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58章 神威侯父子的震撼

第458章 神威侯父子的震撼

        “是,娘。      ”

        段凌天点头。

        就算李柔不说,他也会去神威侯府拜访神威侯聂远。

        昔日,在他成长路上,聂远给了他太多的帮助。

        这份恩情,他一直铭记于心。

        当日,段凌天陪了他娘李柔一天,直到第二天一早,才带着小金鼠出了门,前往神威侯府。

        这几年来,神威侯府大门口的守卫,早就不知道换了几批人,所以并不认识段凌天。

        不过,几个守卫眼看段凌天气度不凡,倒也不敢怠慢,有礼问道:“这位少爷,却不知你到我们神威侯府,所为何事?”

        “还请代为通报一声,就说段凌天求见神威侯。”

        段凌天对守卫微微一笑,缓缓说道。

        段凌天?

        谁知,段凌天话音刚落,几个守卫的脸色就变了,“你……你就是段凌天?”

        “怎么,还有人冒充我不成?”

        段凌天摇头一笑。

        “没……没有……凌天少爷,请跟我来,请跟我来。”

        其中一个守卫慌忙摇头,不敢让段凌天在外等候,带着段凌天进了神威侯府。

        另外几个留下来的守卫,望着段凌天远去的背影,脸色微微涨红了起来。

        直到段凌天的背影消失在他们的眼前,他们才反应过来,对视一眼,“早就听说过这位凌天少爷,今日一见,果然是名不虚传……据说,他曾经还是锦衣卫统领呢。”

        “当初我还没进神威侯府的时候,凌天少爷的名声,就如雷贯耳了……圣武学院相星系不世出的战略天才,不费一兵一卒,大破南诏王国南蛮城!不只如此,他一身武道天赋,在我们赤霄王国更是堪称前无古人。”

        “据说。凌天少爷还是一位炼药师呢。”

        “据说凌天少爷还是一位炼器师……曾经在燕山郡郡城,以炼器跟人赌命,硬生生将燕山郡郡城的一大家族给废掉了!”

        “就算是现在,赤霄王国上下,依旧到处流传着有关凌天少爷的传说呢……真没想到,我能在有生之年见凌天少爷一面,真是不枉此生了。”

        “听说凌天少爷后来去了青林皇国。拜入了那些强大的宗门。这次回来,估计是为了探亲。”

        “早就听说。我们神威侯府和凌天少爷关系极好……如今,凌天少爷回来的消息还没传开,他就来了我们神威侯府,足以说明我们神威侯府在凌天少爷心中的重要性。”

        ……

        几个守卫,议论纷纷,越说越是兴奋。

        段凌天跟着守卫,很快就来到了神威侯府的大殿之外。

        相隔甚远,段凌天可以看到,神威侯府大殿中。正有一道身影来回走动,似乎很是有些焦躁……

        制止了想要通报的守卫,段凌天对他微微一笑,“我自己进去就行了,有劳了。”

        “凌天少爷客气了。”

        面对彬彬有礼的段凌天,守卫转身离去的同时,一脸的受宠若惊。

        段凌天迈步走向大殿。

        这时。他看到了两道健壮的身影……

        壮硕中年男子站在大殿之内,显得平静。

        另外一个青年男子,来回走动,似乎遇到了什么让他极其为难之事。

        “聂大哥,你这是怎么了?”

        段凌天没有事先打招呼,直接迈步走进大殿。爽朗一笑问道。

        “什么人?!”

        段凌天悄无声息的出现,惊动了大殿中的两人,让两人脸色大变。

        两道凌厉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扫向了段凌天。

        很快,当这两道目光落在段凌天身上的时候,瞬间融化了下来……

        “小……小天?”

        站在大殿深处的神威侯聂远,最先反应过来。一脸的惊喜。

        虽然过去了几年,但段凌天的容貌并没有多大的变化,只是成熟了几分。

        “小天,真的是你!”

        刚才还在来回走动,因段凌天的出现而顿住步伐的聂焚,一脸的惊喜。

        “聂伯伯,聂大哥。”

        段凌天对聂远父子二人点头一笑,“好久不见。”

        “哈哈……小天,什么时候回来的?”

        聂远惊喜的走上前来,一边走,一边问道。

        “昨天刚回来。”

        段凌天一笑。

        “小天,你回来得还真是时候……哼!这一次,我倒是要看看那阳陵王国的特使如何得意!元婴境一重又如何……跟小天你比,定然渣都不如。”

        聂焚一脸兴奋,说到后来,嘴角泛起不屑。

        阳陵王国?

        段凌天眉头一掀,看来,他今天在酒楼听说的事是真的了。

        那阳陵王国的特使,带来了阳陵王国的三个杰出的青年才俊,意欲挑战赤霄王国的青年才俊,想要以此一挫赤霄王国的威严……

        “小天,你现在什么修为?”

        聂远看向段凌天,眼中充满了好奇。

        当初,段凌天离开赤霄王国之前,就展现出了一身妖孽无双的天赋,纵观整个赤霄王国,可以称得上是前无古人。

        如今,几年过去,拜入青林皇国宗门、拥有更好的修炼环境的段凌天,在他看来,必然已经成长到了足以让他震撼的地步……

        “爹,我现在都步入了元丹境九重,以小天的天赋,如今肯定过了我……要对付那阳陵王国特使带来的青年才俊,轻而易举!小天,你现在最少也应该突破到元婴境二重了吧?”

        聂焚言语间对段凌天充满了自信,说到后来,一脸期待的看向段凌天。

        段凌天微微一笑,猛然踏前一步。

        在他的身上,元力肆虐,升腾而起。

        哗!

        顷刻间,在段凌天头顶虚空之上,一道道远古巨象虚影凝聚成形,越聚越多……

        半响,远古巨象虚影的数量。方才停止增加。

        “八……八百头远古巨象之力!”

        聂远望着段凌天头顶虚空上出现的八百头远古巨象虚影,一脸骇然,心跳加。

        虽然早就猜到段凌天现在的实力足以让他震撼莫名,可他却也没想到会这么吓人……

        短短几年,他的这个侄子,已经突破到元婴境六重了?

        如果他没记错的话。

        他的这个侄子,今年似乎才二十三岁吧?

        二十三岁。元婴境六重……

        这是什么妖孽?

        就算是段凌天的父亲段如风,当年赤霄王国年轻一辈的第一人。二十七岁时,似乎也只是刚刚突破到元婴境一重……

        跟段凌天比起来,他爹段如风的成就,完全不值一提!

        “元……元婴境六重……”

        聂焚站在原地,呆若木鸡,嘴巴半天未能合上。

        跟聂远一样,他也被段凌天这一身修为给彻底镇住了。

        二十三岁的元婴境六重……

        他都不知道用什么词来形容段凌天了。

        什么妖孽、变态,似乎都已经不适用于现在的段凌天。

        “变态中的变态!”

        最后,聂焚终于想出了可以形容段凌天的词……

        段凌天在如此年纪。拥有这一身成就,称之为变态中的变态,一点也不为过。

        良久,聂远和聂焚父子二人才回过神来。

        “小天,明天你一定要跟我一起进宫,好好教训教训那阳陵王国特使带来的那个元婴境一重的青年才俊……让他见识见识我们赤霄王国真正的天才!”

        聂焚看向段凌天,摩拳擦掌。仿佛已经看到了段凌天完虐阳陵王国特使带来的那个青年才俊的一幕。

        “哼!自己不好好修炼,技不如人,就想要通过小天的手教训对方……你也不觉得丢人。”

        聂远看向聂焚,冷哼一声。

        聂焚苦笑,“爹,你又不是没看到……那阳陵王国的特使带来的人。另外两人也就算了。那个元婴境一重的,论年纪,比我大上好几岁呢。如果我和他一般年纪,我保证完虐他。”

        “年纪?”

        聂远没好气的瞪了聂焚一眼,“你还好意思说年纪?那你要不要和小天比比年纪?小天和你的差距,似乎比你和那阳陵王国特使带来的人的差距更大吧?”

        “爹,你……你拿小天跟我比。那不是欺负人吗?”

        聂焚彻底无奈了。

        跟段凌天比,那完全是自己找虐。

        这一点,当年的他就已经心知肚明。

        “聂伯伯,聂大哥,那什么阳陵王国的特使,到底是怎么回事?”

        段凌天好奇问。

        他虽然听说过有关阳陵王国特使有意挑衅的事,却是不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

        “其实也不是什么大事……”

        聂远缓缓的说道:“那阳陵王国,乃是我们赤霄王国西边毗邻的王国,一直和我们赤霄王国相安无事……这一次,那阳陵王国派来了一个特使,本以为只是友国之间的拜访,却没想到他竟然当场对陛下提出了让两国青年才俊以武会友的建议。”

        “陛下不好反对,也就答应了……这几日,有消息传开,说那个阳陵王国特使带来的三个阳陵王国青年才俊,有一人竟已突破到了元婴境一重。”

        说到这里,聂远叹了口气,“本来就算输了也没什么,问题是,陛下和那阳陵王国特使,竟以一国三年的赋税,作为这一次以武会友的赌注……”

        “哼!那阳陵王国特使,明显是有备而来,给陛下下了套……只是,他恐怕做梦也没想到,小天你会回来。”

        聂焚低哼一声,说到后来,自己忍不住笑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