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99章 废!

第499章 废!

        随着殷泽一声低喝,龙凤学院大门口一群青年才俊看向段凌天的目光之中,充满了怜悯。

        都觉得段凌天要倒霉了。

        “吼!”

        雪豹抬头一声爆吼,声威震天,庞大的身体一动,对着段凌天就冲了过去,张开血盆大口,狠狠的咬向段凌天。

        眼看雪豹就要咬中段凌天。

        “吱!!”

        段凌天肩头上站着的小金鼠,浑身毛茸茸的金色毛瞬间竖起,尖叫一声,叫声中充斥着极致的怒意。

        而就在这时,让人不可思议的一幕出现了。

        在场之人,看着眼前的一幕,纷纷呆滞!

        有些人更是伸手狠狠的擦了擦眼睛,好像在确认他们是不是眼花了一般……

        只见,随着小金鼠一声尖叫。

        那只去势汹汹冲向段凌天的雪豹,身形瞬间顿在原地。

        下一刻,雪豹庞大的身体一颤,竟是直接趴了下来,趴在地上瑟瑟抖。

        而雪豹背上的殷泽,一个不留神被雪豹甩了下来,狼狈的落在地上。

        “吼”

        雪豹趴在地上,头颅紧紧的贴在地上,就好像是一个臣子在向帝皇臣服一般。

        “吱吱”

        小金鼠站在段凌天的肩头,人性化的翘起前肢,骄傲的昂着头,就好像是一位高高在上的帝皇。

        作为妖兽,只需要对凶兽展现出妖兽的气息,足以让凶兽惊惧臣服。

        这一幕,让所有人都傻眼了。

        一只强大的凶兽雪豹,竟然在一只宠物鼠面前趴下了?

        简直不可思议!

        “这……什么时候,雪豹变得这么胆小了?”

        “那不就是一只可爱的宠物鼠吗?只是叫了一声,雪豹就好像老鼠见到猫一样,直接趴下了?”

        “哼!这只雪豹,还真是丢元婴境凶兽的脸。”

        ……

        不少旁观的青年才俊,对雪豹的反应嗤之以鼻。

        只有那季峰和司马阳。一脸的凝重,看向段凌天肩头的小金鼠时,眼中充满了忌惮。

        他们知道,这个年轻人肩头站着的小金鼠,绝对不是什么宠物鼠。

        开什么玩笑!

        宠物鼠能让他们座下的凶兽躁动?

        刚才,就在小金鼠出那一道针对雪豹的叫声时,他们都感觉到了座下凶兽的躁动不安。如果不是他们在安抚,他们座下的凶兽怕是已经疯逃跑了。

        “季峰。你认识他?”

        司马阳看向季峰,元力凝音问道。

        很显然,他看出来了,刚才季峰的作为,完全就是在一步步在诱导殷泽,让殷泽丧失理智,对那个神秘的紫衣青年男子出手。

        “算不上认识……我一个小时前在酒楼见过他。“

        季峰摇头,元力凝音回道。

        与此同时,季峰看向那一脸呆滞。呆怔在地的殷泽,嘴角再次泛起一抹嘲讽的笑意,进一步加油添醋道:“果然是什么样的主人,就有什么样的奴兽……殷泽,你还是跟这位小兄弟道个歉吧。如此一来,兴许他能大人有大量,宽恕你的冒失。”

        奴兽。是云霄大6之人,对奴役的凶兽、妖兽的称呼。

        当然,像小金鼠这种被段凌天当作是朋友,没有奴役关系的妖兽,就算不上是奴兽。

        “这个季峰……”

        段凌天皱了皱眉,他看得出来。季峰是在唯恐天下不乱。

        果然是一个有心机的人。

        而且,段凌天现,那殷泽听到季峰的话后,很快就回过神来,看向他时,眼中充满了暴戾和羞愤。

        “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

        眼看殷泽有作的迹象。段凌天淡淡的说道。

        “小子,你找死!”

        殷泽爆喝一声,声音中充斥着极致的愤怒。

        嗖!

        与此同时,殷泽身形动荡,宛如化作了一颗炮弹,直接冲向段凌天。

        不只如此,殷泽身形掠动之间,右手成拳,元力暴涨,掠动而出,目标直指段凌天的胸膛……

        哗!

        虚空之上,一千二百头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随之奔腾而出。

        很显然,殷泽怒极之下出手,一身力量全爆。

        “冥顽不灵!”

        段凌天没想到殷泽在雪豹被小金威慑得趴下以后,还敢对自己出手,顿时脸色一沉,眼中寒光四射。

        冷喝一声的同时,段凌天动了。

        风雷指!

        段凌天抬手之间,一指点出,甚至没用风势和雷势,只是纯粹的元力凝结而成的指劲,呼啸而出,迎上了殷泽来势汹汹的一拳。

        咻!

        炸耳的刺啸声突兀响起。

        那凝聚着两千头远古巨象之力的指劲,粗枯拉朽般破开了殷泽拳上的元力,轻而易举的点在了他的拳头上。

        噗嗤!

        段凌天的元力指劲,扎入殷泽的拳头,就好像扎入豆腐中一般。

        “啊!!”

        在殷泽拳头被元力指劲扎出一个小洞,鲜血飞溅的刹那,殷泽的惨叫声随之响起,凄惨无比。

        紧接着,殷泽伸出另一只手,死死的扣住了鲜血淋漓的那个右手。

        此刻的殷泽,身体瑟瑟抖,冷汗直流。

        “不……不可能……”

        望着段凌天头顶虚空之上,那逐渐的散去的两千头远古巨象虚影,殷泽不断的摇头,不愿意相信这一切是真的。

        这个看似不过二十五岁的年轻人,竟然是窥虚境一重的强者?

        好不容易用元力止住血、脸色惨白至极的殷泽,清晰的察觉到自己的伤势后,脸色又是一变,变得狰狞无比,“你……你废了我的手,你废了我的手!殷氏家族不会放过你的,殷氏家族不会放过你的!!”

        殷泽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丝颤抖,因为他现他的右手彻底废了。

        对方的元力指劲,摧枯拉朽般废掉了他的两根指骨。去势不减的钻进了他的臂骨,将骨髓什么的彻底绞碎。

        如今,就算是有四品大还丹,他的手也不可能痊愈!

        面对脸色大变、面容狰狞而扭曲的殷泽,段凌天目光平静,淡淡的说道:“在你出手之前,我就跟你说过……有些人。是你惹不起的。惹了,就要付出代价!”

        “你!!”

        殷泽脸色涨红。这才想起对方确实说过这话。

        只是,那个时候的他,正是怒极之时,又岂会听得进段凌天的话,只以为段凌天是在故弄玄虚。

        “你死定了,你死定了!!”

        殷泽仇恨的扫了段凌天一眼,旋即跳上趴在地上的雪豹的背,看向雪豹冷喝道:“起来!还嫌丢脸丢得不够?”

        只是,雪豹根本没有理会他。自顾自趴在地上,面对小金鼠散出来的妖兽气息,瑟瑟抖。

        “没用的废物!”

        眼见雪豹不理会自己,殷泽脸色难看至极,左手一抬,手中多出了一柄灵刀。

        嗡!

        灵刀落下,直接扎入雪豹的脑袋。将雪豹绞杀。

        或许,雪豹至死也没想到,它的主人会突然对它痛下杀手……

        “我不会放过你的……绝对不会!”

        殷泽再次用狠毒的目光扫了段凌天一眼,此刻的他,宛如化作了一条剧毒的赤练蛇,择人而噬。

        接着。殷泽身形掠动,离开了龙凤学院大门口,消失在大路的尽头。

        明显是回殷氏家族去了。

        对于殷泽的威胁,段凌天不以为意。

        殷氏家族?

        过去,青林皇国就以五大宗门为尊,那些家族势力,除了青林皇国的皇室以外。就没有一个能跟五大宗门当中的任何一个宗门相提并论。

        如今,五大宗门中的两个宗门相继被灭门,剩下的三大宗门合而为一,合并成不下于皇室多少的强大势力……

        青林三宗!

        而青林三宗,无疑是恨不得将段凌天这个七星剑宗的余孽除之而后快。

        段凌天今天敢站在这里,就代表他有了面对青林三宗的思想准备。

        青林三宗他都不怕,还会怕一个殷氏家族?

        殷泽离去后,段凌天回过神来,准备去排队登记。

        如今,段凌天所过之处,一个个青年才俊纷纷避让,最后将他让到了最前面,让他优先登记。

        强者,无论到了何处,都能得到他人的尊敬,获得一些特权。

        “窥虚境……他竟然是窥虚境强者!”

        此时此刻,除了季峰以外,包括那那司马阳在内,一群青年才俊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尽皆充满了震惊和骇然。

        一个看起来不过二十五岁的青年人,一身修为窥虚境一重……

        如此成就,让人震撼莫名!

        “季峰,你早就知道?”

        司马阳看向季峰,当看到季峰轻轻点头后,他嘴角一抽,“你这家伙,这次还真的是把殷泽给坑惨了……殷泽废掉了一只手,怕是无缘于前往黑石帝国的那几个名额了。”

        随着司马阳开口,大多数青年才俊的目光落在季峰的身上,只感觉不寒而栗。

        如果说,那个出手废掉殷泽一只手的紫衣青年,是一只强大的猛虎,可以正面摧毁一切。

        那这个季峰,就是一条毒蛇,杀人于无形。

        后者,更让他们感到心惊。

        三言两语之间,废掉殷氏家族当代年轻一辈第一天才……

        试问普天之下有几个人能做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