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9文学网 - 玄幻魔法 - 凌天战尊在线阅读 - 第446章 威胁

第446章 威胁

        “半步虚境,距离窥虚境只是一步之遥……这琴公子,不愧是五大公子中名列第三的人物,一身天赋竟如此可怕!”

        “段凌天师兄连元婴境七重都没有步入……这琴公子,却是已经突破到半步虚境,半只脚踏入了窥虚境!两者之间,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

        “段凌天师兄怕是危险了。”

        ……

        先前对段凌天充满信心的一些七星剑宗弟子,在这一刻,信心支离破碎。

        一个连元婴境七重都没有步入的武者,能击败一个半步虚境的强者吗?

        他们不敢相信。

        这几乎是不可能生的事。

        半步虚境,太强了!

        就算段凌天是元婴境六重武者,不用灵器,一身力量也就堪比八百头远古巨象之力……

        而现在的琴公子,身为半步虚境强者,就算不用灵器,都拥有一千五百头远古巨象之力!

        两者之间,根本不在一个层次。

        最重要的是。

        这琴公子手里的灵琴,更是一件五品灵器。

        此刻,不只一群七星剑宗弟子升起这种念头,就算是七星剑宗的一众高层,也升起了类似的念头。

        “半步虚境……这琴公子,竟然突破到了半步虚境!”

        开阳峰峰主郑凡面露忌惮之色。

        包括宗主令狐锦鸿在内的大多数七星剑宗高层,脸色都有些难看。

        虽然,段凌天曾经屡创奇迹。

        可段凌天当初创造奇迹时,被他击败,乃至杀死的对手,和他之间的差距并不大。

        而此时此刻,琴公子的实力,却几乎是段凌天的一倍之多!

        两者之间,没有可比性。

        奇迹,几乎不可能出现!

        “宗主!”

        碧长老看向令狐锦鸿。一脸担心。

        段凌天是她最疼爱的弟子的男人,她有责任保护段凌天周全。

        令狐锦鸿点了点头,他踏前一步,凌空而立,俯瞰着生死台上的两人,锵然开口,“琴公子。今日你和段凌天一战,我代段凌天向你认输。”

        令狐锦鸿此话一出。

        担心段凌天的一群人。诸如郑松、墨玉、左晴、何东等人,都松了口气。

        也有人脸色一变,极为难看。

        “该死!”

        赵林面露狰狞,眼中尽是不甘。

        “段凌天!”

        在生死台一侧,天璇峰峰主的亲传弟子胡雪峰脸色阴沉,“宗主为了保护段凌天,竟然主动开口代段凌天认输!”

        自从当初在外门武比时和段凌天结怨,胡雪峰就恨极了段凌天。

        虽然,他的师尊让他和段凌天冰释前谦。

        然而。他也只是嘴上答应,心里对段凌天的恨意不减反增。

        今日,眼看段凌天就要死在琴公子的手下,他的心里一阵痛快……

        如今,眼见宗主令狐锦鸿为段凌天出头,他的胸膛被嫉恨的妒火充斥,仿佛随时可能炸开!

        “认输?”

        令狐锦鸿此话一出。段凌天一怔。

        他没想到,宗主会突然下如此决定……

        转念一想,他又释然了。

        也是,以琴公子如今半步虚境的修为,没有人会看好他。

        就算是半年前的他,如果知道在两年之约来临之时。琴公子的修为竟突破到了半步虚境,恐怕也是会感到绝望……

        别说他现在没有突破到元婴境七重。

        就算突破到了元婴境七重,论实打实的力量和度,也远非突破到半步虚境的琴公子的对手。

        “哈哈哈哈……”

        听到令狐锦鸿的话,琴公子大笑起来,“令狐宗主,让段凌天认输。对我而言,只是一件小事……但是,你必须答应我一件事。”

        “什么事?“

        令狐锦鸿剑眉一挑,沉声问道。

        “我要娶秦湘峰主亲传弟子可儿为妻!如果你愿意做我和可儿的证婚人,今日我可以接受段凌天的认输,不再为难他……”

        琴公子凝视着令狐锦鸿,一字一句的说道。

        令狐锦鸿脸色一变,“这个不行!你换一个要求。”

        秦湘峰主的那个弟子,和段凌天之间的关系,令狐锦鸿再清楚不过。

        “我只有这个要求……若是令狐宗主不愿,那我只能和段凌天进行生死一战!令狐宗主,今日我虽然身在七星剑宗,但我相信,为了七星剑宗着想,你应该不会妄动……”

        琴公子淡淡开口,说到后来,不无威胁之意,“我那师尊,对于我来七星剑宗履行两年之约之事,有所耳闻……若七星剑宗有人敢阻止我和段凌天的两年之约,想来他老人家也会不高兴。”

        听到琴公子的话,令狐锦鸿脸色一变。

        青林皇国五大公子中,又以琴公子的背景最是让人忌惮。

        琴公子身后的家族,在青林皇国虽然算得上是大家族,但和七星剑宗比起来,却还有一段距离……

        七星剑宗,并不惧琴公子身后的家族!

        然而,七星剑宗却不得不忌惮琴公子身后的那一位神秘师尊。

        据说,琴公子的师尊,乃是青林皇国外的一位隐士强者,实力之强,不在青林皇国顶尖一流的强者之下。

        传闻,就连青林皇国皇室那一位堪称青林皇国第一人的强者,在面对琴公子那位师尊的时候,也是毕恭毕敬。

        “琴公子,当真没得商量?”

        令狐锦鸿深吸一口气,再次问道。

        琴公子干脆不再理会令狐锦鸿,戏虐的目光,落在段凌天的身上,“段凌天,你我之间,本就不是一个层次的人……只有我,琴公子紫殇,才配得上可儿!你,注定将成为我的琴下亡魂。”

        琴公子看着段凌天的目光。就像是在看一个死人。

        “宗主似乎很是忌惮琴公子身后的师尊。”

        “两年前,琴公子降临此地,曾经对秦湘峰主说,愿意让他的师尊赐予一柄五品灵剑作为聘礼……想来,他的师尊不是五品炼器师,就是和五品炼器师关系极好的强者。”

        “不管是五品炼器师,还是和五品炼器师关系极好的强者。恐怕都不是我们七星剑宗能轻易招惹的。”

        “五品炼药师,纵观青林皇国。倒是有几位……可五品炼器师,却是没有。”

        ……

        围观的一群七星剑宗弟子,言语之间,对琴公子的背景忌惮不已。

        “琴公子的师尊,足以威慑我们七星剑宗一众高层,让他们不敢插手此战!”

        “段凌天这次怕是要倒霉了。”

        “可惜了,我们七星剑宗好不容易出现了段凌天师兄这般的绝世武道奇才,今日却怕是要丧命于此了!”

        ……

        不少七星剑宗弟子看向段凌天,一脸惋惜。

        七星剑宗一众高层。自令狐锦鸿之下,大多脸色难看。

        只有赵林,嘴角泛起一抹笑意,“段凌天,看来你今日注定要死在此地了……倒是让我省了一番功夫。”

        “段凌天师弟!”

        “段凌天师兄!”

        郑松、左晴、墨玉等和段凌天相熟之人,心急如焚,却又爱莫能助。

        且不说琴公子身后的那位神秘师尊。就算是琴公子,也不是他们所能匹敌的。

        所有人都知道,段凌天和琴公子一战,避无可避!

        “段凌天!”

        令狐锦鸿看向段凌天,抬手之间,手里多出了一柄入鞘之剑。“这柄剑,乃是我七星剑宗的镇宗灵剑,是一柄五品灵剑……你……”

        令狐锦鸿还没说完,就被段凌天打断了,“多谢宗主好意。只是,这五品灵剑,我用不上!”

        我用不上!

        段凌天短短的一句话。拒绝了令狐锦鸿的借剑之举。

        如此作为,又是掀起了一阵轩然大波。

        “那可是五品灵剑……段凌天师兄就这么拒绝了?”

        “或许,在段凌天师兄看来,就算有五品灵剑,他也没有任何胜算吧。”

        “如果是我,临死之前若能用用五品灵剑,也算是不枉此生了。”

        ……

        不少七星剑宗弟子窃窃私语。

        此时此刻,没人认为段凌天能有胜算。

        毕竟,段凌天和琴公子之间的差距太大了。

        令狐锦鸿叹了口气,收起了手中灵剑,目光闪烁着一丝丝不甘之色……

        他不敢拿整个七星剑宗去赌。

        如果真的得罪了琴公子身后的那位神秘师尊,那对七星剑宗而言,很可能会是一场灭顶之灾。

        七星剑宗,最强的也就是包括他在内的三大入虚境六重武者,以及鹏老。

        一个入虚境七重以上武者,只要领悟的意境不弱,足以横扫整个七星剑宗……

        在青林皇国,只有一位入虚境七重以上的存在。

        那就是皇室被称之为青林皇国第一人的那一位。

        而琴公子的师尊,能让那一位恭敬对待,实力定然不会下于那一位。

        作为七星剑宗宗主,有时候,就算他再不愿,也需要懂得取舍。

        他,并非一个人。

        他,代表了整个七星剑宗。

        “段凌天,是我七星剑宗对不起你。”

        令狐锦鸿的元力凝音,适时的在段凌天耳边响起。

        段凌天眉头一掀,看了令狐锦鸿一眼,笑了笑,没有多说什么。

        他隐隐猜到了令狐锦鸿心中的思量。

        所以,他并不怪令狐锦鸿。