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83章 神秘强者

第483章 神秘强者

        赵冥脸色涨红,就好像被一股强大的威压笼罩,进退两难。

        此时此刻,他兀自咬牙苦撑。

        身体颤抖,明显坚持不了多久了。

        当然,赵冥并没有坐以待毙。

        哗!

        他身上的元力,偶然肆虐而起,宛如那乳白色的火焰在不断的燃烧……

        只是,这白焰每一次暴涨起来的瞬间,都被一股无形之力震散。

        那无形之力,就好像化作了如影随形的可怕劲风,哪怕他身上只是弥漫起一丝一毫的元力,都会被直接轰碎。

        而赵冥头顶之上,那还没来得及完全凝聚成形的八头远古角龙虚影,也直接被震散,被扼杀在摇篮之中。

        “啊!”

        赵冥低吼,一脸的不甘,双眸瞪得浑圆,身上元力再次升起。

        这一次,暴涨如火焰的元力之中,多了一缕青色的罡气,正是赵冥所领悟的五重风之意境!

        与此同时,在赵冥头顶虚空之上,一共十三头远古角龙虚影,意欲凝聚成形。

        轰!

        只可惜,纵然是赵冥全力施为,在那股强大的无形之力面前,一样犹如蝼蚁,不堪一击。

        “什么人?!藏头藏尾,有本事出来!”

        赵冥脸色涨红到极致,手中多出了一柄六品灵剑。

        只是,就算他凭借六品灵剑,也没办法抵御那笼罩在他身上的强大威压……

        不只如此,那强大的威压还在不断的加强,就好像是一座巍峨的巨山压在他的身上,让他无处可怕,只感觉快要窒息了。

        而现在,和赵冥一样的,还有那唐火和钟临。

        两人的修为和赵冥相当,如今都被那股强大的威压给压得喘不过气来,脸色涨红,双目充血……

        可以想象。要是继续这样下去,三人迟早会被那股强大的威压轰成碎末!

        “前辈……前辈饶命!”

        终于,唐火第一个忍受不住,哇一声吐出了一口淤血,开口求饶。

        “哼!”

        低沉而沙哑的冷哼声,传递而来。

        刹那间,唐火只感觉笼罩在自己身上的威压消失得无影无踪了。这种重获新生的感觉,让他欣喜不已。

        要不是赵冥和钟临还在那里苦苦挣扎。他都觉得刚才生的一切,只是他在做白日梦了。

        “嗯?”

        紧接着,唐火又现,不远处站在那只庞大金鼠背上的段凌天,以及凌空站在一旁的秦湘,似乎没有受到被那位强者的威压笼罩。

        与此同时,他现了段凌天和秦湘脸上流露出来的骇然。

        “段凌天和秦湘也不认识那位强者?”

        刚开始,唐火以为那位强者是在帮段凌天和秦湘。

        可现在,段凌天和秦湘明显不知道那位强者的存在……也就是说。段凌天和秦湘可能并不认识那位强者。

        不过,就算如此,现在他也不敢再放肆了。

        “前辈,饶命,饶命!!”

        终于,那钟临也忍不住了,哇哇几声连吐几口血后。慌忙求饶。

        “幸好我一早就求饶了,否则,我的下场肯定跟钟临一样。”

        看着被压成重伤的钟临,唐火心有余悸的同时,一阵暗爽。

        还是咱有先见之明!

        随着钟临求饶,笼罩在他身上的威压也消失的无影无踪。

        “多谢前辈。”

        这一刹那。钟临只感觉自己好像从地狱来到了天堂,毕恭毕敬的向着虚空道谢。

        看了一眼还在挣扎的赵冥,他摇了摇头,觉得赵冥是在做无用功,“那位强者的威压,还在不断的增强……最多十几个呼吸,这赵冥再不求饶。必死无疑!”

        这一点,钟临还是可以肯定的。

        服下了一枚六品大还丹,钟临才感觉伤势恢复了几分。

        他看向唐火,正好现唐火也在看他,不由元力凝音问道:“唐火……你说,那位强者到底是什么修为?人未现身,但以一身气势凝成的威压,就足以镇杀我们!”

        唐火一脸沉重,元力凝音回道:“……那位强者,以我个人的猜测,最少也是洞虚境七重以上的存在。甚至于,极可能是步入了第四虚境化虚境的强者!”

        化虚境!

        钟临身体一颤,打了个激灵,“一个小小的王国,竟然有洞虚境七重以上的存在?这个世道变了不成?难道,这就是传说中的隐士强者?”

        “应该是。”

        唐火点了点头,一脸的忌惮和忐忑。

        如果可以选择,他宁愿从来没有到过这赤霄王国……

        刚才那一刻的情景,他毕生难忘。

        “前辈,饶命……饶命!”

        突然,那赵冥在几个呼吸之后,终于忍不住出声求饶。

        他口中吐出的淤血,就好像小型瀑布飞泻而落,颇为壮观……

        “哼!”

        低沉而沙哑的冷哼再次传来。

        那一股可怕的威压,消失得无影无踪,就好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般。

        这时,唐火和钟临看了脸色惨白如纸的赵冥一眼,心里忍不住升起一抹寒意。

        这就是硬骨头的下场!

        说得粗俗一点,就是装逼装过头了……

        “没想到,赤霄王国之中,竟还有如此强者!”

        在赵冥求饶的时候,段凌天终于回过神来,脸上尽是骇然。

        人未现身,单以气势,就压得三大入虚境六重强者喘不过气来,让他们卑微的出声求饶……

        “按照轮回武帝的记忆……如果那位强者相隔不远,至少也是洞虚境七重以上的存在!若是相隔甚远,必然是化虚境以上的存在。”

        段凌天心中震撼莫名,“赤霄王国之中,还隐藏着如此可怕的强者?”

        “段凌天,刚才的那位强者……你认识?”

        就在这时,段凌天听到了秦湘的元力凝音。

        段凌天摇了摇头。

        他怎么可能认识那么可怕的强者。

        他这一生,亲眼见过的强者,最强的就是当初在黑石帝国遇上的凤栖城城主凤无道……

        据段凌天的猜测,凤无道。极可能是洞虚境强者!

        他有一种直觉。

        刚才以气势压得三大入虚境六重强者喘不过气来的存在,实力还在凤无道之上。

        “前辈,请问您可是要庇护这段凌天?”

        赵冥服下疗伤丹药,恢复了一些伤势以后,深吸一口气,对着虚空缓缓的开口问道。

        赵冥开口,让唐火和钟临始料不及。两人顿时色变。

        这个赵冥,找死不成?

        此时此刻。他们巴不得那位强者彻底隐匿,不再出现,哪怕只是一道声音。

        至于杀死段凌天、为青林三宗斩草除根,乃至胁迫段凌天带路去找万年石钟乳的事。

        以后有的是机会……

        现在倒好,这个赵冥,好像恨不得那位强者再次出现。

        “赵冥,你想找死别拖上我们二人!”

        一时间,唐火两人忍不住元力凝音,轰进赵冥的耳中。怒道。

        只是,赵冥却没有理会他们,兀自沉声说道:“前辈,这个段凌天废掉我的孙儿、间接杀死我儿……我和他之间,不共戴天!还请前辈能成全,让晚辈将他带走,晚辈感激不尽。”

        赵冥此话一出。段凌天皱了皱眉,心里略微有些忐忑。

        秦湘也是一脸忐忑。

        她心里清楚,只要那位神秘的强者说出一句庇护段凌天的话,赵冥就算是再不愿,也不得不离开。

        唐火和钟临,屏住了呼吸。

        终于。那道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你们有何恩怨,与我无关,我也不想介入……”

        赵冥听到神秘强者的话,目光一亮,兴奋道:“多谢前辈!”

        说这。赵冥凌空踏步而出,意欲将段凌天带走。

        唐火和钟临的脸上,浮现惊喜之色。

        万年石钟乳,有望了!

        秦湘脸色一变,恭声求道:“前辈,还请你能施予援手,救下这孩子……秦湘感激不尽!”

        段凌天嘴角泛起一抹苦笑,本以为可以逃过一劫,谁知峰回路转。

        看来,他又要重新从天堂回到地狱了。

        几乎在几人情绪陡转的刹那,那个神秘强者低沉而沙哑的声音,再次传来,“但是,在赤霄王国的区域之内,还容不得外来的人放肆……你们三人,从哪里来,回哪里去!”

        “别的地方,任由你们如何作为,与我毫无关联!但是在赤霄王国区域之内,你们这些外来的入虚境以上武者,休想伤害一人,带走一人。”

        神秘强者的声音,充满了霸道。

        大有此树是我栽、此路是我开的气势……

        他话中的意思很简单。

        你们这些外来的入虚境以上的武者,在别的地方要怎么闹就怎么闹,想杀谁就杀谁,想带走谁就带走谁……

        但是,在赤霄王国,不行!

        他,庇护每一个赤霄王国之人,不受外来的入虚境以上武者的压迫。

        赵冥三人在听到神秘强者的话后,脸上的兴奋笑容彻底凝固。

        而秦湘和段凌天,则是一脸的惊喜。

        “你们三人,即刻滚出赤霄王国!若敢再逗留,我只能对你们略施惩戒,让你们好好长长记性。”

        神秘强者的声音,再次传来,夹杂着几分不耐烦。

        “走!”

        唐火和钟临不敢迟疑,依依不舍的看了段凌天一眼后,掠空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