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543章 故人

第543章 故人

        静。

        死寂一般的静。

        偌大一个囚斗场,鸦雀无声。

        所有人的目光,汇聚在同一个地方,那南边的观众席。

        那里,一个老人倒在血泊中,彻底没了声息。

        “怎么回事?”

        很多人都没看清楚生了什么事。

        只有南边观众席的一些人,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吱吱”

        金色的身影,缓缓落下,落在段凌天的肩头上。

        正是小金鼠!

        如今,小金鼠手里握着一柄袖珍灵剑,一滴滴血从上滴落,刺眼而夺目。

        嘶!嘶!嘶!嘶!嘶!

        ……

        南边观众席上的一群人,忍不住倒吸一口冷气。

        刚才出手杀死老人的,是这只小金鼠?

        在此之前,他们就看到坐在前面观众席的狂公子罗战曾经和被杀死的老人起过冲突。

        当时,老人展现出窥虚境九重的修为。

        那个时候,他们就知道老人是胜王府的人。

        而老人身边的那个锦衣青年,是胜王府的小王爷张恒。

        刚才,段凌天突然出手,掐住张恒的脖子、将张恒提起来的一幕,已经让他们一阵懵。

        后来,他们才知道,段凌天之所以出手,是因为张恒侮辱了死斗场中的那个奴隶。

        那个奴隶,段凌天似乎认识。

        而且,看段凌天现在的失态,那个奴隶的关系明显和他不浅。

        最让他们不可思议的事,还是胜王府老人之死。

        段凌天一声暴喝。

        紧接着,老人就死了。

        “这是什么妖兽?”

        “太可怕了!我根本没看清楚它出手那一刹那,虚空之上凝聚出了多少头远古巨象虚影……”

        “它出手太快,我也没看清楚。”

        “真没想到,这么一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小金鼠,竟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这只小金鼠,明显是一只强大的妖兽!甚至可能是入虚境妖兽!”

        ……

        南边观众席中。一石激起千层浪,彻底闹腾起来。

        而有关段凌天身边有只入虚境妖兽的说法,也传递开来,传遍了整个囚斗场。

        一时间,大多数人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充满了敬畏。

        “你……你……你敢杀了平老……”

        嘶哑的声音,从那被段凌天掐住脖子提起的张恒口中传出。

        “你再多说一个字。我连你一块杀了!”

        段凌天那一双腥红的眸子,凝视着张恒。让张恒老实的闭上了嘴,脸上浮现出几分惊惧。

        而此时的段凌天,那扎着一头长的箍,不知何时已经断裂。

        长飘飘,无风而动。

        人站在那里,给旁人带来一种无形的压迫感。

        “废物!”

        段凌天看着张恒,不屑的吐出两字。

        紧接着,手一用力,将张恒扔了出去。

        轰!

        张恒狼狈落地。摔了个狗吃屎。

        “你……你!!”

        张恒挣扎着站起,气得双眸赤红,却不敢再多说什么,慌忙的踏空而起,离开了观众席。

        不知往何处去了。

        段凌天懒得理他,带着小金鼠,一步步走向那囚斗场。

        此刻。在场大多数人的目光,都凝聚在段凌天的身上,随着段凌天一步步移动……

        段凌天,仿佛入魔了一般。

        “跟上去看看!”

        罗战和陈少帅对视一眼,有些担心的跟了上去。

        片刻,段凌天来到囚斗场的巨大铁笼外。

        “打开!”

        段凌天那冰冷的目光。落在不远处负责开启铁笼的工作人员身上。

        只是,这工作人员虽然害怕段凌天,却不敢妄动。

        因为他知道,如果他私自开启铁笼,必然难逃囚斗场的惩罚。

        “小金!”

        段凌天脸色微沉,冷喝一声。

        这一声冷喝,让那个囚斗场的工作人员脸色大变。

        刚才。那个胜王府的老人死之前,段凌天正是唤了这个名字。

        他负责的就是南边观众席这一边铁笼的开启,刚才的一幕,他看得一清二楚。

        咻!

        段凌天肩头的小金鼠动了。

        一道迅疾无比的剑光掠过,小金鼠顿住了身形。

        而反观段凌天面前的铁笼,硬生生被切开了一道门,可以容纳段凌天出入。

        笼罩囚斗场的铁笼,虽是千年玄铁制成,可以禁锢没有灵器凭借的窥虚境武者、妖兽。

        可一旦窥虚境武者、妖兽动用灵器,一样可以破坏这千年玄铁制成的铁笼。

        安静的囚斗场,此刻只听得到段凌天的脚步声。

        沉重的脚步,一步步走进囚斗场。

        囚斗场中,那一个披头散的奴隶,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

        他那乱下的脸,虽然脏了一些,但却难掩其英气。

        这个奴隶站在那里,隐隐透露出一丝不凡的气质。

        这个元婴境七重的奴隶,明显来历不凡。

        终于,奴隶张了张嘴,开口了。

        “段……段凌天师弟。”

        奴隶的声音,沙哑而激动。

        “郑松师兄!”

        段凌天三两步上前,张开双手,和这个奴隶抱在了一起,一双眸子泛起赤红。

        郑松!

        没错。

        如今站在段凌天面前的奴隶,不是别人。

        正是昔日七星剑宗开阳峰峰主郑凡之子,和段凌天关系不错的内门弟子郑松!

        “……好,好。”

        郑松紧紧的搂住段凌天,身体剧烈的颤抖起来,激动莫名。

        “郑松师兄,你没死,你没死!”

        段凌天的声音,充斥着激动。

        这时,跟上来的罗战和陈少帅,大概猜到了郑松的身份。

        能被段凌天称之为师兄之人。十之是昔日七星剑宗的弟子。

        而且,看这个郑松的气质,明显出身不俗。

        “那个奴隶,叫段凌天师弟?”

        “段凌天,叫他师兄?”

        这时,观众席上一些修为比较高深的观众,听到了段凌天和郑松的对话。

        “难怪段凌天这么愤怒。原来这个奴隶是他师兄!”

        “看来,那个奴隶是昔日七星剑宗的弟子。”

        ……

        很快。不少人猜到了郑松的来历。

        “郑松师兄,走,我带你找个地方梳洗,换一身衣服。”

        段凌天抓起郑松的手,要带他离开。

        郑松,开阳峰峰主郑凡之子。

        过去,没少给他帮助。

        郑凡,一样给了他诸多的帮助,更是在七星剑宗灭亡之际。拼了命护他离开。

        这份情谊,他永生难忘。

        今日,眼见郑松没死,他心里激动莫名。

        “段凌天师弟……我……我现在只是奴隶。”

        郑松一脸的苦涩,缓缓说道:“这个囚斗场,是那胜王府名下的产业,和青林皇国皇室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你。别为了我而开罪胜王府。”

        “我刚才已经开罪了……无所谓了。”

        段凌天耸了耸肩,一脸的不在意,拉着郑松转身,准备离去。

        “段!凌!天!”

        终于,囚斗场上空,那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回过神来。厉喝制止段凌天。

        段凌天抬头看向老人,目光平静,“前辈,这是我的师兄,是七星剑宗弟子……今日,我要带他走,你应该不会阻拦吧?”

        “放肆!”

        老人冷喝道:“段凌天。你当我们囚斗场是什么地方?我不管他之前是什么身份,但既然成了我们囚斗场的奴隶,那他就生是囚斗场的人、死是囚斗场的鬼!”

        “刚才,你杀死我们胜王府的供奉,我们胜王府自有人找你要说法……但此刻,你想要带走我囚斗场的奴隶,却是没门!”

        老人言语之间,身上元力肆虐。

        可怕的气势,席卷而起。

        哗!

        在老人头顶虚空之上,两道庞大的身影凝聚成形,蜿蜒而落。

        正是两头远古角龙虚影。

        “入虚境一重!”

        顿时,跟在段凌天身后进来的罗战和陈少帅二人,脸色大变。

        他们没想到。

        这个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竟有如此可怕的实力。

        窥虚境九重,和入虚境一重,虽只是一步之遥。

        可论实力,却是天壤之别!

        入虚境一重,较之窥虚境九重,除了一身元力生了质变,更是百分百领悟了意境。

        意境,乃是势延伸、蜕变,不是势能比的。

        就算是境界最高的势,那入微之势,也不过堪比两千头远古巨象之力……

        而就算是最低级的意境,那一重意境,也可比一头远古角龙之力!

        一头角龙之力,便是万头远古巨象之力!

        一重意境,比入微之势强了好几倍。

        囚斗场内,气氛紧张,一触即。

        “段凌天师弟,你走吧……现在的你,斗不过囚斗场、斗不过胜王府的。”

        郑松苦笑道。

        他虽然很想离开,很想摆脱现在这种生不如死的生活。

        但如果会因此害了段凌天。

        他,宁愿保持现状。

        “郑松师兄,今日,无论如何我都要带你离开……不管是谁,都别想拦我!拦我者,死。”

        段凌天的目光冰冷了下来,冷声道。

        段凌天的声音不小,传入在场所有人的耳中。

        这一句霸道无匹的话,让不少人一阵热血沸腾……

        这才是真正的铁血男儿!

        豪情干云!

        而就在这时,囚斗场上的老人还没来得及开口。

        “好大的口气!”

        一道充满愤怒的冷喝,自远处高空传递而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