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545章 段凌天之怒

第545章 段凌天之怒

        这只小金鼠,连入虚境二重强者都能杀死,更何况是他?

        虽然,他是胜王府的人。

        有责任保护小王爷。

        可一想到后果,他怕了。

        他怕步上囚斗场管事的后尘。

        “还有七个呼吸!”

        段凌天缓缓的开口,声音宛如化作了催命符,让那张恒脸色大变。

        “你,杀了他,杀了他们!”

        张恒看向那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目光凌厉,厉喝道。

        老人苦笑。

        杀段凌天?

        他有那个实力吗?

        眼看段凌天的目光扫来,老人深吸一口气,下了一个决定。

        “从今日起,我正式脱离胜王府,成为自由人。”

        老人缓缓开口。

        话音刚落,他就化作了一道流光,消失在所有人的面前。

        这一幕,让在场大多数人始料不及。

        囚斗场的入虚境强者,逃了?

        也有不少人,猜到了此刻老人内心的想法。

        可以想象。

        今日,如果老人对段凌天出手,他必死无疑!

        毕竟,连那囚斗场的管事,入虚境二重的存在,都死在段凌天身边的妖兽手中……

        身为入虚境一重的他,又怎么可能得手。

        而老人一旦袖手旁观,任由小王爷张恒被羞辱,他在胜王府必将再无立身之地。

        所以,他作出了最好的选择……

        脱离胜王府。

        这样一来,他就不用夹在中间,难以做人。

        老人的离开,让张恒脸色铁青。

        “还有三个呼吸的时间。”

        而段凌天冷漠的声音,适时的传来。

        让张恒心神大震。

        死亡的临近,让他绝望。

        在死亡的面前,他突然觉得,尊严,似乎不重要了。

        只有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段凌天,今日的羞辱,他日我定让你百倍、千倍奉还!”

        张恒的心里不断愤怒咆哮。

        但他的身体,还是老实的落空跪在段凌天的面前,脑袋狠狠的撞在了地上。

        咚!

        一个响头。

        咚!

        两个响头。

        咚!

        咚!

        ……

        一共十个响头,张恒咬牙磕完。

        磕完头后,张恒立起身。踏空而起,转眼隐入云端。消失不见。

        他一刻都不愿在这里停留。

        而张恒离开后,囚斗场周围的嘘嘘声,连绵不绝,起伏不断。

        “今日还真是大开眼界!那胜王府的小王爷,面对死亡的威胁,毅然决然的磕下了十个响头。”

        “胜王府,这次真的是丢大脸了!”

        ……

        在场的一群观众都清楚,今日之事,无需多久。定将传遍整个皇城。

        “郑松师兄,我们走。”

        段凌天对郑松一笑,带着郑松离开。

        这一次,再无人阻拦他。

        囚斗场中的一群工作人员,眼睁睁看着段凌天带着郑松离去,屁都不敢放一个。

        开什么玩笑!

        他们囚斗场最强的管事和副管事,在这个段凌天的面前。一死一逃。

        他们,又岂敢去惹恼段凌天。

        段凌天在前面开路。

        郑松紧随其后,目光复杂无比。

        他没想到,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昔日的那个小家伙,已经成长到了如此地步。

        身边。更是有一只强大无比的疑似入虚境妖兽的存在。

        “有段凌天在,我七星剑宗,何愁不兴?”

        郑松的眼中,充满炙热。

        罗战和陈少帅跟在最后面,两人的脸色极其复杂。

        “吱吱”

        离开囚斗场后,原本精神抖擞的小金鼠,突然在段凌天的肩头趴下。无力的元力凝音说道:“凌天哥哥,我要睡觉了。”

        “嗯,你休息吧。”

        段凌天应了一声。

        他知道,刚才施展魂技荡魂,配合手中灵剑杀死囚斗场管事,几乎将小金鼠的精神力掏空。

        刚才,它一直在硬撑。

        毕竟,它还要威慑那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

        那个老人,虽不如囚斗场管事,却也是入虚境一重强者。

        不能施展魂技荡魂的小金,不是他的对手。

        如今,小金鼠的修为较之过去,再进一步,突破到了窥虚境八重。

        而它的精神力,也随之突破到了入虚境二重。

        入虚境二重武者,只要不是铭纹师,都会被它的魂技荡魂影响心神。

        “幸好那个老家伙没现……否则,今日就不好收场了。”

        刚才,要是那个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没有惊惧,直接出手。

        小金,不可能拦下他。

        毕竟,小金的精神力,在对付囚斗场管事、施展魂技荡魂时,已经消耗殆尽。

        只有等半个月后,才能再次施展魂技荡魂。

        如果没有魂技荡魂,它不可能是入虚境武者的对手。

        即便它有四品灵剑。

        所以,念及至此,段凌天有些庆幸。

        很快,段凌天找了一家客栈。

        让郑松去梳洗。

        而他,则是和罗战、陈少帅坐在客栈的客房里,聊着天。

        “段凌天,那位是……”

        罗战看向段凌天,好奇问道。

        对于郑松的具体身份,他颇为好奇。

        到目前为止,他只知道郑松是七星剑宗弟子。

        “他是我们七星剑宗开阳峰峰主之子,和我素来交好……当初,我们七星剑宗被灭,我本以为他也被青林三宗的人杀死了,却没想到能在皇城再见到他。”

        段凌天眼中寒光闪烁,“现在看来,是青林三宗的人羞辱他,让他沦为了奴隶!”

        “青林三宗,确实是有些过分了。”

        罗战皱眉,“士可杀。不可辱!想来,这两年多以来,郑松过得并不好。”

        “都沦为奴隶了,又怎么可能会好?”

        段凌天沉声道。

        “那些家伙,确实过分!看来,我是该找个时候,出声明。彻底跟那青林三宗撇清关系了……”

        陈少帅冷哼道。

        虽然,在归元宗并入青林三宗的那一刻起。他就不承认自己是青林三宗的弟子。

        可外人却无几人知道。

        毕竟,他没有出过声明。

        “也不知道,剩下的七星剑宗弟子,是否还有幸存之人。”

        段凌天深吸一口气,眼中流露出几分担忧。

        “段凌天师弟!”

        很快,郑松梳洗完出来了。

        他的半边脸上,戴上了一块面具,遮盖住了奴隶烙印。

        “郑松师兄,回头我就帮你去掉你脸上的烙印……我有把握。让你的脸恢复如初!”

        段凌天对郑松说道。

        如今,他已经是四品炼药师。

        可以炼制许多恢复皮伤的疗伤丹药,其中有一种四品丹药,更是能让皮肤完美重生。

        “不用。”

        然而,郑松却拒绝了段凌天的好意。

        “不用?”

        郑松的话,让段凌天一愣。

        而罗战和陈少帅,对于郑松的回答。也感到匪夷所思。

        还有人喜欢带着奴隶烙印过日子?

        “暂时不用……”

        郑松沉声道:“在那青林三宗覆灭之前,我不想动它……它是我的屈辱,毕生的屈辱!我要让它时刻提醒我,勿忘宗门大仇。”

        郑松的语气,极其沉重。

        让现场的气氛变得有些压抑。

        “我明白了。”

        段凌天点了点头,旋即又道:“等青林三宗覆灭。七星剑宗重建之时,我会帮郑松师兄你去掉脸上的奴隶烙印。”

        “谢谢段凌天师弟。”

        郑松点头。

        紧接着,段凌天为郑松介绍罗战和陈少帅两人。

        罗战还好,郑松友善的跟他打招呼。

        可陈少帅。

        “你就是剑公子?归元宗的人?”

        郑松看向陈少帅,脸上浮现出愤怒和敌意。

        归元宗,覆灭七星剑宗的罪魁祸之一。

        “郑松,青林三宗出现后。就意味着归元宗不复存在,我不再是归元宗的人……那青林三宗,我不屑与之同伍。”

        陈少帅解释道。

        这时,郑松的脸色才缓和下来。

        “郑松师兄,你是如何活下来的?当初我被送走后,到底生了什么?为何那赵冥,会转投青林三宗门下?”

        段凌天看向郑松,好奇问道。

        对于当初生的事,他心里有着太多的疑惑。

        “当初,我们七星剑宗的高层,除了那赵冥以外,几乎尽死……剩下的七星剑宗弟子,也是所剩无几。其中,包括我在内的七星剑宗弟子,虽然活了下来,却也被青林三宗软禁。”

        “不知过了多久,我们被烙上奴隶烙印,沦为奴隶,后来被送到那囚斗场。”

        说到这里,郑松的身体颤抖了起来,脸上充斥着无尽的愤恨,“除了我以外,幸存下来的一些师兄弟,都在那囚斗场被杀死了!只有我,一路艰难的活了下来。”

        啪!

        段凌天脸色一沉,怒极之下,猛然抬手,将身边的桌子拍碎。

        偌大一张桌子,四分五裂,木屑纷飞。

        “青!林!三!宗!”

        段凌天咬牙切齿,眼中杀意闪烁。

        “本来,当初你离开后,只要鹏老归来,我们七星剑宗的强者,未必就不能坚持到最后,活下来一些……可就因为那赵冥的反叛,导致你离开后不久,我们七星剑宗的强者,尽死!”

        郑松沉声说道:“那个赵冥,先是偷袭玄长老,和青林三宗的人联手将玄长老杀死……然后,他又和青林三宗的人,一同对宗主出手,将宗主杀死!”

        说到这里,郑松一脸的悲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