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638章 诡异一幕

第638章 诡异一幕

        泥人尚有三分火!

        张守远如此态度,让段凌天的眉头不由皱起。

        这就是张大哥的二弟?

        就在这时,一道元力凝音,清晰的传入了段凌天的耳中:

        “凌天兄弟,这是我同父异母的二弟,自小就不服我,处处与我为难……这一次,我突然回来,抢了他的风头,他就更加不满了。”

        “不过,他实力不如我,却也不敢直接惹我……他现在这般对你,其实是故意与我为难,你不必放在心上。”

        段凌天听得出来,这是张守永的元力凝音。

        “原来是同父异母的兄弟。”

        段凌天恍然大悟。

        他就说,以张守永直率的性格,怎么会有这样的一个兄弟,原来是吃不同的娘的奶长大的。

        这就难怪了。

        “张大哥,你放心吧,我还不至于和他计较。”

        段凌天耸了耸肩,元力凝音回道。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精神力延伸而出,笼罩在张守远的身上……

        第一时间,他就探查到了张守远的修为。

        入虚境六重!

        不得不说,张守远虽然狂傲了一些,但实力和天赋还是不错的。

        年纪不比和他一起来到大汉王朝国都的黑石帝国青年才俊墨轩大多少,但一身修为却俨然胜过了墨轩。

        “大哥坐。还有这个……你叫什么来着?”

        张守远招呼张守永坐下以后,看向段凌天,皱了皱眉,掏了掏耳朵,“不好意思,我记性差,忘了你叫什么名字了。”

        “你应该不介意再自我介绍一番吧?”

        张守远看向段凌天,眯着眼睛笑着问道。

        “段凌天。”

        段凌天淡淡扫了张守远一眼,一字一句的说道。

        “段凌天?名字不错,够狂!就是不知道。你是不是有资格拥有这么狂的名字。”

        张守远盯着段凌天,眼中流光闪烁,不乏挑衅的意味。

        “一个名字而已,何需什么资格?”

        段凌天摇了摇头,自顾自重新坐下,看向张守永,“张大哥。上次匆匆一别,也没和你好好聚聚……今天。等嫂子去准备的美酒佳肴上来,我定要和你不醉不归!”

        “好!今天我就和凌天兄弟你不醉不归。”

        张守永收回瞪向张守远的目光,看向段凌天,爽朗一笑。

        而站在一旁的张守远,脸色彻底黑了下来。

        “好狂的小子!”

        张守远盯着段凌天,眼中凶光闪烁。

        在他看来。

        一个看起来二十五岁左右的小子,竟然敢给他脸色看,简直是自寻死路!

        真当他张守远是病猫不成?

        “大哥。”

        张守远看向张守永,微笑问道:“刚才。虽然我隔得远,但还是听到了你和你这个朋友在讨论王朝武比……他好像还是从黑石帝国中脱颖而出,前来参与我们大汉王朝王朝武比的青年才俊?”

        “是又如何?”

        张守永皱了皱眉,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他这个同父异母的二弟,几斤几两,他再清楚不过。

        现在,他隐隐意识到他的这个二弟是打算想要做些什么。

        而且。还是针对段凌天。

        他心里一动,有了准备。

        只要他这个二弟敢乱来,他会第一时间制止。

        “如此说来,大哥你的这位朋友,虽然年轻,但实力却是极高了?甚至于。他的天赋可能比大哥你还强?”

        张守远继续问道。

        “凌天兄弟的天赋,自然是比我强。”

        张守永说道。

        “真没想到,我张守远还有幸见到让大哥你都自愧不如的人……这位是凌天兄弟对吧?”

        张守远的脸上,露出灿烂的笑容,最后看向段凌天,“凌天兄弟,我大哥自认天赋不如你。想来你虽然年轻,但一身修为定是极为不凡了?”

        “过奖了。”

        段凌天淡淡的点了点头。

        张守远的目光深处,闪烁着阴谋得逞的流光,直入主题道:“凌天兄弟,趁我大嫂还没有将美酒佳肴准备好……你我切磋一番如何?我很想见识见识你的实力。”

        此时此刻,张守远彻底暴露了他的目的。

        刚才,他一昧的奉承段凌天,其实都只是铺垫。

        他所等待的,就是这一刻。

        让段凌天不好拒绝他的切磋约战。

        “哼!你一个入虚境六重武者,欺负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你,也不觉得丢人?”

        终于,张守永看不下去了。

        “大哥,你此言差矣……我只是仰慕凌天兄弟的天赋和实力,想要和他切磋一番而已。”

        张守远摇了摇头,盯着段凌天,缓缓说道:“凌天兄弟,你可愿意给我这个面子,和我切磋一番?你我之间切磋,点到即止即可,切勿伤了和气。”

        “当然,要是凌天兄弟你不敢,那就算了……”

        说到后来,张守远的声音变得有些古怪,有些阴阳怪气。

        “凌天兄弟,别理他!”

        张守永的元力凝音,传入段凌天的耳中,“他无非就是想要借你打击我而已……你要是答应了他,可就中了他的圈套了。”

        只是,张守永的劝阻,明显没用。

        “你是张大哥的二弟,既然你开口了,我自然不会拒绝……我答应你,你我之间,切磋一番。”

        段凌天看向张守远,一字一句的说道。

        “哈哈……好!凌天兄弟果然爽快。”

        张守远哈哈一笑,眼中充斥着阴谋得逞的光泽。

        紧接着,张守远又望了望周围,对段凌天说道:“凌天兄弟,你我虽是点到即止,但因为这里的空间太小……要是我一不小心将你击入湖中,让你变成了落汤鸡,你可要担待一些。”

        说到后来,张守远眼中充斥着戏虐之色。

        就好像已经看到了段凌天被他轰下湖泊,被水淹成了落汤鸡的一幕幕情景。

        “那是自然。”

        段凌天点头。旋即又道:“不过,你要是也不慎落入湖中,希望你也一样要担待一些。”

        “一定。”

        张守远笑着回应,只以为段凌天说出的这番话,只是在跟他怄气。

        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他还真的不放在眼里。

        在他看来。

        段凌天在从他大哥口中得知他的修为后,还敢答应和他的切磋。无非就是面子上过不去,不好拒绝。

        其实。段凌天已经做好了被他虐的准备。

        他现在要做的,就是配合段凌天,好好的虐段凌天一顿,让段凌天进湖里面去清醒清醒。

        这样一来,他就可以在他大哥面前扬眉吐气一番了。

        “要怪,就怪你自己认识了张守永,还跟他成为了朋友!”

        张守远的心里,充斥着无尽的暴戾。

        “既然如此,那就请开始吧。”

        段凌天离座而起。站在凉亭一侧,对张守远一点头后,便等待着张守远出手。

        自始至终,段凌天站在原地,不动如山。

        “凌天兄弟果然爽快!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气了。”

        张守远应了一声,身上元力律动。更多的汇聚在他的双腿之上。

        一时间,在他头顶虚空之上,天地之力动荡,最后化作了八头远古角龙虚影,盘旋而落,栩栩如生。蓄势待。

        豁然间,张守远动了。

        嗖!

        张守远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阵风,直掠段凌天。

        在他头顶虚空之上,那八头远古角龙虚影的一侧,又平添了五头远古角龙虚影……

        在张守远身上肆虐的元力之间,俨然多出了一丝丝蓝色的罡气。

        五重水之意境!

        在张守远出手的刹那,张守永的心跟着悬起。脸色略微凝重了起来。

        他不知道段凌天为何这么爽快的接受他二弟的挑战。

        但继续段凌天坚持,他也不好再劝阻。

        而且,在他看来。

        这只是一场切磋,段凌天最多受点轻伤,不会有什么大碍。

        要是他的二弟敢下狠手,他不会袖手旁观。

        “来得好!”

        眼看张守远仿佛化作一阵风吹来,段凌天双眸一凝,眸子深处,俨然出现了两缕若隐若现的幽光。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精神力,刺入了灵魂深处的灵魂烙印之中。

        千幻!

        刹那间,段凌天就动用出了魂技。

        一个幻境空间,被段凌天构造而成,席卷而出,笼罩在扑上来的张守远的身上。

        这一刹那,张守远所在的世界,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这……”

        张守永看着眼前的一幕,彻底呆住了。

        天!

        他看到了什么?

        他那二弟张守远的攻击,眼看就要铺天盖地的落在段凌天的身上,要将段凌天轰飞出去……

        而就在千钧一之际,张守远主动让开了。

        准确的说,张守远转向攻击一旁的空气,堪堪让开了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的段凌天。

        “这是怎么回事?”

        眼前诡异的一幕,让张守永傻眼了。

        “二少爷在干什么?”

        而这时,湖中凉亭的周围,不少张氏家族的仆人停下了手中的活,呆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幕。

        眼前的一幕,让他们难以想象,只觉得匪夷所思。

        很快,所有人又看到。

        “段凌天,你的实力确实不错……不过,我就不再陪你玩了!”

        不断的转向对着四周空气乱砸一通的张守远,突然暴喝一声,整个人宛如化作一颗炮弹,狠狠的冲向凉亭之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