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56章 凤浩之死

第656章 凤浩之死

        言语之间,就好像段凌天今日必死无疑一般。

        “怎么?到现在你还觉得你能杀我?”

        面对夜湘的自不量力,段凌天忍不住讽笑。

        “我是不能杀你,但我夜氏家族强者如云,要杀你一个毛头小子,却是再简单不过。”

        夜湘擦去嘴角的血渍,冷笑连连。

        “这么说来,我无论如何都难逃一死……就算我现在杀死你,也不需要有任何顾虑了?”

        段凌天一边笑着,一边跨前一步。

        段凌天的的欧诺个做,让夜湘脸色大变,慌忙喝道:“小子,你再上前一步,我让你身边的这个贱婢也死无葬身之地!”

        而就这时,脸色骤然沉下的段凌天,再次出手。

        啪!

        又是一个耳光,甩得夜湘另一边脸也肿胀起来,变成了猪头,步上了凤浩的后尘。

        “你……你……”

        夜湘被段凌天扇得头昏眼花,半天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谁再敢侮辱天舞一句,我把他的舌头割下来!”

        段凌天双眸闪烁着寒光,厉喝道。

        顿时,夜湘和凤浩吓得不敢再多说一句,但两人的目光深处,还是夹杂着无比狠毒的光泽。

        如果他们有足够的实力,早就将段凌天给干掉了。

        现在,纯粹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

        夜湘和凤浩两人的目光,段凌天自然现了,但他却懒得理会。

        “天舞,这里没意思,我们回去吧。”

        段凌天看向凤天舞,微笑说道。

        “嗯。”

        凤天舞本来有些痴迷的看着段凌天,眼见段凌天望过来,顿时羞得低下了头。

        只是,很快,凤天舞俏脸变色。

        “天舞。怎么了?!”

        看到凤天舞剧变的脸色,段凌天心里一蹬。

        嗖!

        只是,凤天舞却没有回应段凌天,整个人直接飞掠而出,宛如一团赤红色的火焰,席卷向那凤浩的所在。

        刹那间,凤浩被火焰笼罩。

        “啊!!”

        一声凄厉的惨叫。骤然响起,旋即又戛然而止。

        下一刻。火焰一抖,化作了一道火红色的身影,现出了一道婀娜多姿的身影。

        轰!

        一声巨响传来,却是那凤浩瞪着一双眸子,整个人直直的倒在地上,彻底没有了声息。

        死了。

        凤浩的尸体倒地后,周围一片死寂。

        围观的一群凤氏家族子弟,盯着眼前身穿一袭火红色衣衫的女子,尽皆目瞪口呆。半天说不出话来。

        良久,他们才回过神来。

        “天!我不是眼花吧?她……她杀了凤浩?”

        “凤浩可是三长老的唯一的孙子,三长老儿子死得早,他那一脉可就只剩下凤浩一人……凤浩一死,他那一脉就算是彻底断子绝孙了!”

        “太狠了!他杀死了凤浩,就算她是徐前辈的孙女,大爷怕也是保不住她了。”

        “是啊。大爷就算再尊重徐前辈,可徐前辈的孙女却是杀了三长老的独孙……这一次,大爷若插手,怕也是不好对三长老交待。”

        ……

        一群凤家子弟窃窃私语。

        不少人看向凤天舞,忍不住摇了摇头,眼中流露出一丝丝怜悯之色。

        很显然。他们都不觉得凤天舞能活下来。

        “天舞。”

        眼看凤天舞直接出手杀死凤浩,段凌天也忍不住愣了一愣。

        不过,也仅仅是愣了一愣而已。

        淡淡的扫了那站在一旁,身体瑟瑟抖的夜湘一眼,段凌天的目光转移到凤天舞的身上,微笑道:“天舞,我们回去吧。”

        “嗯。”

        凤天舞的俏脸上。本来好像覆盖了一层冰霜,可听到段凌天的话后,却是逐渐的消融了下来。

        紧接着,她和段凌天并肩而行,离开了凤家演武场。

        轰!

        段凌天和凤天舞刚走,那夜湘就再也支撑不住,瘫倒在地,额头上直冒冷汗。

        刚才的那一刻,他只感觉死亡是那么的临近。

        不管是那个紫衣青年,还是那个红衣女子,实力都远胜他,非他所能及。

        要杀他轻而易举。

        现在,他只觉得自己捡回了一条命。

        不过,想到自己刚才受到的羞辱,他的双眸还是闪起了慑人的寒光,“就算你们再强又如何?终究只是两个小辈。”

        “大庭广众之下,羞辱我这个夜氏家族二少爷,等同于打夜氏家族的脸……我倒是要看看,你们如何承受我夜氏家族族长的怒火!”

        深吸一口气,夜湘好像打了鸡血一般,猛然站起,往凤家府邸外行去。

        至于他的朋友凤浩的尸体,他却是没有去理会。

        而此时此刻,段凌天和凤天舞也到了凤无道所居的那座府中府外。

        “段大哥,你怎么不问我为何要杀他?”

        一路上都显得平静无比的气氛,终是被凤天舞给打破。

        “没必要问。”

        段凌天摇了摇头,微微一笑,“既然天舞你都亲自出手了,那自然是他说了不该说的话……他,肯定该死!”

        言语之间,对凤天舞无条件支持。

        而听到段凌天的话,凤天舞的脸上终于浮现出一抹笑容。

        “段大哥,我们回去吧。”

        凤天舞招呼段凌天一声,两人一起回到府中府中。

        回来后,段凌天就现雍王已经不在了。

        “他说他先回去了……另外,我跟他说了,剩下的十天,你就住在我这里。”

        凤无道对段凌天说道。

        “嗯。”

        段凌天点了点头,没有拒绝。

        “另外,你和那张氏家族族长夫人之间的矛盾,我听他说了……这件事,我已经让空老去帮你解决。”

        凤无道接着说道:“以后,那张氏家族的族长夫人,将不会再对你使绊子。”

        “多谢凤叔叔。”

        段凌天连忙道谢。

        “张氏家族?段大哥。怎么回事?”

        凤天舞好奇的看向段凌天。

        “其实也没什么事,一些小事而已。”

        紧接着,段凌天便将自己在张氏家族的遭遇,以及那张氏家族的族长夫人两次派人来杀自己的事,一一说出。

        “什么?!她想杀段大哥你?”

        凤天舞俏脸变色。

        “放心吧,我没事。”

        段凌天摇了摇头,旋即看向凤无道。“凤叔叔,那张氏家族的族长夫人。除了有张氏家族作为依靠以外,她的娘家势力似乎也不弱。”

        “放心。”

        凤无道一脸平静,眼中流露出强大的自信,“从今往后,那张氏家族的族长夫人,见到你,将会像老鼠见到猫一样。”

        闻言,段凌天暗自倒吸一口冷气。

        此时此刻,他真正意识到了凤无道的霸道。

        张氏家族。

        今日。张家府邸迎来了一个不之客。

        “空前辈!”

        张家大殿之中,张氏家族族长恭敬的将老人迎入大殿。

        作为张氏家族族长,纵观大汉王朝,身份也算得上是显赫无比……

        可他心里清楚,在这个老人的面前,他什么都算不上。

        作为大汉王朝最顶尖的铭纹师,老人有着极其崇高的地位。就算是凤氏家族的族长,见到老人,也是毕恭毕敬。

        更何况是他这个张氏家族族长。

        “张族长,说起来,你我二人也有好几年没见了。”

        空老淡淡的扫了张家族长一眼。

        “是。”

        张家族长慌忙点头,不敢有丝毫怠慢。

        紧接着。他又问道:“空前辈,却不知你此次到我张氏家族,所为何事?”

        他相信,要不是有什么事,老人不可能来他张氏家族。

        “先将你的夫人和你的那个次子叫过来吧。”

        空老说道。

        夫人?次子?

        张家族长闻言,脸色微变,有些忌惮的说道:“空老。莫非我家的那个婆娘和孽子得罪了你?要是他们真得罪了空老你,我定不会轻饶他们。”

        “他们没有得罪我。”

        空老摇了摇头,“你将他们叫过来就是了。”

        听说不是自己的妻儿闯祸,张家族长松了口气,恭声应道:“是。”

        紧接着,张家族长便吩咐殿外的仆人去叫他的妻儿过来。

        “空前辈。”

        而他,则是毕恭毕敬的陪在老人的身边,生怕怠慢了老人。

        “张族长,听说你那离家多年的长子回来了……而且,实力好像还不错。真是恭喜你了。”

        空老对张家族长说道。

        “多谢空前辈。”

        张家族长听老人提起自己的长子,脸色不由有些复杂,但更多的还是欣慰。

        “你那长子的事,我也听说过一些……在这里,老家伙不自量力,劝张族长一句:儿孙自有儿孙福。联姻,只是弱者交际的手段而已。”

        空老一字一句的说道。

        “空前辈教诲的是。”

        张家族长点头,心里却忍不住苦笑,乃至暗绯:

        你以为都是你们凤氏家族不成?

        你以为我们张氏家族有你这样强大的铭纹师,等着旁人来巴结不成?

        不过,他也清楚。

        他那长子的婚姻大事,如今已成定局,他无从干预。

        就算他现在想干预,也干预不了。

        如今,他,乃至整个张氏家族的死穴,都被他的长子牢牢的抓在手里。

        现在,张氏家族还等着他的那个儿子在王朝武比,乃至十朝会武上出风头,并为他们争光。

        “族长,夫人和二少爷来了。”

        突然,殿外传来一道毕恭毕敬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