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542章 我要他死!

第542章 我要他死!

        “这剑公子,比那狂公子还强?”

        张恒瞳孔一缩。

        因为刚才狂公子罗战对张恒出手时,只用了窥虚境二重的修为。

        所以,张恒断定,罗战修为不如剑公子。

        与此同时,张恒不忘讽刺狂公子罗战,“什么五大公子之,连剑公子都不如……浪得虚名!”

        张恒的话传来,让段凌天和剑公子陈少帅忍不住一愣。

        旋即二人笑看了罗战一眼。

        “哈哈……狂公子,听到没?你不如我。”

        陈少帅有些得意的说道。

        “我不如你?要不要试试?”

        罗战眼中跳动着战意,淡淡说道。

        陈少帅闻言,没好气的白了罗战一眼,“你要试,和段凌天试……你这家伙,好歹比我大两岁,修为胜过我,很值得自豪?”

        时间悄然流逝。

        很快,囚斗场那边,有一个窥虚境四重的奴隶上场。

        这一次,罗战迫不及待的离座而起。

        让段凌天和陈少帅不由对视一笑。

        他们看得出来。

        罗战,作为狂公子、五大公子之,有着属于自己的傲气。

        现在,他正是想要以行动,狠狠的打那张恒的脸!

        让张恒知道他的真正实力。

        而张恒,看到罗战奔行而出时,那虚空之上与其一同奔出的六千头远古巨象虚影时,呆若木鸡。

        “他……他竟然隐藏了修为?”

        张恒脸色难看,突然觉得刚才的自己像是小丑。

        只有观众席上的一群观众,并不觉得意外。

        狂公子,毕竟是青林皇国五大公子之。

        如今,剑公子都已经突破到窥虚境三重,狂公子突破到窥虚境四重,不足为奇。

        “狂公子!”

        “狂公子!”

        ……

        囚斗场周围的观众席上,一群观众兴奋的站起,高声呐喊。

        狂公子。作为五大公子之,扬名已久。

        敬佩他的人,不计其数。

        而这时,罗战走进了囚斗场。

        那囚斗场中的窥虚境四重奴隶,眼看罗战站在他的对面,一双眸子泛起无尽的腥红。

        “狂公子,我会杀了你!”

        奴隶的声音。嘶哑中夹杂着暴戾,宛如一只张开血盆大口的妖兽。择人而噬。

        “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罗战淡淡的说道,丝毫不在意奴隶的话。

        “喝!”

        陡然,奴隶爆喝一声,身形掠动如风,宛如化作一只苍鹰,扑向罗战。

        嗖!嗖!

        双手成爪齐出,爪影漫天,徐徐生风,狠狠的落向罗战。

        仿佛想要将罗战撕成两半!

        这个奴隶出手之时。那漫天爪影之中,除了肆虐的元力以外,还夹杂着一缕缕淡淡的青色罡气。

        虚空之上,六千二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窥虚境四重!

        初悟风势!

        爪随风动,度之快,让人震惊。

        当然。这度快,只针对寻常的武者而言。

        在罗战的眼里,这个奴隶的度算不了什么。

        轰!

        罗战抬手之间,一拳迸射而出,元力暴涨。

        在罗战的拳头之上,一道凝形的元力。随之刺出,宛如化作了一道七尺枪芒。

        罗战,正是用枪的。

        如今不能用灵器长枪,他出手之时,还是少不了显露出了枪的特性。

        嗖!

        罗战笔直的一拳轰出,如蛟龙出洞。

        而在这拳头之上掠出的七尺枪芒之上,又多出了一缕缕森然的红色罡气。其间弥漫着一丝丝炙热的气息。

        火势!

        虚空之上,六千头远古巨象虚影一侧,平添五百头远古巨象虚影。

        很显然。

        罗战,狂公子,已经领悟了半步入微火势!

        在力量上,罗战完全碾压那窥虚境四重奴隶。

        轮番交手后,罗战如有神助的一拳砸出,那七尺枪芒飞掠而出,将奴隶的胸膛洞穿,血溅三尺。

        轰!

        奴隶的尸体倒下,彻底没了声息。

        罗战,胜!

        顿时,囚斗场周围,毫无意外的掀起了一阵欢呼声。

        “我就知道狂公子不会输的……虽然押狂公子胜的赔率不高,但我把我全副身家押在狂公子身上,还是赚了不少。”

        “不愧是我们青林皇国五大公子之,名不虚传!”

        “狂公子,厉害!”

        ……

        四面八方的观众席上,一群观众兴奋不已。

        这一场囚斗,除了一些想要爆冷门的观众,剩下的观众,只要参与了下注的,都押宝在狂公子的身上。

        尽皆大赚了一笔。

        罗战得到的奖励,是一种算得上是珍贵的炼器材料。

        不过,对段凌天而言,这炼器材料也就在青林皇国算得上珍贵……

        不说域外,就算放眼大汉王朝,怕都算不上是稀罕之物。

        不过,罗战却如获珍宝。

        “哼!”

        罗战回来的时候,特意在路上顿了一顿,蔑视的看了那张恒一眼,“却不知,小王爷是否有意和我这个浪得虚名之人进囚斗场一战?”

        “你……你!!”

        张恒脸色大变,指着罗战,整个人哆嗦起来,却又偏偏无从反驳。

        他哪敢跟罗战进囚斗场。

        开什么玩笑!

        别说罗战的真正修为是窥虚境四重,就算罗战只是窥虚境二重武者,也不是他能抗衡的。

        “懦夫!”

        罗战口中,缓缓的吐出二字后,方才回到段凌天和陈少帅的身边。

        气得张恒几乎要炸毛。

        段凌天和陈少帅看到这一幕,忍不住笑了。

        他们对张恒也没什么好印象。

        囚斗场上,囚斗继续。

        “咦,这个奴隶,身上气质天成……看来,他在沦为奴隶之前。不是一般人。”

        突然,陈少帅看向囚斗场中现身的奴隶,有些惊讶道。

        “确实……此人出身定然不凡!”

        罗战也点了点头,说道。

        两人的话,让段凌天忍不住好奇的看了过去。

        只一眼,段凌天的瞳孔陡然缩起。

        囚斗场中,身材略显高大的奴隶。站在那里。

        这是一个青年奴隶,一头乱披在肩头。一双眸子无神,脸上那属于奴隶的烙印,显而易见。

        上面,烙着一个松字。

        啪!

        段凌天手一颤,座椅扶手被他直接折断。

        “段凌天,你怎么了?”

        这时,罗战和陈少帅现了段凌天的不妥。

        他们现。

        段凌天的目光,正死死的盯着那个奴隶,脸上露出失态的激动。

        “段凌天。你认识他?”

        陈少帅一愣,问道。

        “嗯。”

        段凌天点了点头,身体微微颤抖着,激动到极致。

        他没想到,能在这里见到他。

        “嗤!”

        就在这时,一道嗤笑声传来。

        却是那张恒,听到了段凌天这边的对话。讽笑道:“真没想到,你段凌天还有这样的废物奴隶朋友……果然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

        废物奴隶?

        张恒的话,宛如一根导火线,彻底点燃段凌天的怒火。

        呼!

        段凌天瞬间从座位上站起。

        轰!

        双腿因为用力,硬生生将地砖踏裂。

        由此可知段凌天的愤怒。

        嗖!

        刹那间。段凌天宛如化作一阵风,到了那张恒的面前。

        段凌天的手,如闪电般伸出,在张恒反应过来之前,如老鹰抓小鸡一般掐着他的脖子,将他整个人硬生生提了起来。

        “你,有种再说一遍!”

        段凌天的眸子。泛着腥红,遍布杀意,择人而噬。

        这一刻的段凌天,仿佛化作了嗜血的野兽。

        整个人,彻底癫狂!

        张恒懵了。

        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一句话,能让段凌天兴起这样的反应。

        他说错什么了?

        此时此刻,张恒被段凌天掐住脖子,想要反抗,可元力刚升起,就被段凌天的元力镇压。

        张恒的脸色,逐渐的涨红了起来。

        “平……平老,救……救我!”

        张恒向身边的老人求救。

        而老人这时也反应过来,脸色大变,厉喝道:“段凌天,放下小王爷!否则,莫怪老朽手下不留情。”

        然而,段凌天却好像根本就没听到老人的话一般,没有理会老人。

        “你好好听着……他,不是废物奴隶!”

        段凌天眼中的腥红,妖艳而邪异,一字一句的说道。

        现在,不管是赶过来的罗战和陈少帅二人,还是张恒和张恒身边的老人,终于明白,为何段凌天会这么激动。

        原来,段凌天是因为张恒对囚斗场中那个奴隶的称呼。

        “段凌天,我不管那个奴隶和你是什么关系……但你要是敢对小王爷做出什么事,那个奴隶必死无疑!”

        老人冷声威胁道。

        “你,说什么?!”

        段凌天缓缓的转头,看向老人,身上杀意冲霄,无以复加。

        老人被段凌天的杀意笼罩,只感觉不寒而栗。

        他难以想象。

        一个这么年轻的青年人,哪来的这么可怕的杀意。

        但他还是深吸一口气,沉声道:“我说,你要是再不放开小王爷,那个奴隶必死无疑!”

        “小金!”

        段凌天陡然厉喝,“我要他死!”

        我要他死!

        段凌天的声音,没有任何的掩饰,清晰的传遍整个囚斗场。

        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紧接着,在场之人,只看到一道金光掠出,伴随着一道细微到极致的剑芒掠过……

        下一刻。

        那个前一刻还趾高气昂的老人,喉咙裂开。

        刺耳的鲜血,喷洒而出。

        溅了张恒一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