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54章 响亮的耳光

第654章 响亮的耳光

        “或许吧。  ”

        段凌天闻言,看了身边的凤天舞一眼,微微一笑。

        其实,早在凤天舞刚刚现身的时候,他的精神力就已经延伸而出,探查到了凤天舞的一身修为。

        入虚境七重!

        凤天舞的修为,让段凌天震撼。

        不过,想到凤天舞是火灵之体,段凌天又释然了。

        作为先天灵体,修炼度一般都很快,特别是对势和意境的领悟,更是快得离谱。

        如凤天舞是火灵之体,她对火势和火之意境的领悟之快,常人根本难以想象。

        “或许,天舞领悟火之意境的度,甚至不下于一个有着极高悟性、且有火之意境碎片的武者领悟火之意境的度。”

        段凌天暗道。

        只是,段凌天的精神力可以探查到凤天舞现在的修为,却没办法知道她的火之意境领悟到了何等层次。

        “爹,你说什么呢……凌天哥哥肯定比我强。”

        眼见段凌天看来,凤天舞刚刚平复下来的俏脸,再次升起了几分红润,同时对凤无道说道。

        言语之间,对段凌天充满了信心。

        凤无道眼见自己的女儿如此护着段凌天,忍不住苦笑。

        “凌天小子,你现在可觉醒了先天灵体?”

        凤无道看向段凌天,元力凝音问。

        语气间,有着一丝丝凝重。

        “没有。”

        段凌天摇了摇头,元力凝音回道:“凤叔叔,我觉得那个预言会不会……”

        “不会!”

        段凌天话还没说完,就被凤无道元力凝音打断,语气间斩钉截铁。

        很明显,凤无道盲目的相信那个预言。

        段凌天苦笑,无言以对。

        “再等等吧……再过两、三年,你才三十岁。说不定,你在这两、三年内能觉醒水灵之体或冰灵之体呢?”

        凤无道继续元力凝音说道。

        “要是我一直到三十岁都没有觉醒那先天灵体……凤叔叔你是否就能确定那个预言不准确?”

        段凌天问。

        “就算你三十岁时不能觉醒那先天灵体……只要舞儿她二十九岁前都没能遇到水灵之体或冰灵之体的拥有者。我都希望你能和她成亲,和她结合。”

        凤无道元力凝音说到后来,语气间充满了凝重。

        很显然,如果真的那样的话,他虽然还是相信那个预言,却还是有些动摇了。

        如果真的到了那个时候,他宁愿死马当作活马医。也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去面临火灵之体的爆体之险。

        段凌天闻言,顿时无语。

        但他也知道。他已经成为了凤无道眼中唯一能救凤天舞的人。

        “那个预言……”

        现在,段凌天实在是有些无语,不知道那个预言为何偏偏会选中他。

        虽然,他有着非比寻常的际遇,更融合了轮回武帝的记忆。

        可他还真不觉得自己能救凤天舞。

        火灵之体,太棘手了。

        这一点,他早就从轮回武帝的记忆中得知。

        不过,段凌天也知道,凤无道既然有了决定。那他再多说什么也没用。

        “只希望不会真的到那般境地……如果真的到了那般境地,我也只能一试,看是否能帮助天舞渡过那一场劫难了。”

        段凌天暗道。

        “如果没办法帮助天舞,我也算尽力了,无怨无悔。”

        “如果能救回天舞,我必当尽一个男人的责任,对天舞负责。”

        段凌天的心里。很快有了决定。

        “凤叔叔,听说你打算让天舞站到台前了?”

        段凌天想起当日徐婆说的话,忍不住问道。

        “嗯。”

        凤无道点头,怜爱的看了凤天舞一眼,“这些年来,天舞都默默的跟在我的身边。没有几人知道她的存在……这一次,我要让所有人知道,凤氏家族,还有这么一位小公主。”

        凤无道言语之间,明显有着几分愧疚。

        知道一切缘由的段凌天,自然知道凤无道为何会愧疚。

        而凤天舞却不知道。

        “爹,只要跟在你的身边。我不在乎别人知不知道我是你的女儿。”

        凤天舞走到凤无道身边,挽住凤无道的手,柔声道。

        突然,段凌天耳边传来一道元力凝音,“段凌天,我想和无道大人聊聊。”

        段凌天对雍王点了点头,旋即又看向凤天舞,说道:“天舞,带我到你们凤家府邸各处走走吧。”

        凤天舞闻言,有些羞涩的点了点头,“好。”

        “凤叔叔,还请你和空老好好招待一下雍王……这一路走来,雍王对我还是很照顾的。”

        段凌天带着凤天舞离去之前,对凤无道和空老说道。

        凤无道两人闻言,对视一眼,摇头一笑。

        两人活了大半辈子,自然听得出段凌天话中的深意,无疑是希望他们二人能好好招待雍王。

        “这些年来,天舞的身边,几乎没有同龄的伙伴……你帮我好好照顾天舞。”

        凤无道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回了一句。

        “一定。”

        段凌天郑重点头。

        紧接着,段凌天便和凤天舞一起离开了大殿,离开了这座广阔的府中府。

        走出府邸,段凌天想起了一件事情,看向凤天舞,有些迟疑的问道:“天舞,听说你自小就没怎么和凤氏家族的其他人接触……这凤家府邸,你熟悉吗?”

        “段大哥,你就放心吧。”

        凤天舞笑道:“我过去虽然没怎么和凤氏家族的其他人接触,但是凤家府邸我还是经常逛的。”

        段凌天恍然。

        段凌天却是不知道,段氏家族的其他人,虽然不知道凤天舞的身份,但他们却知道有凤天舞这么一个人的存在。

        当然,在他们的眼里,凤天舞只是徐婆的孙女。

        他们从来都没有将凤天舞和大爷凤无道联系在一起。

        在凤天舞的带领下,段凌天开始在凤家府邸转悠了起来。

        不得不说。凤家府邸很大,两人转了很久,才走遍凤家府邸的一个小小角落。

        “段大哥,我小时候最喜欢来这里了……每次,徐婆打水上来,我都会泼她一身水。”

        不知不觉间,段凌天和凤天舞来到了一口大水井前。凤天舞笑着说道。

        现在的凤天舞,看起来就好像是一个没长大的孩子。单纯而天真。

        看着凤天舞,段凌天目光复杂,心里一叹。

        这么好的一个女孩,上天为何对她这么不公平呢?

        身世坎坷也就算了。

        还给了她火灵之体。

        一路走来,段凌天跟在凤天舞的背后,不知不觉来到了靠近凤家府邸正中区域的地方。

        “段大哥,穿过前面的走廊,就是我们凤家府邸的演武场了。”

        凤天舞指着前方远处,说道。

        段凌天点了点头。和凤天舞一起往演武场方向而去。

        凤家府邸的演武场,极为广阔,让段凌天也忍不住咂舌。

        “好大的演武场!”

        段凌天忍不住惊叹。

        这凤家府邸的演武场,绝对是他过去见过的演武场中最大的。

        如今,演武场上很热闹,人来人往。

        更有不少人在切磋,吸引了很多人围观。

        “凤浩。她是你们凤家族人?长得还不错嘛。”

        突然,段凌天耳边传来了一道轻佻的声音,声音来自他的身后,明显是他身后之人说的。

        “算是吧。”

        很快,又一道声音传来,“她好像是我们凤家上一代族长夫人身边贴身丫鬟的孙女……不过。人冷得很,过去我曾经搭讪过她,她从不理会。”

        现在,段凌天算是听出来了。

        原来,这两道声音讨论的人,正是他身边的凤天舞。

        这时,段凌天忍不住看了凤天舞一眼。

        而凤天舞却是一脸平静。就好像根本没有听到那两人的对话一般。

        只是,当凤天舞现段凌天看过来后,却是轻轻的摇了摇头,元力凝音对段凌天说道:“段大哥,无聊的人,无需理会。”

        “嗯。”

        段凌天微笑点头。

        只是,很快,段凌天脸上的笑容凝固了。

        “上一代族长夫人身边的贴身丫鬟的孙女?这么说来,她只是一个贱婢了?”

        最早说话的那人,又开口了。

        这时,段凌天可以现,凤天舞的娇躯微微颤了一颤,一双如水般的秋眸,更是流露出愤怒之意。

        嗖!

        而就在这时,段凌天动了。

        风卷残云!

        段凌天动作很快,迅如闪电,转眼间就掠向身后。

        啪!

        一道响亮的耳光声传来。

        这时,段凌天才顿住了身形。

        如今,段凌天冷眼盯着眼前惨叫一声,捂着脸嗷嗷叫的华服青年,沉声道:“嘴巴给我放干净点!”

        段凌天言语之间,充满了冷意。

        “段大哥。”

        这时,凤天舞也站在了段凌天的身边,俏脸绯红,俨然夹杂着几分幸福的笑容。

        “小……小子……你敢打我……你知道我是谁吗?!”

        华服青年一边揉着肿胀的半边脸,一边口齿不清的冷声道,声音中充满了寒意。

        “小子,你是什么人?竟敢擅闯我们凤家!”

        而这时,站在华服青年身边的另一个青年男子,盯着段凌天喝道。

        段凌天没有理会后者,直接看向华服青年,嘴角泛起一抹冷笑,“你这么一说,我倒是真的有些好奇了……你,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