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532章 无心插柳

第532章 无心插柳

        毕竟,小金鼠现在的精神力层次也就只是入虚境一重。

        限制极大。

        当天下午,池铭上门,将炼虚果送到了段凌天的手中。

        炼虚果通体乳白色,晶莹剔透。

        只一眼,就让人垂涎三尺。

        段凌天盘腿坐在床上,服下炼虚果后,又服下了一枚强虚丹,然后便开始修炼。

        随着炼虚果和强虚丹的药力融入体内,段凌天体内的元力不断的壮大着……

        九龙战尊诀,雷蛟变!

        段凌天运转心法,体内元力不断的壮大、提升,仿佛永远都不知道疲倦。

        修炼中,段凌天忘记了时间。

        而段凌天的一身修为,也在生着翻天覆地的变化。

        没过多久,他一身窥虚境一重的修为,就抵达了极限瓶颈。

        然后,便是冲破瓶颈。

        踏入窥虚境二重!

        突破到窥虚境二重后,那炼虚果和强虚丹的药力依然强盛,融入段凌天的元力,继续以九龙战尊诀的雷蛟变心法运转着。

        不知道过了多久。

        直到段凌天感觉体内的元力,有了饱和的感觉,他停止了修炼。

        欲则不达!

        与此同时,他可以清晰的感应到。

        那炼虚果的药力,依然还有许多残余,隐藏在他的丹田之内。

        只有强虚丹的药力,则是被完全吸收了。

        “若是我完全消化炼虚果的药力,应该能在短时间内突破到窥虚境三重,甚至更高!”

        段凌天睁开了双眸,眼中流光掠动。

        “我的精神力,也随着修为的突破,而突破了一个层次……如今,我的精神力还是比我的修为高两个层次!窥虚境四重。”

        段凌天的脸上露出了笑容。

        不得不说,这次的收获很大。

        “吱吱”

        耳边传来一阵叫声。段凌天这才现小金鼠不知何时已经醒了。

        “凌天哥哥,我饿,我饿……”

        小金鼠的元力凝音,急促无比。

        段凌天摇头一笑,下床打开房门,走进院中,“我这就去让他们为我们准备佳肴……说起来。我也饿了。”

        嗖!

        小金鼠化作一道金光,稳稳的落在段凌天的肩膀上。

        片刻。段凌天和小金鼠吃上了美味的佳肴。

        这时,段凌天顺带问了下时间。

        得到的答案,出乎段凌天的预料,“我竟然修炼了十天?也就是说,我现在又可以出去了。”

        第一时间,段凌天想到了那炼器师公会总会的会长罗荣。

        按照他和罗荣的约定,每个月他都会去指点罗荣有关炼器一道的心得。

        “小金,赶紧吃完,我们出去转一圈。”

        段凌天对小金鼠说道。

        “吱吱”

        小金鼠兴奋点头。狼吞虎咽起来。

        片刻功夫,它就将两份佳肴扫荡一空。

        紧接着,段凌天带上小金鼠,离开了龙凤学院。

        这一次离开,段凌天只感觉神清气爽。

        不只是因为他的一身修为和精神力得以突破,更多的是他现没人跟踪他……

        “时间还充裕,我们在皇城各处走走。”

        段凌天清楚。

        如今。那青林三宗两大护法长老被他坑进了铭纹之阵,那青林三宗的人,短时间内,应该不可能有针对他的大动作。

        所以,他无所顾忌。

        “吱吱”

        突然,小金鼠叫了起来。元力凝音好奇问道:“凌天哥哥,这里是什么地方?好香啊……”

        小金鼠站在段凌天的肩头,饶有兴致的打量着眼前的奢华建筑。

        段凌天一眼望去,看到了招牌上的三个大字:

        楼!

        如今,在楼的大门口,正有一群莺莺燕燕、浓妆艳抹的女子,不断的拉扯着过往的路人。

        她们的目标。有一个共同点。

        都是男人!

        一时间,段凌天自然猜到了这是什么地方。

        这里是花坊,是男人寻欢作乐的烟花之地。

        “楼……这名字,到时和当初那黑甲城的春风楼颇为相似。”

        段凌天的脸上,露出了一抹缅怀。

        当初,他还在赤霄王国极光城时。

        为了争取圣武学院的一个名额,加入了铁血军天才营。

        在天才营的日子,他一路通过种种考验。

        最后,他面临的最后一个考核,便是去那邻国的黑甲城离间黑甲军和连氏家族的关系。

        那一次,他正是利用了黑甲军统领独子好色的弱点,成功完成了任务。

        “天才营……”

        段凌天忍不住一叹。

        遥想当年的一幕幕情景,好像就在昨日。

        “这位少爷,你也是来找乐子的吗?你长得这么俊俏,奴家倒贴你如何?”

        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从楼中走出,向段凌天走来,媚笑着要来抓段凌天的手。

        段凌天皱了皱眉,身形一动,让开了女子。

        “哼!不是来找乐子的,在我们楼门口什么呆,一边去!”

        女子皱了皱眉,咧嘴哼道。

        段凌天没打算和对方计较,转身意欲离去。

        而就在这时。

        啪!

        段凌天只听到身后传来一阵凛冽的风声,紧接着,一道清脆的耳光声传来。

        “陈……陈少爷,你……你为何打奴家?”

        与此同时,段凌天听到了刚才那个趾高气扬的烟花女子的声音。

        只是,烟花女子现在的声音,则是透露出源自内心的谦卑。

        “贱婢!你知道他是什么人吗?就你,也配讽刺他?”

        紧接着,一道有些熟悉的声音,传入段凌天的耳中。

        本来准备离去的段凌天,听到这声音,身体一顿。转过身去。

        只一眼,他就看到了衣衫不整的剑公子陈少帅。

        如今,在剑公子的身上,还挂着一个长相清秀可人的女子。

        这个女子,比起那个浓妆艳抹的女子,不知道美艳了多少。

        浓妆艳抹的女子听到剑公子的话,脸色大变。

        “剑公子。这位少爷是什么人啊?妾身很是好奇呢。”

        双手挽着陈少帅的脖子,挂在剑公子身上的女子。吹气如兰,轻声问道。

        “他姓段,你说呢?”

        剑公子低下头,亲了女子的脸颊一口。

        “段?”

        女子闻言,神容一滞,半响才惊骇道:“莫非他就是那七星剑宗的天才弟子段凌天?我们青林皇国公认的有史以来最妖孽的天才武者?”

        “没错。”

        剑公子轻轻点头,旋即看向段凌天,“段凌天,你既然来了楼门口。要不要一起进去玩玩?我请客,如何?”

        段凌天淡淡一笑,“剑公子,你的好意我心领了。我不太喜欢这个地方……”

        剑公子闻言,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

        紧接着,剑公子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下腹上,大有深意的问道:“段凌天。你不会是那里不行吧?”

        “滚!”

        段凌天没好气道:“你那里才不行!你也节制点,小心掏空你的身体,影响了你的修炼……”

        说完,段凌天转身就走,不再搭理剑公子。

        不过,今日的巧遇。无形之间拉近了两人的距离。

        浓妆艳抹的女子,在知道段凌天的身份后,就吓得身体颤抖了起来。

        她虽是烟花女子,却也知道近来皇城上下沸沸扬扬的传闻。

        原七星剑宗天才弟子段凌天,取得龙凤学院第一次历练的第一,得到了一枚窥虚境强者垂涎三尺的灵果。

        这样的大人物,只需要一句话。就能让她死无葬身之地。

        眼看段凌天转身离去,没有和她计较的意思。

        轰!

        她再也坚持不住,轰然坐倒在地,惨白至极的脸色恢复了几分。

        而周围的旁观之人,也都反应了过来。

        “原来他就是那个段凌天!”

        “不愧是我们青林皇国公认的有史以来第一天才……真是年轻!”

        ……

        一群人,目视段凌天远去。

        直到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他们才逐渐散去。

        “小美人,我们继续!”

        剑公子搂住怀中的女子,狠狠的亲了一口,飞身而上,再次进入了楼。

        楼大门口,重新恢复了平静。

        “你滚吧!以后,我们楼再没有你这号人物。”

        就在这时,一个老鸨模样的人,走出楼,脸色难看的怒斥那坐倒在地、浓妆艳抹的女子,“这是你的卖身契……算老娘倒霉!”

        女子看着手里的卖身契,半天没回过神来。

        她没想到,自己还因祸得福了!

        这些年来,她最大的愿望就是赚足够的钱,为自己赎身。

        可知道现在,她攒的钱还是杯水车薪。

        今日,一个大馅饼,就这样砸在了她的头上。

        在一道道古怪的目光下,浓妆艳抹的女子跪倒在地,对着街道的尽头,恭敬的磕了三个响头。

        只有她自己知道她为何磕头,向谁磕头。

        这一切,段凌天自然是不知情。

        段凌天逛了一个上午,找了家酒楼吃过饭后,再次来到了炼器师公会总会。

        还是那个美妇人,毕恭毕敬的将段凌天带到了三楼。

        “客人,您自己进去吧。”

        美妇人恭敬的招呼段凌天一声,方才扭着丰满的娇躯离开。

        段凌天点头,掀开三楼的门帘,迈步走了进去。

        “段凌天!”

        段凌天刚进去,就听到一道惊诧的声音,从里面传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