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544章 入虚境二重之死

第544章 入虚境二重之死

        刹那间,在场之人的目光,望向声音传来处。

        那里,正有两人御空而来。

        一个灰衣老人,一个锦衣青年。

        刚才的那一声冷哼,声音苍老,明显出自于这个灰衣老人。

        “管事大人!”

        灰衣老人现身,那个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恭敬行礼。

        管事?

        顿时,囚斗场周围的观众席上,一阵哗然。

        “他就是囚斗场的管事?”

        “以前从未见过他现身……没想到,他今日竟然亲自现身。”

        ……

        一群观众,议论纷纷。

        段凌天抬起头,淡淡的看了灰衣老人一眼,便懒得理会,带上郑松,往外走去。

        这一幕,让在场之人一阵心惊胆战。

        这个段凌天,在囚斗场的管事出现后,还敢我行我素?

        他真不怕死吗?

        “放肆!”

        就在这时,灰衣老人身边的锦衣青年,俯瞰着段凌天,厉喝一声,“段凌天,你真以为你是龙凤学院的学员,我们胜王府就不敢动你不成?你要搞清楚,龙凤学院,都是皇室设立的!”

        “而皇室,和我们胜王府的关系,更是密切相连!识相的,留下这个奴隶,跪地上向我磕上十个响头,或许我会饶你一命!”

        锦衣青年,正是刚才被段凌天掐脖子提起的张恒。

        也是胜王府的小王爷。

        “十个响头?”

        段凌天身体一顿,抬起头,看向那锦衣青年,好像在确认。

        “是,十个响头……这十个响头你若是不磕,我让你死无葬身之地!”

        张恒站在灰衣老人,也就是囚斗场管事的身边,狐假虎威。

        囚斗场周围的一群观众,此刻看向段凌天时,眼中多了几分怜悯。

        在他们看来。

        今日。段凌天要是不按照胜王府小王爷的话去做,怕是难逃此劫。

        正如胜王府小王爷所说。

        段凌天现在所依靠的龙凤学院,只是皇室设立的学院而已。

        皇室,不可能为了一个死去的天才,而降罪于宗亲。

        “张恒!”

        罗战跨前一步,看向张恒,目光冰冷至极。

        只有他知道。段凌天可不是只有龙凤学院这一个依靠。

        他相信。

        如果他爷爷在这里,怕是早就暴起。将这张恒杀了。

        段凌天,在他爷爷心里的地位,他再清楚不过。

        甚至于,他爷爷在数月前能成为五品炼器师,都是段凌天的功劳。

        对他爷爷而言,段凌天就是老师,最尊敬的老师。

        如今,胜王府针对段凌天,以势压人。

        可以想象。

        他要是袖手旁观。回去后,定会被他爷爷打死。

        “狂公子,这是我们胜王府和段凌天之间的事……还请你不要插手!”

        那囚斗场的管事,淡淡的扫了罗战一眼。

        在他的目光深处,多了几分忌惮。

        毕竟,罗战的身后,有一尊胜王府惹不起的庞然大物。

        “哼!我……”

        罗战冷哼一声。刚开口,就被段凌天元力凝音打断了。

        “罗战,这件事,你别插手!”

        这是段凌天的原话。

        罗战一怔。

        看到段凌天眼中流露出来的自信,他虽然不知道段凌天想要做什么,却也没再多说什么。

        而罗战的反应。落在在场之人的眼中,却让不少人一阵唏嘘。

        “看来,段凌天和狂公子的交情不怎么样……”

        “是啊,如果狂公子插手,段凌天轻而易举就能逃过此劫。”

        “现在的段凌天,肯定在心里感叹交友不慎吧?”

        ……

        不少观众,窃窃私语。

        罗战听到这些言论。有些尴尬。

        是他不愿意帮段凌天吗?

        除了段凌天和罗战以外,也就只有剑公子陈少帅一人,看出了端倪。

        段凌天和罗战之间的交情,他再清楚不过。

        罗战突然停止作,让他意识到事情没那么简单。

        “哈哈……”

        那张恒凌空而立,张狂大笑,“段凌天,看到没有?这就是你的朋友!还不赶紧磕头?十个响头,换你一条狗命!”

        段凌天一脸平静的看着张恒,云淡风轻。

        “段凌天!小王爷的话,你没听到?”

        张恒身边的灰衣老人,也就是囚斗场的管事,身上气势席卷而出,笼罩在段凌天的身上。

        想要压弯段凌天的脊梁。

        只是,段凌天站在那里,不动如山,不为所动。

        “哼!”

        灰衣老人一声轻喝,气势陡然提升。

        在他身上,元力肆虐如火。

        虚空之上,三头庞大的虚影凝聚成形,却是三头远古角龙虚影……

        “入虚境二重!”

        顿时,不少观众倒吸一口冷气。

        囚斗场的管事,是一位入虚境二重强者!

        一时间,不少人看了一眼囚斗场那边的人,接着又看向段凌天那边,忍不住摇头叹息。

        囚斗场那边,两个入虚境强者。

        段凌天这边,似乎只有一只入虚境妖兽。

        “白痴!”

        段凌天的目光,扫过囚斗场的管事和张恒,口中淡淡的吐出二字。

        “郑松师兄,我们走!”

        段凌天继续领着郑松往外走去。

        这一幕,让不少人只觉得头皮麻。

        这个段凌天,疯了不成?

        视两大入虚境强者如无物,真以为不敢动他?

        “找死!”

        那囚斗场管事脸色大变,俯冲而落,宛如一只展开垂天之翼的大鹏,扑向段凌天。

        靠近囚斗场上空的铁笼时,他一抬手,竟是直接将铁笼撕开。

        入虚境强者的力量,一览无遗!

        张恒看着眼前的一幕,嘴角泛起冷笑。

        仿佛看到了段凌天被杀死的一幕。

        “小金!”

        就在这时。段凌天冷喝一声。

        “吱!!”

        顿时,一声尖锐的叫声,响彻整个囚斗场。

        紧接着,在场之人看到。

        那囚斗场的管事,身上元力肆虐,在靠近段凌天不远处之时,身体突然一顿。身上元力尽散。

        观察细微之人,还能现这囚斗场管事的一双眸子。此刻黯淡无光。

        整个人呈现出失魂落魄的状态。

        而就在这顷刻之间。

        咻!

        快到极致的剑光,一闪而逝。

        轰!

        直到那囚斗场管事鲜血狂喷的身体摔落在地,在场之人才反应过来。

        在场之人,目光扫过那被杀死的囚斗场管事,随之落在那凌空而立的小金鼠身上,只感觉不寒而栗。

        嘀嗒!嘀嗒!

        ……

        小金鼠手里的袖珍灵剑,正在缓缓滴落着妖艳夺目的鲜血。

        那是囚斗场管事的血。

        这一幕,仿佛在向所有人诉说着:

        入虚境二重又如何?

        照杀无误!

        “吱吱”

        杀死囚斗场管事后,小金鼠化作一道金光。落在段凌天的肩头,邀功一般叫了几声。

        这时,在场之人才反应过来,纷纷色变。

        先是段凌天身边的郑松。

        郑松看着近在咫尺的小金鼠,只感觉不寒而栗。

        这么一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家伙,竟有那么可怕的实力……

        杀入虚境二重强者,就好像杀鸡一般简单。

        “剑公子。你看清楚了吗?”

        罗战看向陈少帅,元力凝音问。

        陈少帅的脸色有些僵硬,点了点头,“那囚斗场管事刚才的动作,和当初那马贼大当家的动作一般无异……只是,那不是段凌天的妖法吗?”

        罗战和陈少帅。都清晰的看到了囚斗场管事被杀死前,那失魂落魄的一幕。

        那一刻,囚斗场管事毫无防备。

        如果他们能在那一刻出手,囚斗场管事都必死无疑。

        更别说是比他们强的小金鼠。

        “好可怕的妖兽!”

        “前不久,一个窥虚境九重武者被它杀死……现在,入虚境二重强者,在它面前。一样难逃一死!”

        “段凌天从哪得来的妖兽?我要是有这么一只妖兽,那我还不横着走了?”

        “别做梦了!就你那点天赋和实力,你觉得那只妖兽愿意跟你?”

        ……

        囚斗场周围的观众席上,再次热闹了起来。

        那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凌空而立,身体瑟瑟抖,脸色惨白至极。

        他们囚斗场的管事,比他还要强大的存在。

        转眼间,就被段凌天身边的那只小金鼠杀了?

        此时此刻,他的心里充满了惶恐。

        入虚境二重都死在那只小金鼠的手下,更何况是他这个入虚境一重……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

        囚斗场上空,张恒不断摇头,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张恒!”

        而就在这时,一声冷喝传来,惊醒了张恒,让张恒脸色大变。

        “你刚才的那番话,我还给你……十个响头,换你一命!否则,你必死无疑。”

        段凌天看向张恒,目光冰冷至极,一字一句说道。

        张恒闻言,身体一颤。

        让他磕头求饶?

        扫了一眼囚斗场周围的数万观众,他的身体猛然一颤。

        他的自尊,不容许他这样做!

        “给你十个呼吸的时间考虑……十个呼吸后,你若不再不跪在我面前磕头求饶,我必杀你!”

        段凌天的声音,夹杂着冰冷的杀意。

        “吱吱”

        而站在段凌天肩头的小金鼠,如今也看向张恒,叫了几声,好像在给段凌天助威。

        小金鼠的叫声,让那本打算插手的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顿住了身形。

        老人看着小金鼠,眼中充满了惊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