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515章 殷仲之死

第515章 殷仲之死

        这是一个壮硕的中年汉子,一身锦衣,明显出身不凡。

        “殷五爷。”

        而段凌天身边的小厮,则是大惊失色,恭敬对中年汉子行礼。

        哗!

        段凌天收回目光,手中凭空出现了一大叠金票,从中数出了一千万两。

        啪!

        厚厚的一叠万两面额的金票,被段凌天压在了柜台上,“王管事,这是一千万两黄金……你数数。”

        王管事点了点头,伸手拿起桌上的一叠金票。

        就在这时。

        “小子,你耳朵聋了?我已经说了,那一株碧波草我要了!”

        中年汉子脸沉如水,厉喝道。

        段凌天却好像没听到中年汉子的话一般,静静的看着柜台后面的老人数着他的金票。

        而中年汉子,似乎不敢对老人作。

        只针对段凌天,眼中寒光闪烁,“小子,你可知道我是谁?”

        段凌天依然不动于衷。

        “一千万两金票,没错。”

        这时,柜台后面的老人点了点头,收起金票后,抬手之间,取出了一株碧光流动的灵草,递向段凌天。

        正是碧波草!

        段凌天伸手接过,在一旁的中年男子充满杀意的目光中,将碧波草收进了纳戒。

        “多谢王管事。”

        收起碧波草后,段凌天微笑对老人道谢。

        老人知道段凌天在谢他什么,“凡事有个先来后到……既然你拿得出一千万两黄金,这株碧波草,自然是你的。”

        段凌天点了点头,跟老人告辞一声离开。

        “小兄弟,此人是殷氏家族的五爷殷仲,你离开后,尽量找人多的地方走……否则,我怕你人财两空。”

        段凌天刚走出几步,就收到了一阵元力凝音。

        他听得出来。这是王管事在提醒他。

        “多谢。”

        段凌天不动声色的道了声谢,旋即离开了药铺。

        当然,离开之时,段凌天现有人跟了上来。

        正是那个壮硕中年男子。

        殷氏家族五爷?

        “莫非就是二十天前,我在龙凤学院门口废掉的那个殷泽的五叔?”

        段凌天的目光有些古怪。

        “哼!敢抢我的碧波草……也好,我连那一千万两黄金都省了!不只如此,我应该还能赚上一笔。”

        段凌天的身后。殷仲悄然尾随,嘴角泛起冷笑。

        刚才。此人竟敢无视他!

        他,会将此人杀死,夺取碧波草,夺取对方的一切。

        “吱吱”

        段凌天的耳边传来了小金鼠的叫声,“凌天哥哥,那家伙跟上来了。”

        “小金,你现在才现?”

        段凌天听到小金鼠的元力凝音,摇了摇头。

        看来,小金虽然觉醒了灵魂烙印。领悟了魂技,可对精神力的运用,却远远不如身为铭纹师的他。

        “只可惜,我现在虽然可以铭刻出灭杀一切窥虚境武者的攻击铭纹……可那些铭纹所需的材料,实在是太难得了,可遇而不可求。”

        段凌天叹了口气,暗道:“否则。就这个殷氏家族的什么五爷,我仅凭铭纹,就足以将他杀死!”

        融合了轮回武帝记忆的段凌天,在铭纹一道上的造诣,极其高深。

        只要是精神力满足条件的铭纹,他都可以信手拈来。

        只是。越高级、威力越大的铭纹,需要的材料就越是珍贵……

        段凌天现在可以铭刻的许多强大的攻击铭纹,就因为没有材料,所以无法铭刻。

        “不过,高级攻击铭纹所需的材料虽然罕见……但许多高级辅助铭纹所需的材料,虽然珍稀,却也不是没办法弄到。”

        段凌天心里一动。“或许,是该找时间弄些材料,铭刻一些辅助铭纹了。”

        没过多久,段凌天就离开了交易集市。

        转过一个弯,绕进了一处偏僻之地。

        刚走进偏僻之地。

        嗖!

        一道刺耳的风啸声,从后掠来,宛如一只嗜血的凶兽,张开血盆大口咬向了段凌天。

        而段凌天,在风啸声响起的刹那,就好像未卜先知一般,脚下一动。

        风卷残云!

        及时的让到了一旁。

        让后面偷袭之人,扑了个空。

        “窥虚境一重?”

        偷袭之人,正是那殷氏家族的五爷殷仲,望着及时躲开的紫衣青年头顶虚空之上的两千头远古巨象虚影,有些惊讶。

        紧接着,他的目光落在紫衣青年肩头的小金鼠上。

        脑海中灵光一闪。

        “你……你是段凌天?”

        殷仲眼中精光四射,语气间充满了兴奋。

        “真是荣幸……殷五爷竟然认识我。”

        段凌天一脸平静的看着殷仲。

        “你知道我?”

        殷仲眉头一皱,旋即哼道:“肯定是王平那个老不死告诉你的……那个老不死,还真是多管闲事!真以为我不敢动他?”

        殷仲口中的王平,正是刚才那药铺二楼的王管事。

        “不过,王平那个老不死怕是怎么也想不到,你会不听他的劝告吧。哈哈哈哈……”

        殷仲说到后来,大笑了起来。

        面对猖狂大笑的殷仲,段凌天一脸平静,冷声道:“你,笑够了吗?”

        “段凌天!”

        终于,殷仲收敛了笑容,泛着冷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段凌天,“我真没想到,会在这等情况下遇到你……看来,是天都要让我为我那可怜的侄儿报仇!”

        “你废掉我侄儿的一臂,毁掉他的一生……今日,我就要了你的小命!”

        殷仲暴戾的话语刚刚落下,整个人就已飞射而出。

        所过之处,灰尘弥漫而起。

        虚空之上,八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

        这个殷仲,明显是一个窥虚境六重武者。

        轰!

        殷仲仿佛化作一阵风,顷刻间就到了段凌天的面前。铁拳笔直的崩出,宛如化作一颗炮弹,狠狠的撞向段凌天的脑袋。

        仿佛想要将段凌天的头一拳打爆!

        此时此刻,段凌天只感觉一阵凌厉的罡风席卷而来,刮得他的双颊疼。

        不过,面对殷仲的一拳,他却始终保持着镇定。

        甚至连眼睛都没眨一下。

        殷仲嘴角泛起冷意。只以为段凌天是放弃了抵抗。

        眼看殷仲的铁拳,就要和段凌天的脑袋撞在一起……

        “吱!!”

        一声刺耳的叫声。撕破长空。

        紧接着,殷仲就看到一道金光从段凌天肩上掠出,狠狠的撞向他那迸射而出的一拳。

        他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

        他的拳头,已经被金光撞上。

        咔嚓!

        刹那间,一阵刺耳的骨裂声传来。

        紧接着,他只感觉拳上传来一阵剧痛,让他撕心裂肺,忍不住啊一声出凄厉的惨叫。

        与此同时,一股可怕的力量。将他整个人掀飞了出去。

        恍惚之间,他清晰的看到那迅如闪电的金光,化作了一只可爱的毛茸茸的小金鼠。

        而在小金鼠的头顶虚空之上,一头远古角龙虚影盘旋在那里,张牙舞爪,栩栩如生。

        “窥……窥虚境七重!”

        身体狼狈摔落在地的瞬间,殷仲反应了过来。脸色大变。

        “你……你一早就算计好了?你是故意引我来此?”

        殷仲服下一枚疗伤丹药后,挣扎着站起,咬牙切齿的盯着段凌天。

        “你说呢?”

        段凌天脸色依然平静,反问道。

        “没想到,我殷仲纵横一生,最后毁在了你这个小鬼的身上……不过。你也得意不了多久了!青林三宗,会不惜一切代价将你杀……”

        殷仲似乎意识到自己大难临头,干脆放开了。

        只是,他的这番话,终究没能说完。

        只因为,一道细微的剑光,彻底终结了他。

        “吱吱”

        小金鼠一剑穿透殷仲的喉咙后。毛茸茸的身体掠出,屁股撞向殷仲的脸,将殷仲放倒。

        紧接着,小金鼠俯冲而落,熟练的将殷仲的纳戒摘下,送到了段凌天的手里,邀功道:“凌天哥哥,我要吃大餐!我要吃大餐!”

        过去,在跟段凌天一起历练的日子里,小金鼠没少帮段凌天收取战利品。

        “行!你想怎么吃就怎么吃。”

        段凌天大方的说道。

        将殷仲的纳戒认主,段凌天现里面竟有三千万两金票。

        至于其它东西,诸如低纯度丹药、低品灵器等等……对他来说,都是一些没用的东西。

        “三千万两黄金……收获不错。”

        段凌天抬手之间,燃起一缕四品丹火,将殷仲的尸体直接焚化后,在附近找了一家酒楼吃饭。

        看着小金鼠狼吞虎咽,段凌天沉思了起来。

        “按照那个青林三宗的长老所言,这一次来青林皇国皇城的青林三宗之人,除了他以外,只有那唐火和赵冥……”

        段凌天皱了皱眉,“那个窥虚境九重武者,会是谁呢?”

        段凌天还记得。

        今天自己刚离开龙凤学院的时候,除了现那个青林三宗的长老,还现了另外一人。

        那人,是一个窥虚境九重武者。

        想了半天,段凌天也没想出一个所以然来。

        干脆不再多想,酒足饭饱后,带着小金鼠回到了龙凤学院。

        刚进内堂,段凌天就现有一个身穿红衣的俊逸青年,静静的站在那里,闭目养神。

        突然,红衣青年抬头,凌厉的目光看向他。

        “你就是段凌天?”

        红衣青年的语气间,充满了敌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