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62章 八重风之意境

第662章 八重风之意境

        一颗颗流星,自天边掠过,就好像长了眼睛一般,一对一的撞上了那漫天席卷而来的风刃。

        不只如此,另外还有两颗巨大无比的流星,直掠而出,迎上了凤云飞的那两道凝形爪印。

        凤云飞的这两道爪印,也是他的攻击中最强的。

        轰!轰!轰!轰!轰!

        ……

        虚空之中,或红或白的元力和火之意境交错在一起形成的流星,不断和风刃撞在一起,轰然炸开。

        炸开之后,就宛如化作了一朵朵璀璨的烟花,引人瞩目。

        很快,在场之人又看到。

        凤天舞出手的攻击,摧枯拉朽般碾压了凤云飞的攻击后,去势不减的掠出。

        不一会儿,那漫天的流星向着一处席卷而去,再次汇聚在一起,形成一柄利剑,横在了凤云飞的喉咙前面。

        利剑就那么悬浮着……

        只需要一动,凤云飞就将惨死当场。

        “我……我败了。”

        感受到喉咙间传来的寒意,凤云飞脸色惨白,双腿宛如灌铅一般,难以移动分毫。

        远处的红衣女子头顶虚空之上,正有十八头远古角龙之力盘旋在那里,不断的舞动,栩栩如生。

        入虚境七重!

        八重火之意境!

        这,就是他现在所面临的对手的实力。

        刚才,他想过躲开,可对方的实力之强,却让他无处可躲。

        有生以来,他的内心深处,第一次升起极度无力的挫败感。

        这种挫败感,就算是他在面临凤氏家族青年一辈最强者凤云翔时,都不曾有过。

        凤云翔比他强,他不否认。

        可凤云翔的年纪毕竟和他相仿,而且强得不多。

        而眼前的这个红衣女子,论年纪,似乎比他小上十岁有余……

        如此年轻的女子。拥有如此实力,让他只感觉自己这些年来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哗

        与此同时,围观的一群凤氏家族子弟,彻底沸腾了起来。

        天!

        他们没眼花吧?

        一招!

        仅一招,凤天舞就击败了凤云飞?

        眼前的一幕,实在让他们难以置信,有些人甚至觉得自己是不是在做梦……

        只是。当他们狠狠伸手去捏大腿,大腿上传来的疼痛。却又在告诉着他们:

        他们没有做梦!

        他们看到的这一切,都是真的。

        一个目测不到二十五岁的年轻女子,击败了他们凤氏家族青年一辈的第二强者凤云飞!

        “天舞小姐不愧是大爷的女儿,继承了大爷的天赋。”

        “太可怕了!就算是大爷当年如此年纪之时,似乎都不如天舞小姐吧?”

        “我还以为天舞小姐要败给云飞少爷呢……却没想到,天舞小姐只用了一招,就将云飞少爷击败了。”

        “天舞小姐,不只是入虚境七重武者,更领悟了八重火之意境……她的悟性。比她的一身天赋还要逆天!”

        ……

        围观的一群凤氏家族子弟,议论纷纷,久久未能停歇。

        他们的目光中,尽是炙热和崇拜。

        凤天舞的实力,折服了他们。

        呼!

        凤天舞那被火之意境缠绕的元力所化作的抵在凤云飞喉咙一侧的利剑,逐渐的消散,陨灭在虚空之中。

        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紧接着。她淡淡的扫了凤云飞一眼,便不再理会。

        “凌天哥哥,我们回去吧。“

        凤天舞的目光转移到段凌天身上的时候,脸上绽放出自内心的笑容,让不少凤氏家族男性子弟看呆了。

        “嗯?”

        段凌天闻声,这才回过神来。

        刚才凤天舞的手段。一样出乎他的意料。

        虽然,他有心理准备,觉得凤天舞身为火灵之体的拥有者,在火之意境上的领悟不会低。

        可他却也没有想到。

        凤天舞的火之意境,竟然领悟到了第八重。

        “火灵之体的拥有者,难怪又被称之为火的宠儿……若非火的宠儿,如何能在没有意境碎片辅助的情况下。在如此年纪就领悟八重火之意境?”

        段凌天心中叹然。

        眼看段凌天和凤天舞的背影消失在眼前,包括凤云飞在内的一群凤氏家族子弟,这才回过神来。

        “难怪除了云翔少爷以外,另一个名额会给天舞小姐……天舞小姐的实力,确实比云飞少爷强,而且强多了。”

        “是啊,以天舞小姐的实力,就算跟云翔少爷比,怕也是难分高下。”

        “如果不用灵器,确实是难分高下……可一旦用灵器,应该还是云翔少爷更胜一筹。毕竟,云翔少爷已经是入虚境八重武者,元力基础强。另外,云翔少爷还领悟了七重刀之意境。”

        “说得也是……不过,论年纪,天舞小姐却是和云翔少爷没得比。等天舞小姐和云翔少爷一般年纪,现在的云翔少爷,怕是连给天舞小姐提鞋都不配。”

        “是啊,天舞小姐还年轻,能被掘的潜力还很大。”

        “不愧是我们凤氏家族大爷的女儿,果然非凡!”

        ……

        随着一群凤氏家族子弟散去。

        没过多久,凤氏家族上上下下,都知道了凤天舞的实力。

        凤天舞,很快就被公认为凤氏家族近百年来,继凤无道后的又一绝世之才!

        最让人震惊的,自然还是因为凤天舞的性别。

        一个女子有如此天赋和悟性,让人震撼。

        就在凤氏家族上下闹腾的时候,段凌天和凤天舞已经回到了属于凤无道的私人府邸,立在后院之中。

        两人相对而站,对峙着。

        不远处的凉亭内,凤无道和空老相对而坐,饶有兴致的看着对峙的段凌天和凤天舞。

        此时此刻,凤天舞面对段凌天时,却不像先前面对凤云飞时一般。

        凤云飞,她没放在眼里。

        可远处的段凌天。落在她的眼里,却是显得高深莫测。

        特别是段凌天脸上的自信笑容,不知不觉间感染了她,让她潜意识里觉得段凌天是多么的无懈可击。

        深吸一口气,凤天舞移开了目光。

        她知道,如果继续以这种状态下去,她将不战而败。

        “段大哥。小心了!”

        凤天舞轻喝一声,选择了先制人。整个人掠动而出,宛如化作了一道熊熊的火焰,席卷向段凌天。

        仿佛想要将段凌天吞没。

        哗!

        虚空之上,十八头远古角龙虚影,飞掠而出,气势如虹。

        凤天舞一出手,便是一身元力和意境全爆,没有任何的保留。

        段凌天站在原地,不动如山。

        眼看凤天舞化作的火焰。即将掠向自己,他的身上,终于浮起了一缕缕乳白色的火焰……正是燃烧而起的元力。

        不只如此,在元力之间,俨然多出一缕缕青色的罡气,弥漫着奇异的气息。

        风之意境!

        “天舞,接我一指!”

        段凌天话音刚落的时间。右手闪电般掠出,如有神助。

        风雷指!

        一指点出,刺啸声起。

        凝聚的元力指劲,自段凌天指尖掠出,缠绕着深邃的青色罡气,迎上了扑过来的凤天舞。

        啪!

        随着元力指劲击中凤天舞。一阵轻响突然响起。

        只见凤天舞身形一顿,伴随她而出的火焰掌印,瞬间被击碎。

        不过,元力指劲也因此消耗了一部。

        “八重风之意境!”

        凤天舞惊呼一声的同时,身形再次掠动,如火焰般席卷向一旁,堪堪让过了段凌天那去势不减的元力指劲。

        元力指劲飞掠而出。最后摧枯拉朽般的没入了地面,消失不见。

        呼!

        段凌天立在原地,镇定的收手,一动不动。

        刚才的出手,甚至没有让段凌天身上的衣袍动荡半分……

        “入虚境八重?”

        望着段凌天头顶之上的十九头远古角龙虚影,凤天舞的脸上浮现几分惊容。

        这几年来,她的进步,她都觉得已经算是变态。

        而她之所以有这样的进步,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因为她是火灵之体拥有者的缘故。

        可段凌天呢?

        段凌天可不是什么先天灵体,只是一个普通得不能再普通的武者。

        “段大哥,你真厉害。”

        凤天舞忍不住惊叹。

        “天舞,还要继续吗?”

        段凌天笑问。

        “不用了。”

        凤天舞苦笑摇头,“段大哥,你要是早说你已经突破到入虚境八重,并且领悟了八重风之意境,我就不和你切磋了。”

        如果早知道段凌天的一身修为,她又何必送上门去找虐?

        入虚境八重?

        段凌天忍不住暗笑。

        看来,他刻意隐藏修为的事,并没有被天舞这丫头识破。

        要知道,现在的他可不是什么入虚境八重武者,而是入虚境九重武者。

        至于风之意境,昨天刚突破到第八重。

        “凌天小子,你隐藏得还真是深呐。”

        这时,凉亭中坐着的凤无道站了起来,缓步走出凉亭,上下审视着段凌天,脸上尽是惊叹之色。

        眼前的紫衣青年,当年第一次见面的时候,他就觉得对方非比寻常。

        “或许,那个预言确实是真的……否则,冥冥之中,又岂会让舞儿遇上他呢?”

        凤无道心里一动。

        此时此刻,他更是确信。

        段凌天,就是预言中的那个男人,可以救他女儿的那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