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98章 压过去!

第498章 压过去!

        段凌天站在空地上,可以看到不少的青年才俊,自四面八方66续续往这边走来,眉宇间夹杂着几分兴奋和倨傲。

        “这么多人?都是青林皇国各势力举荐之人?”

        看到这么多人,段凌天被吓了一跳。

        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这几日,是各势力青年才俊到龙凤学院登记的最后几日……很多人,应该都是这几日才来登记。”

        段凌天心里一动,目光落在空地的前方。

        那里,正有着一座拱形的大门。

        大门一侧,伫立着一座高大的石碑,石碑上龙飞凤舞的雕刻着四个大字……

        龙凤学院!

        “这四字,一气呵成,且充斥着一股凌厉无匹的气息……想来是一位强者亲自雕刻。”

        段凌天心里一动,暗道。

        如今,在拱形大门的前方,正有三个老人坐在石桌后面,石桌上整齐的摆放着笔墨。

        四面八方涌来的青年才俊,相继抵达三个老人的桌前,取出一纸证明,交给三个老人察看。

        察看无疑后,三个老人会为他们做好登记,并且交给他们一枚令牌。

        拿到令牌的人,一个个兴高采烈的通过拱形大门,走进了龙凤学院。

        “人还真多……”

        段凌天看着眼前长长的三条队伍,不由摇了摇头,身体微微前倾,准备去排队。

        就在这时。

        “吼!”

        一声巨吼在段凌天耳边传来,宛如惊雷一般。

        不只惊动了段凌天,那些正在排着队的青年才俊,也都忍不住回头瞩目。

        段凌天回过头去。

        只一眼,就看到一只巨大的豹子往这边走来,所过之处,路人纷纷避让。

        这一只豹子,通体雪白色的毛,宛如白色的火焰在燃烧。它每一次张开血盆大口,出一声低吼,都让人源自心底升起寒意。

        “雪豹?”

        段凌天有些惊讶,没想到还有人以这种凶兽在皇城中代步……

        雪豹,元婴境七重凶兽。

        他的心里,第一时间就冒出了两个字。

        装逼!

        “是殷氏家族的殷泽!”

        “殷泽,殷氏家族二少爷。论天赋,只在我们青林皇国的五大公子之下……早就有所耳闻。”

        “能驯服雪豹。这殷氏家族的二少爷,实力必然在元婴境七重以上。”

        “这殷氏家族二少爷殷泽,今年二十九岁,一身修为据说已经步入了元婴境九重。”

        ……

        不少人窃窃私语,也让段凌天知道了来人的身份。

        殷氏家族?

        段凌天眉头一挑,他并没有听说过这个家族。

        不过,想来应该是青林皇国皇城的家族,而且还不是一般的小家族。

        从不少青年才俊忌惮的目光中,段凌天可以看出这一点。

        “哈哈……殷泽。你来的还真是早。”

        就在这时,一道爽朗的笑声传来。

        伴随着这道笑声而来的,是一道惊人的兽吼。

        一只通体黑纹状毛的巨狼出现,巨狼出现后,它那一双腥红色的双眸,死死的盯着雪豹,仿佛随时可能扑上去与其厮杀一般。

        “黑纹狼!”

        不少人惊呼。

        黑纹狼。元婴境七重凶兽,比雪豹更加凶悍。

        “又是一只强大的凶兽!”

        不少青年才俊羡慕的看向黑纹狼背上的那人。

        段凌天也看了过去。

        这是一个身穿黑衣的青年男子,约莫三十岁左右,长相一般,但眉宇间却流露出不可一世的倨傲。

        “半步虚境?”

        段凌天精神力延伸而出,第一时间就探查出了此人的修为。

        “是司马家族的司马阳!这司马阳。也是我们青林皇国的天才武者,论天赋,和那殷泽相当,只在五大公子之下。”

        有人认出了黑衣青年,低呼一声。

        “哼!司马阳,还真是巧,登个记都能遇上你。”

        殷泽冷哼一声。明显和司马阳并不对路。

        殷泽话音一落,就不再理会司马阳,指挥雪豹继续往龙凤学院大门这边走。

        所过之处,一个个青年才俊纷纷避让。

        不一会儿,殷泽座下的雪豹,就到了段凌天的身前。

        段凌天正好站在大门前的空地上。

        此刻,殷泽有两个选择。

        其一,从段凌天左侧绕过去。

        其二,从段凌天右侧绕过去。

        毕竟,这片空地很宽敞。

        只是,殷泽并没有选择,而是冷眼一扫段凌天,冷喝道:“哪来的乳臭未干的小子?滚开!”

        段凌天淡淡的扫了殷泽一眼,便没再理会,好像根本没有听到殷泽的话一般。

        殷泽脸色一沉。

        “吼!!”

        殷泽座下的雪豹,似乎察觉到了主人的愤怒,对着拦路的段凌天低吼一声。

        段凌天皱了皱眉,终于是慵懒的开口了,“路这么大,你不会绕着走?”

        绕着走?

        殷泽听到段凌天的话,本就阴沉的脸,忍不住露出讽笑,“乳臭未干的小子,我殷泽从不绕路走……识趣的赶紧滚开!否则,我就让雪豹直接从你身上压过去。”

        言语间,尽显威胁之意。

        段凌天平静的脸色,终于沉下。

        让雪豹从他身上压过去?

        这个殷泽,真当自己是裁决生死的判官不成?

        “那我倒是很想知道,你如何让这只雪豹从我的身上压过去。”

        段凌天脸上的阴沉,刹那间荡然无存,取而代之的是灿烂的笑意。

        “嗯?”

        段凌天的话,让殷泽眉头不由皱起。

        作为殷氏家族的二少爷,且一身武道天赋群,他自然不可能是草包、蠢货!

        如今,眼前的紫衣青年,在知道他的身份后,还敢如此。只有两个可能。

        其一,这是一个愣头青,根本不知道他们殷氏家族在青林皇国皇城处于什么地位。

        其二,这是一个背景惊人的存在,无惧他们殷氏家族。

        一时间,他反倒是迟疑起来了。

        “吼!”

        就在殷泽迟疑的时候,又一道兽吼传来。

        一个锦衣青年男子。坐在一只通体蔚蓝色毛的巨虎之上,踏步而来。所过之处,路人纷纷避让。

        “季峰!”

        那坐在黑纹狼身上的司马阳,眉头一掀,跟锦衣青年打招呼。

        “是他!”

        段凌天认出了来人,正是先前在酒楼有过一面之缘的锦衣青年。

        当时,他将锦衣青年身边一个不长眼的随从丢到了酒楼……

        他本以为对方会为手下人出头。

        谁知,对方竟然干脆的离开了。

        那个时候,他就知道此人是一个极有心机的人,在没有摸清楚他的底细之前。是绝对不可能与他为难的。

        这样的人,极为可怕。

        “是季氏家族的季峰!”

        “论天赋,这个季峰,也是和殷泽、司马阳一流的人物……年仅二十九岁,一身修为已经步入了元婴境九重!”

        ……

        不少青年才俊认出了季峰。

        “殷泽,你还是老老实实的绕路走吧……哈哈!”

        季峰不易察觉的对段凌天点头一笑,旋即看向那骑着雪豹站在段凌天身前不远处的殷泽。大笑起来。

        笑声中,不乏嘲弄之意。

        很明显,季峰跟殷泽也不对路。

        司马阳一起看向殷泽,嘴角也泛起几分嘲弄,“殷泽,老实绕路吧……真以为这龙凤学院大门口的路是你们殷氏家族的不成?”

        “哼!”

        殷泽本来还在猜忌段凌天的身份背景。如今被两个老对头嘲讽,顿时脸色涨红、怒到极致,彻底失去了理智。

        “小子,我最后给你一个机会……滚!否则,我要你小命!”

        殷泽冰冷的眸子凝视着段凌天,厉喝道。

        此时此刻,他将所有的怒火。宣泄到了段凌天的身上。

        “要我小命?”

        段凌天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这里一大片空地,旁观的各位青年才俊都可以作证,是我先站在这里……正所谓先来后到。我先来,你后到,按理说,也应该是你绕着我走。”

        “现在,你为了这点小事,竟然要我小命?”

        段凌天说到后来,语气虽然依旧平静,但一双眸子,却已经闪烁起不易察觉的慑人寒光。

        段凌天,怒了。

        “这个年轻人疯了不成?他知道他在跟谁说话吗?”

        “他也是被举荐到龙凤学院的青年才俊?也不知道是哪个势力举荐来的人,那个势力没人了吗?这样一个小年轻,都能被举荐到龙凤学院。”

        “他要倒霉了。”

        “那是自然!殷泽的脾气,是出了名的坏……今日,这个年轻人如此不识抬举,必然会彻底激怒殷泽!”

        ……

        围观的一群青年才俊,窃窃私语。

        “殷泽,我觉得这位兄弟说得有理……凡事都要讲个先来后到。”

        就在这时,那季峰骑着巨虎缓步而来,到了段凌天近前的时候,绕了过去,旋即才看向殷泽,脸上的嘲弄不减。

        “哼!季峰,你还真是越活越回去了……”

        殷泽冷眼一扫季峰,目光随即落在段凌天的身上,嗤笑道:“就这么一个毛头小子,你竟然也为他绕路?今日,我就让你看看,我,殷泽,能让这个你为之绕路之人,乖乖的躺下!”

        说到后来,殷泽语气间充满了暴戾。

        “压过去!”

        殷泽低喝一声,命令雪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