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69章 死亡沼泽

第469章 死亡沼泽

        祝各位兄弟姐妹新年快乐!!

        “大长老客气了。  ”

        段振这一番自肺腑的话,段凌天并没有放在心上。

        他根本没想过要段氏家族偿还他和他娘什么。

        他今天送给段氏家族一枚洞虚丹,也只是为了当初和段氏家族的协议,只是利益纠葛而已。

        他只是实现了自己当初的承诺。

        段氏家族,人情冷漠,他早就看透了。

        离开段氏家族以后,段凌天又去了神威侯府,将手里的最后一枚破虚丹送到了聂远的手中。

        “小天,这是什么?”

        聂远疑惑的看着段凌天递过来的丹药,好奇问道。

        丹药流光转动,一看就知道不是凡物。

        “聂伯伯,这是破虚丹。”

        段凌天摇头一笑。

        聂远闻言,顿时愣住了,旋即才一脸振奋道:“这……小天,这破虚丹你从哪里弄来的?”

        “如果我说是我自己炼制的,聂伯伯你信吗?”

        段凌天眯着眼睛问道。

        聂远振奋的神容,瞬间呆滞,怔怔的看着段凌天,“小天,这破虚丹是你自己炼制的?这可是五品丹药……五品丹药,只有五品炼药师才能炼制。”

        聂远说到后来,语气间夹杂着一丝丝颤抖。

        虽然,过去他没少被段凌天惊吓。

        可现在,他还是不敢相信。

        五品炼药师……

        他们赤霄王国,到目前为止,似乎还没有出现过是哪怕只是一个五品炼药师。

        就算是赤霄王国炼药师公会总会的会长,来自青林皇国的存在,也只是一位六品炼药师。

        嗤!

        看到聂远的脸色,段凌天自然猜到了聂远的心思,微微一笑,反掌之间,一缕青色的火焰。自他掌心燃烧而起。

        “五……五品丹火!”

        聂远虽然没见过五品炼药师,也没见过五品丹火。

        可没吃过猪肉总见过猪跑,他曾经在一部古老的典籍上看到过有关丹火的记载。

        据他所知,五品丹火,就是青色的。

        随着段凌天收手,聂远呆滞了半天,方才回过神来。看怪物一般看向段凌天,“小天……难怪聂焚那小子说你是怪物中的怪物。变态中的变态……现在看来,他说得也并非完全没有道理!”

        段凌天怎么也没想到,聂远憋了半天,就憋出这么一句话,顿时一阵无语。

        “二十三岁的五品炼药师,这要是传扬出去,别说是我们赤霄王国,就算是那青林皇国、黑石帝国,乃至大汉王朝。怕是都要震上一震……”

        聂远摇头一叹,目光极其复杂。

        段凌天淡淡一笑。

        大汉王朝?

        别说是大汉王朝,就算是放眼域外,也不太可能出现二十三岁的五品炼药师。

        最少,轮回武帝历经两世,遇到过的五品炼药师无数。

        但最年轻的,都已经三十多岁。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那个三十多岁的五品炼药师,在他凭借三生轮回诀进行第二世轮回之前,已经成为了二品炼药师。

        那个炼药师的天赋,可想而知。

        “据说,五品丹火,必须以元婴境七重以上的元力才能凝成……小天。莫非你……”

        聂远看向段凌天,好像想要确认什么一般。

        “聂伯伯,你猜得没错,我已经突破到了元婴境七重。”

        段凌天对聂远点头一笑,说道。

        元婴境七重!

        聂远本来平复下来的心情,在得到段凌天的确认后,再次动荡了起来……

        “如果你爹他还活着。知道有你这么一个有出息的儿子,估计睡着都能笑醒。”

        聂远缓了一口气,方才叹道。

        段凌天眉头一挑。

        他那便宜老爹?

        离开神威侯府的时候,段凌天心事重重,回到宅院后,直接去找了李柔。

        “娘,你知道爹当年去了什么地方吗?”

        段凌天直言问道。

        “天儿,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李柔有些疑惑。

        “我想去那里看看……或许,能确认爹他是否还活着。”

        段凌天一脸凝重的说道。

        “不行!”

        李柔脸色一变,直接否决了段凌天的这个想法,“你不能去那个地方,绝对不行!”

        此刻的李柔,脸色凝重,坚决无比。

        李柔越是如此,段凌天的心里就越是好奇,“娘,那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天儿,无论如何,你都不能去那个地方!娘已经失去你爹了,不能再失去你。”

        李柔认真的说道。

        “娘,你说什么呢……你不会失去我的。”

        段凌天摇了摇头,觉得他娘太过于杞人忧天,“娘,爹当初去那个地方的时候,一身修为,只是刚突破到元婴境不久……现在,我的实力已经不下于当年的爹,不会有危险的。”

        “不行!”

        李柔前所未有的固执,“天儿,娘知道你想找到你爹……可娘又何尝不想?只是,那个地方实在是太诡异了。当年,你爹失踪后,段氏家族为了找他,派出一位半步虚境的老祖亲自前往那个地方。”

        “可到了后来,就算强如那位老祖,也是彻底失去了踪迹,就好像彻底人间蒸了一般。”

        说到后来,李柔眼中流露一抹惊惧。

        半步虚境的存在,进入那个地方,都有去无回?

        此刻,段凌天更加心痒难耐。

        当然,他也意识到了那个地方的不简单,“能让半步虚境强者有去无回的地方……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地方?”

        “娘,我知道了……没想到那个地方这么可怕。你放心吧,我不去了。”

        段凌天装作一脸心有余悸的说道。

        李柔的脸上终于重新露出了笑容,但段凌天却能察觉到这笑容中的牵强……

        “看来,娘又在想我那便宜老爹了。”

        段凌天心里暗叹。

        “这几日,先去打听那个地方在哪……然后。在家里待上一段时日后,再出。否则,肯定会引起娘的怀疑。”

        段凌天心里一动,有了决定。

        他刚才向他娘保证不去那个地方,只是权宜之计。

        他不想让他娘担心。

        不管如何,那个地方,他去定了!

        “有小金在。我还就不信……在这赤霄王国之内,还有我段凌天不能闯的地方!”

        段凌天的双眸深处。掠过一抹精光。

        小金,窥虚境三重妖兽,更领悟了半步入微雷势……

        就算放眼赤霄王国,也算得上是顶尖一流的存在。

        第二天,段凌天又去了神威侯府,找到了聂远。

        “聂伯伯,你可知道我爹当年是在什么地方失踪的?”

        段凌天开门见山问道。

        段凌天话音刚落,聂远的脸色就变了,“小天。那个地方你万万不能去……”

        “聂伯伯,我只是好奇而已,没打算去。”

        段凌天无语,没想到聂远的反应跟他娘一样激烈。

        当然,他也知道聂远是在关心自己,没有别的意思。

        聂远闻言,松了口气。“你没打算去就好……那个地方,就算是窥虚境武者进入,都未必能活着出来……当年,段氏家族一个半只脚踏入窥虚境的强者进入其中,跟你爹一样,就此杳无音讯。人间蒸!”

        段凌天点头,这个他昨天就从他娘口中知道了。

        很快,在聂远的叙说下,段凌天知道了他那便宜老爹当年失踪的所在。

        那个地方,是一片沼泽地。

        被赤霄王国的人称之为死亡沼泽。

        据说,死亡沼泽中,凶兽遍布。在死亡沼泽的深处,更是有不少强大的妖兽存在。

        然而,死亡沼泽中最可怕的却不是这些兽类,而是那一片沼泽地……

        一个人进入死亡沼泽,若非踩在沼泽地上,根本现不了沼泽地的存在。

        许多武者进入死亡沼泽,还没来得及深入,就陷入了沼泽地,成为了死亡沼泽中大地的养分。

        “死亡沼泽!”

        段凌天双眸一闪,充满了向往。

        “那死亡沼泽,或许对别的武者来说,是让人难以捉摸的地狱……可在我的精神力下,却是无所遁形的平地!沼泽地,就算肉眼看不出来,我也可以用精神力去感应。”

        这一点,段凌天很自信。

        接下来十天的时间,段凌天都陪伴在他娘李柔的身边……

        十日后,段凌天跟李柔说了一声,离开了皇城。

        他这一次离开皇城,并没有带上墨玉,只带了小金鼠。

        在李柔面前,他就说回极光城探访故友。

        李柔没有怀疑。

        死亡沼泽,位于赤霄王国以东的平阳郡,距离皇城不远。

        以小金鼠的度,只花费了一个小时的时间,段凌天就抵达了平阳郡的郡城上空。

        那死亡沼泽,正是位于平阳郡郡城以北的区域中。

        “平阳郡?似乎有些熟悉……好像在什么地方听说过。”

        坐在小金鼠的背上,俯瞰着下方的平阳郡郡城,段凌天心里一动。

        他可以肯定,他以前从来没有来过这平阳郡,这一次还是第一次来。

        “想不起就不想了……小金,去那边。”

        段凌天指向北边,对变大的小金鼠说道。

        “吱吱”

        小金鼠叫了一声,庞大的身躯一抖,宛如化作了一颗金色的流星,坠落在平阳郡郡城的北边区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