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536章 ‘改变’

第536章 ‘改变’

        “只希望,我能尽早离开域外,只要得到轮回武帝留下的大宝藏中的起死丹……我便能助熊全修复丹田!”

        段凌天心里一动。

        对熊全,他始终心存愧疚。

        毕竟,熊全是因为他,才被废掉了丹田,被废掉了一身修为。

        是他欠熊全的。

        “吼!”

        一声巨吼,将段凌天的思绪拉了回来。

        段凌天看到。

        在那囚斗场中,那只强壮的凶兽,将那个人类武者咬死后,正在不断的高吼示威。

        “死了?”

        看着人类武者的残躯,段凌天眉头皱起。

        似是看出段凌天的惊讶,一旁的罗战解释道:“一旦进入囚斗场,不管是人或兽,最后都只有其中一方能活下来……二者存其一,囚斗才算结束。”

        “胜利者,才能离开囚笼!”

        听到罗战的话。

        段凌天眉头皱起,“这么说来,这囚斗场内的争斗,几乎每一场都是死斗?”

        “可以这么说。”

        陈少帅点头,缓缓说道:“对实力弱者而言,这里,就是地狱……因为他们随时可能被人或兽杀死。”

        段凌天点头。

        原来,这就是囚斗场。

        一个充满血腥、杀戮的地方。

        当然,对于想要不断的变强之人而言,这里无疑是一块试金石。

        能在囚斗场内活下来之人,必然是绝对的强者。

        一旦踏入囚斗场,只有一个选择。

        要么生,要么死!

        “我看现在那被凶兽杀死的人,好像是奴隶?”

        段凌天好奇问道。

        “是。”

        罗战点头,“囚斗场,也不是每次都有人敢进入的……所以,在无人进入之时,囚斗场会让他们圈养的奴隶和凶兽、妖兽,进入其中。相互杀戮!”

        “而囚斗场,会坐庄,开赌局,从中获利。”

        罗战一口气说完。

        段凌天点头。

        “囚斗场可有什么规则?”

        段凌天又问。

        陈少帅介绍道:“一般来说,囚斗场自己派出相互厮杀的奴隶或妖兽,都是实力相当的……而看台上的人,只有修为和奴隶、凶兽或妖兽相当。才可以踏入其中,和奴隶、凶兽或妖兽进行厮杀。”

        “否则。若是修为远胜囚斗场中的奴隶、凶兽和妖兽的人踏入囚斗场,那便是单方面的屠杀,没有任何的意义……囚斗场,不允许这种事生。”

        陈少帅继续说道。

        “嗯。”

        段凌天点头。

        这个规矩,情有可原。

        否则,囚斗场还不亏死?

        “另外,敢于踏入囚斗场,并且修为和囚斗场中的奴隶、凶兽或妖兽相等之人,一旦取胜。可以得到丰厚的奖励!”

        罗战补充说道:“奖励,针对不同修为之人,又是不同……就如窥虚境武者,若能杀死囚斗场中的同修为奴隶、凶兽和妖兽,得到的奖励,远比元婴境武者丰厚!”

        “还有,进入囚斗场的人。不得借助任何外力……是任何!”

        陈少帅又道。

        “任何?”

        段凌天眉头一掀,“难道灵器都不让用?”

        “是。”

        陈少帅点头。

        段凌天不由咂舌。

        “毕竟,囚斗场中的奴隶,不可能用灵器去对付那些同修为的凶兽、妖兽……那样的人,将毫无意义。”

        陈少帅继续说道。

        段凌天点了点头。

        听陈少帅这么一说,他倒是可以理解了。

        “一般会有什么奖励?”

        段凌天好奇问道。

        “奖励。有金银,有灵器、丹药,有功法、武技,偶尔还会有一些珍稀的材料,以及灵果!”

        说到后来,陈少帅的目光炙热了几分。

        灵果?

        段凌天闻言,眼中同样充满了渴望。

        “有点意思。”

        段凌天咧嘴一笑。

        不知不觉间。段凌天三人来到了囚斗场的不远处。

        这时,段凌天彻彻底底看清楚了整个囚斗场。

        这囚斗场,宛如前世的足球场,场地极为广阔。

        而在这光裸的场地之上,一根根交叉而过的铁棍,组合成了巨大的铁笼,将场地内的一切封禁在内。

        “这是……千年玄铁?”

        很快,段凌天认出了这些铁笼,瞳孔不由一缩。

        千年玄铁!

        就算是窥虚境武者,也难以将其破开。

        “这囚斗场,还真是财大气粗。”

        段凌天忍不住感叹。

        “嘿嘿……段凌天,这囚斗场的来头可不小,乃是当今皇帝陛下的亲兄弟胜王爷名下的产业!”

        陈少帅为段凌天解惑。

        “那就难怪了。”

        段凌天恍然大悟。

        “咦,这些座位……”

        很快,段凌天现,这些最靠近囚斗场的观众席,人竟然比后面的还少。

        片刻,他知道了答案。

        在他们刚刚坐下来的时候,一个中年男子面无表情的走了过来,向段凌天三人伸出了手。

        段凌天还没反应过来。

        哗啦!

        剑公子陈少帅抬手之间,取出了三张金票,递到了中年男子的手里。

        “三万两黄金?”

        段凌天瞳孔一缩。

        他看得很清楚,陈少帅递出去的三张金票,都是万两面额的。

        “这些靠近囚斗场的座位,因为位置靠前,所以视野极好……所以,一个座位,就价值一万两黄金。”

        罗战看出段凌天的惊讶,笑着解释。

        “一个座位,一万两黄金!”

        段凌天苦笑。

        在这青林皇国皇城的囚斗场,金银竟如此廉价。

        只是看一场死斗,只是座位费,就要花费一万两黄金……

        一万两黄金。就是一百万两银子!

        “而且,坐在前排之人,有优先进行囚斗的特权。”

        陈少帅补充说道。

        就在段凌天几人坐下的时候,那囚斗场内的凶兽已经离开。

        一个面容冷峻,脸上烙着印记的奴隶,在一个老人的带领下,走进了囚斗场。

        “这个奴隶。是元婴境七重的奴隶……可有客人想要与他一战?”

        老人踏空而起,立于那个奴隶的头顶。声音中蕴含元力,远远的传递了出去,“只要有客人能杀死他,将可以得到我们囚斗场的五十万两黄金奖励!”

        五十万两黄金!

        顿时,观众席上,不少人骚动了起来。

        五十万两黄金的诱惑,不小。

        “段凌天,如果让你下场和与你同修为的奴隶或妖兽一战……你,会选择奴隶还是选择妖兽?”

        罗战问段凌天。

        “妖兽!”

        段凌天没有迟疑的说道。

        罗战又看向陈少帅。“剑公子,你呢?”

        “也是妖兽。”

        陈少帅一样没有迟疑,旋即缓缓的说道:“虽然,奴隶不用灵器,跟同修为的凶兽、妖兽相比,要逊色一筹……然而,凶兽、妖兽。再强也只是畜生!就算开了灵智,跟人类相比,还是有着差距。”

        “所以,一般来说……奴隶,有着远凶兽、妖兽的求生意志,他们往往能在频临死境之时。爆出不可思议的潜力,展开逆袭!”

        “在囚斗场,类似的场面,我看过太多。同修为的凶兽、妖兽和奴隶,后者更加可怕!”

        陈少帅说到后来,颇为感慨。

        “我的想法和你一样。”

        罗战笑道,旋即他又看向段凌天。问:“段凌天,你应该也是这么想的吧?”

        在罗战两人的目视下,段凌天摇了摇头。

        “不是?”

        罗战两人忍不住一怔。

        “不是。”

        段凌天点头,旋即叹道:“我之所以不选择奴隶,并非因为他们能在频临死境之时能挥出多强的潜力……而是因为,他们是人!”

        人!

        和他一样,有血有肉的人。

        “人?”

        罗战和陈少帅默然。

        “这些奴隶,虽然没有人权,但他们毕竟是人……是我们的同类!”

        段凌天继续说道。

        与此同时,段凌天的目光变得有些恍惚了起来。

        他突然觉得。

        比起前世,他真的变了很多。

        前世的他,很多时候,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狠辣无比。

        可今世,他却变了。

        现在的他,跟前世相比,简直就好像换了一个人。

        前世的他,杀伐果断,不论对错。

        这一世的他,若无必要,行事杀伐,不会牵连到无辜之人。

        简单的说,是变得有人情味了。

        这是心态的转变。

        或许,就连段凌天自己都不知道。

        这一世的他,来到这个世界后,就在被潜移默化的改变……

        而这一切改变,都源自于他身边的人。

        这一世,他有了父母,有了未婚妻,有了诸多兄弟,朋友……

        他,不再像前世,孤身一人。

        “好一个同类……真没想到,来囚斗场看热闹的人,还有如此悲天悯人的,真是可笑!”

        一道刺耳的声音,突然传入段凌天三人的耳中。

        紧接着,一个身穿锦衣的青年男子,在一个老人的簇拥下,坐在了段凌天三人不远处的座位上。

        刚才的话,正是锦衣青年说的。

        “你若是真的悲天悯人,那还来看奴隶的厮杀做什么?虚伪!”

        锦衣青年的语气,要多欠揍,有多欠揍。

        段凌天皱了皱眉,懒得搭理对方。

        而听到锦衣青年的嘲讽,皱起眉头的罗成和陈少帅两人,眼见段凌天没作,都舒展开眉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