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91章 张守永暴走

第491章 张守永暴走

        几乎在声音传进房中的刹那。

        段凌天只感觉地面传来一阵颤动,频率越来越快,就好像地动山摇一般。

        “好强大的大地意境!”

        就在段凌天瞳孔一缩、面露骇然的刹那。

        在他的眼前,多出了一道高大的身影。

        这是一个身穿灰衣的青年男子,青年男子面沉如水,一双眸子闪烁着慑人的寒光,在他的体表,俨然有着一缕缕土黄色的光晕在掠动,散出奇异无比的气息。

        “永哥。”

        看到灰衣青年男子出现,王琼的脸上露出一抹歉意。

        是她不小心,让她的丈夫担心了。

        “张大哥。”

        如今出现在段凌天眼前的,正是昔日他在那天荒古城结识的张守永,那个实力不俗的青年人。

        年仅三十岁出头,一身修为就已突破到入虚境二重……

        更领悟了三重大地意境,并且手中还有一个五品灵器级别的酒葫芦。

        “你……你怎么会找到这里?!不……不可能的!”

        吴际看到张守永,就好像见了鬼一般,脸色惨白至极。

        在他的眼里,张守永是窥虚境以上的存在,不是他所能抗衡的……

        这一次,他敢将王琼抓来,也是看准了张守永在闭关修炼,并且有把握在惊动张守永之前,将王琼藏匿起来。

        可现在,这一切好像并没有顺着他心里的计划进行。

        到底哪里出了差错?

        他百思不得其解。

        “是……是你!”

        韩建安看到张守永,身体瑟瑟抖,眼中充斥着极致的恐惧,就好像张守永是掌控生死的判官,可以随时随地裁决他的生死一般。

        “韩建安!”

        张守永脸色一沉,仿佛覆盖上了一层冰霜,“我上次就警告过你……商会之间的事,就用生意场上的那一套解决。看来,你还是没有吸取教训。早知你这么大胆。上次我就不该听我妻子的话,饶了你……我当初就该杀了你!”

        “别……别杀我……别杀我……”

        韩建安吓得一哆嗦,坐倒在地,狼狈不堪。

        很快,一个尿骚味冲天而起,却是韩建安被吓得尿了裤子,尿了一地。

        这一幕。让段凌天一阵无语。

        这个韩建安,好歹也是那什么商会分会的会长。竟然这么草包。

        “吱吱”

        站在段凌天肩头的小金鼠,叫了两声,一双碧青色的眸子夹杂着几分笑意。

        就好像在嘲笑韩建安。

        “杀你,我都嫌脏了自己的手!”

        张守永厌恶的扫了韩建安一眼,旋即抬起右脚,缓缓的落下。

        轰!

        张守永一脚落下,元力暴涨,其中土黄色的罡气升腾,融入大地之中。

        下一刻。

        咔嚓!咔嚓!咔嚓!

        ……

        刺耳的骨裂声。接二连三的响起。

        其中,伴随着韩建安一声声撕心裂肺、痛到极致的惨叫……

        韩建安的惨叫,持续了整整一刻钟才停止。

        而韩建安那不断颤抖的身体,也终于停止了颤抖,轰然落地,摔成了一滩肉泥。

        看到这一幕,段凌天瞳孔一缩。

        “这倒是和我的颤劲有着异曲同工之妙……不过。张大哥却是用元力和大地意境配合,一举将这韩建安的一身骨骼震碎!咦,张大哥的大地意境……”

        很快,段凌天抬头望向张守永头顶虚空之上。

        那里,正有十一头远古角龙虚影若引入线,庞大的虚影。被狭小的房子硬生生的挤压在了一起。

        十一头远古角龙之力!

        段凌天骇然。

        当他仔细观察,这才现,十一头远古角龙虚影中,其中六头和另外五头隔了一段距离,是分开的。

        “入虚境四重?五重大地意境?”

        段凌天倒吸一口冷气。

        他怎么也没有想到,再次见到张守永时,张守永竟拥有了如此可怕的实力!

        他还记得。当初刚认识张守永的时候,张守永只是入虚境二重武者,不过领悟了三重大地意境……

        可就算如此,他也震撼于张守永的一身武道天赋和悟性。

        要知道,张守永年仅三十岁出头。

        现在,张守永含怒出手虐杀韩建安所施展出来的一身实力,再次震撼了段凌天。

        韩建安,被张守永以强横的元力配合五重大地意境,整整折磨了一刻钟的时间方才死去,死得凄惨无比。

        “入……入虚境!”

        站在一旁的吴际和带韩建安来的两人,终于回过神来,望着虚空之上的十一头远古角龙虚影,身体都剧烈的颤抖了起来。

        远古角龙虚影!

        他们只是听说过,从未见过。

        若换作平时,亲眼目睹远古角龙虚影,他们或许会觉得大开眼界。

        可此时此刻,他们却没有这样的想法。

        “大人饶命,不关我事,不关我事……”

        眼看张守永望过来,吴际身边的两人,轰然跪倒在地,声音颤抖,惊惧到极致。

        现在的他们,甚至于连逃跑的念头都不敢有。

        开什么玩笑!

        在没有动用灵器就能施展出十一头远古角龙之力之人的面前,他们就算有十条腿也不可能逃掉。

        现在,他们只希望这位强者能大慈悲,放他们一条生路。

        张守永看都没看着两人,目光直接落在那吴际的身上,沉声道:“吴际!你胆子不小,连我的女人都敢动。”

        “哼!”

        吴际深吸一口气,或许是知道自己大难临头,不可能得到对方的饶恕,彻底放开,无所顾忌,“我吴际纵横一生,今日能折在一个入虚境强者的手中,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既然你想死。那我就成全你!”

        张守永声音冷漠,宛如自冰窟中传出,夹杂着极致的冰冷。

        紧接着,张守永再次抬腿,猛然落下。

        轰!

        可怕的元力咆哮,伴随着五重大地意境席卷而出,涌向吴际。

        刹那间。吴际身体一颤,脸色涨红。忍痛闷哼一声。

        而就在这时,一阵阵噼里啪啦的碎骨声传来,清脆而刺耳,让人只是听到就觉得不寒而栗。

        “啊!!”

        吴际虽是硬骨头,但当他的双腿被震碎时,还是忍不住惨叫出声,脸色惨白如纸。

        轰!

        两条腿的腿骨被震成碎末,吴际的下半身轰然化作一滩烂泥,上半身压在这摊烂泥上。面容扭曲而狰狞,痛苦到极致。

        张守永似乎有意折磨吴际,这个时候特意收回了元力和五重大地意境。

        而就在这时,那吴际瞪得浑圆的眸子之间,突然掠过一缕决然。

        随着他抬手,一柄灵剑出现在他手里。

        咻!

        吴际并没有攻击其他人,握着灵剑抹向了自己的脖子。想要自杀求得解脱。

        “想死?没那么容易!”

        张守永淡淡的声音传出,吴际手里的灵剑直接被一股强大的力量震开,锵一声落在了地上。

        吴际扭曲而狰狞的面容上,脸色极为难看。

        紧接着,张守永抬手之间,元力缠绕五重大地意境。在吴际抬手想要击打天灵盖自杀之前,呼啸而出,碎掉了吴际的一双手臂。

        “啊!!”

        吴际的惨叫再次传来,凄厉无比,让人不寒而栗。

        此时此刻,在场之人,除了段凌天和小金鼠一脸平静。没有什么表情变化以外。

        王琼脸色煞白,她何时没见过这样的场面。

        至于跪在地上的两人,更是被吓得步上了那韩建安的后尘,尿了裤子。

        一时间,整个房子,充满了尿骚味。

        “正如可儿、小菲儿是我的逆鳞一般……嫂子,一样是张大哥的逆鳞!”

        段凌天可以理解张守永现在的心情。

        如果将王琼换作可儿或小菲儿,那韩建安和吴际两人,只会比现在更惨。

        前世作为雇佣兵之王,段凌天折磨人的手段,远非张守永所能比。

        “永哥,杀了他吧。”

        最后,王琼心存不忍。

        张守永听到王琼的话,暴戾的脸上,难得的露出了一抹温柔,旋即目光一冷,一抬手,凝成一道掌印,轰然落下。

        “算你走运!”

        伴随着张守永冷漠的话音落下,吴际的脑袋被他一掌爆开,飞溅而出的脑浆,溅了跪在一旁的两人一脸。

        两人顿时哇哇大叫,“大人饶命,我们就只是一个跑腿的……大人饶命,饶命!”

        只是,怒极之下的张守永,又岂会放过他们。

        随着张守永手起手落,跪在地上的两人,步上了韩建安和吴际的厚沉,死得不能再死。

        “琼儿,没事吧?”

        张守永身形一动,到了王琼的身边,轻声问道。

        刚才还像个煞星一般的张守永,此刻尽显柔情似水,跟刚才相比,简直判若两人。

        “没事。”

        王琼轻轻摇头,旋即看向段凌天,“幸好凌天兄弟及时出现,要不然,在永哥你到来之前,我恐怕就要命丧那韩建安之手。”

        刚才,正是段凌天及时出现,拖延了一些时间。

        否则,那韩建安早就得手,杀死了王琼。

        “凌天兄弟,谢谢。”

        张守永看向段凌天,一脸的感激。

        在这个世上,对他来说最重要的人,无疑就是他的妻子王琼。

        想起刚才生的一幕,他再次被惊出了一身冷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