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65章 跪下!!

第465章 跪下!!

        “真没想到,墨玉竟然将小七星剑诀修炼到圆满境界了……”

        段凌天有些惊讶。      .

        他看得出来。

        墨玉刚才施展的小七星剑诀,论境界,已经不下于当初那个叛徒黄济在五大宗门会武时施展的小七星剑诀。

        “五大宗门会武……”

        想起一年前那五大宗门会武时的情景,段凌天心里忍不住一叹。

        五大宗门,如今仅剩其三。

        而且,剩下的三个宗门还合并在了一起,形成铁板一块……

        “那归元宗、妖莲刀宗和雪月门,为何会突然选择合并?”

        现在,回想起当日在天枢峰峰巅生的一幕,段凌天还是有些难以理解。

        按理说,不管是归元宗,还是妖莲刀宗,又或者是雪月门,各自都是传承了上千年的宗门,不可能轻易舍弃各自宗门的名号,而选择并宗……

        “其中必有隐情。”

        段凌天暗道。

        “只要日后我有能力将那合并在一起的三大宗门覆灭,自然能知道原因。”

        段凌天眼中杀意一闪而逝,旋即收回心神,目光重新落在墨玉的身上,心中喃喃自语:“宗主,你放心,我会助墨玉重建七星剑宗。墨玉很好,很出色,你在九泉之下,也能安息了。”

        “这个墨玉……”

        神威侯府的坐席上,聂远父子二人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震撼。

        虽然早有思想准备。

        可当亲眼目睹墨玉真的击败了格鲁,他们的心里还是忍不住震撼。

        这就是青林皇国宗门出来的人?

        青林皇国宗门出来的人,都这么变态?

        聂远父子二人的嘴角上,不约而同的泛起了一抹苦笑,都觉得自己这大半辈子活到狗身上去了。

        眼看墨玉击败了格鲁,段凌天本以为这场闹剧会就此结束。

        在他的眼里,所谓的两国之间青年才俊的以武会友,也确实只能算是一场闹剧。

        只是。那阳陵王国的特使似乎并不服气。

        “你叫墨玉?”

        阳陵王国特使巴尔看向墨玉,目光灼灼,沉声问道。

        墨玉淡淡点头。

        “你可是赤霄王国之人?”

        巴尔猛然踏前一步,半步虚境武者的气势席卷而出,笼罩在墨玉的身上。

        他那一双凌厉的眸子,死死的盯着墨玉,仿佛想要从墨玉接下来的表情变化中。看出墨玉是否在撒谎……

        巴尔的作为,出乎所有人的意料。

        顿时。赤霄王国这边的人,尽皆色变。

        “巴尔特使,你这是什么意思?”

        聂远最先按耐不住,脸色一沉,低喝问道。

        “神威侯,我只是想知道这位墨玉兄弟的来历而已……墨玉兄弟能在如此年纪,拥有这一身成就,想来也不是泛泛之辈。可我到赤霄王国多日,却是不曾听说过任何有关他的传闻。”

        巴尔目光不离墨玉。语气平静的说道:“这一次,乃是我阳陵王国和你们赤霄王国两国之间青年才俊的以武会友……非赤霄王国之人插手,似乎有违我和赤霄陛下之间约定的初衷吧?”

        墨玉,年仅二十三岁左右,一身修为元婴境一重。

        更是掌握了一套令人叹为观止的神妙剑技。

        在巴尔看来,如果墨玉是赤霄王国之人,肯定早就名扬整个赤霄王国。而非今日一般默默无闻。

        刚才墨玉出现时,他就现赤霄王国那边的人,大多不认识墨玉。

        那个时候开始,他就开始怀疑。

        如果墨玉败在了格鲁的手下也就算了……

        可现在却是墨玉胜了。

        按照两国之间青年才俊以武会友的赌约,如果赤霄王国这边的青年才俊胜了,阳陵王国将输给赤霄王国三年赋税。

        三年赋税。不是一笔小数目,他自然不愿意就此拱手送给赤霄王国。

        而且,他这一次来,为的就是赢得这场赌约。

        现在,有机会推翻赤霄王国胜的事实,他自然不会放过。

        “无耻!”

        “你们阳陵王国的人,就是这么输不起的么?”

        “哼哼……看来。你们阳陵王国是打算赖账了。”

        ……

        赤霄王国三大家族的子弟,义愤填膺,破口大骂。

        巴尔脸色不变,淡淡的说道:“各位,我只是在阐述一个事实……只要这位墨玉兄弟是赤霄王国之人,我阳陵王国自然愿赌服输。”

        巴尔的目不转睛盯着墨玉,锐利的目光,仿佛想要洞穿墨玉的内心。

        “墨玉兄弟,你可是赤霄王国之人?”

        巴尔再次开口询问。

        “不是。”

        墨玉摇了摇头,淡淡的说道:“我只是代我师兄出手而已……如果你觉得我不是赤霄王国之人,这一战不作数的话,我没有意见。当然,如此一来,你们阳陵王国的青年才俊,就要和我师兄一较高下了。”

        师兄?

        墨玉的话,让巴尔脸色一沉。

        第一时间,巴尔就看向坐在皇帝身边的段凌天。

        “这个年轻人是段凌天的师弟?”

        赤霄王国三大家族的人,听到墨玉的话,恍然大悟。

        “阁下是?”

        巴尔看向段凌天的同时,气势席卷而出,压向段凌天。

        段凌天淡淡的扫了巴尔一眼,“好玩吗?”

        好玩吗?

        巴尔一怔。

        这个年轻人,竟然说他在玩?

        不过,他也看出来了,这个年轻人面对他的气势,没有丝毫的异样,明显修为不低。

        “阁下,既然你的师弟不是赤霄王国之人,刚才他和格鲁的一战,便算不得数……你觉得呢?”

        巴尔深深的看了段凌天一眼,缓缓开口。

        “你若是不服气。大可让他和我一战。”

        段凌天语气淡然,就好像在说着一件无关紧要的事。

        看到段凌天如此自信,巴尔眉头皱起。

        最后,他终究是点了点头,看向格鲁,“格鲁,你便再和赤霄王国的这位青年才俊战上一场。”

        巴尔明白。这是他最后的机会。

        而且,他也不太敢相信。这个被墨玉称之为师兄的年轻人,一身修为会比墨玉强。

        这个年轻人,年纪和墨玉相当。

        虽然,墨玉尊称他为师兄,可谁又知道这会不会只是出于礼貌,而非对方的实力比墨玉强。

        所以,不管如何,他都要一试。

        “是。”

        格鲁点头,重新回到场中。一脸凝重的看向段凌天,“阁下,请下场赐教。”

        有了和墨玉一战的前车之鉴,他不敢再因为对手年轻而小看对手。

        这时,墨玉回到聂远的身边坐下,和聂远父子一起用戏虐的目光看着格鲁……

        坐在段凌天身边的皇帝和碧瑶公主,以及那三大家族的人。如今都饶有兴致的看向段凌天。

        “下场?”

        段凌天慵懒的看了格鲁一眼,淡淡的说道:“想让我下场,那就要看你有没有那个资格了……”

        “嗯?”

        段凌天此话一出,全场一片死寂。

        只是下个场,还要看对手有没有资格?

        这……

        狂!

        太狂了!

        他们的心里,只剩下这个念头。

        “段凌天不过离开了几年。竟然变得这么狂了?”

        三大家族的人,纷纷目瞪口呆。

        皇帝和碧瑶公主,也忍不住一怔。

        他们记忆中的段凌天,好像并不是这样的人……

        此刻,就算是聂远父子和墨玉,也愣住了,不知道段凌天怎么会突然冒出这么一句话。

        他们虽然知道段凌天的实力足以碾压格鲁。

        可那也要下场吧?

        现在。段凌天好像根本就没有下场的意思。

        “小子,你太狂了!”

        阳陵王国特使巴尔,还有那格鲁,几乎是异口同声,脸色难看至极。

        见过狂的人,可他们还真的没见过这么狂的人……

        “那我倒是好奇,你怎么看我有没有让你下场的资格。”

        格鲁看向段凌天,目光冷厉。

        而就在格鲁开口的瞬间,段凌天的一双眸子已经凝起,两道幽光宛如两团冥火,燃烧而起……

        在格鲁话音刚落的瞬间。

        “跪下!!”

        段凌天一声冷喝传出。

        刺耳的声音,传遍了整个御花园,震得在场之人耳膜一阵剧颤。

        在场之人还没反应过来,就看到了让他们毕生难忘的一幕。

        那原本气焰嚣张的格鲁,轰然一声跪倒在地,身体瑟瑟抖,口中念念有词,“不……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格鲁的声音中,充斥着极致的恐惧,让人听了只感觉毛骨悚然。

        就好像是遇到了什么可怕至极的事情一般。

        “这……”

        在场之人,除了一脸平静的坐在皇帝身边的段凌天和格鲁这个当事人以外,所有人都呆住了。

        这是怎么回事?

        这个格鲁,怎么段凌天让他跪下,他就跪下了?

        而且,这个格鲁面对段凌天时,好像极为恐惧。

        没有人知道生了什么。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

        “格鲁,格鲁!”

        那阳陵王国的特使巴尔脸色一变,连忙元力凝音传入格鲁的耳中,想要将格鲁唤醒。

        只是,格鲁却好像没有任何知觉一般,兀自跪在那里,身体瑟瑟颤抖,口中念念有词,“我跪下了……我已经跪下了……不要杀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