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48章 妖法?

第448章 妖法?

        看到这一幕,令狐锦鸿松了口气。

        刚才,他还真怕段凌天将琴公子杀了。

        幸好,段凌天终究是没对琴公子下杀手……

        否则,可以想象,他们七星剑宗必将鸡犬不宁!

        “怎么回事?”

        琴公子挣扎着站了起来,感觉到身上负伤时,脸色大变。

        当他服下一枚丹药,恢复了一些伤势,察觉到周围一道道古怪的目光,再看到生死台上站着的毫无伤的段凌天时,脸色又是一变。

        “不……不可能!怎么可能?你……你明明被我杀了,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琴公子看到段凌天,就好像见了鬼一般,骇然大叫。

        段凌天看向琴公子的目光,不蕴含任何感情。

        要不是担心七星剑宗会受到牵连,他刚才一剑就杀死了这琴公子……

        至于他自己的安危,他并不担心,大不了一走了之!

        到时,别说琴公子的师尊是入虚境七重以上的存在,就算是洞虚境、化虚境的强者,也未必能找到他。

        琴公子如今这般歇斯底里的模样,落在一群七星剑宗高层和弟子的眼里,让他们尽皆忍不住摇头感叹。

        “看来,琴公子真的是病得不轻……现在,他还以为段凌天被他杀了?”

        “没想到,还真有失心疯这种病,以前我只是听说过,从没见过……今天,我算是长见识了。”

        “这琴公子,估计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得了失心疯吧。”

        “可惜……堂堂青林皇国五大公子之一,竟然得了这样的怪病。”

        ……

        七星剑宗弟子,窃窃私语。

        他们的声音虽小,却还是传入了琴公子的耳中,让琴公子脸色大变。

        失心疯?

        这些七星剑宗弟子,说他得了失心疯?

        深吸一口气,琴公子清醒了几分。开始理清思绪。

        “我刚才,明明杀死了那段凌天……可现在,这段凌天竟然还好好的站在那里,竟然没死!这是怎么回事?”

        琴公子的心里,陡然升起一丝丝寒意。

        难道他真的得了失心疯?

        “段凌天!”

        琴公子看向段凌天,目光微冷,再次掠上生死台。和段凌天的对峙。

        “你已经败了……刚才,我若不留手。你已经是一具尸体。”

        段凌天淡淡的看了琴公子一眼,语气无比平静。

        “大言不惭!”

        琴公子冷喝一声,手一抖,再次落在五品灵琴上,意欲拨动其中一根琴弦,再次对段凌天起攻击。

        “冥顽不灵!”

        段凌天双眸一凝,眸子深处,幽光再现,宛如有两团奇异的火焰在燃烧。

        千幻!

        段凌天的精神力。融入灵魂烙印中,直接施展出灵魂烙印专属的魂技。

        一刹那,琴公子所在之地,再次陷入段凌天构造的幻境空间。

        咻!

        众目睽睽之下,随着段凌天身形掠动,琴公子却好像没有看到段凌天的动作一般,拨动琴弦。直掠段凌天刚才所在之地。

        紧接着,在场之人,除了段凌天以外,剩下之人的瞳孔再次缩起。

        天!

        他们看到了什么?

        “哼!段凌天,这一次,我要让你彻底死透。再无活下来的可能!”

        此时此刻,在所有人的视野中,琴公子对着空气说话,他手里五品灵琴的琴弦不断的拨动而出,宛如化作一支支利箭,迅疾掠出,狠狠的轰在段凌天刚才站立的位置上。

        咻!咻!咻!咻!咻!

        ……

        琴弦掠出。刺啸声连绵不绝。

        轰!轰!轰!轰!轰!

        ……

        段凌天刚才站立的地方,支离破碎,被琴公子彻底破坏,遍布疮痍。

        “哈哈哈哈……”

        终于,琴公子收手,而他却又再次大笑了起来,笑声中充斥着无尽的张狂。

        “段凌天,我已将你碎尸万段……这一次,我看你还怎么再活过来!”

        琴公子得意的看着被他破坏得一片疮痍的地面,面露狰狞,就好像看到了段凌天被他碎尸万段的残躯……

        而在琴公子眼前的世界里,也确实如此。

        “这个琴公子……真是疯了!”

        “看来,这琴公子只要一出手,就会犯病……他的失心疯,还真是奇葩。”

        “现在,我倒是觉得他有些可怜了。明明实力远胜段凌天师兄,可就因为他的这病,注定只能是段凌天师兄砧板上的鱼肉。”

        ……

        一群七星剑宗弟子,忍不住感叹。

        在场大多数人,包括大多数七星剑宗高层在内,此刻差不多都是这个想法。

        唯有七星剑宗宗主令狐锦鸿,默契的和开阳峰峰主郑凡对视一眼,都从对方的眼中看到了骇然。

        “宗主,这一切,难道是段凌天做的?”

        郑凡元力凝音传入令狐锦鸿耳中,声音中充满了不寒而栗的意味。

        “有可能。”

        令狐锦鸿的元力凝音中,充满了凝重,“只是,却不知道段凌天施展的是什么手段……如此手段,我令狐锦鸿纵横一生,见所未见,闻所未闻!”

        “我突然有一种自己是井底之蛙的感觉。”

        对令狐锦鸿和郑凡而言。

        不管是魂技,还是精神力攻击,都太过于遥远,他们根本无从知晓。

        毕竟,人类武者,一般只有突破到武帝境界,才能接触精神力攻击。

        至于魂技,那是一些极为罕见的妖兽的传承秘技。

        就算是在那强者如云域外,突破到妖帝之前,也极少有妖兽、妖,懂得施展神鬼莫测的魂技。

        而段凌天,运气好,得到了那个铭纹师耗尽毕生心血研究出来的一道灵魂烙印。

        这一道灵魂烙印,极为难得。

        就算是轮回武帝当年,也不曾将灵魂烙印研究出来……那个铭纹师。为了一道灵魂烙印,让自己一生都活在枯燥之中,后来虽然成功了,却也已是到了垂暮之年,命不久矣。

        到头来,这一切都便宜了段凌天。

        “那位前辈的经历,纵观云霄大6。怕是没有第二个人能复制……也就是说,人类武者在突破到武帝之前。能以灵魂烙印施展出魂技,我恐怕是唯一的一人。”

        段凌天心里一动,激荡不已。

        根据轮回武帝的记忆,他纵横两世,都没有遇到过能在突破到武帝之前,以精神力施展出攻击手段和干扰手段的人类武者。

        那位前辈留下来的灵魂烙印,虽然不能施展出精神攻击类魂技,可这辅助干扰类的魂技,也足以让段凌天在面对精神力比自己弱的武者面前。立于不败之地。

        就如琴公子紫殇。

        紫殇的精神力层次,和修为对等,都是半步虚境。

        半步虚境层次的精神力,却是远不如段凌天现在的精神力……

        而且,紫殇并非铭纹师。

        就算他突破到窥虚境一重,精神力随之提升,也不可能是现在的段凌天的对手。

        只要段凌天的魂技千幻一出。像紫殇这样的非铭纹师的武者,除非精神力层次能达到窥虚境二重以上,否则,难逃被幻境空间迷惑的下场。

        众目睽睽之下。

        段凌天又一次到了琴公子的身后,手中紫薇软剑掠出,剑身再次落在琴公子的身上。将他拍飞出去。

        轰!

        琴公子如离弦之箭般飞出,又一次狼狈的落在生死台外。

        琴公子再次清醒了过来,看着眼前的一幕,就好像见了鬼一般,“不……不可能……段凌天,你用妖法!你一定是用了妖法!我明明已经把你碎尸万段,你怎么可能还活着……你怎么可能还活着?!”

        此时此刻。琴公子看着段凌天的目光,多了几分恐惧……

        潜意识里升起的恐惧。

        很快,琴公子双眸一凝,压下内心的恐惧,看向段凌天的目光,多了几分嗜血的冷意,“我……我刚才竟然恐惧了?在这个连元婴境七重都没有步入的小子面前恐惧了?”

        “不!我怎么会在一个乳臭未干的小子面前恐惧……我要他死!我要他死!”

        琴公子意识到自己真的恐惧以后,只感觉无尽的羞辱袭来,让他难以忍受。

        作为青林皇国五大公子之一,青林皇国当代年轻一辈的佼佼者,他有着属于自己的骄傲,他不容许自己在任何人面前恐惧……

        可现在,他虽然不愿意承认,但他确实是恐惧了。

        在一个实力远不如他的小子面前恐惧了。

        在他看来。

        如此耻辱,只有眼前的这个小子死,才能彻底洗刷。

        “嗯?”

        琴公子眼中的杀意,被段凌天收在眼里。

        “怎么,你还要继续?”

        段凌天看向琴公子,脸色一沉,冷声道:“我已经两次对你手下留情,你若是再冥顽不灵,就莫怪我下狠手了!”

        琴公子心里一颤,眼中流露出无尽的恶毒。

        “段凌天……段凌天……我一定会找到办法破了你的妖法,一定会!等我破了你的妖法之时,就是你命丧之时!我,紫殇,一定会亲手杀了你!”

        琴公子厉声咆哮,眼中充斥着无尽的杀意。

        妖法?

        听到琴公子的咆哮,段凌天的嘴角泛起了一抹不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