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59章 我不参加

第459章 我不参加

        当年,段凌天在赤霄王国的名头,算得上是如日冲天。

        或许那些强大的皇国中的人无几人听说过段凌天,可赤霄王国周边的几个王国,一样传扬着有关段凌天的传说。

        段凌天,在赤霄王国,无疑就是一个传奇。

        在聂焚看来,以段凌天如今的一身修为,那阳陵王国特使带来的那个元婴境一重青年才俊,根本不够看。

        或许,段凌天只需要一根手指,就能将对方干趴下。

        “不……聂大哥,赤霄王国和阳陵王国青年才俊之间的以武会友,我不参加。”

        段凌天摇了摇头,对那什么两国青年才俊之间的以武会友,一点兴趣都没有。

        在他看来,以他现在的修为,去参加那个什么以武会友,简直就是去欺负人。

        “不参加?”

        聂焚一怔,苦笑道:“小天,你要是不参加,那我们赤霄王国这一次可就输定了……一旦输了,我们赤霄王国就要因此付出三年的赋税!”

        赤霄王国三年的赋税,无疑是一个天文数字。

        不管是谁,都会感到心疼。

        “小天……我知道你现在拜入了青林皇国的宗门,站得高度不同了,没将那阳陵王国特使带来的人放在眼里。只是,这一次的以武会友,不只是关系到我们赤霄王国的颜面,更是关系到我们赤霄王国三年的赋税……”

        聂远看向段凌天,叹了口气,“这一次,聂伯伯也希望你能出手,为我们赤霄王国解围。若是我们赤霄王国输给阳陵王国三年的赋税,阳陵王国极可能利用这些赋税,壮大军队,借以攻打我国……到时,必然又将民不聊生。”

        “我想,你也不愿意看到赤霄王国万民陷于战火。流离失所吧?”

        说到后来,聂远脸色凝重无比。

        “聂伯伯。”

        段凌天眼见聂远这一番长篇大论下来,顿感吃不消,“我想你是误会了……我只是说我不会参加那以武会友,并没有说我不会帮赤霄王国赢得这一次的赌约。”

        说到后来,段凌天有些无奈的摇头。

        “小天,你这话是什么意思?你不参加以武会友。我们如何赢得这一次的赌约?”

        聂远父子二人都是一脸的不解。

        “到时你们就知道了……对了,聂伯伯。聂大哥,那以武会友什么时候进行?”

        段凌天神秘一笑,旋即又问聂远、聂焚二人。

        “说来也巧,就在明天。”

        聂远说道:“到时,以武会友会在皇宫之内进行……陛下和阳陵王国的特使,都会亲自临场。不只如此,皇室的青年才俊,还有三大家族的青年才俊,届时都会到场。”

        “明天?那倒确实是巧……嗯。明日一早我再来神威侯府,到时和你们一起进宫。”

        段凌天点了点头。

        “聂伯伯,聂爷爷在吗?”

        段凌天看向聂远问道,如今既然来了神威侯府,自然要顺带去见老侯爷一面,以示礼貌。

        “父亲他前段时间出远门去了。”

        聂远摇头,对于段凌天还能记挂着他的父亲。心里很是高兴。

        “小天,你到底如何让我们赢得和阳陵王国的赌约?”

        聂焚转动着一双好奇的双眸,迫不及待的问道。

        “聂大哥,明天你就知道了……”

        段凌天耸了耸肩,故意卖了个关子。

        聂焚虽然心痒难耐,可段凌天不愿意说。他也没有任何的办法,只能等待明天那以武会友的来临。

        “小天,听说青林皇国宗门的修炼环境极佳……这是真的吗?”

        “小天,你在青林皇国几年,可见过入虚境强者?”

        “小天,你……”

        紧接着,聂焚不断的向段凌天询问着有关青林皇国的事。好像根本不知道疲惫和厌烦。

        最后,段凌天实在是吃不消,连忙告辞离开。

        离开时,就跟逃跑差不多。

        聂远父子将段凌天送出门,直到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眼前,聂焚才有些意犹未尽的喃喃自语,“我还没问完呢……”

        “行了,现在还想问?小天都被你吓跑了。”

        聂远没好气的瞪了聂焚一眼。

        聂焚有些尴尬的笑了笑,旋即眼珠子一转,喃喃道:“刚才,我问小天问题的时候……爹你好像也很感兴趣吧?这会儿,怎么又怪起我来了……”

        “你说什么?”

        聂远何等耳力,隐隐听到了聂焚的轻声自语,怒目以对,提高声音问道。

        “没……没……没什么!没什么!”

        聂焚见此,顿时怂了。

        在外面,他是神威侯府小侯爷,是勇冠三军的将军,受万千将士敬仰。

        可在家里,在他爹神威侯的面前,他永远只是一个小崽子。

        段凌天离开神威侯府后,并没有去其它地方,直接回了自家宅院。

        回到宅院,刚走进后院,段凌天就听到了一阵悦耳的轻笑声。

        “萧岚?”

        段凌天听出了声音的主人是谁,眉头一掀。

        后院凉亭中,坐在李柔对面的女子,一头柔顺的长,宛如飞泻而下的瀑布,随风起舞。

        倾国倾城的的脸颊,似是经过精雕细琢一般。

        萧岚坐在那里,气质清雅,宛如化作了一个天上下凡的仙女……

        段凌天刚进后院,萧岚就有所察觉的看了过来,绝美的俏脸上浮现出一抹欣喜,有些狼狈的站了起来,“你……你回来了?”

        萧岚看了段凌天一眼,又有些羞涩的低下了头,就好像是一个偷糖吃被现的小孩。

        “萧岚,好久不见。”

        段凌天对萧岚微微一笑,他看得出来,他娘事先并没有跟萧岚说他回来的事。

        “是啊,好久不见。你回来就好……柔姨这几年很是想念你呢……”

        萧岚轻轻的点头,直到段凌天过来坐下,她才重新坐下。

        她那朦胧的一双如水秋眸。时而偷偷的看了眼前的男子一眼……

        几年不见,男子更成熟,更有魅力了。

        不知不觉间,萧岚的俏脸上,染上了一抹绯红,红扑扑的,甚是好看。楚楚动人。

        “天儿,你去见过你聂伯伯了?”

        对于段凌天出现后。萧岚的微妙变化,李柔都看在眼里,她心中暗叹,旋即才看向段凌天,绕开了话题。

        “嗯。”

        段凌天微笑点头,“见过了。几年不见,聂伯伯还是那么健朗。”

        “段氏家族和皇宫,你准备何时去?”

        李柔又问。

        “段氏家族的话,过两天吧……今天休息一下。明日一早,我还要去一趟神威侯府,然后随聂伯伯和聂大哥进宫,顺带去见见陛下。”

        段凌天缓缓说道。

        “可是为了和阳陵王国青年才俊以武会友的事?”

        很显然,李柔也知道这件事。

        “嗯。”

        段凌天点头。

        片刻,李柔看了段凌天一眼,又看向坐在一旁的萧岚。旋即站起身,“你们也好久没见面了,好好说说话……我先回房去修炼。”

        说完,李柔舒了口气,离开了后院。

        一时间,后院的凉亭之中。就只剩下段凌天和萧岚相对而坐。

        段凌天有些尴尬,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最终,还是萧岚先开口了,“可儿和李菲跟你一起回来了吗?”

        段凌天摇头,“没有。她们和宗门长辈一起出远门去了,估计要过一段时间才会一起回来。”

        “嗯。”

        萧岚轻轻点头。

        “这几年,还好吗?”

        萧岚眼见段凌天回答了她的问题后。半天没反应,暗嗔一声木头后,主动搭话。

        “还行吧。”

        段凌天点头。

        他从不觉得自己是一个笨拙的人,可如今在面对萧岚时,他的心情却极为复杂……

        若说他对萧岚没好感,那是不可能的。

        自古英雄爱美女,他自问自己虽然不是什么英雄,但是对于萧岚这个级别的美女,并没有太大的抵抗力。

        甚至于,当初还在极光城,在那萧氏家族举办潜龙榜天才聚会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萧岚,他就忍不住心生惊艳,对于这个宛如天上下凡的仙女一般的女子,颇有好感。

        毕竟,爱美之心,人皆有之。

        如果没有可儿和李菲,或许他会主动去追求萧岚,至于感情什么的,完全可以慢慢培养……

        就如当初的李菲。

        然而,如今,因为身边已经有了可儿和李菲,让段凌天无形之间肩负了一份莫大的责任。

        他必须考虑到二女的感受。

        当然,虽说是如此,却也不代表段凌天终生不会再娶第三个女子,他只是不会再像过去一般放荡不羁。

        如果真的有缘,缘分到了,他不会错过。

        可就目前为止,他和萧岚之间的缘分,显然还没到那个地步。

        紧接着,萧岚又问了段凌天不少有关青林皇国的事,同时,她对青林皇国充满了向往。

        “我真羡慕可儿和李菲,可以一直陪在你的身边,陪着你出去闯荡。”

        萧岚一脸的羡慕。

        一直陪在我身边?

        萧岚的话,让段凌天一阵汗颜。

        这几年来,他和可儿、李菲待在一起的时间,加在一起,似乎还不足一个月。

        其它时候,他都是独自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