碑之中。

        石碑颤抖的频率,越来越快。

        不知道过了多久。

        或许是天开始亮了,月光也逐渐的湮灭。

        而在石碑的表面,却多出了一缕淡淡的月华光泽,光泽逐渐的融入石碑表面古怪的名字中,继而消失不见。

        直到最后一丝月光消失。石碑生了异动。

        呼!

        石碑凭空飞起,继而狠狠的飞出,砸向纳戒空间一侧的一堆元石,将所有元石砸散。

        紧接着,石碑继续飞出,又将闲置在另一边的一些药材砸散。

        呼!呼!呼!呼!呼!

        ……

        石碑一次次飞出,每一次飞出。都将纳戒空间里面的一切砸得一团糟。

        渐渐的,石碑仿佛失去了力气。彻底沉寂下来。

        可以想象。

        如果让段凌天看到纳戒空间里面的一切,肯定会大惊失色。

        只是,现在的段凌天,却不知道纳戒空间里面生的一切。

        纳戒之外,又是另一个世界。

        天色逐渐的明亮起来,而躺在床上的段凌天也醒转了过来。

        “王朝武比……要开始了。”

        段凌天随意梳洗了一下后,心里一动,从纳戒空间里面取出了一套新衣服换上。

        只是,当他准备将身上的睡衣丢进纳戒的时候。却是彻底愣住了。

        天!

        生了什么事?

        段凌天心意一动,纳戒里面的空间毫无保留的出现在他的眼前。

        只是,如今的纳戒空间,却让他一阵愣。

        乱!

        太乱了!

        “怎么回事?要不是这是纳戒空间,不能容纳有生命的东西进入……我还真以为闹贼了。”

        段凌天嘴角一抽。

        要不是他无比确定自己纳戒空间里面的情况,他还真以为里面本来就是这么乱的。

        想了半天,段凌天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算了。先把东西整理好。”

        虽然纳戒空间一团糟,但幸运的是,段凌天存放在里面的东西并没有被破坏,很快,这些东西都被他一个念头放回远处。

        “连这块封魔碑都跑这里来了……”

        将大部分东西放回去后,段凌天现。那块当初他在赤霄王国的死亡沼泽得到的断裂石碑,竟然也不在角落里了。

        “纳戒空间里面到底生了什么事?连封魔碑这么重的东西,都从那边的角落跑到了这里。”

        现在,段凌天背后凉嗖嗖的,只觉得有些邪门。

        封魔碑,正是当初段凌天深入死亡沼泽,意欲寻找他爹段如风的生死之谜时。在那个古怪的地下宫殿中得到的。

        当时,在封魔碑里面,还有一个强大至极的灵魂,从封魔碑中掠出,想要夺取他的身体。

        那个时候,段凌天就现,那个灵魂,甚至比轮回武帝的灵魂还要强大。

        或许,那个灵魂所属的主人,曾经比轮回武帝更强!

        而那个强大的灵魂消失后,这块本来容纳那个灵魂的封魔碑,也到了段凌天的手里,一直存放在纳戒的角落。

        如果不是因为今天这事,段凌天都快把它给忘了。

        呼!

        段凌天心意一动,他的手里多出了一块断裂石碑。

        正是封魔碑。

        “也不知道这封魔碑上的是什么文字……轮回武帝历经两世,竟然都不认识这种文字。”

        摇了摇头,段凌天又将封魔碑重新收回了纳戒之中。

        “不行,我要赶紧换个纳戒……这个纳戒太邪门了。”

        段凌天想到手上的纳戒里面的空间生的事,只感觉一阵毛骨悚然,连忙取出另外一枚纳戒,将这枚纳戒里面的东西统统转移了过去。

        至于这枚纳戒。

        嗤!

        随着段凌天抬手,三品器火现,纳戒很快就被段凌天燃成了一滩液体。

        段凌天一个念头,液体逐渐的化作一个烛台。

        将烛台随手放在桌上,段凌天才离开房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