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540章 段凌天的囚斗

第540章 段凌天的囚斗

        “可有客人下场和地熊进行囚斗?”

        囚斗场内,老人再次开口确认。

        “半步入微大地之势,借助大地之力?六千八百头远古巨象之力……有点意思。”

        段凌天平复下因为红鸾之血而激荡的心情,嘴角噙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弧度。

        下一刻。

        嗖!

        段凌天离座而起,宛如化作一道闪电,射向那笼罩整个囚斗场的巨大铁笼。

        虚空之上,六千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吱吱”

        小金鼠留在座位上,兴奋的看着奔向囚斗场的段凌天,好像在给段凌天加油打气。

        “窥……窥虚境四重!”

        那个坐在一旁,愤恨交加的胜王府小王爷张恒,脸色难看至极。

        他怎么也没想到,先前被他讽刺过的这个年轻人,竟然有着这枚可怕的实力。

        最重要的是,这个年轻人的年纪,明显比他还要小上几岁。

        “看他的年纪,也就二十五岁左右……一身修为窥虚境四重?他到底是什么人?”

        段凌天所在的这片观众席中的一群观众,纷纷好奇。

        “他是和狂公子罗战一起来的……难道是龙凤学院的人?”

        “龙凤学院中,符合条件的天才学员,似乎只有昔日的那个七星剑宗天才弟子段凌天……莫非他就是段凌天?”

        “有可能!”

        “除了段凌天,我们青林皇国哪还有如此妖孽的天才武者。”

        ……

        很快,观众在议论中,猜到了段凌天的身份。

        “段凌天!”

        “段凌天!”

        ……

        随着时间的流逝,整个囚斗场的数万观众,几乎都知道了现在上场的年轻人就是段凌天。

        段凌天,昔日的七星剑宗天才弟子。

        几年前,就曾经击败刀公子龙云、琴公子紫殇,名震青林皇国。

        后来,七星剑宗被灭。段凌天进入龙凤学院,展现出比传闻中还要妖孽的天赋和悟性……

        那个时候开始。

        段凌天,就俨然成为了青林皇国中的一个传奇。

        现在,段凌天要进入囚斗场,和地熊一战?

        一时间,他们的内心充满了期待。

        “他就是那个段凌天?!”

        张恒脸色一沉。

        他虽然在外游历多年,最近才回来。

        但对于段凌天的名头。却是如雷贯耳。

        段凌天,数年前突然崛起的绝世妖孽之才。一经崛起,就俨然压下了青林皇国五大公子的风头。

        被称之为青林皇国前无古人的天才武者!

        站在张恒身后的老人,脸色凝重起来。

        段凌天来到巨大铁笼外的时候,囚斗场的工作人员面带敬畏上前,打开了通往囚斗场的门。

        自始至终,段凌天一脸平静的看着。

        下一刻。

        风卷残云!

        段凌天身形一动,宛如化作一阵飓风,掠入了死斗场。

        呼!

        段凌天脚踩虚空,凌空而立。平静的和那被老人踩在脚下的地熊对视。

        “吼!!”

        地熊似乎也知道段凌天是来干什么的,一双猩红的眸子,透露出冰冷的寒意。

        不只如此。

        轰!轰!轰!轰!轰!

        ……

        地熊在老人的脚下继续挣扎,身上元力和半步入微大地之势横贯而出,让整个囚斗场的地面震上一震。

        “段凌天!”

        负责主持囚斗的老人看向段凌天,眼中流露出几分惊讶,“昔日七星剑宗的绝世天才。果然名不虚传……不过,你确定要和地熊进行囚斗?”

        “要知道,以你的天赋和实力,想要在半个月后的天才之争上赢得那五个前往黑石帝国的名额之一,并不难。”

        “若我是你,肯定不会冒险。”

        老人一字一句说道。

        言语间。似有劝段凌天的意思。

        “多谢前辈关心……只是,我心意已决。”

        段凌天淡淡一笑,不卑不亢。

        “很好。”

        老人点了点头,“既然你心意已决,那老头子我要是再多说,就显得有些烦人了……你准备准备,十个呼吸后。我会离开地熊!到时,你和地熊,只能活下来一方。”

        段凌天点头。

        十个呼吸的时间,算不上长。

        然而,此时此刻,观众席上的一群观众,却都是屏住了呼吸。

        片刻之后,才又再次闹腾起来。

        “段凌天太冲动了!”

        “是啊,他的前途不可限量,何必下囚斗场冒险。”

        “虽然听说他领悟了两种半步入微之势,但也就比可以借助大地之力的地熊强上两百头远古巨象之力。”

        “地熊不只可以借助大地之力,更有着极为坚韧的皮毛。若配合大地之势和大地之力,可以形成极为可怕的防御!”

        “希望他能杀死地熊,逃过此劫……否则,我们青林皇国将失去一个栋梁之才。”

        ……

        不少观众,为段凌天悬起了心。

        段凌天的处境,在他们看来,极其不妙。

        “哼!不自量力。”

        张恒嗤笑一声,眼中夹杂着几分戏虐,“敢跟地熊进行囚斗,简直就是找死!”

        “不管他是不是找死……总比某些人强。某些人,或许连下场的勇气和地熊一战的勇气都没有。”

        陈少帅淡淡的开口,反讽道。

        言语间,丝毫不客气。

        和罗战一样,他也没将张恒放在眼里。

        “你说什么?!”

        张恒脸色大变,身上元力动荡,仿佛想对陈少帅出手。

        而陈少帅,一点都不担心,一脸平静。

        一双眸子,却闪烁着凌厉的光泽。

        目光如剑,呼之欲出!

        “小王爷!”

        张恒刚想离座而起。就被身后的老人阻拦。

        “平老,你这是干什么?”

        张恒脸色难看至极,沉声问。

        老人没有理会张恒,反而是目光灼灼的看向陈少帅,“如果老朽没有猜错,阁下应该就是剑公子吧?”

        陈少帅如剑般的目光,扫过老人。淡淡说道:“胜王府的人,果然不简单。”

        此刻。陈少帅无疑承认了自己的身份。

        “剑公子?!”

        张恒在听到身边老人的话后,脸色就变了。

        如今听到陈少帅确认,他只感觉背后凉嗖嗖的……

        他心里一阵无力和羞愤。

        这三个刚才还没被他放在眼里的家伙,现在竟然让他源自心底升起忌惮。

        这种感觉,让他很不舒服。

        “十个呼吸时间到!”

        而就在这时,洪亮的声音自囚斗场内传出。

        紧接着,在场的观众可以清晰的看到。

        那原本站在地熊的背上,有意限制地熊的老人,凌空而起。

        “吼!!”

        老人离开后。地熊恢复了自由,爆吼一声,一双血腥凌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段凌天。

        段凌天凌空而立,一脸的平静。

        轰!

        终于,地熊动了。

        只见它庞大的身体猛然向前迈开步伐,那厚实的四只熊掌,狠狠的落在地上。

        轰隆隆!

        一阵地动山摇。

        呼!

        地熊的一只熊掌猛然抬起。那锋锐的利爪上元力凝聚,半步入微大地之势弥漫其中。

        虚空之上,六千五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蓄势待。

        瞬间。

        嘶!

        伴随着地熊一爪掠出,那浩瀚磅礴的元力。瞬间化作了一道凝实的爪印,直掠段凌天的所在。

        仿佛想要将段凌天撕碎!

        段凌天目光平静的看着眼前的一幕,没有躲开的意思。

        突然。

        段凌天有了动作。

        风雷指!

        段凌天抬手之间,一指点出。

        咻!

        元力凝形的指劲,伴随着半步入微风势和半步入微雷势,席卷而出。

        虚空之上,七千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风雷指劲宛如流星坠落,对着那一道元力爪印落下。

        轰!

        风雷指劲,轻而易举的击碎了元力爪印,去势不减的落下,轰在地熊的身上。

        “吼!!”

        而几乎在风雷指劲击碎元力爪印的时候,地熊的体表就浮现起一层凝实的元力光罩。

        不只如此,在这元力光罩上,半步入微大地之势如影随形。

        另外,地熊还借用了大地之力。

        地熊头顶虚空之上,那六千五百头远古巨象虚影的一侧,又平添了三百头远古巨象虚影……

        正是大地之力赋予地熊的力量。

        轰!

        风雷指劲轰在地熊的身上,击碎地熊体表元力光罩的同时,指劲随之消散。

        反观地熊,只是身体晃了一晃,毫无伤。

        “好强的防御!”

        段凌天眉头一掀。

        段凌天和地熊的交手,不过在转瞬之间……

        然而,仅仅一招的对轰,就掀起了现场的气氛。

        今日,囚斗场上的气氛,在这一刻,几乎抵达了巅峰。

        “段凌天!”

        “段凌天!”

        ……

        许多观众,尖叫着喊着段凌天的名字。

        当然,有人欢喜有人愁。

        “这个段凌天,竟真如传闻中所说的一般,领悟了两种半步入微之势!”

        张恒脸色难看之极,目光深处,跳动起一缕缕嫉妒的火焰。

        “他差我好几岁,凭什么有这么高的悟性?”

        张衡心理有些扭曲,极其不甘。

        他自问自己的天赋和悟性已经算不错,甚至不差那五大公子多少。

        然而,在段凌天的面前,他却是显得平凡至极。

        这一切,让他难以接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