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66章 可还觉得我狂?

第466章 可还觉得我狂?

        “格鲁,格鲁!”

        巴尔以元力凝音传入格鲁的耳中,现格鲁没有动静以后,连忙开口厉声喝道。

        只是,不管他怎么呼喊,格鲁还是没有任何的反应。

        呼!

        就在这时,一阵微风吹过御花园,本该让人觉得凉爽的微风,这一刻,却好像化作了阴风阵阵。

        御花园中,除了格鲁喃喃自语的求饶声,就只剩下巴尔不断惊喝的声音。

        “你……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

        巴尔的目光,从格鲁身上转移到段凌天的身上,喝问道。

        巴尔的声音,夹杂着一丝丝颤抖。

        这时,如果他还不知道是坐在皇帝身边的年轻人在搞鬼,那他也就枉活这么多年了……

        只是,这个年轻人的手段,却也让他感到毛骨悚然。

        坐在原地,一动不动,只是一声厉喝,就让格鲁好像撞了邪一般跪倒在地,瑟瑟抖,不断求饶。

        这是什么手段?

        妖法!

        一瞬之间,在场之人的脑海中,几乎同时冒出了这个念头。

        念头一起,生根芽,难以撇去。

        “难道段凌天师兄真的会妖法?”

        眼前的一幕,同样出乎墨玉的意料。

        这时,墨玉忍不住回忆起前些日子在七星剑宗天枢峰峰巅生死台上看到的那一幕幕情景……

        段凌天师兄和琴公子的两年之约。

        琴公子突然犯了失心疯,只能被迫败在段凌天的手下。

        当时,包括墨玉在内,大多数七星剑宗之人,都以为琴公子是真的犯了病,犯了失心疯,所以才会败给段凌天。

        可现在,墨玉却不这么想了。

        他回想起当时的一幕。

        “那琴公子离开时,就口口声声说段凌天师兄会妖法……看来,段凌天师兄真的会妖法。不。也许那只是一种让我们难以理解的手段。”

        墨玉心里一颤,看向段凌天的目光,愈敬畏。

        剩下的人,除了碧瑶公主以外,包括皇帝、聂远父子在内,如今看向段凌天时,只觉得毛骨悚然。

        眼前的一幕。太诡异了!

        “现在,你可还觉得我狂?”

        面对巴尔的喝问。段凌天平静的看了过去,淡淡的问道。

        现在,你可还觉得我狂?

        段凌天的话,传入在场之人的耳中,让在场之人忍不住回忆起刚才段凌天对格鲁所说的那句话:

        “想让我下场,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了……”

        当时,在场之人听到这句话以后的第一个念头就是,狂!

        段凌天太狂了!

        当时,没有人觉得段凌天能在不下场的情况下击败格鲁。

        可现在。在场之人恍然大悟。

        原来,段凌天不是狂,而是真有这个本事。

        事实证明,格鲁,确实没有让段凌天下场的资格!

        “你……”

        听到段凌天的话,巴尔不由气结,却偏偏无从反驳。

        他的心里。寒意悄然升腾。

        “你到底是什么人?”

        巴尔深吸一口气,沉声问道:“你真的是赤霄王国的人?”

        “怎么?你现在是不是又想像刚才怀疑我师弟一样,怀疑我是不是赤霄王国的人?”

        段凌天忍不住笑了,眼中流露出一抹不屑。

        输不起的人,他向来最是看不起。

        “啧啧……阳陵王国的特使,你不会是输不起吧?你竟然敢怀疑他是不是赤霄王国的人。或许。段凌天这个名字你没什么印象,但你总该听说过几年前我们赤霄王国锦衣卫的段统领吧?”

        “你,总应该听说过,我们赤霄王国那运筹帷幄,不费一兵一卒,攻下南诏王国南蛮城的圣武学院相星系天才学员吧?“

        “你,总应该听说过。几年前,我们赤霄王国传得沸沸扬扬的绝世天才吧?”

        萧氏家族的坐席中,萧寻一脸不屑的看向巴尔,阴阳怪气的说道。

        早在萧寻还没说完的时候,阳陵王国特使巴尔的脸色就已经变了。

        萧寻话音刚落,他就好像是见了鬼一般看向段凌天,“你……你就是几年前赤霄王国盛传的那个妖孽段凌天?难怪今日以武会友开始之前,我听他们喊你的时候,就觉得你的名字有些熟悉……竟然是你,你竟然回来了!”

        段凌天刚开始随皇帝一起来到这御花园的时候,萧禹和萧寻曾经叫过他的名字。

        所以,巴尔有印象。

        如今,巴尔那难看至极的脸色,无疑在说明,巴尔曾经听说过段凌天的事迹。

        而且,他知道段凌天几年前离开赤霄王国的事。

        “没想到阳陵王国的特使还知道我……真是让我受宠若惊。”

        段凌天淡淡扫了巴尔一眼,一脸的云淡风轻,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

        巴尔哭丧着一张脸。

        他心里清楚,他栽了,阳陵王国栽了!

        他们阳陵王国皇帝所策划的这个堪称完美的计划,因为段凌天这个计划外因素的出现,而彻底失败了……

        一败涂地!

        “赤霄陛下,我们阳陵王国愿赌服输,我这就回去,让我国皇帝陛下将阳陵王国的三年赋税送上。”

        巴尔深吸一口气,向皇帝欠身以后,打算离开。

        只是,格鲁跪在那里,不为所动,让他一阵头疼。

        他咬咬牙,终究是没放下脸求段凌天收手,抬手将格鲁打昏,扛起昏死过去的格鲁和哈伊,带上扎木,狼狈离去。

        “哈哈哈哈……”

        看着巴尔和扎木狼狈的背影,包括皇帝在内,赤霄王国这边的大多数人,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笑得肆意,笑得扬眉吐气。

        半响,皇帝回过神来,目光复杂的看向段凌天。“段统领,你刚才是怎么做到的?”

        怎么做到的?

        听到皇帝的话,段凌天眉头一掀,回想刚才的一幕。

        刚才,在那阳陵王国的青年才俊格鲁开口挑衅的时候,他就动用精神力,融入灵魂烙印。施展出了魂技千幻。

        千幻一出,别说是区区元婴境一重武者。

        就算是非铭纹师的窥虚境一重武者。都防不胜防……

        当然,如果是窥虚境一重武者,因为灵魂较强的缘故,就算段凌天施展出魂技千幻,也不至于像格鲁那样狼狈。

        格鲁,只是元婴境一重武者,他的精神力在段凌天的精神力面前,就好像是小孩和大人的区别。

        段凌天的精神力,全方位将他的精神力辗压。可以肆意蹂躏他。

        刚才,段凌天正是以魂技千幻构造出了一个可怕至极的幻境空间,笼罩格鲁。

        在那个幻境空间里面,格鲁坚持不到片刻,精神彻底崩溃,跪地求饶。

        回过神来,段凌天现。如今不只是皇帝,在场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的落在了他的身上。

        显然,他们都很好奇。

        “我也不知道该如何解释那种手段……你们就权当那是妖法好了。”

        段凌天耸了耸肩,缓缓说道。

        看出段凌天不愿意多说,在场之人也没有多问。

        毕竟。每个人都有属于自己的秘密。

        追根究底,只会让人厌恶。

        “唉。凌天哥哥,我的精神力什么时候能突破到入虚境啊……要是我的精神力能突破到入虚境,那我就能觉醒灵魂烙印和领悟魂技了。嘻嘻……到时候,我也要去吓吓人。”

        段凌天的耳边,传来了小金鼠那天真的女童声音。

        吓人?

        只是,这天真的声音。被段凌天收在耳中,让他忍不住有些毛骨悚然。

        这个小金,本来就不是什么善茬。

        要是让它觉醒了灵魂烙印和领悟了魂技,那它的尾巴还不是要翘到天上去了?

        “今天朕高兴,中午设宴,算是为段统领和他的师弟接风洗尘……神威侯,还有各位,你们就一起留下来为段统领师兄弟二人接风洗尘吧。”

        皇帝脸上笑容灿烂,对众人说道。

        “是,陛下。”

        皇帝的邀请,自然不会有人拒绝。

        紧接着,皇帝一声令下,宫中的太监、宫女准备去了。

        一顿接风宴下来,段凌天和墨玉成为了绝对的焦点……

        特别是那三大家族的族长,更是旁敲侧听,询问墨玉是否婚配,让墨玉一阵面红耳赤,难以应对。

        “段凌天师兄……”

        墨玉只能向段凌天求救。

        然而,段凌天自己都应顾不暇,又哪里会去帮墨玉,反而将墨玉往火坑里推,“墨玉,我倒是觉得三位族长说得有理,你年纪也不小了,就算不成家,定下一两门亲事也是好的。”

        “对,对!”

        三大家族的族长连忙应声,看向墨玉的目光,简直就跟豺狼见到小羊羔一样。

        墨玉见此,只能暗道交友不慎。

        “段统领,你陪碧瑶出去走走吧。”

        皇帝看了看碧瑶公主,又看向段凌天,目光复杂。

        这几年来,他曾经多次想要为这个女儿找一门亲事,但他的这个女儿,天天心里想着念着的都是段凌天。

        让他这个做父皇的除了无奈还是无奈。

        段凌天哪里看不出皇帝的心思,看到碧瑶公主眼中的期待后,他点了点头,站起身,和碧瑶公主一起离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