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90章 王琼遇险

第490章 王琼遇险

        精神损失费?

        听到段凌天只是要钱,包括黄氏家族族长在内的一众黄氏家族高层,都松了口气。

        黄氏家族,作为和马氏家族齐名的黑风城三大家族之一,财富自然不少。

        只是,很快,他们的脸色就变了。

        只因为,段凌天一开口就是数千万两黄金……

        “这是不是有些多了?”

        黄氏家族族长有些迟疑的看了段凌天一眼。

        而那昔日抓了小金鼠,在马家拍卖行寄拍的黄氏家族太上长老,脸都绿了。

        要知道,就算是他当初寄拍小金鼠得到的钱,也不过几百万两黄金而已。

        这个年轻人,一开口就是他当初卖了小金鼠所得到的黄金的十几倍。

        简直就是狮子大开口!

        “多?”

        段凌天淡淡一笑,“黄族长,我相信,这点钱你们黄氏家族还是拿得出来的……对了,那马氏家族的族长可比你爽快多了。一亿两黄金,二话不说就交给我了。”

        马氏家族,一亿两黄金?

        段凌天此话一出,黄氏家族的一群人呆若木鸡。

        “黄族长,我给你三个呼吸的时间考虑……如果你不愿意,我的这个小伙伴要是一冲动做出什么事,那可就不是钱能解决的问题了。”

        段凌天的脸上,露出了恶魔般的笑容。

        “吱吱”

        而站在段凌天肩膀上的小金鼠,也适时的晃了晃手里的五品灵剑,就好像在对黄氏家族的族长说:

        再不给钱,我就将你们统统干掉!

        黄氏家族族长嘴角一抽,最后只能妥协。

        他丝毫不怀疑段凌天的话。

        要是拖个三个呼吸,这只窥虚境三重的妖兽,肯定会对他们出手。

        “黄族长果然爽快!”

        收了钱后,段凌天脸上绽放出灿烂的笑容,旋即看了那黄氏家族太上长老一眼,“这位长老。下次抓凶兽,可要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了……否则,就你一人,怕是都足以让黄氏家族倾家荡产。”

        段凌天临走前的一番话,让黄氏家族的太上长老脸色涨红。

        直到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他才缓过气来,被气得哇一声吐出一口淤血。

        淤血落地。宛如化作了一朵璀璨的红玫瑰,在地上绽放。

        段凌天走出黄家府邸的时候。高兴无比,“如今,加上黄氏家族给的这笔钱……我身上的金票,已经达到了两亿!”

        “吱吱”

        小金鼠叫了两声,元力凝音说道:“凌天哥哥,别忘了我的肉……”

        “放心,以后只要在酒楼吃饭,我都单独给你点一桌肉,如何?”

        段凌天心情大好。对小金鼠许诺道。

        “嘻嘻……凌天哥哥最好了。”

        小金鼠的元力凝音,充满了兴奋。

        如今已是夜深,段凌天带着小金鼠,离开了黄家府邸,准备回客栈。

        一路上,已经看不到几个人。

        突然,远处两道身影快步从段凌天的身边走过。本来也没什么,可两人的轻声对话,却吸引了段凌天的注意力。

        “四哥,那个叫王琼的女人是什么人?吴老大竟然亲自出马将她抓了回来。”

        “嘘……小声点,不该问的别问,那个女人身边可是跟着一位实力可怕的强者。要不是那韩会长给的钱多。吴老大也不会趁那个强者闭关修炼,而冒这个险去抓那个女人。要知道,这件事一旦被那个强者现,那可就是十死无生。”

        两人对话的声音虽然小,但还是被段凌天听得一清二楚。

        王琼?

        段凌天眉头一皱。

        他记得,当初在凤栖城遇到的那位张大哥的妻子,就叫王琼。

        “身边有一位实力可怕的强者?说的不会就是张大哥吧?”

        段凌天倒吸一口冷气。

        张大哥。便是段凌天当初在凤栖城琼永酒楼认识的张守永。

        后来,张守永夫妇二人,将他和李菲送回七星剑宗后,就离开了。

        “跟上去看看。”

        虽然不确认,但段凌天还是跟了上去。

        最后,在两人的带领下,段凌天翻进了一座奢华的府邸。

        这座府邸,是一座私人府邸,住在里面的人,非富即贵。

        “韩会长。”

        段凌天躲在大厅外,听到了那两人正对大厅中一个身穿锦衣的中年人尊呼。

        “你们是?”

        锦衣中年人明显不认识两人。

        “韩会长,我们是谁不重要……重要的是,你嘱托吴老大办的事,已经办成了。”

        两人中的其中一人,微笑说道。

        “这位兄弟,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锦衣中年人虽然保持着镇定,但段凌天延伸而出的精神力却是可以现,这个锦衣中年人的呼吸明显急促了起来。

        “这人还真是小心。”

        段凌天暗道。

        “韩会长……有个叫王琼的女人,现在就在吴老大府中作客。”

        两人中的另外一人,直言道。

        “当真?!”

        这一次,锦衣中年人彻底失态,脸上露出狂喜之色,“吴老大真的将那个贱人抓住了?”

        “是。那个女人身边的强者正好在闭关,吴老大设计将她骗了出来,将她抓起来了。韩会长,吴老大让我们来找你过去,免得夜长梦多……务必在那个强者现之前,做的一干二净。”

        两人中的一人又道。

        “哈哈……好!我现在就跟你们走。”

        被称为韩会长的锦衣中年人大笑一声,和两人一起离开了大厅,离开了他的这座私人府邸。

        段凌天继续跟上。

        “应该不是嫂子吧?”

        段凌天皱了皱眉,按理说,王琼应该不至于和这黑风城的人结怨。

        王琼的为人,他是知道的。

        或许,是一个同名之人。

        又碰巧,这个王琼身边也有一位强者。

        不过,为了保险起见,段凌天还是跟了上去。

        如果这个王琼真的是张大哥的妻子、他的嫂子。他要是因此而错过了,那可就真的是追悔莫及了。

        段凌天跟上三人,很快来到了黑风城的另一头,一座不起眼的府邸之中。

        这座府邸,极为偏僻。

        要不是有三人带路,段凌天未必能找到这里。

        很快,段凌天就现那个锦衣中年人跟着另外两人。一起走进了府邸的后院。

        后院,有着一个独立的房子。外面守着一条土狗。

        “汪汪”

        土狗看到锦衣中年人,情一般叫了起来。

        “旺财别叫,自己人。”

        带头的两人,连忙安抚着土狗,让土狗暂时安静了下来。

        “韩会长,吴老大就在里面,请。”

        两人簇拥着锦衣中年人进了房子,反手关上门。

        段凌天跟进后院,眼看那只土狗望了过来。在它张嘴准备叫的刹那,精神力席卷而出,以魂技千幻构造出了一个幻境空间。

        让土狗倒头就睡,像只死猪一样。

        啪!

        突然,房子里传来一道清脆的耳光,紧接着,那个韩会长的声音传了出来:“王琼。你这个贱人也有今天……让你得意,让你抢我生意!今天,我倒是要看看,你身边的那人如何救你。”

        啪!啪!啪!啪!啪!

        ……

        清脆的耳光声,不断的传来。

        “韩建安,你卑鄙!生意场上。你不是我的对手,竟用这等下三滥的手段对付我……亏你还是谷中商会分会的会长,真是给谷中商会丢人。”

        一道清脆悦耳的声音,适时的传来,分不出喜怒。

        “哼!我就算用手段又如何?谁叫我韩建安朋友多呢?这位吴际兄弟,就是我的好朋友……你身边的那人再强又如何?你,最后还不是落入了吴际兄弟的手中?”

        韩建安冷哼一声。语气猖狂,“今日,我就杀了你!你这贱人,还不配敢跟我斗。”

        “嫂子!”

        段凌天听到那一道女声,就感觉有些熟悉,片刻之后,终于想起来了。

        那道声音,正是他那个张守永大哥妻子王琼的声音。

        “住手!”

        段凌天不敢迟疑,爆喝一声,整个人如炮弹般撞开房门,冲进了房子里。

        这是一个独立的刑房。

        刑房正中,有一根刑柱,绑着一个女人,女人虽然一脸狼狈,却始终不低头,脸上的坚韧,让男子都自愧不如。

        正是王琼。

        张守永的妻子。

        “嫂子!”

        看着女子脸上的一块块瘀青,段凌天脸色一变,冷喝道:“小金!”

        瞬间,段凌天肩头的小金化作一道金光射出,咬断了绑着王琼的绳子,让王琼恢复自由。

        “凌天兄弟!”

        王琼本以为大难临头,谁知突然出现一人救她。

        救她之人,还是她的熟人。

        “小子,你是谁?也不打听打听我血豹吴际是什么人……在这黑风城一亩三分地,就算三大家族的人,也不敢轻易惹我!今日,你既然来了,就别走了。”

        一个光着半边膀子,上面有着一只血豹纹身的壮硕中年人,面带杀意的对段凌天说道。

        那一身锦衣的韩建安,如今也是戏虐的看着段凌天。

        “是吗?”

        段凌天冷笑。

        一个半步虚境武者,也敢在他面前大放阙词?

        “血豹?今日,我就让你变成一只死豹子!”

        而就在这时,一道充满暴戾的嘶哑的声音,瞬间从房外席卷而入,充斥着整个房子。

        声音中,夹杂着极致的愤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